中国电影风云录之博纳影业

8分电影 2020-06-13 20:44:04

写在前面:

本限定系列将逐一熟悉中国的几大龙头影业。基于对黄巍同志的缅怀,首期就锁定在博纳影业集团身上。

博纳影业集团的起源,要追溯到1999年。

那时,一个叫于冬的男人离开了北京电影制片厂,依靠着自己累积的经验和人脉,创建了中国第一家民营电影发行公司——北京博纳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很快,博纳文化拿到了全国首张电影发行牌照,获得了电影发行的营业资格。

在2001年成功发行由香港影人文隽制片,梁咏琪主演的小成本电影《我的兄弟姐妹》后,于冬与香港影坛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为内地大银幕引进了《天脉传奇》、《新警察故事》等港片。

跟上了中国电影产业从发行到影院全面改革的脚步,以及和香港电影的双赢合作,这两大因素帮助草创时期的博纳打下了坚实的市场基础。

2003年,博纳与保利集团旗下的东方神龙影业公司合并,北京保利博纳电影发行有限公司成立。

得到了保利集团强大的资金支持,以及东方神龙的影视资源,于冬开始涉足电影行业的更多环节。

其中一个重点是,电影制作。

2005年,博纳参与制作了两部电影。

其一是黄建新导演,范伟、陈好、苗圃主演的《求求你表扬我》,口碑尚可。

其二是与香港寰亚合作的《头文字D》,票房大卖。

此时的于冬意气风发,在接受外媒采访之后,保利博纳被称为“中国的米拉麦克斯”。

仅仅1年后,博纳一年内参与制作的电影达到了10部之多。

其中《龙虎门》、《伤城》票房进入内地年度票房排名前15位,《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口碑不错,成为金像奖、金马奖的热门影片。

2007年,博纳继续和香港的老朋友寰亚联合制作,祭出了一部《投名状》,一举在内地砍下超过2亿票房,这个成绩位列年度第三,比《蜘蛛侠3》、《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两部好莱坞大片还要高。

不仅如此,《投名状》还帮助李连杰夺得金像奖影帝,这是史上第一个内地男演员获此殊荣。

对于博纳来说,这无疑是一部含金量爆炸的制作。

此后,类似高投资的古装片成为了博纳的主菜。

不过随着香港电影的退化,还有更多竞争者的入局,博纳不可避免地进入了一个转折期。

2009年,本想要大干一场的博纳碰了个壁。

《赤壁下》和《花木兰》两部古装巨制没能延续《投名状》的辉煌,口碑不佳,票房数字看起来可观,但由于成本过高,最终还是亏本收场。

所幸有一部献礼大片《建国大业》强力撑场,以及《窃听风云》的逆袭,博纳才没有摔跟头。

就是在这一年,保利博纳进行了新一轮的融资,公司正式更名为博纳影业集团。

不久后,博纳便成为了首家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市)的中国内地影视集团。

博纳在2000年代的成功主要是依靠和香港电影的合作。

在香港电影已经跌入低谷的时候,博纳却选择加大注码,这为之后的难关埋下了伏笔。

2012年,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开启了春节档的大门,中国电影市场进入高速发展期。

博纳与华谊、光线逐渐形成三强鼎立的局面。

经历了2010年到2013年的沉寂,博纳终于在2014年找回了一点自信。

还是得依靠和香港影人的合作,徐克的《智取威虎山》,王晶的《澳门风云》,以及“赚钱系列”的《窃听风云3》,都实现了盈利。博纳也成为了许多香港影人北上的主要合作对象。

外加一部5000万换回超6亿票房的《后会无期》,博纳这一年终于是把光线压了下去,把华谊按在地上摩擦。

只不过在另一方面,博纳在美股市场上遇到了不少的阻碍,2014年的成功并没有帮助公司在纳斯达克的股价有所提升,反倒是一跌再跌。

2015年,对此感到郁闷的于冬让博纳退出了美股,决意要进军中国的A股市场。

谁知,由于“瑞华会计师事务”事件,博纳迟迟未能在中国上市,资本运作掉进了一个坑里面。

虽然之后博纳每一年都有大卖的电影,但由于香港主力军的发挥不稳定,靠票房赚来的钱,总是要亏一部分回去。

2015年《澳门风云2》、《杀破狼2》赚了,《暴疯语》却亏了;

2016年《湄公河行动》、《澳门风云3》赚了,《封神传奇》、《危城》亏了;

2017年《追龙》赚了,《拆弹专家》、《荡寇风云》亏了;

2018年《红海行动》、《无双》赚了,《大师兄》、《武林怪兽》亏了;

2019年《中国机长》赚了,《九龙不败》亏了。

2020年,博纳的头号大作是《紧急救援》,谁知一场疫情浇灭了所有中国影业的春节档发财梦。

电影院的长期停业,更令到已经建起了电影院,并在2019年拿到《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出台后首张院线牌照的博纳影业雪上加霜。

有数据显示,博纳影业的院线业务已经差不多占据了公司营业收入的半壁江山,但影院这块却一直被万达和时代院线所压制。

这令到博纳面临着三大困局。

第一,资本市场方面,退出美股后未能及时在中国上市,公司只能依靠业务收入维持经营;

第二,合作伙伴香港电影没落,电影制作与发行业务无法实现稳赚;

第三,院线因疫情陷入了生存危机,半壁江山岌岌可危。

要冲破困局,博纳除了需要熬过这一段困难的时期,等待重新上市和影市复苏,还必须要开拓更多的制作资源,以支援以林超贤,王晶为首的香港主力军。

已经发展了21个年头,持续以商业电影为主的博纳,在口碑为王的时代,也是时候要投入更多精力到更加精品,更有深度的制作当中了。

3 评论: 0 阅读: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