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一场电影看尽人性的交锋与黑暗、小人物的可悲和心酸

体育之家家 2021-09-26 20:02:44

这是一个从小就被秘密囚禁起来培养的小人物,他的任务就是模仿将军的一言一行。但他不甘心被当作傀儡,在一次又一次面对死亡的挑战后,他奋力反抗,努力寻回自由的人性故事。

故事源于黑泽明的《子武士》,其实替身自古就有。在古代,特别是各个大人物,面对朝廷的阴暗和奸佞,有子存在无可厚非。发生任何危难时,子必须挡在主人的身前,替主人博命。

同时真身与子又必须互为一体,令旁人难辨真假。而关于“子”,真身从来不愿提及。子始终活在了阴暗处,其子的存在,真相,以及行踪难以捉摸。

而这部电》,不仅入围了多个电节和大奖,还在威尼斯电节全球首映。这是一部值得让你二刷三刷的好电,也是一部能让你在院震撼,深思的电。同时因为片极强的代入性和氛围感,让你情不自禁陷入这种悲哀的氛围中。那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这部片有哪些亮点吧。

通过“边缘人物”这个敏感话题来引起观众好奇

一场侠义与人性的交锋,一段历史帷幕下的刀光血,电》以朱苏进的《三国荆州》作为背景,运用因果式线性结构,通过“子”这个小人物的视角,与之探讨了生存与毁灭的意义。

子”到底是活成了充实的别人,还是虚无的自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迷茫的子生涯中,朝堂与战场中,境州不甘沦为替身,不断挣扎前行,看似是在寻找自我,却终究活成了别人。

极具张力的表现,加之水墨丹青等东方美学色彩,融入整个故事主线的虚虚实实、人心诡谲中,到底何为生存之道?

导演在宣传片中写道:“是明处做人,还是在暗处做鬼。”这是一次选择,一次在封建制度下极致卑鄙与极致权利的交锋,也是在隐忍后从子变成人的选择。一部电一段故事,看小人物逆风翻盘的故事很爽,但导演用其中的心酸与苦楚将这种“爽”感弱化,留给观众细品的只剩下悲哀和恐惧。而且这种我们不曾了解过的古代的边缘人物更为整个故事蒙上了一层浓厚的神秘色彩,这种求知的欲望让观众对电产生浓厚兴趣。

古色古香的黑白中国风更添韵味

有人说,解读张艺谋的电,色彩是一把钥匙。“色艺无双”的张艺谋导演撇下了《红高粱》夸张艳丽的基调以及《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奢靡浓重的风格,电》选择了一切从简的黑白灰色调。

之前张艺谋导演总是喜欢从浓烈色彩中寻找内心的宁静,而在《》中,宁静的水墨画却布满了杀意,每个人都处心积虑、伺机而动。从东方美学的角度,结合人物心境和场景需要,导演着重强调色彩的隐喻作用。

黑色最明显的特征是恐惧,悲哀和绝望,而白色则是表达纯洁,神圣,高贵。同时黑色有一种重量感和力量感,让人觉得无比的严肃和压抑,反之白色是色彩的镇静剂,是和平的象征。

这种黑白对抗的矛盾感造成了更强的色彩冲击力,在压抑与和平之间的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最后一点平静。正是这种矛盾感吊足观众的胃口,让片更添韵味。而张艺谋导演通过对于色彩精准而富有想象力的应用,俯看了“子”境州在面对命运的凄凉,经历了人情冷暖后的不甘平庸,最后还是想要努力活成自己的心愿。

片多处都曾有暗示,他曾对田战说:“从前我是你的都督,之后我还是你的都督。”他的每一个字眼都在表达着自己的野心和不甘,但他的前半生都在扮演别人,没有信仰,只有责任。虽然最后他杀了主公,杀了子虞,自己成了都督真身,可这真的是他一开始想变成的自己吗?

子虞生前一心想收服境州,自立为王。电最后境州做了子虞想做的事情,他最终变成了子虞,那变成子虞的境州还是境州自己吗?电没有批判对错,没有直面悲哀,只是境州最终失去了自我,生存的意义也就此改变了。

最后运用了开放式的结局,小艾的眼神中,似惊恐,似惊慌。但无论如何,可以想象到境州的结局是悲大于喜的,他最终还是迷失了自己。都督?境州?小艾?三个人的爱恨情仇。

片中小艾和境州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和不能言说的感情,看似为片留有一丝的温情,但这种感情又或许只是为了谋事而为。电始终用丝丝温情包裹着浓重的人生悲剧,正如片的黑白灰的色调,既是诡谲的人心,也是生活的无情。

音乐使片更加震撼

中有能通心意的琴瑟之音,电插曲《傀》表义更甚。“傀”就像是境州,一个被操控的木偶,过着没有自我的人生。前奏古筝、古琴撩拨琴弦勾勒出一幅镜花水月的中国风意境, 配合扑朔迷离的氛围尽显国风之美,期间晕染意味浮于纸上,让人啧啧称叹。

副歌部分二胡的加入气势磅礴,显尽朝堂的风云突变。音乐的变化使整个调的气氛紧张起来,无论是小艾情感抉择的两难,还是朝堂上的硝烟烽火,音乐的柔情和凌厉之变,都代表着人物心境之变。

这种音乐的节奏是旋律与节拍的完美融合,也是声画的一次极具张力的爆破性表达,使人物情绪的张力得到极致发挥。正是这种古琴的靡靡之音和古筝节奏逐渐加速,让三个主人公的气氛更加紧张。而后,音乐骤停,观众的心被紧紧的悬在矛盾的最高点,紧张的气氛也达到了极致,使情绪和氛围节奏产生明显的颠覆性变化。

将军的子,是排异,不是杀敌;公主的子,是傲骨,不是柔美;少年的子,是铩羽,不是血气;夫妻的子,是离心,不是厮守。谋士的子,是奸佞,不是筹谋;君王的子,是安己,不是安民;群臣的子,是野心,不是俯首;替身的子,是取代,不是隐匿。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每个人都有子,每个人都可能变成子,到底是你去操控子,还是子操控你?这其中又有多少人能做到皮存毛亡存?

0 评论: 0 阅读: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