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俩有吻戏,就脏了?

树不了 2022-05-19 22:45:57

男主深情款款叫住女配,毫不犹豫,贴贴加亲吻。

镜头外的女主眼神躲避,面色不虞,悄悄走出人群。

你没看错——

在“韩剧八集定律”广为流传的当下,《流星》的第一个亲吻镜头,是男主和女配当着女主的面,来了个戏中戏的吻。

即使亲得不算激烈,也瞬间捅了马蜂窝。

#流星 编剧# #男主女配吻戏# #流星 八集定律# 先后登上热搜。

围绕“作为演员的男主,该不该在拍戏时当着身为宣传人员女主的面,和对手戏演员接吻”的话题,吵得不可开交。

有路人觉得,吻戏本来就是演员的职业,没啥问题。

追剧群众有些受不了,“虽然但是,等了这么久就这?下头!”

更郁闷的是洁癖党——“居然有这么不守男德的男主,请务必让女主和男配也亲一个,然后再追妻火葬场!”

洁癖大家都知道,“洁癖党”你听说过吗?

洁癖党又称双洁党,最开始是指网络小说的读者不能接受男女主角任意一方,在身体和精神上,曾经或者以后,和除了彼此之外的人有过关系。

现在则广泛应用到动漫、电视剧、电影等一切影视作品中。

洁癖党看来,爱情就应该是从一而终,只有彼此。

任何其他人的介入不叫考验或者障碍,而是让爱情变“脏”。

而那些为了彼此、打脸其他人的情节,则是大大的爽。

比如,《疯狂爱情》里,男主为了气前女友,和女主接吻;

《梨泰院class》里,女二快要亲上男主时,被女主一巴掌堵回去,霸气捍卫主权;

《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里,男主为了不让男二亲女主,自己先下手为强吻了男二......

而到了《流星》里,编剧一反常态——都播到第八集了,男女主的相处还是以搞笑为主,转头却让男主跟别人亲亲。

哪怕是戏中戏,也膈应到了一大波人。

有意思的是,在一群人恨不得给编剧寄玻璃渣的时候,也有另一群人站出来,吐槽洁癖党过于严苛,用自我的“雷点”束缚艺术创作的可能性。

U1S1,这话没毛病。

但《流星》这波操作,到底是剧情跑偏了,还是观众想多了?

先一起来看看——

说白了,《流星》讲的又是一个狗血却具有天然吸引力的老梗:

顶流明星和卑微打工人,在全民注视下暗戳戳谈恋爱。

三十年前的《保镖》、二十年前的《诺丁山》这么拍,是题材新颖,易成经典

现在再这么拍,很容易因为换汤不换药以及剧情悬浮而成烂片。更别提追星女孩一旦代入自己爱豆,分分钟想把爱豆撕到滚出娱乐圈。

于是,《流星》为了不落窠臼,就不能只讲爱情。

聚焦影视圈各个从业人员的生存状态,揭露娱乐圈潜规则,是它寻求的突破。

明星虚假人设、合约情侣、表面CP、选角内幕、粉圈运营,以及和媒体的勾心斗角,可以说囊括了娱乐圈的方方面面。

主演李圣经亲自盖章,“95%是实际情况。”

联系到她在句中的台词,“就算公司内的艺人谈恋爱,也会在外面说,他们就是很亲近的前后辈。”

不免让人想到她和南柱赫因为合演《举重妖精金福珠》爆出恋情,仅四个月便宣告分手一事。

毕而分手后双方皆未清空社交网络上的甜蜜瞬间,还被多次拍到使用同款衣物。

李圣经仿佛在用戏回复粉丝:姐在地下恋!CP粉流下了时代的眼泪~

但可惜,野心很丰满,实力很骨感。

流星》本质上仍然是一部爱情小甜剧。所谓对娱乐圈的揭秘、对人物的挖掘,都是小打小闹,不痛不痒。

两位主角的人设,乍看是新鲜有趣的——

顶级明星孔泰成和他的宣传组长吴寒星,是一对从校园携手走进职场的欢喜冤家。

孔泰成,人前温柔、善良、正能量满满;人后傲娇、臭屁、暴躁且易怒。

但偏偏对着吴寒星,像个幼稚求关注的大狗狗。

吴寒星发错通稿害他从“考古学家”变成了“阉人”,他去老板那里给她求情;

不想演的戏,吴寒星一说感兴趣,他就痛快接下;

因为听到吴寒星要相亲的消息,一气之下胡言乱语要去非洲,结果真的被发配非洲做了一年的公益。

一年里,每天都在等吴寒星给自己发消息,却一条也没收到。

于是回到韩国后,化身吴寒星背后灵。

上班迟到28秒,被他嘲;

午休超过半小时,被他念;

咖啡喝超过两杯,被他抢。

吴寒星气到吐血,同事们却磕到糖化,怀疑两人在搞地下恋。

毕竟,两人大学时的一张合照走红网络,吴寒星一直被粉圈誉为“前嫂子”。

就当你以为这是一部破镜重圆的双向奔赴小甜剧时,编剧画风一转。

其实,这是一部单向奔赴的酸甜剧。

大学时,两人是恋人未满的朋友;

毕业后,吴寒星暗恋孔泰成,却等来他亲口承认谈恋爱,一边承受情伤一边处理他的绯闻;

在吴寒星决定停止暗恋,回归同事关系后,孔泰成又开始各种骚动,企图引起她的注意。

说白了,就是爱错了时间,彼此蹉跎,所以意难平。

咿~~~这种不同于一般人工糖精的酸涩口怪味糖,品着品着也挺甜,对吧?

可就在观众喜滋滋看孔泰成各种追妻时,一个男主女配的意外之吻,如同一盆迎头冷水,砸得人都懵了。

这个吻的意图在哪里?想让吴寒星吃醋,刺激感情线发展?还是为了体现演员的敬业,真爱面前也要为戏献身?

坦白说,正是因为看不出它存在的必要性——功能性不大,伤害性极强,才让这场吻戏有了翻车嫌疑。

这一波,洁癖党属于“合理维权”。

在看小甜剧时对爱情纯度要求高点,不算太苛刻,毕竟追求的就是不真实的美好。

但要换做现实主义题材、古装宫斗甚至权谋剧中,还把纯爱当做唯一衡量目标,很可能造成对作品的伤害。

举个例子: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播出时,也有争议。

喜欢的觉得它把古装剧拍出了现实意义,展示了古代礼教制度下女性的生存不易和坚韧;不喜欢的则认为病句太多,剧情注水,缺失原作精髓。

最有意思的是当时也有一些洁癖党在“避雷”。

他们弃剧的原因很简单:女主初恋竟然是男二;男主竟然有外室,还有俩孩子,女主被二婚。

全然忘了这是部封建等级制度鲜明的古装剧。

同样曾被口诛笔伐的还有《大唐荣耀》:男主明明有了女主,还娶了两个妾;

《锦心似玉》:男主三妻四妾,“不洁”;

《司藤》:男主在遇见女主前有过初恋......

除了不能接受这种有过恋爱前史的,洁癖党还非常讨厌主角在感情中的纠结和游离。

如果同时有两个异性追求,绝不可以出现“都很好,我要想一想到底应该答应谁”的情况,而要稳准狠地第一时间选中主角。

《嫉妒的化身》也是个典型例子。

即使全剧核心就是“成人世界爱情观”,一开始就直接告诉观众:

主角有不同层次的性格缺陷,两性在爱情中会有嫉妒、推拉、出格。

展现不完美的爱情和真实的人性。

依然有人会因为女主在男主和男二间犹豫,想要通过考核选出交往人选的行为而气愤不已。

这种对爱情百分百提纯的要求,看似是小部分群体的取向,实则已经影响到了影视人的创作。

《司藤》的编剧李旻就在采访中透露,曾苦恼过要不要因为洁癖党改变男主的感情史设定。

说实话,院长能够理解所谓“感情洁癖”的需求。而且追不追剧、喜不喜欢都是个人选择,没有什么对错之分。

但,如果影视剧中的爱情都限定于只有两个人的真空世界,那很多经典之作都将不复存在。

比如感情线千丝万缕的《像雾像雨又像风》,一场八角恋悲剧,时隔二十年依然让人意难平。

三十集的剧情,从对当时社会现状刻画,到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都可谓曲折离奇。

穷小子子坤和师傅的女儿紫仪相爱,但是父辈不同意,千金小姐心雨帮忙撮合两人,结果反而和子坤相爱。

恰好这个时候,紫仪被医学博士英奇追求,子坤觉得自己给不了紫仪幸福,所以放手让两人结婚。

可英奇早就有一个定了婚的表妹丽君,丽君和紫仪甚至是闺蜜。

惨遭背叛的丽君以退为进,在两人婚后一直跟他们同住,抓住一切机会破坏两人感情。

阿莱是全剧唯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男人,他和归国博士吴伯平一样,都喜欢舞女安琪,可是安琪却中意英奇。

最终,心雨遁入空门;子坤和紫仪死在了心雨父亲的枪下;丽君成了植物人后终于嫁给了英奇;吴伯平强奸了安琪,阿莱为了报仇和他同归于尽。

像剧名一样,一切成空,徒留淡淡忧愁。

光看剧情,可以说从头到尾都在洁癖党的雷点上蹦迪。只看简介的话,甚至相当狗血。

它为什么能称作经典呢?

因为剧中人对自由爱情的渴望,被根深蒂固的阶级观念和父辈强权所压制,有着特殊的时代印记,又能经得起时间推敲。

无论是人物还是故事,都如此的鲜活。

爱情的模式千千万,没有谁比谁高贵。

一生一世一双人固然令人羡慕,历经坎坷确定意中人同样值得尊重。

影视剧中不合理的桥段当然应该吐槽,但不分情况,直接用“双洁”来评判作品是否值得看。

不仅武断,且真的很不2022啊!

0 评论: 0 阅读:6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