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心痛忆往事:没给钢琴老师送红包,她差点毁了我一生

茶余饭后话名人 2020-11-21 20:36:25

点击关注,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动您!

郎朗与妻子

2020年11月,国际钢琴巨星郎朗在个人社交平台,晒出与妻子爱丽丝的合照。而今郎朗事业辉煌,婚姻美满幸福,堪称人生赢家。

作为享誉世界的钢琴巨星,郎朗头顶层层的光环与辉煌。然而风光背后,他与父亲有着血与泪的过往,至今想起初到北京学钢琴时,老师的怠慢与羞辱,郎朗还心痛落泪……

01

郎朗1982年出生于沈阳市沈河区,爷爷曾是音乐教师。郎朗的父亲郎国任痴迷二胡演奏,因时代原因,没能考入沈阳音乐学院,后成为一名文艺兵。退伍后,郎国任进入沈阳市公安局工作。郎朗的母亲周秀兰在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工作。

朱雅芬老师与郎朗

郎朗是钢琴奇才,刚满两岁时,电视里播放《米老鼠和唐老鸭》的钢琴曲,他就能无师自通地将整首曲子弹下来。郎国任发现了儿子出众的音乐天赋,与妻子统一思想后,开始刻意培养儿子。

1985年,郎朗才3岁,郎国任通过朋友介绍,带儿子拜师朱雅芬教授。朱教授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当时在沈阳音乐学院任教。她是上海人,后插队到沈阳,成了沈阳的儿媳妇,与婆婆住在一起。

每次父亲带郎朗来学琴时,郎朗总要先对朱老师的婆婆说“对不起,打扰了”,然后才开始练琴。

朱雅芬教授近照

朱教授非常喜欢懂事的郎朗,用心教他,郎朗的钢琴演奏水平大幅提升。1987年,郎朗刚满5岁,就在东三省少年儿童钢琴比赛中夺得第一名,并应邀举办个人钢琴演奏会,轰动整个沈阳。两年后,7岁的郎朗参加首届沈阳少儿钢琴比赛,再次斩获第一名。

这时,小小年纪的郎朗已红遍东三省,家里堆满了获奖证书。1990年春节刚过,朱雅芬教授对郎国任说:“郎朗要想有更大的发展,你应该带他去北京拜师,考中央音乐学院附小。”

郎国任为难了:“我在北京谁也不认识,向谁拜师呀?”朱雅芬便向他推荐了中央音乐学院一位女钢琴教授。

郎朗与妈妈

回家后,郎国任与妻子商量此事,周秀兰说:“为了儿子的前途,我们得做出牺牲,要不我辞职去北京陪儿子吧。”郎国任回答:“带儿子去北京会面临很多困难,还是我去吧。”

很快,郎国任辞去了沈阳市公安局的工作,带着郎朗来到北京。

02

这些年为培养儿子,郎国任与妻子根本没有积蓄,好不容易才凑了几千元。为方便儿子学钢琴,同时也为了省钱,郎国任在中音乐学院附近租了一间平房。

父子俩安顿下来后,郎国任带儿子去拜见那位钢琴教授。一见面,对方很不高兴,始终面无表情。因为是熟人朱雅芬推荐来的,对方才勉强收下。

小时候的郎朗

自从郎朗跟她学钢琴,对方就一直在羞辱郎朗,动不动就骂郎朗,用尖刻语言刺激他。那位女教授每天都要说郎朗:“你弹得太差了,钢琴声好刺耳呀!”“你没有一点天赋,根本就不是弹钢琴的料。”

郎朗一弹就是3个小时,可对方还骂他不努力。她说郎朗是土豆脑袋,让他回沈阳去,别糟蹋钢琴了。

郎朗忍着眼泪弹钢琴,最终泪水还是滴落到琴键上。一旁的郎国任羞愧、自责、痛苦,多次躲进洗手间里流泪。

很多次,郎朗含泪问父亲:“爸,我越来越没自信了,也许我根本就不该学钢琴。”郎国任说:“儿子,我始终相信你是钢琴天才,老师态度不好,你就乖点懂事点,弹好了哄她高兴。”

郎朗

然而无论郎朗怎么谨慎,弹得多么认真,也没有换来老师的一丝笑容。郎国任始终不明白,自己和儿子一直对老师恭恭敬敬,也没有拖欠学费,对方怎么会这样待郎朗

远在沈阳的周秀兰也不容易,为给儿子挣学费,除了上班,业余时间还要兼职。她省吃俭用,平时连一条围巾都舍不得买。

郎国任不敢将儿子的处境告诉妻子,怕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放假的时候,为不耽误儿子学琴,郎国任也不带儿子回沈阳。他也不让妻子来北京看儿子,说儿子会分心。

那时候,郎国任格外纠结,他想将情况告诉朱教授,又担心节外生枝。这个男人经常在暗夜里痛哭,自己与自己较劲。

郎朗早年照片

每次儿子学琴回家后,郎国任还疯狂逼郎朗练习,出租屋隔音效果不好,琴声影响了别人休息。有人在外面砸门,有人往门上扔垃圾,还有人喷刺激性气体。郎国任只得开门说好话,将对方哄走。

03

这年10月,郎国任载着儿子去教授的琴房学琴。当天下着雨,郎朗与父亲都被淋湿了。父子俩冷得直打哆嗦。

按理说,家长带学生来学琴,被雨淋湿了,教师应该递块毛巾,让他们擦脸上和头上的雨水。然而对方没有,反而冷若冰霜。

郎国任脱下外套,给郎朗擦头上的雨水,一边小心翼翼说:“老师,郎朗马上就可以练琴了。”对方说:“没这个必要了,我决定不再教郎朗了,你们现在就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郎朗与父母

仿佛晴天霹雳,郎朗和父亲都惊呆了。郎国任含泪哀求:“老师,求你教郎朗吧,他有音乐天赋。”“那是你的看法,我不这样认为,他恐怕连考音乐学院都没希望,我觉得你的孩子不可救药。”

音乐教授这么说,相当于给郎朗的前途判了死刑。父子俩伤心离开琴房,站在雨中哭。郎朗边哭边喊:“我再也不碰钢琴了,我要回沈阳。我讨厌钢琴,我恨钢琴。”郎国任将儿子搂在怀里,父子俩全身都湿透了。最后父亲将郎朗抱上自行车后座,载他回了出租屋。

雨停后,郎国任来到街上,含泪拨通了朱教授的电话,他将女教授的话转述给朱雅芬。朱教授也很惊讶,不明白对方何以会这样。她告诉郎国任:“我始终相信郎朗是钢琴天才,你们都不要放弃。”

就这样,郎国任带着儿子滞留在北京,也没有地方学钢琴。不久,郎朗和父亲才从一位琴童的家长那里了解到,原来他们拜师时,没有给女教师红包。因为很多学生家长带孩子来拜师时,除了学费,都要给老师包一个大红包。

郎朗与父亲

而且每个钢琴教授带的学生不少,而考上音乐学院的名额是有限的,郎朗有天赋,不给红包,又要占用老师手下名额,因此她心里一直不痛快。

郎朗跟她学半年,她也骂了半年,以为能将他骂走。谁知郎朗一直不走,她只得将郎朗扫地出门。

郎朗和父亲惊呆了,没想到这里面的水这么深。郎国任辞去工作,背井离乡带儿子来北京学钢琴,开销巨大,哪还有钱给老师包红包?再说他们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套路。

郎朗与妻子

因为没给红包,钢琴老师的话,差点毁了郎朗一生。现在郎朗早已成了国际钢琴巨星,但想起当初拜师求学的那一幕,他还会心痛还会落泪。有时半夜还会梦见那位声色俱厉的女教授,就会被吓醒,可见郎朗心底的阴影有多深重!

这次巨大打击,让郎朗与父亲后来差点自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娱记”下期讲述其中的详情。读者朋友,你们身边有这样的老师吗?对此持什么态度?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END-

原创不易,敬请关注留言!

0 评论: 2 阅读:164
评论列表
  • 2020-11-22 19:54

    他父母的这种孤注一掷不是所有人赌得起

  • 2020-11-22 15:41

    这老师姓什么名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