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女星眼睛被刺瞎,离奇消失16年:一代天后,为何沦落至此?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0-11-25 13:21:52

1993年,罗琦去参加女友生日。

灯光璀璨。高朋满座。

前来祝贺的人,非富即贵,大多是京城高干子弟。

觥筹交错间,罗琦多喝了几杯,有点微醺。

恍惚间,她听到几位朋友在争吵。

嗓音越来越大。

就要动手打人。

罗琦一向仗义,她拖着摇摇欲坠的身子,跑去劝架:“别动手,好好说。”

怎料她话音未落,一男子抓起桌上的酒瓶,往桌上猛地一磕,然后握着剩下的半截,直直向罗琦刺去。

罗琦察觉到危险,条件反射地用手护头。

幼年,她贪玩,跟一男生骑摩托车,因车速太快,被了甩出去。

因此,她脑袋有两块合金。

所以今天,罗琦只想到要护头。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罗琦瘫倒在地。

鲜血流了一地。

染红她的衣裙。

罗琦的左眼,被刺穿了。

多年后,洛兵在自传《我的音乐江山》记录这段场景:

“锋利的玻璃尖刃穿透她双手,扎到她眼皮上,刺穿了她的左眼珠。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眼睛流出的血,会在她身下如此之多,溢在地上。”

罗琦被送往医院。

做手术期间,她仍是醉的,眼睛还在流血。

微微抽搐的罗琦,一遍遍喊着:“妈妈,妈妈……”

不知她喊到第几声,又是一阵惨叫响起。

这一年,罗琦18岁。

她已成北京摇滚乐一把手。

震撼歌坛的“中国摇滚第一女声”。

可她的星途、仍至人生,在这一刻毁了。

那以后,罗琦堕入地狱。

她干架,染上恶习,变得冷漠,随后离奇消失,20年不见人影。

罗琦天性叛逆。

野,不受控,胆大,这是所有认识她的人,对她评价最多的几点。

罗琦却说,她不是胆大,而是无退路。

她形容自己的过去是黑色的。

罗琦是单亲。跟随母亲生活。

一家人的经济来源,全靠母亲在服装厂工作。

未成年,她已感受到贫穷的滋味。

这样的孩子,要么活得怯弱,要么就变得叛逆,成为坏孩子。

罗琦选择当后者。

图片来源:家事

她13岁迷上霹雳舞。

学业一落千丈。

14岁,罗琦主动退学。

离开那天,她在校长面前很不屑地说:“退就退!”

说完,傲娇地走了。

一次都没回头。

过早辍学,罗琦机缘巧合下,迈入了艺术团。

艺术团没钱。

一天只有3元补贴。

她当时是伴舞。

从穷人家庭出来,罗琦心气儿很高,她不想就此过一生,想当歌手。还得是独唱歌手。

于是,罗琦瞒着母亲,拿攒下来的钱,去了北京。

当时的北京,摇滚乐盛行。

零点乐队,轮回乐队,还有一大批叫不上名字的乐队,争奇斗艳。

那是摇滚乐最好的年代。

十多岁的罗琦,在大都市里迷了眼。

她想唱歌的欲望更强烈了。

她的胆儿也是真的很肥。

巧逢崔健在北京开演唱会,罗琦去了。

到会场,她左瞧瞧右看看,拉着人就问:“你们谁知道崔健的经纪人是谁?在哪儿?”

有人告诉她,戴墨镜的便是。

罗琦走过去,毛遂自荐说:

“你好,我叫罗琦

你肯定不认识我,但是我知道你是崔健的经纪人。

我是刚从南方来的一个歌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听我唱歌。”

彼时崔健经纪人是王晓京,他听完罗琦的介绍,竟然没有拒绝,还邀请罗琦次日到他办公室。

后来,王晓京无意向人说起,称从未遇到这么小,就这么大胆的女孩,第一印象很好。

第二天,罗琦如约而至。

她在王晓京面前,唱了首《我是一只小小鸟》。

王晓京当场签了她。

有人形容罗琦的歌声:

“在这之前,我从未听过一个中国歌手有这么天才的嗓音,

没见过一个中国女孩可以这样在逼人的青春气焰中自由自在,

随心所欲地把激情发挥到极致。”

她的嗓音,清亮,穿透力很强,能明显听出,有一种向死而生的韧劲。

正如汪峰形容徐歌阳唱的《追梦赤子心》,“是抱着视死如归的信心。”

罗琦得偿所愿。

王晓京让她和周笛、郭亮、胡小海等人,组成指南针乐队。

1991年,指南针乐队正式成立。

图片来源:家事

罗琦是主唱。

当时,她16岁。

因为太小,惹得很多人不服。

在以男子为首的摇滚界,一个女孩,还未成年,却成了知名音乐人旗下的主唱。

很多人不高兴。

太多人,对罗琦抱以偏见。

一次,指南针乐队去重庆商演。

其他的乐队也来了。

演出完毕,乐队成员一起聚餐。

一群爷们嘻嘻哈哈,聊音乐,聊摇滚乐的未来。

罗琦也想上前说话。

但她未走近,就被人打断了。

“一个小女孩懂什么,去旁边呆着去。”

罗琦气愤又失落。

回家后,她写了《不想再是小孩》,以此来回击争议。

她是幸运的。

没多久,她又唱了《请走人行道》。

或许是唱到了很多人心里,指南针一炮而红。

罗琦备受瞩目。

但大多时候,人们还是不服气。

有人给公司打电话,骂道:“你们有什么牛呀?”

语气凶狠。

像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罗琦还是太年轻。

她愤怒,焦急,不懂如何辩解。

而此时,一个巨大的伤痛,正向她逼近。

罗琦身处掌声和谩骂时,她的眼睛瞎了。

事件的起因,正是开头描述的。

罗琦被邀参加女友的生日会,醉酒时,被一高干子弟砸伤。

当天,罗琦被送往医院急救。

医生第一时间联系到王晓京,说:“签字吧,要摘除左眼,不摘,另一只也保不住。”

“她那眼珠子里面都流空了,就像葡萄皮一样。”

王晓京忍痛签了字。

罗琦做完手术,清醒后,她执意将摘除的眼球,装在玻璃瓶里。

又用福尔马林泡着,随身携带。

“人身上的东西,丢不得。”

她带着恨意说。

一只眼睛没了,不论是谁,都无法接受。

罗琦才18岁,她的人生刚起步,前途大好啊。

她陷入绝望中。

那之后三天三夜,罗琦都不曾出门。

队友们怕她出事,轮流过来陪着她。

到第三天,罗琦才慢慢接受这个现实。

“这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她坐在镜子前,盯着自己的脸,又看着受伤的眼睛,说

“这是你的新面孔,你要去接受它,你没有选择。”

而后,走出房间,吆喝队友们去吃饭。

这段心路历程,后来被她写进《选择坚强》里:

这世界已没有我一点依靠

我不想记住那个恐惧的夜晚

灾难双手伸开漫天的鲜红

却抓不住你们的惊慌叫喊

罗琦的受伤,令歌迷们心痛不已。

很多人都以为,她不会唱歌。

就连队友们,都对指南针的前途担忧。

但只是几个月,罗琦带着《回来》回来了。

她用纱布遮住半边脸,站在台上呐喊:

回来……回来……

用我的泪水,把黑夜照亮

用所有生命, 用所有梦想

燃烧这瞬间的辉煌

歌迷们听得热泪盈眶,回应着:“指南针,回来。罗琦,回来!”

图片来源:家事

她毕竟是个小姑娘啊。

纵使名利加身,才华横溢,内心却始终不安,慌张。

为了打消这份焦虑,罗琦用了最不该的方式——

沾染不好的东西。

并以此为乐。

有一回,罗琦在南京演出,又控制不住自己。

她发疯般跑了出去,拦住一辆出租车就大叫:“去买DP的地方。”

司机见状,想都没想,将她载去了派出所。

罗琦被关了三个月。

一时之间,全国哗然。

这个天赋异禀的少女,变成了这样。

她伤了太多歌迷的心。

罗琦,也是娱乐圈第一个被公开报道吸D的艺人。

她身败名裂。

前途尽毁。

再后来,罗琦消失了。

指南针不得不另谋出路。

一个具有时代意义的摇滚乐团,经历了创伤。

有传闻说,罗琦去了德国。

她很快在德国闪婚。

恋爱过程也非常罗琦

一次聚会上,罗琦看中一个男孩。

蓝眼睛,高挺的鼻子,脸型很硬朗。

他叫简。

后来有了一个中文名,叫罗洋。

图片来源:家事

看到罗洋,罗琦主动抛出暧昧讯号,说:“你愿意娶我吗?”

罗洋自小在德国长大,爱情观很自由,也是看感觉。

他瞅了罗琦一眼,“娶就娶呗。”

因此,两人相识第4天,他就求婚了。

第5天,登记。

图片来源:家事

但即便有了婚姻,罗琦还是无法控制自己。

总忍不住要触碰不好的东西。

后来为了婚姻, 她坚决要戒。

罗琦感慨:

“如果我戒不掉,我就是一个死的人,每天都是一个活死人吧。

看不到希望,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

她说要感激丈夫,是爱让她重生。

“我觉得再一次见证了这个爱的力量,

爱可以帮助一个人,同时也能帮助自己。

当你感受到爱,你对别人的爱,和你对自己的爱,也能把自己救出来。”

远离恶习,2000年,罗琦做了眼睛手术,摘掉戴了7年的纱布。

又四年,她在罗洋的陪伴下,回到中国。

这时距离她离开北京,已经6年了。

6年,乐坛沉沉浮浮,老歌手离去,新人横空出世。

6年, 摇滚乐已不再辉煌。

当年的代表人物斯琴格日乐,因“泼妇门”沉寂了。

崔健老了。

窦唯颓废了。

指南针的成员们,也有了新的想法。

但在2013年时,罗琦还是接到《我是歌手》的邀请,作为参赛选手出现。

当时她怀孕5个月。(罗琦离婚,再嫁给了荷兰老公)

可她坚持要上场。

时隔多年,罗琦又一次唱起《我是一只小小鸟》。

唱到中途,她借着歌词问: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你们过得好不好?

一时间,台下沸腾了。

观众席一致喊道:“好~”

场面之壮观,看得人落泪。

唱完,罗琦说:

“我只能是告诉自己,不会那么糟糕的,和我的以前所有的不快乐,黑色的东西,say doodbay(再见)。”

在场每个人都知道,她说的黑色东西指什么。

也清楚,她如今的回归,意味着什么。

但仅仅唱了几首歌,罗琦又离开了《歌手》。

听说在柏林,罗琦生了一个儿子。

图片来源:杨澜访谈录

小孩降生时,罗琦看着新生命,泪流满面。

那天,柏林下了好大一场雪。

就像她22岁时,逃往柏林时一样。

我想,在初为人母的那一刻,罗琦对生命,对生活,都有了全新的理解。

她说:

“也许花的时间长一点,走的弯路多一点, 我总算靠自己走过来了,自己把自己带了回来。”

而在所有热爱摇滚乐的人们心中,无论罗琦在哪儿,经历什么,她都是最初的罗琦

岁月呼啸而过。

罗琦永驻心间。

作者:池槿文

1 评论: 0 阅读: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