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氓”玩转娱乐圈​

胡大卫 2022-05-13 14:34:59

一、

1982年,万小刀奉旨降临人间的时候,19岁的邱瓈宽,已经一脚踏入了江湖险恶的台湾娱乐圈。

那一年,13岁的王菲,15岁的那英,都没想到日后能成为歌坛天后,更没想到自己会走进邱瓈宽的碗里。

那时邱瓈宽还是一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身材很苗条,一点也不“宽”,完全可以靠脸吃饭;从小熟读《红楼梦》和张爱玲,梦想当作家和记者,完全可以靠笔杆子吃饭;嗓音也不错,很会唱歌,完全可以靠嗓门吃饭……

谁能想到,如此全能的她,最终却吃起了江湖这碗饭。

在吃江湖饭之前,从淡江中学刚刚毕业的邱瓈宽(周董的资深学姐),凭借一副好嗓门,成为一名代唱。

那年头,明星流行在餐厅酒吧走穴献唱捞快钱,但走穴太勤容易唱坏嗓子,就开始在前台“假唱”,让人在后台“代唱”。

邱瓈宽“代唱”得太卖力,没多久就把嗓子唱坏了,又被明星请去当助理。

由于拎包工作出色,特别有眼力见,不久,就成为台湾大导演张美君的场记。

只可惜,张美君很倒霉,名气很大,拍的电影却总是亏本。

早在1977年他就拍出了台湾省电影史上第一部3D功夫片《千刀万里追》,但由于技术问题,观众看得头晕眼花,票房惨败,一下子赔了7000多万台币!

更倒霉的是,邱瓈宽跟随张美君没多久,这位伯乐就患了肝癌!

为了给他治病,邱瓈宽迸发出了惊人的能量,也征服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位贵人。

二、

为报师恩,邱瓈宽东借西凑,竟然筹到了40万台币,为穷困潦倒的恩师治病。结果钱花完,病却没治好,张美君带着遗憾走了……

从此,导演朱延平对邱瓈宽刮目相看。

20岁出头的邱瓈宽,当时做场记一部戏才赚8000台币,却敢筹40万为师傅治病,除了义薄云天的情义,没有点能耐是做不到的!

朱延平还感慨道,我都不知道当年,她是怎么凑出来那么多钱的。当然, 自己也表示了一下,帮张美君实现了个遗愿。

张美君和朱延平同是汤臣影业的导演,老板拿着张美君的《老顽童与小麻烦》、朱延平的《好小子》这两个剧本,去找大师算了一卦。

大师说:《老顽童与小麻烦》稳赔,《好小子》一定大卖!

张美君不服气,就和朱延平换了个剧本拍。没想到,拍到一半,张美君就因病去世了。《好小子》因此又回到了朱延平手里,最终以张美君遗作推出,票房大卖,而《老顽童与小麻烦》果然不卖座。

朱延平不仅接手了张美君的电影遗作,还顺便接手了他的场记邱瓈宽。因为,他原来的场记罗条慧,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他老婆了。

朱延平没想到,新来的美女场记,胆子很大,连黑帮都不怕!

三、

那时,台湾黑社会纷纷染指娱乐圈,把影视行业当做印钞机。

只要去“请”几个大明星,找个大导演,连剧本都不要,几天时间就可以炮制出一部电影,远比打打杀杀风险低,赚钱快。

于是,江湖上你也想“请”明星,我也想“请”大牌,但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就那几个,最后就直接拿枪去片场抢了。

为防止演员被别人抢走,片场也很“内卷”,流行以黑制黑,请“武制片”来看场子。

江湖人称“鬼见愁”的竹联帮“总护法”吴敦,就是以“武制片”的身份进入娱乐圈的。

另一位黑道大佬杨登魁则直接创建了“登魁影业公司”,成为了娱乐圈大老板。他也是后来李连杰在台湾的靠山,还是日后大小S的干爹……

邱瓈宽当场记没多久,杨登魁就“请”林青霞、杨惠姗、叶文倩等一大批女星,拍摄了《红粉游侠》《红粉兵团》等电影,还把成龙、郑少秋、王羽请来拍了《迷你特攻》等。

多年以后,大导演朱延平提起这段被黑社会拿枪顶着拍片的岁月,仍然心有余悸,而身边的女徒弟邱瓈宽却云淡风轻,面不改色……

四、

那时,20岁出头的邱瓈宽毫不怯场,对瑟瑟发抖的朱延平说:“勇敢点,都不知道有没有子弹,只是摆摆造型吧!”

30多岁的朱延平颤声道:“我是独生子……”

此后,只要片场黑道大哥们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朱延平就借口上厕所,让让“扫把宽”去顶着。

于是,邱瓈宽也耳濡目染,跟着道上的兄弟,学习了很多行话狠话,往往出口成“脏”,词典里加载了很多“脏话专八级”的高级词汇,越来越有大姐大的气质了。

朱延平票房表现不错,自然免不了被黑帮抢来抢去,因此,他拍片很拼,最快五天拍完一部电影。

就算没有现成的剧本,他也能现场发挥。趁明星大腕都在,就抓紧拍。有时,同一场戏里,几个主角不能同时在场,他也能想办法拍完,这就不可避免地要用到替身。

而用得最顺手的就是邱瓈宽。只要哪个演员缺席了,朱延平一声“扫把宽”或者“拉背宽”,她就闪电般顶上去……

邱瓈宽业务面也越来越宽,一步步成长为剧务、编剧、副导演,和朱延平等人一道拍过很多电影,渐渐成长为江湖上的“宽姐”。

但一直想当导演的她,却因为一件事,退出了影坛。

五、

1988年,竹联帮大佬吴敦出狱,成立了长宏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朱延平成为他的御用导演,邱瓈宽也算是与竹联帮有了渊源,为日后解决林志玲的那件事埋下了伏笔。

那时,邱瓈宽终于熬出了头,当了一回导演,不料,她辛辛苦苦拍的片子,被加入了一些不堪入目的镜头,变成了限制级的电影,让她抬不起头来。

镜头可以变成限制级,但宽姐的人生,别人不能限制。台湾电影没落,邱瓈宽便把目光转向了音乐圈。

1992年,香港歌坛一姐梅艳芳因黑社会风波避祸国外;34岁的歌坛巨星陈百强突然昏迷不醒;36岁的张国荣暂退乐坛……

这为乐坛腾出了一片天空,23岁的王菲在恩师戴思聪的介绍下,认识了著名经纪人陈家瑛。

陈家瑛如获至宝,告诉好友邱瓈宽:"我找到了一个嗓子好得不得了的女孩子。"

于是,29岁的邱瓈宽和陈家瑛一道,合伙开了家名叫K’sProduction的公司,签下了这个当时叫王靖雯的女孩。经过量身打造,王菲《comeing home》专辑很快出世,主打歌《容易受伤的女人》红遍两岸三地……

走红的王菲很快成了娱乐记者们追踪的焦点,这让站在背后的邱瓈宽操碎了心……

六、

一次,接了一个洗发水的代言,在开发布会前,王菲未经邱瓈宽和陈家瑛同意,竟一时兴起,去剪了个短发。

发布会上,她一露面就“惊艳全场”。但是,代言的是洗发水,你一头乌黑的长发却没了,一会儿怎么交代呢?

邱瓈宽急得想骂娘……

可是王菲大大咧咧,面对记者的提问,她反问道:“短发不用洗吗?”

现场一阵爆笑,危机轻松化解。

但是,爱惹麻烦的王菲,很快又把一个遇到麻烦的朋友介绍给了邱瓈宽。

1995年,28岁的那英推出了专辑《白天不懂夜的黑》,迅速爆红,还登上央视春晚,名气暴涨。

不久,她就和前国足“快刀浪子”高峰搞到了一起,还和经纪公司台湾福茂唱片闹得不愉快,被雪藏。

王菲便让邱瓈宽签下自己的这位好友。

邱瓈宽很爽快,打电话给那英老板,结果双方谈得很不愉快,竟对骂了起来。

最后,邱老板霸气侧露地说:“你让秘书把文件拿过来!”

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最终,邱瓈宽搞掂了那英解约的事情,并签下了那英

没过多久,那格格参加香港劲歌金曲节目,穿着短裙玩跳绳,春光乍泄,被狗仔们抓拍了个一干二净……(给那姐面子,此次不放图了)

那英在报纸上见到自己的照片后,一哭二闹三上吊,放出狠话:“不要让我见到那个拍我照的记者,我一定动手打他!”

那时,很多人知道那英很“社会”,却不太了解她背后还有位“社会姐”邱瓈宽。

那一年,王菲在北京胡同上了个公厕,被香港狗仔拍到,和窦唯的恋情曝光,轰动了香港。

邱瓈宽看到报道,气急大怒,操起电话把写报道的记者臭骂了一通……

一边的王菲听得口瞪目呆,怕宽姐搞出人命,劝道:“你就别骂了,干嘛呢。他写他的,咱们不在乎就好了嘛,他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嘛,没关系的啦,人家也是要养家的,算了。”

面对舆论的流言蜚语,王菲从来都漫不经心,反而越来越红。

然而,王菲也有让宽姐生气的时候。

七、

1998年,王菲那英手拉手上春晚,合唱了首《相约九八》,标志着邱瓈宽和陈家瑛的经纪事业达到了高潮。

那一年,给王菲填词的大词人林夕有事,来不及填词,宽姐浑身的文艺细胞不禁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地为王菲填了一首《醒不来》。

虽然离林夕的水平,相差至少十八条街,但毕竟是经纪人兼老板,王菲唱得有点不顺口,又不太好拒绝,私下改了两个字,很快就录完了。

没想到宽姐很生气,有一阵闷声不理王菲,因为她觉得自己写得不好没关系,自己修改个几十遍都没问题,但不会接受“别人”的修改!

了解宽姐脾气后,再遇到她填的《有时爱情徒有虚名》,王菲就不敢再改了。

宽姐觉得自己不能太偏心,又去“祸害”那英,为她写了《哭过以后》《争分夺秒》等……

就在几个女人事业高潮迭起时,窦唯却和高原搞出了“情”况。

1999年,那英有事回内地,王菲临时决定与她同行,要给老公窦唯一个惊喜。不料回到家窦唯却给了她一惊吓:他和女摄影师高原玩俄罗斯方块,被抓了个现行!

那英“社会姐”功能上线,护着王菲,把高原骂得狗血淋头,只差大打出手。

后来,她对媒体说人家“连鸡都不如”!

高原据此要告那英,经纪人邱瓈宽只好站出来收拾残局。

面对穷追不舍的记者,邱老板最后解释道:

“鸡就有两种解说,一是名词,意指动物,我的宗教信仰让我知道,它是十分崇高的生灵,献身自个的生命去满足人类的口欲。

另一种是形容词,让人类来形容某种职业,我亦以为任何人、任何职业只需是凭劳力挣钱,都应该受某种程度上的尊敬,我想想自个,既没有前者崇高,亦没有后者的勇气,有时自个还真是鸡都不如,所以这句话对我来讲,没有任何感受。”

就怕流氓有文化,讲得如此理直气壮,甚至不惜自黑,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为两位“天后”保驾护航的宽姐,还跟着王菲,皈依了佛教,在江湖上更加低调。

但谁都没料到,她余威不减,竟将一个美女从黑道虎口里救了出来……

八、

那段时间,高峰腿很软,一不进球,球迷就会骂那英,搞得她很崩溃,动不动就和高峰吵架,而“锋菲恋”轰动一时,宽姐心再宽也得时刻绷着。

多年以后,有人问她,当经纪人这么成功,为何不多签几个艺人,邱瓈宽说:

“签一个艺人,就像生了一个小孩,真的需要你照顾。这个道理同养小孩一样,你不可能说有钱供小孩念书就行了嘛,你得陪着他一起成长。”

或许,正是把两个天后当小孩养,养出了心得,老天爷就给一直单身的她,塞了一个小孩。

2002年8月,一代艳星陈宝莲跳楼自杀,结束了自己的悲剧人生,留下一个刚满月的孩子。

陈宝莲遗书中,虽然对富豪干爹黄任中给予了厚爱,可惜人家根本就不接盘。由于生父不明,陈宝莲尸骨未寒,孩子被当做皮球,踢来踢去……

39岁的宽姐挺身而出,收养了孩子,视如己出,一点一滴养育孩子长大,辅导孩子学习……

除了给这个孩子母亲一样的关爱,据身边艺人爆料,宽姐每周只要有空就会去孤儿院,陪孤儿们玩耍,尽力帮助他们,因此,又有“宽宽天使”的美誉。

就在大家以为邱瓈宽只剩母性时,她在江湖上又虎虎生威了一回!

2005年,林志玲赴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演出,被当地黑社会看中,被拉去陪酒,禁足于当地酒店,还想深入交流,玩点扑克牌之类的游戏……

志玲姐以为对方要她的命,就向宽姐求救。果然不久,竹联帮的几十个兄弟就拿枪赶到现场,把事情摆平了。

此后,志玲姐见到宽姐就喊“救命恩人”,宣扬她的大侠风范,一见面就又搂又抱,不明真相的还以为她们有一腿……

2006年,王菲为李亚鹏生下女儿,专心做家庭主妇,那姐那段狗血的恋情也告一段落,暂时没什么操心的,邱瓈宽就回到台湾,圆自己的导演梦了。

那一年她和曾志伟担任制片人的《父子》,荣获第43届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及最佳男配角三项大奖,一举在获奖纪录上超过了师傅朱延平

但宽姐没想到,那英竟然会“欺负”她如此喜爱的林志玲!

九、

2011年的芭莎明星慈善夜,那英向林志玲敬酒,碰杯后,林志玲没喝。谁知,这惹怒了那英

社会姐怒道:“你装什么装?”“你不喝的下场是什么?”两人的名场面闹得满城风雨,跟好大仇似的。

结果,宽姐一出面,两人立马好得跟姐妹一样,各种声音很快平息……

不久,宽姐还征服了黄教主。

2012年,在宣传新电影《血滴子》时,发生了番位之争,导演陈可辛说阮经天才是男一号,黄教主粉丝纷纷表示不满。

宽姐也在脸书上力挺黄晓明,嘲讽陈可辛:用这样的方式来捧自己签约的艺人(指阮经天)合适吗?大导演?

陈可辛一时间左支右绌,顾左右而言他。

黄教主十分感动,一激动,就对宽姐动手动脚,还亲上了……

为表示感谢,黄教主投其所好,还专门给宽姐送了双拖鞋。

因为宽姐除了在金马奖等场合外,一般都是穿双拖鞋走天下,气场强大,范儿很足……

更霸气的是,2016年7月,陈冠希突然向林志玲开炮,志玲姐无比错愕,一脸委屈……

正当吃瓜群众以为两人一定有好戏看时,宽姐又一次霸气现身,当着媒体喊话陈冠希:只要他敢来台湾,见一次打一次!

其实,邱瓈宽的仗义是一以贯之的,从她还是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时,就肯筹措40万巨款去救师傅的命,就能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仗义是真仗义,流氓也是真流氓。宽姐今年快60了,江湖上还一直流传着她年轻时说过的“名言”。

比如,她曾说:“我用我的右手摸我的左奶发誓。”

再比如,有一次,她还在接受采访时说:想当年我也是“灵气逼人”,可现在“灵”也没了,“气”也没了,只剩下“逼”了……

这令见惯了俄罗斯方块和咏鹅的万小刀,都不得不感叹:如此“有才”又泼辣的虎狼之语,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娱乐圈第一女流氓”,才说得出口吧!

0 评论: 0 阅读: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