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女王患癌离世21周年,央视发文怀念:谢谢你,把欢乐留在人间

每天都是潮人 2021-07-19 10:11:56

昨天无意间刷到一个央视新闻热搜。

“感谢她,把欢乐留给人间!”

我定睛一看,这不是赵丽蓉吗?

她是著名评剧演员。

也是小品表演艺术家。

从1989年到1999年,赵丽蓉演了十几部小品

部部家喻户晓。

时至今日,在网络上,她的经典桥段依旧被疯狂点击。

如“探戈儿就是蹚呀蹚着走”。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六月六看谷秀春打六九头”。

“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

小品里的她,总是挽着一个低发髻。

身穿马甲,眉开眼笑。

一张嘴就是一口顺溜的唐山话。

金句频出,逗得观众哈哈大笑。

而今斯人已逝。

21年过去了。

你们,还记得她吗?

赵丽蓉把快乐带给观众。

自己却受尽生活的苦楚。

1928年,她出生在一户贫苦人家。

父亲是剧评班子的剃头匠。

因缘际会,赵丽蓉也在评剧班子里学唱起评剧。

1954年,她经人介绍,和一个叫盛强的人相亲。

盛强是文艺指导。

写剧本、拍戏样样精通。

赵丽蓉,是剧评班子里的当红花旦。

两人彼此很有好感。

于是成家,生了两个儿子。

当时时局动乱。

很多人谨言慎行,小心度日。

白天,赵丽蓉在评剧班唱评剧。

晚上则洗手作羹汤。

1957年一个晚上,赵丽蓉做好饭菜,却迟迟不见丈夫回家。

良久,才看见丈夫盛强回来。

“你干啥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盛强轻声回答“开会。”

当时赵丽蓉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不曾想,这是夫妻之间最后的一次谈话。

第二天,盛强下班回来。

还没来得及踏进家门,就被门口一辆汽车带走。

之后,杳无音讯。

她日盼夜盼丈夫回来。

两年后,得来的却是丈夫的死讯。

她带着孩子哭倒在丈夫坟前。

两个孩子哭喊着:“爸爸,爸爸。”

回答他们的,只有深秋中萧肃的寒风。

之后,赵丽蓉当爹又当妈,拉扯着两个孩子长大。

却始终不愿改嫁。

一来,怕孩子受继父欺负。

二来,不想孩子改姓。

盛强姐姐看她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实属吃力,就撮合她和同样丧失爱人的盛弘。

盛弘是盛强的弟弟。

嫂子和小叔子的“不伦结合”,饱受非议。

那时的赵丽蓉管不了那么多。

她只想给孩子一个安全、温暖的家。

两个人简单办了一桌酒席,就算正式夫妻了。

婚后,赵丽蓉给盛弘生下一儿一女。

因女儿是全家最受欢迎的孩子。

赵丽蓉给她取名为盛家欢。

因胎位不正,小家欢出生时就是先天性大脑不全。

不会哭,不会笑,更不会说话。

并且每隔十几天就要抽风一次。

家里光是给她看病买药就要花费数百元。

那时人均月薪只有十几块钱。

赵丽蓉只能挨家挨户借钱给孩子看病。

打针、吃药、按摩。

赵丽蓉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小家欢。

可7岁那年,小家欢还是去世了。

赵丽蓉又再一次陷入悲痛中。

但从悲痛中走出,她以更大的热情和意志,去照顾家人,投入艺术。

生活以痛吻她,她却报之以歌。

“我们无法选择生活,但可以选择对待生活的态度。”

老太太不知道,因为她的豁达乐观,面临着更大的机遇。

1988年,央视节目组向社会征集春晚节目。

总导演张晓海的办公室里垒着山一般高的投稿剧本。

张晓海一本本翻阅着。

忽然,一本名为《英雄母亲的一天》这个小品剧本引起他的注意。

不仅内容精彩。

重要的是,这个剧本后面写着这样一句话:

“如果采纳,请中央评剧院的赵丽蓉担任女主角。”

这个剧本的作者叫石林。

当时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编剧。

后来张晓海问他:

“你认识赵丽蓉吗?”

“不认识,但我看过她的评剧,感觉很合适。”

那时的赵丽蓉演了许多评剧的彩旦。

如评剧《刘巧儿》的李大婶。

《杨三姐告状》的杨妈妈。

《花为媒》里的阮妈。

都是配角,却各个出彩。

因为赵丽蓉习惯在这些角色进行创造。

如适当改词,加一点动作。

人物形象饱满,又不失幽默。

张晓海当下明白了。

慈祥和蔼的老母亲形象比比皆是。

但是幽默诙谐的太少。

他亲自出马,联系上赵丽蓉参演小品

赵丽蓉拒绝了。

“如果年轻一点,好坏都出名。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是算了。”

那时她已经60岁,演了大半辈子评剧。

她怕贸然转行,砸了评剧的牌子。

张晓海说:“您先看看本子内容,过几天我再来。”

这一看,赵丽蓉就喜欢上了,当下决定尝试演小品

于是在1989年的春晚上。

出现一个一面正儿八经念着“司马缸砸缸”,一面眉头紧锁,却浑然不知自己犯错的老太太。

观众不间断的笑声证明了小品的成功。

赵丽蓉一战成名,红遍大江南北。

一次赵丽蓉和保姆张雅静一起外出买菜。

刚回到家,一群人围上来。

找她握手,要签名。

老太太傻了。

“演了这么多年的戏曲,都没有最后演小品的知道得多。”

赵丽蓉不开心。

她把自己藏起来,消失在大众眼里。

赵丽蓉买了个小院子。

闲暇时喜欢在院子里侍弄花草。

或者泡一壶茶。

喝着茶,织着毛衣。

当时许多小品电影找上门来。

赵丽蓉一概谢绝。

一个叫黄健中的导演找到她。

按照老规矩,赵丽蓉还是谢绝。

“赵老师,您给我15分钟,让我讲讲故事内容。”

赵丽蓉看他这么坚决,便答应听听看。

谁知越听越入迷。

两个人一拍即合。

1990年,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吉林,电影《过年》正式开机。

其中有一场戏,需要赵丽蓉露背拍拔火罐。

考虑到赵丽蓉年岁已高。

导演决定让替身演员代替。

赵丽蓉一口回绝,坚持自己拍摄。

戏是成功了,可赵丽蓉却因此得了肺气肿。

1991年,电影《过年》上映。

没想到赵丽蓉一举拿下东京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

“艺术要讲究,不能将就。”

赵丽蓉这里,艺术容不得一丝懈怠。

电影《过年》之后,赵丽蓉再次踏上小品征程。

她对自己,对其他人要求更为严苛。

为了练好《打工奇遇记》里的毛笔字。

赵丽蓉把自己关在家里练字。

“‘货’字里的‘化’,下笔应该更拉长些好。”

每个字,每一个笔画。

赵丽蓉都标明了注意点。

凭着苦学苦练,在1996年春晚,她一手干净的毛笔字赢得满堂彩。

她的敬业为观众呈现了一个个经典。

她的幽默让观众开怀大笑。

赵丽蓉老师的身体却每况愈下。

相信大家都看过小品《如此包装》。

里面有段赵丽蓉跳舞的片段。

舞台上,赵丽蓉老师双腿灵活。

最后一跪,更是画龙点睛。

但其实在上台前,赵丽蓉的双腿因骨质增生痛得走不了路。

可她坚持要上台。

演出很精彩。

但最后那一跪,赵丽蓉的膝盖疼得和针扎一样。

搭档巩汉林回忆说:

“最后谢幕时,我们几乎是架着赵老师离开的。”

赵丽蓉贫苦一生。

却将毕生精力奉献给艺术。

人们都说:

“没有赵丽蓉春晚就没了意思。”

1999年,赵丽蓉照例上了春晚

在《老将出马》里,她唱了一首《我心依旧》。

精神矍铄。

铿锵有力。

优美的歌声也吸引了台下的观众。

可谁能知道,那时的赵丽蓉,生命已进入倒计时。

那时离春晚只有一个星期。

赵丽蓉却突然咳嗽地厉害。

她打电话给盛大鸣说:

“儿子,妈这病咋那么疼呢?妈可能活不久了。”

盛大鸣安慰道:

“妈,别担心,我们带你去医院。”

结果一查,是肺癌晚期。

两兄弟在楼下抱头痛哭。

但还是决定暂时瞒着赵丽蓉

1999年除夕。

全家人看着台上的赵丽蓉拼尽全力,逗得观众大笑。

而他们心如刀绞。

春晚结束后,全家人为了让老太太接受治疗,将真相告知。

没想到赵丽蓉没有哭泣,反而说:

“这有啥,我都活了七十多年,有啥不能接受的。”

此后每一天,赵丽蓉积极接受治疗。

照例在小院子里,拾掇自己的那块自留地。

千禧年的钟声响起。

世界进入一个新世纪。

一切事物蓬勃发展,欣欣向荣。

赵丽蓉的身体一天天在衰退。

2000年7月17日早上,家人为赵丽蓉擦洗了全身。

在全家人的陪伴下,赵丽蓉安然去世。

这一年,也是赵丽蓉的本命年。

送别会那天,北京的群众自发来为她送行。

他们举着条幅。

目送着赵丽蓉的灵车离开,默默落泪。

从1989年到1999年,赵丽蓉小品生涯不算长。

但她的乐观豁达却影响了每个人。

“只有吃过黄连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甜;只有在悲剧当中生活过的人,才能创造并演好喜剧。“

赵丽蓉把生活的苦,酿成了艺术的甜。

并把这份甜撒给了世界观众。

生命实短。

赵丽蓉的笑容和精神,永存大家心中。

0 评论: 1 阅读:49
评论列表
  • 2021-07-19 13:30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