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演员刘之冰:二婚娶如萍,似继女为亲生闺女,不舍她出嫁

小梦説娱乐 2021-11-23 16:06:41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点击上方的“关注”一起抒写更多温暖的故事。

2005年,由高亚麟、宋丹丹、杨紫、张一山、尤浩然领衔主演的《家有儿女》横空出世。

该剧围绕孩子和父母之间,孩子与孩子之间,父亲和母亲之间以轻松幽默的方式展现家庭趣事,让更多的观众看到重组家庭的温馨和快乐。

在现实生活中也不乏有许多重组家庭,但要做到一心一意毫无芥蒂的并不容易,哪怕是让观众都很爱的实力派演员刘之冰和如萍,在重组之初,他们也是矛盾重重。

但是最后都被他们用真爱和智慧一一化解了,二十多年过去,一家人的心紧紧串在一起,演绎了一部现实版的“家有儿女”,让人忍不住点赞。

尤其是作为继父,刘之冰在对女儿奚望的关心上,可以说比亲生父亲都操心。

刘之冰作为家喻户晓的知名演员,他一直以正直、认真、敬业的形象示人。

从《开国大典》中的毛岸英、《邓子恢》中的邓子恢、《飞天》中的张天聪和《守望幸福》中的谢天书、《跨国鸭绿江》里的邓华,到《大决战》中的刘伯承,《扫黑风暴》里的骆山河,刘之冰用精湛的演技塑造了多个栩栩如生的荧屏形象。

并且多次获得演艺荣誉大奖,获“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

同为国家一级演员的如萍,气质温婉可人,形象大气端庄,在影视剧中的形象也多是如此。

比如《风雨丽人》中的如月、《大宅门》里的黄春、《康熙王朝》中的苏麻喇姑、《梦断紫禁城》里的冯月瑶、《武则天》中的上官婉儿、《胡雪岩》中的芮瑾等。

跟所有的演员夫妻一样,刘之冰与如萍也是因戏结缘生情,但不同的是在结婚之前,他们都各自有过一段婚姻,带有一个孩子。

刘之冰,1963年生于黑龙江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从事教育工作。

童年时期,刘之冰常跟随父亲到边防部队演出,耳濡目染,他从小便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76年,黑龙江省艺校歌舞专业面向全省招生,13岁的刘之冰在父母的支持下成功考上。

14岁,刘之冰便参演了首部电影,向新中国成立三十周年献礼的影片《傲蕾·一兰》。

刘之冰在该剧中饰演傲蕾·苏木蒂,有很多重场戏,人物年龄的跨度也很大,要从14岁演到23岁。

可想而知,这对初次触电荧幕的刘之冰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挑战,本来在参演之前他还信心满满,可当真正进了剧组,开始进入角色时,他不知道该怎么融入到电影创作中去。

第一次站在镜头前,他从头到脚都是汗,手足无措。

但最终他都克服了,有了第一次的经历,在往后的演艺生涯中,让他对艺术追求更加上了一个台阶。

后来从黑龙江省艺校毕业后,刘之冰考入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开启了他在那里26年的演艺生涯,2008年特招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至今他已总计在艺术这条路上走了四十余载。

在事业上,刘之冰兢兢业业,精益求精,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获得各种演艺荣誉,是德艺双馨的文艺工作者。

在感情上,他也一心一意,与如萍虽是“半路夫妻”,

但他把如萍跟前夫奚天鹰的女儿奚望当做亲生女儿,在她人生重要时刻为她把关。

刘之冰与如萍早在1995年电影《敌后武工队》时,就该相遇的,但因为那时如萍是友情客串,只有三场戏,并没有真正打过照片。

但他们就像老天既定的缘分一样,两年多后,在电视剧《一路风雨一世情》剧组重逢,两人在剧里扮演的是一对情侣。

四个月的相处,两人将戏里的情愫延伸到了戏外,但是那时的如萍是有顾虑的,因为她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女儿。

《一路风雨一世情》杀青那天晚上,眼看着两人就要各奔东西了,刘之冰生怕错过就在当天晚上跟如萍表白了,他直言不讳:“你是个温婉善良的女人,和你在一起能感受到家的温暖,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

刘之冰的表白,如萍心有所动,不过他很诚恳地告诉他:“我对你也有感觉,只不过我离过婚,况且身边还带着个女儿。”

刘之冰一把抓住如萍的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正要告诉你,我也离过婚,身边有个儿子。再婚的人都希望对方没有孩子,咱俩都有个‘拖油瓶’彼此扯平了。”

就这样,两个离过婚各带着一个孩子的成年男女确定了恋爱关系,1998年秋天,刘之冰向如萍求婚,两人正式结为夫妻,组成四口之家。

婚后,为了方便照顾彼此,何之冰将家安在了如萍的老家杭州,对待两个孩子,他们也是一碗水端平,没有厚此薄彼。

他们希望可以给两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让他们感受到家的温暖和快乐。

但是两个孩子之间年岁相差不大,刘之冰的儿子刘思博只比如萍的女儿奚望大一百天,两个孩子在一起难免有摩擦,经常为一点小事就吵架。

这样一来,刘之冰与如萍之间就有了误会。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貌合神离,各怀心思,虽同在一个屋檐下,但各自带着自己的孩子,管着自己的孩子,家里的气氛变得异常压抑沉闷。

为了家庭和睦,刘之冰与如萍进行了一场推心置腹的交谈,他们共同定制了婚姻幸福秘籍,彼此将更多的爱倾注到两个孩子身上。

从那以后,家里的氛围开始变得缓和温暖起来,奚望和刘思博的关系也好起来,开始像亲兄妹一样,她叫他哥,他把她当妹妹保护。

刘之冰虽然是个大男人,但是心思细腻,家里大小事物都是他在打理。

用如萍的话说就是他太爱操心了,“他是一个事无巨细,在他哪儿没有小事儿,所有的事儿都是大事,而且必须是做到尽善尽美的。”

在一档访谈节目上,如萍如是说,看起来像是吐槽,实际上是满满的爱。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情人,奚望虽然是继女,但不是亲生甚是亲生,刘之冰甚至关心这个女儿超过对儿子的在意。

当然奚望对他的依赖和信任也是超于常人的,她叫他老爹。

小时候,为了让奚望能够感受到来自亲生父亲的爱,每个月何之冰都会抽时间送她去奚天鹰那里玩,完了又亲自把她接回来。

后来长大了,在人生重要节点,他又亲自为她把关。

奚望高中毕业后,想考艺术类院校,以后像他们一样当一名演员。

刘之冰和如萍都知道演员这条路并不好走,尤其是要当一名好演员,所以当他们得知奚望要当演员时是持反对态度,但耐不住奚望的坚持。

于是刘之冰说给她一周时间,让她出一个小品。

奚望满怀信心的准备,可当她将排练好的小品演给老爹看时,被“批”的“体无完肤”。

实际上,刘之冰也是良苦用心,他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女儿,演员不好当,想让她知难而退。

奚望偏偏跟他一样生的一副倔脾气,越是办不到的事情,越是要办到,2010年,奚望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在经历专业系统的学习之后,加之家里有两个老戏骨演员,奚望的演技得以进步,先后出演了 《食来孕转》、《最美的青春》、《特赦1959》、《中击流水》等影视作品。

先后获得第六届文荣奖最佳女配角 、第26届华鼎奖全国观众最喜爱的电视演员奖 、第26届近现代题材最佳女演员奖提名等奖项。

或许是受父母影响,刘思博也考取了解放军艺术学院。

那一刻,刘之冰感慨儿大不由娘,女大不由爹,他们都长大了,也不听我们的话了。

作为一个贴心的小棉袄,奚望又怎能不知道刘老爹的担心,但是他们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于是她给刘之冰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是这样写的:“老爹,我们都已经长大了,看着岁月爬上你的脸颊,你为这个家操了那么多的心,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操那么多的心,我们都会很好的成长,照顾自己。”

看到这里,刘之冰眼睛一热,儿女是真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心疼人了。

刘之冰55岁生日时,奚望还在社交平台发文为他庆生,她这样写道:

总开玩笑,说我是你亲生的,我哥才是我妈的儿子,我们一家四口人,一起走过快20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她还开玩笑说是自己当初把妈妈托付给他,也说明从那时候起,奚望对这个老爹就非常满意,她为他庆生,他身上的正直、执着和真诚带给了她快乐、幸福和安心,还带给她中国军人铁骨铮铮的信念。

最重要的是他还把她连坐火车都会坐反的妈妈照顾得那么好。

刘之冰的付出,孩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后来听说,奚望谈恋爱了,作为老爹的刘之冰坐不住了,他要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值不值得托付,他要把关。

刘之冰诚恳地跟奚望沟通,希望可以见对方一面,要先过了这一关,他们才可以继续交往。

奚望的安排下,刘之冰见到了正在跟奚望交往的郭晓然,他是奚望中戏的师兄,也是一名演员,比奚望大九岁,是山东济南人。

老丈人见女婿,自是要盘问到底的,首先就是问他为何33岁了还未结婚,是不是有什么毛病,郭晓然诚实作答,他交代了早前跟女星孙宁谈过恋爱,本来到了谈婚论嫁阶段,但因为聚少离多等原因分手了。

原本他已经不相信爱情了,直到遇见奚望,才又让他找回对爱情的渴望。

同样作为男人,刘之冰自是能判断对方是否真心,他再次单刀直入:“你爱我们奚望什么?”

郭晓然毫不掩饰自己喜欢她的漂亮,知性,性格好,人品好,不像娱乐圈的女孩。

一番交谈下来,何之冰大概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孩了,但是作为父亲,他不会急于表态。

倒是郭晓然小心翼翼地问:“刘伯伯,我以后可以继续跟奚望交往吗?”

刘之冰也不客气:“爱情不用这么急,我劝你也再慎重,多了解奚望和我们的家庭。我和你茹萍阿姨给奚望定下了规矩,这辈子她只有一次婚姻。”

过后,刘之冰又通过其他渠道打听这个女儿喜欢的男孩,甚至连他父母是干啥的都打听到了,得到的信息都是正向的,他也就放心了。

得知刘之冰为女儿的爱情这么操心,有人问他:“你有必要这么上心吗?人亲生父亲都没这么用心。”

听到这话,刘之冰就不开心了,他说:“在我心目中,奚望就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不允许她受一点伤害。”

2017年秋天,奚望郭晓然在北京低调完婚安家,买婚房时,刘之冰和如萍都给予了经济资助,并且帮他们监督装修。

在家具的置办上,刘之冰也是尽心尽力,完完全全是一个既开心又失落的老父亲的样子,开心的是女儿终于找得属于她的幸福,失落的是自己陪伴将近20年的女儿,马上就要被另一个男人牵走了。

奚望出嫁的前一夜,他竟心绪不宁,失眠了,回忆起她小时候的样子,过往父女俩相处的点点滴滴,他不禁老泪纵横。

婚礼当天,他将奚望的手交到郭晓然手里时,又不舍地落泪了,他说:“奚望在我身边生活了19年,我没对她说过一句重话,没有动过她一根指头,希望你以后善待她,给她幸福。”

老爹的叮嘱,让奚望感动落泪,她知道无论在哪里,父母都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2018年秋天,奚望生下一女儿,唤作“小棉花”,刘之冰升级为姥爷,如萍过去照顾女儿坐月子,鲜少出现在荧幕上,刘之冰依然活跃在屏幕上,但是一有时间他就会去看望女儿和小外孙女,享受天伦之乐。

奚望在产后半年又低调复出了,她希望自己也可以像老爹一样做一名真诚的、正直的,优秀的演员。

有话说一个好爸爸胜过一百个好老师,刘之冰对子女的影响都是正向的,他对他们的爱也是深沉的,就像诗人余光中在《左手的掌纹》中写的一样:

对父亲来说,世上没有比稚龄的女儿更完美的了,唯一的缺点就是会长大。除非你用急冻水把她久藏,不过这恐怕是违法的,而且她的男友迟早会骑了骏马或摩托车来,把她吻醒。

这就是爸爸对女儿的不舍,读起来很幽默,细细品味却是藏不住的伤感,奚望刘之冰便是如此。

文|DA

图源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6 评论: 4 阅读:2114
评论列表
  • 2021-11-27 19:47

    何刘不分,编辑不严

  • 2021-11-27 08:28

  • 2021-11-25 11:59

    父爱如山![点赞][点赞][点赞]

  • 2021-11-25 10:25

    标题都出现错别字,似和视都分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