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与白痴乐队从来没有请过歌手来feat,这次却请了她

WATKOI 2021-11-23 16:00:25

出道3年,傻子与白痴乐队从来没有请过歌手来feat,连和女歌手的合作舞台都很少。

但在新专辑《Year of Fate》里,他们邀请了一位还没发过歌的乐坛新人feat——整张专辑里唯一一首翻唱,也是唯一一首情歌。

决定向这位乐坛新人发出邀请的那天,他们忐忑不已,几杯酒下肚,才敢向前试探性提问。

后来证明,酒还是好使。双方都很忐忑的《第一支舞》就这样成了。聊起这首歌,傻白全员都对新人女歌手Danni.L非常满意。

或许你更熟悉Danni.L的另一个名字,龙丹妮。

龙总也可以是Danni.L

在傻白的大学生活里,《第一支舞》是他们的共同记忆。那是属于大一新生男生女生的联谊活动,大家会围成一圈跳一支舞,每一个主歌都要再换一个舞伴。

鼓手徐维均办过这种晚会,他很懂这首歌播放的时机——要在气氛由最高点回降时,放这首有些舒缓的歌曲。在男女生对唱的优美曲调里,大家会伴着这首歌交换舞伴,再围成一个圈一起跳舞,由此也发展出许多随机浪漫——

在傻白这张专辑的音乐企划书里,这首歌作为唯一一首翻唱曲目占据着醒目位置。它也是专辑里唯一一首用全中文表达的歌曲,支撑着这首歌曲探寻爱的概念。

几乎是知道要翻唱这首歌的第一时间起,成员们就开始思考,对唱的女生人选应该找谁?他们想过找一些资深的女演员或者当红的女歌手,但始终觉得少一点匹配度。

在他们最为苦恼的那一天,Danni.L和他们吃了顿饭(大概率是湘菜)。

吃喝交谈之间,徐维均无意间一抬头,猛然有了新发现:“那个人,在发——光——诶!!!”

来不及分辨自己是不是喝醉了,他转头问旁边的成员,要不要就找这位“颐堤港女歌手”?四个人窃窃私语了一番,一致同意这个提议。

但Danni.L毕竟是老板,几个大小伙子也是做了好半天心理建设才敢发出邀请。

他们硬着头皮跟Danni.L说了这件事情,为了提高让她答应的成功率,每个人都走上前去,各自敬了一杯酒(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完事儿后,终于等来一句Danni.L的,“回家考虑一下”。

傻白开始了等待和畅想。徐维均甚至想到小时候在电视里看过的Discovery频道,有一个节目就叫《与龙共舞》。对于Danni.L私底下的审美,他们认为是非常“猛烈”的,能够很好地融入他们的音乐创作。

颐堤港女歌手

邀请发出几天后,消息传来,Danni.L答应了。

打动她的,是跨代际的邀请概念。吉他手郑光良告诉WATKOI,原曲速的速度很快,像青春萌动的少男少女想用荷尔蒙彼此吸引。但傻白的版本比较像是站在2021年回头看1980年,需要差异和冲突,也需要朦胧和浪漫。

跨代际的邀请,也暗合着Danni.L与傻白的关系。从多年前起,Danni.L就关注着流行文化,她观察的对象从80后横跨00后。《第一支舞》既是傻白代表的小众音乐对流行文化的邀请,也是新一代音乐人对传统力量的邀请。

这个概念,让制作人陆希文想到了一张非常好的专辑《Raising Sand》,由齐柏林飞艇乐队(Led Zeppelin)的主唱罗伯特·安东尼·普兰特与美国蓝草音乐女歌手艾莉森·克劳斯合作发行,是摇滚与民谣的碰撞,也是青年与前辈的对话。“是很有现场感和对话感的专辑。”

图源自傻子与白痴 2021专辑制作纪录片「本命」拍摄:吉术斋GeekShootJack

与傻白合作前,Danni.L唯一的舞台,是在《明日之子水晶时代》最后的舞台上,和毛不易一起唱《盛夏》。事实上,她并不是一个能控制自己唱歌洪荒之力的人,歌声散落在哇唧唧哇各个角落。

在《明日之子水晶时代》的节目策划会上,Danni.L原本在严肃地讲节目定位:“我们需要在这里把热爱讲透。比如,我随便说一个哈,‘明日之子女生季,将热爱进行到底’”,结果紧接着就又哼出一句“等你~~爱~~我”。

另一边,傻白也在为这次合作做着歌曲上的改编。他们把原来的4拍改成了3拍(3拍是强弱弱,更有呼吸感),让气氛更贴合跳舞的感觉。原曲来自民谣时期,更适合一个人拿着吉他弹唱,他们尝试在新版本里用上了华语歌曲里少见的配乐器,强调复古感。

乐队的录制是分两次进行的,乐器先录,主唱蔡维泽才和Danni.L一起录人声部分。不同于以往,蔡维泽把自己在这首歌里的诠释称作一种“害羞”的唱法。

过往的作品中,他的唱法是比较用力、比较雄厚的。但是这一次,他要刻意地“有气无力”地来演唱。在他的理解里,这首歌很大的篇幅在讲的是“一个人很害羞的样子,鼓起勇气几次可是又不敢讲”。

录制当天,Danni.L像往常一样穿着T恤短裤,喝了点酒(酒是蔡维泽的库存whisky)来进入状态。

图源自傻子与白痴 2021专辑制作纪录片「本命」拍摄:吉术斋GeekShootJack

Danni.L本来唱的C调,蔡维泽听完之后,特别去说服了她再往上调两圈音。“因为我觉得这样她声音的质感比较好,听起来比较有力量。”蔡维泽说。

在场的制作人对Danni.L和蔡维泽都进行了指导,因为唱法选择了比较轻的,就格外要注意咬字的问题,制作人让他们注意唇齿的发音。对于蔡维泽演唱的部分更是要求:“要多轻有多轻。”

回忆起这次录制,蔡维泽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也并没有过分的紧张。“我觉得蛮舒服的,她是一个很大方的人,也不吝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所以我们在沟通的过程上面没有什么阻碍。”

图源自傻子与白痴 2021专辑制作纪录片「本命」拍摄:吉术斋GeekShootJack

在录制的4小时里,Danni.L像一个常年出入录音棚的老手,松弛又老练,出乎蔡维泽的预料。“她在录音室里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不像一个新手,甚至会觉得她很熟悉那里。”

“音乐酵母”

在Danni.L和蔡维泽录制完过了一段时间后,傻白一起听了这首歌的第一版小样。成员们有些忐忑:“虽然知道我们的制作人对歌声有一些可以修的范围,但是最终成果到底怎么样,是不太确定的。”

小样放到第二次,Danni.L的声音终于让成员们放心下来。“我马上就觉得没错,就是她,就是这个声音。”徐维均回忆起当时的感受说:“我们一直认为,作为一个歌手,音色是最重要的部分,而她的声音可以引入另一个年代的感觉。”

他们把Danni.L形容为这首歌的“王牌武器”,“很多人在做复古,但不是你想要复古就有的,找到这样一个声音,我们觉得很惊喜。”

就像在过去的学生年代,这首歌总是在晚会进行在3/4,“感觉正对了有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播放。《第一支舞》在整张专辑里也处在相似的位置。“你可以休息一下,缓一下,跟一个心仪的人的跳舞。”

过去提到音乐,Danni.L都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产品经理”,认为她所处的这个行业没有既往经验,只有“重新做人”。在那篇流传甚广的36KR的专访里,她提到,“我现在就是一个新人对姿态在做事情。唯一有价值的可能是做了这么多年,我能用历史的角度看问题了。”

《Year of Fate》试听会现场

本次Danni.L以新人姿态加入傻白的专辑,也符合了她过去一贯的尝新逻辑。不同之处是,从前的Danni.L只远观,而今天,她身处其中,成为另一重意义上的“音乐酵母”。就像真正的酵母一样,龙总和傻白乐队、《第一支舞》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如果你想知道化学反应的产物究竟是什么,立刻和WATKOI一起收听吧。

和Danni.L加入的巨大彩蛋相比,我们还收集了现场的一些微小彩蛋,这部分主要由傻白成员提供,以下是WATKOI从现场发来的奇怪后记——

1、WATKOI在现场和傻白聊完之后,发现他们完全不紧张,蔡维泽更是扬言如果有一天自己成了老板,要做第六天大魔王,让大家都叫他“维泽·天”。但是现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回来之后WATKOI搜索了一下才知道,嚯,出自一个画风相当炫酷的动画作品。

2、在介绍自己的新专辑时,蔡维泽使用的是一种类似魔法的声音攻击:嘴巴张成一个O型,发出呼噜噜的声音。但是很可惜,现场依然没有人听懂(包括傻白其他成员在内)。

3、徐维均接受采访时点了一杯三分糖奶茶,但因为还是觉得太甜,现场把矿泉水倒进了奶茶(令人叹为观止)。衷心希望希望奶茶品牌们能对饮料糖分严格进行标准化控制。

网易云有人说,蔡维泽的新歌《OY》人联想到他哔——地狂奔在非洲大草原,那么这首《第一支舞》会让你如何感想呢?

请给WATKOI留言,我们会抄送给蔡维泽以及Danni.L,在他们未来的新作里,或许你就是那个启发他们灵感的编外制作人。

微微微小彩蛋们——

歌曲发布后前方收集来的一些网友沙雕评论!

WATKOI整个一个爆笑!

作者 | 起床困难的李漫漫 井岩

编辑 | 颐堤港发量密码

运营 | 朝阳区孙俪

0 评论: 0 阅读: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