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于正:从小镇青年到金牌制作人,真实人生有运气绝非玛丽苏

熊猫啃瓜瓜 2020-06-30 21:39:48

文|熊猫啃瓜瓜

6月29日,编剧、制作人于正的微博发表小作文,讲述了当年自己被打的一段往事,还牵扯了几位明星。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先不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微博上“爆料”了。

不光“爆料”,他有时还有“秒删”这样的神奇操作,每每吸引了吃瓜群众的注意后,又弄得云山雾罩一样神秘。

频频出现类似的操作后,有人骂他,也有人支持他,总之评价褒贬不一。

但不管是真是假具体怎样,眼球是吸引到了,流量也是妥妥的了,在这个流量即是资本的年代,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了。

那些被他牵动情绪的观众,那些让他引爆神经的同行,仿佛不知不觉都成了他剧本里的人物,在他搭建的虚拟空间里演绎被设定好的故事线条。

继韩寒和郭敬明之后,于正成了又一个笔走龙蛇、名满天下又争论无数的男性作家。

但相比于前面二位80后的年少成名,于正的少年时代,显得黯淡多了。

01

“于正1978”,是他的微博名,也透露了他是个70年代生人。

他原名余征,出生在浙江省一个紧靠杭州的江南小城海宁市。

虽然地方小,但这里在近代百年来,一直辈出文化名人,像“轻轻地我走了”的徐志摩,还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王国维。

但在于正心里,这些名人都比不上那个叫金庸同乡来得厉害。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里的每一本,他都滚瓜烂熟,铭记于心。

想像一下,少年的他放下《射雕英雄传》,抬头看看窗外,喜爱球类运动的爸爸又骑着他的摩托车在小城里穿梭去了,全职照顾家的母亲在一旁灶台边忙碌。

普通的家庭里平淡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新鲜事,他又低下头继续看起了江南七怪和邱处机在嘉兴醉仙楼里打架。

在学校,他的功课一般,算不上优秀,只有作文成绩略好一点,渐渐地这成了不喜欢说话的他的一个爱好。

02

19岁那年,他想考200公里以外的上海戏剧学院,但是很可惜,差了一点点。

不过他不想放弃,还是勇敢地收拾行囊去上戏表演系当了一名自费旁听生。

青春期的他肥肥的,脸上都是痘痘,演起戏来就是个路人甲。

而且他本身也没什么天赋,一个镜头都要拍20多遍,所有人都要崩溃。

实在没有办法,他觉得演员这条路是出不了山了,要不干脆写点剧本试试吧。

于是他把自己写的剧本初稿自荐给导演看,这成为了他日后的转折点。

他的本子最终被一个香港导演看中了,这个导演叫李惠民,写过《新龙门客栈》、《花木兰》、《飞刀又见飞刀》等热门剧的本子。

从小看金庸武侠的于正,正儿八经地写起剧本来,都是言情题材,可见本身有天赋。

凭着这股子聪明,他被李惠民收入团队,成为了专业的编剧写手。

03

那三年是他拼了命奋斗的青春。什么也没有的年纪,只能卖命,卖了也不会有名有姓。

在上海湿冷的地下室写剧本,长了冻疮反反复复好不了,甚至可以看见骨头。

帮人家写属于边写边学,没有任何工资,每天还是要照样风雨无阻地去老板家,几十块打车费都是自己掏。

写好的剧本上也没有他的名字,老板顶多在圣诞节给一个500块的红包,当作鼓励。

生活的残酷就像画卷一样展开来,让小镇青年于正尝尽了人间冷暖,内心的变化也被迫开始了。

辛苦干了活却拿不到应得的钱,或者是干脆一分也不给,让他的心寒了,眼神也变冷了。

最惨的时候,他被关在房间里写剧本,家中父亲患病快不行了,母亲来电叫他也回不去。

无奈之下,他只好爬水管下楼匆匆赶去,到时父亲已经走了。

可是导演却说,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是耽误了几千万的投资,弄死你。

人间世,哪有剧本里写的那么完美!

04

过去,他写东西很慢、很仔细,但是他发现这样也没什么用,辛辛苦苦写的东西没有什么反响。

渐渐的,他发现人们要看的东西不是他心里希望的那样,只有迎合了大众的逻辑和口味,才有更多的人看,才能更加赚钱。

那个原本心中有着文艺理想,想写出多么美丽台词的他,毫不犹豫地转过头,看向了另一端的资本局。

离开李惠民之后,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一些官司上的纠葛,闹上了新闻,被另一个香港导演赖水清发现了他。

后来,他和赖一起到北京发展,在这里他获得了很多的机会,事业也越做越大。

从《大清后宫》开始,他的编剧事业也正式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当发现做编剧手中决定权太少时,他又操刀当起了制作人,将剧集打造成“于正”品牌的概念,他的剧就意味着收视率和走红的保证。

直到2014年,琼瑶微博以公开信的形式指正于正《宫3》大量抄袭《梅花烙》剧情并列举出多出证据,对他的质疑声开始增多。

05

作为老牌畅销书作者,琼瑶阿姨还在微博呼吁观众拒看于正电视剧。

如果说二十年前的电视是琼瑶剧的天下,现在的天下有一大半在于正这里。

演《还珠》成名的林心如,中年翻红还是靠的于正《美人心计》,这是不争的事实。

后来他们打起了官司,琼瑶正式起诉于正侵权,同时对播出单位——湖南卫视一同追究责任。

最终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于正被要求向琼瑶公开赔礼道歉,五家被告则共计赔偿500万元。

因为于正被判侵权迟迟不向琼瑶道歉,法院最后依据判决在《法制日报》刊登该案件内容作为公告。

而这笔公告费用33.6万元,于正悄悄地交上了,这也是默认了自己抄袭侵权的事实。

但紧接着,大火剧《延禧攻略》上映,于老板又赚得盆满钵满。

不管怎样,于正都已经是时代的赢家。

0 评论: 4 阅读:1036
评论列表
  • 2020-07-07 21:56

    一说到海宁就想起江南皮革厂的黄老板[得瑟]

  • 2020-07-07 21:31

    我只想知道小编你要说什么

  • 2020-07-06 11:54

    理想总是被现实打败,慢慢的你活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 2020-07-01 14:06

    时代造英雄[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