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影后靠傻白甜角色出圈,私下居然小三上位给钱让原配滚?

英国报姐 2020-07-06 14:14:23

前天,茱莉亚·罗伯茨上传一张与丈夫Daniel Moder丹尼尔·莫德尔的撒糖照片,庆祝两人结婚18周年。

自打2002年结婚,朱莉亚鲜少公开自己的家庭生活,这会发布亲亲照,令一些瓜民回想到当年两人公布恋情的时候,引起的波澜。

为啥有波澜?因为想当年,朱莉亚已是好莱坞身价最高,进入千万美金俱乐部的女演员,而丹尼尔是一个比起大明星朱莉亚而言,有些名不见经传的电影摄影师。

这么一说,有《诺丁山》那味儿了对吧?

不过实际上,比起电影里大明星有男友,后来对穷困书店老板倾心的剧情,现实生活里,朱莉亚职业生涯和个人生活里的跌宕起伏,比电影还要有故事可聊。

“美国甜心”的称号背后,“难搞Diva”、“小三上位”、“霸凌妹妹”的标签,一度占领了报纸杂志的头条版面。当一个好莱坞名演员是什么体验,可能没人比她更清楚。

01 “一起工作太倒霉…”

1967年10月28日,朱莉亚出生在乔治亚州,爸妈都从事表演工作,在亚特兰大开过表演和编剧培训室。她的哥哥姐姐都是演员,侄女Emma Roberts艾玛·罗伯茨,如今也在好莱坞活动。

(艾玛、朱莉亚、姐姐Lisa)

出身演艺世家的朱莉亚,理所当然接受了表演培训,也确实颇有表演天赋。80年代末一成年,搬到好莱坞后,就凭借《钢木兰》里患有糖尿病的年轻新娘角色,拿到奥斯卡和金球奖的最佳女配提名。

风头正劲的第二年,23岁的朱莉亚凭借《漂亮女人》直接出圈,成了家喻户晓的现象级演员,片约不断。

“难搞Diva”的标签,在这时出现了。

1991年,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商业大片《铁钩船长》,除了请到罗宾·威廉姆斯和达斯汀·霍夫曼两位超级大牌,也找到朱莉亚出演奇妙仙子Tinkerbell这个角色。

因为古灵精探的红色短发造型,以及饰演的角色对手戏少,需要在特效绿幕的情况下表演,朱莉亚和导演有过争执,甚至当时传除了‘Tinkerhell地狱精灵’的差评外号。

与此同时,影片拍摄间隔,朱莉亚和已经准备结婚的男友Keifer Sutherland,在婚礼前三天取消了婚礼。

她请假离开片场(也有说不辞而别),又被拍到和男友的好友Jason Patric飞往爱尔兰的照片。

后来演了《落跑新娘》的朱莉亚,原来已经当过一次落跑新娘。可以说是,戏如人生了。

与导演的紧张关系,加上私人生活引发的争议,斯皮尔伯格导演在电影上映后接受专访的时候,委婉地说:“拍摄挺难的,但朱莉亚确实是个很好的演员,不过对于我俩来说,一起工作确实很倒霉。”

被当时已经拍出了《E.T.》和《夺宝奇兵》这样出色商业片的大导演公开diss,当时才23岁的朱莉亚,口碑受到重创。

一些专访视频下的瓜民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一茬,很可能朱莉亚会出演1993年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侏罗纪公园》,星路会来的更加畅通无阻。

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得罪了导演,留下了差评,要翻身,只能付出更多的努力,靠出色的业务能力挽回。

1991年之后,朱莉亚隐退了两年。回归后,她花了五年时间,尝试各种类型的电影,比如和奥斯卡影帝丹泽尔·华盛顿合作的惊悚片《塘鹅暗杀令》。

还客串过《老友记》第二季第13集,演了钱德勒的女友。

(有趣的是,现实生活中两人也约会过。钱德勒,真有你的!)

直到1997年的《我最好朋友的婚礼》,蛰伏多时,已经30岁的朱莉亚才最终打了个漂亮翻身仗,一跃成为浪漫喜剧电影的女王,取得票房口碑双丰收。

接下来的《诺丁山》,也成了被载入影史的浪漫佳作。

之后的《永不妥协》,更是让朱莉亚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女主奖。

可浪漫傻白甜,可严肃演佳片,观众缘这个东西,真的是玄学。难搞还是Diva不谈了,都是十年前的事情。观众喜欢的是现在这个银幕上魅力十足,业务能力爆表的女人。

02 “A Low Vera”

要不说戏如人生呢?浪漫喜剧女王,票房冠军,再加上奥斯卡影后的翻身仗才打完,朱莉亚引发的另一个争议,又差点把自己“送走”。

2000年,朱莉亚和现在的丈夫丹尼尔,因为拍摄电影《墨西哥人》认识。彼时,她和演员男友Benjamin Bratt在一起(陪她出席过奥斯卡颁奖礼)。

丹尼尔已婚,和妻子Vera Steimberg在1997年结婚。

片场的相遇,成了两人各自关系倒塌的导火索,也成了狗仔队疯狂追逐的焦点八卦。试问,一个奥斯卡影后爱上名不见经传已婚男的故事,谁不想多八卦两眼?

2001年,朱莉亚和男友分手,丹尼尔向妻子提出离婚。被打上“小三”、“homewrecker家庭破坏者”的朱莉亚,成了众矢之的,被架上耻辱柱。

她在2004年婚后大着肚子,接受奥普拉的专访里说:“狗仔把事情弄成了马戏团、动物园,丹尼尔没有应对这些的经验。事实是,我们独立地,各自处理好了各自的关系,最后才稳定下来。”

但究竟是如何应对的,可能没有朱莉亚所说的如此云淡风轻。2002年春天,丹尼尔和妻子正在离婚诉讼末尾之时,狗仔拍到朱莉亚穿着一件印有“A Low Vera”字样的衣服在街边喝咖啡。

Vera,刚好是丹尼尔前妻的名字,“A Low Vera”,英文翻译过来,可以理解成“行为令人发指的Vera”的意思。

当时有新闻报道,丹尼尔提出离婚时,向妻子承诺10万美元的补偿费用。但最后,Vera向朱莉亚要价40万美元,让她赔偿,才肯放人。本就因为“小三危机”酿成公关灾难,朱莉亚付了钱。

奥普拉在采访里提到这个事件,问了朱莉亚当时的用意,朱莉亚说:“你知道那件衣服是什么意思吗?它是个私人秘密,我依然站我的T恤(上的意思)。”

2002年7月4日,丹尼尔离婚后不久,和朱莉亚举办了婚礼。婚后,媒体依然不放过朱莉亚,炒作她和丹尼尔离婚分手的新闻,写上朱莉亚害怕丈夫出轨背叛的标题。

和“小三”标签挂上钩的女艺人,公关层面上比较难。婚后,朱莉亚放缓工作脚步,一年一部或者两年一部片子,在2004年生了一对龙凤胎后,又在2007年生了第三个儿子。

经历十几年名利场的是是非非,朱莉亚决定远离好莱坞的圈子,回归家庭安定下来,和丈夫避免同时出现,同时保护三个儿女的成长。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天生自带“trouble finds you是非找上门”的体质,朱莉亚这几年又背上了新的标签:霸凌妹妹。

03 “她说我胖打击我骂我”

2013年,朱莉亚同母异父,小自己7岁的妹妹Nancy Motes,接受英国《太阳报》的采访,称自己从小到大生活在三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同母异父的哥哥姐姐的光环下,非常自卑,感到压力异常。

Nancy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有超重问题,姐姐成为大明星后,回家探望她和母亲时,会提醒她减肥,让自己很受伤。曾经也去了好莱坞寻求机会,但因为身体肥胖,被姐姐阻拦,之后回到家乡,和母亲住在一起,成了训狗师。

因为胖,Nancy有关节炎的问题,也曾经有过痉挛,还有处方药上瘾的问题。为此哥哥姐姐为了她好,都叫她减肥。这种压力,让她非常难过,觉得被嫌弃,还被断送了梦想。

后来,因为想和家人修复关系,也想改善健康,Nancy向母亲借了2.5万美元(约18万人民币),做了胃切除手术,瘦了很多。可她说,大明星姐姐依然嫌弃自己,觉得她是失败者。

没有知会姐姐,收钱接受的采访出来后,自然又让朱莉亚背上了“霸凌妹妹”的标签。明明是大明星,为什么对自己的妹妹那么严苛?朱莉亚之前是‘难搞Diva’的标签,又飘了出来。

谁能想到,第二年2月,正好是茱莉亚·罗伯茨主演的家庭撕逼剧《八月:奥色治郡》上映之后一段时间,Nancy在家里放满水的浴缸里嗑药自杀,死前留下八页的遗书,控诉哥哥姐姐,尤其是姐姐朱莉亚对自己多年的霸凌,导致了她严重的抑郁症。

悲剧发生后,罗伯茨家族发表声明,对妹妹的死感到非常震惊和悲伤。与此同时,Nancy的未婚夫John Dilbeck跳了出来,认为是朱莉亚多年的语言暴力和嫌弃,导致了妹妹的死亡。

和Nancy自杀前接受的专访一个意思,未婚夫一直拉着朱莉亚不放,认为她冷酷无情,对Nancy造成了不可逆的精神伤害。为此,他还建立了社交媒体账号,公开声讨朱莉亚的无情。

不过,读完了妹妹和她的未婚夫的一系列专访后,报姐有几个想法。

一是,既然朱莉亚嫌弃妹妹,那为什么2010年,朱莉亚把生病的母亲从乔治亚州接到洛杉矶,安排好了母亲生活的同时,会利用自己的关系,给同样搬来和未婚夫同居的妹妹,在好莱坞的片场找了片场助理的工作?

二是,朱莉亚的报道里,通篇都说姐姐的不是,带着绝对的倾向性,把自己塑造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事实上,Nancy坦诚说过,小时候和已经成名的姐姐的关系一直很好。毕业后,她追随姐姐的脚步,试镜过多次,却总是落选。没有一技之长傍身,只能当临时女招待谋生,最后不得不回到乔治亚州和母亲一起生活,最后成了训狗师。

说这些,当然不是要为霸凌者开脱,而是想到,我们都有过被亲戚好友diss外貌,好心劝告的时候,伤心难过,当然是有的,并且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但对于Nancy来说,三个哥哥姐姐都是演员,生得漂亮,她又是同母异父的独生女,这种差异,让她的敏感加了好几倍,更别说同时追逐星梦,却被残酷现实上了一课的打击。

安排好妹妹的后事之后,朱莉亚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回应,她说:“很心痛,没有言语可以形容过去20天家人们经历的一切。”

究竟是不是霸凌者,没有答案。

围绕着茱莉亚·罗伯茨的美誉和争议,自她在《漂亮女人》的惊艳出场后,就再没有消失。

美国甜心、大嘴美女,她是喜剧浪漫电影里让人挪不开双眼的绝对主角。演技担当、票房冠军,外貌与实力兼备,她是后来的演员努力想赶上的标杆人物。导演纷争,多段恋情,还有私人生活的争议,又让她被架在显微镜下,被凝视,被抨击,被唾弃。

有《落跑新娘》的喜剧,有《诺丁山》里相似的,大明星的爱情故事,有《八月:奥色治郡》里的家族纷争。

茱莉亚·罗伯茨,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0 评论: 0 阅读: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