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给去世的亲人烧的纸钱他们真的能收到吗?应不应该烧?

张志泽说电影 2021-04-05 17:58:24

能不能收到,我这个真的不敢说!我认为,无论是献花也好,烧纸,烧香,放供品也好,也只是方式不同而已,目的一样的,那是迷信这不是,有点违心的说法,你说呢?不可能收到!信和不信都是不可能的!给亲人烧个纸衣服的吃的与用的,都是对亲人的一个怀念,敬重!感恩!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对长辈及父母,从心里知道她们付出了艰辛的代价,将自已养大成人,要念念不忘!时时不忘!清明给逝去的亲人烧纸钱,只是一种心理寄托罢了,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是如果允许,我仍然会烧些纸钱给逝去的亲人。希望他们在天堂过得好!

这是一种寄托,对亲人的悼念,表达方式不一样,不是陋习!国外是送花,做祷告之类,我们是烧纸,形式不一样!这也不算陋习吧,只是中国人寄托感情的自我强迫式行为,这就好比西方的礼拜,人要有信仰,信仰不等于迷信。有些感情是需要倾泻的,人类只是给自己假想了一个对象。这是我对宗教及传统习俗的认知,另外一些极端的行为,那就另说了,有悖人道。

我曾以为我永远不会为一个死去的亲人做那些无谓的事情,因为怀念归怀念,也没必要去做些污染环境的事吧,而且还要多花些无谓钱。但直到前段时间我的一个亲戚车祸去世,我才真正意识到,也许我是错的。那时我是多么想回去给他上一炷香。其实是不是陋习,主要看个人动机。如果确实是因为怀念而烧纸钱,那就是一种美好神圣的仪式。如果只是为了烧纸钱而去烧,就不可谓不丑陋了。

西方人不知道自己祖先是谁,不认,为什么我们中国人都知道自己有着共同的祖先?是什么把这种记忆保存到现在,献花吗?不!正是祭祖。在民族危难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心里都有一个相同的概念,我们中华民族身体里流淌的是一样的血!为什么我们心里有这样清楚的概念,是因为献花吗?你们好好想想,这到底是不是迷信!很多人不经事觉得烧纸是一种陋习,注入过年贴对联磕头上贡这类事情,貌似自己看得很透一样,岂不知年龄越大想得越多这种仪式背后的意义才慢慢吃透,伟大的祖先啊,这些规律真的太有意义了,曾经我也是自以为是的那种人,现在,我多么希望世界上有鬼魂这种形态。

烧纸本身是没错,但近些年因为烧纸引发的山火和火灾是越来越多了,还有那么多个为了救火葬身火海的消防员,纪念祖先的方式有很多,比如扫墓之类的,完全可以选择更加环保和安全的方式啊,不是说传统的东西一定要全部继承,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人类社会是要越来越文明的。陋习?何陋之有?有人说,给过世的人烧纸钱,他又用不上,人死了啥都没了,试问谁不知道?那些信奉基督教的人每周要去教堂做祷告,希望灵魂能得到救赎,希望死后可以进入天堂。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天堂和地狱吗?怎么没人说那些信教的人的行为是陋习呢?这个世界上虚无的东西太多,可是这个世界恰恰是由看得见的物和看不见的感情所组成。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达感情的方法,给过世的人烧纸是玷污了你的尊严还是限制了你的人身权利?如果都没有,那你告诉我何陋之有?不是你学了陋习这个词就觉得所有东西都是陋习,看什么都像陋习的才是最大的陋习。

一旦有感情很好的至亲去世,你内心的悲痛和不舍是需要有释放的渠道的,烧纸的仪式感就是很好的渠道。烧纸本质不是为死人,而是为生人心安。我父母每年烧完纸之后,睡觉都睡得很踏实。而我每次烧完之后,会莫名带给自己更多生活的勇气,对人生会更加平和。这恐怕算是不知死焉知生吧。什么是陋习,我分明看到的是真情。这是无法逆转的历史给我们的血统中的东西,全身更换细胞尚且需七年,何况血统中的,烧纸往往是一种美好的寄托,期待亲人在天之灵能无愁吃穿,我个人对其真假无知。但于活者,这或许是一种莫大的慰藉了。

每年纪念去世的亲人时,即时知道或许他们早已离开不知所踪,但还是将工整写好收寄件人信息的符纸烧在坟前,至少得让他们知道,活着的人依然在想念他们啊。原来纪念逝去之人从来不是没有意义的,我们思念的人在另一个世界也在思念我们,只要保持想念,我们终会重逢。

一直在思考,中国人是不是因为不自信而有些矫枉过正了,“放鞭炮是陋习,烧纸是陋习,吃饭大声说话是陋习,劝酒是陋习”。诚然,我们确实有很多不好的习惯,但有很多习惯更多是传统,而称不上陋习,不能用西方的评价标准来评价我们的传统习惯。比如说放鞭炮,传承了上千年的传统,现在被贴上陋习的标签?有些人天天嫌过年没有年味,连鞭炮都不放了,还能有啥年味?要说空气污染,和汽车尾气比起来那就更不值一提了。至于说影响卫生,这点我是承认,环卫工人很辛苦,但是西班牙有西红柿节,满街西红柿,既浪费有污染环境, 没人说那是陋习。还有人说放鞭炮危险,西班牙人家还有奔牛节,那玩意搞不好就没命了,美国人还天天拿枪呢,也没见人死绝了?当有一天中国都过年不放鞭炮时,那真的是很悲哀的。

很多人包括很多科学家以及现在的明白事理的人都讲:烧纸给先人无非是一种陋习罢了!我很认同他们的说法。然而到了清明、冬至的时节我仍然烧很多纸。有一年出差到外地,看到地摊上有那种冥府银行的纸币,如获至宝地买好多回去在过节的时候烧给他们。这也许没有用,但是我又多么的希望这些冥币是有用的。诚然这些是一种陋习,但是想对反感的人们说一句话:请您们保留我们的陋习!这些陋习不过是我们对死去的先人唯一的一种沟通方式,尽管这并没有什么用。

其实你要换个角度,这就是一种文化传承,在说的过一点,机会教育 当父带孩子自己的孩子甚至是孙子给祖先祭祀烧纸,其实从潜意识讲在对下一讲:“你看,你爷爷,太爷爷在这里我来祭拜,我以后在这里你们也得来哦。”说得难听点,给死人做的事,就是给活人看的。但这完全是好事,可以增强家族认同感,讲真的,现在的人家族观念感觉没有以前的人强了。太自我了也不见的是什么好事。

1 评论: 7 阅读:1175
评论列表
  • 2021-04-06 22:23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的好人,说的好,是那些所谓砖家做的事才是陋习

  • 2021-04-06 22:18

    为你点赞

  • 2021-04-06 22:00

    供奉鲜花他们能收到吗?

  • 2021-04-06 20:50

    只是想为先人做点事而已。

  • 2021-04-06 20:49

    说得对

  • 2021-04-06 19:12

    几千年传统,信祖宗就对了。

  • 2021-04-06 16:00

    [点赞][点赞][点赞][点赞][点赞][点赞][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