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忘羡云天之十三:乱葬岗葬的是什么

船长二兔 2020-06-30 21:25:57

时间是一只贪婪的兽,有时候,它会吞噬所有的细节。多年后再回首,我记得乱葬岗前的雨夜,也记得乱葬岗后的血夜,却唯独记不清乱葬岗的那段日子是如何度过的。

伏魔洞里一明一暗,一睁眼一闭眼,日子就这样静静流淌而过,不问来路,不想归途。可我心里一直有一个隐隐的期待,却不敢想它会成真。

我忘了,可别人总不会忘记我。两个月时间,我从“云梦魏无羡”变成了“叛逆魏无羡”,又变成了“夷陵老祖魏无羡”,不仅有了大批“亲传弟子”,还做尽了“刨别人家祖坟”、“敲骨吸髓”等各种坏事。原来世人所认定的真相,不过都是说书人的谈资。

就像现在,夷陵长街上,我站在小贩的对面,讨价还价想买他发芽的土豆,其实我是缺钱,可若让别人知道,估计还以为我又要用土豆做什么惊世骇俗的坏事。

一转头,却不见了阿苑。这孩子在山上关太久了,好不容易下来一次,就玩疯了。宛如多年后,某个被三千家规禁锢太久的人,好不容易喝醉一次,就玩疯了一样。

满街熙攘的人群中,我有些慌乱地寻找着,却猛地被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定在了原地,还是那样的纤尘不染,还是那样的霁月清风,还是那样的撼动我心。心怦怦乱跳,眼睛却一眨也不敢眨,生怕只是一个美丽的幻觉。他是......专门来......路过的吗?

可泰山崩于前都不变色的那人,现在却是一副手足无措的尴尬模样。一个小小的人儿正趴在他腿上,哭着喊爹。

真想问问旁边那个老兄,你从哪里看出来他俩鼻子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还肯定是父子呢?不过,能让他遇见这种局面,也真是百年奇观了。好样的,阿苑,回去加鸡腿!

我在这边笑得死去活来,他在那边囧得百爪挠心,没想到,穷奇道一别,我们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再见,谁作弄了谁,谁又逗笑了谁?

终究不忍让他太过难堪,我慢慢走上前去,他缓缓抬起头来,浅淡的眸子里渐渐映出我的身影。那个晚上,他流的泪,至今仍在我心尖上滚烫,一动就疼。

只是当他说“夜猎,路过”时,我为什么那么失望呢?事到如今,就我这声名狼藉的样子,世家子弟见了我,要么抓捕我,要么绕道走,我还指望什么,还期待什么呢?

“这孩子......”他低低开口,备受困挠。

“我生的!”不介意让他再受点惊吓,以后可能都没这样近距离骚扰他的机会了。

看他眉尖都快抽到一起了,突然觉得特别开心:“当然是玩笑。别人家的,我带出来玩儿的。”

逗完大的,再逗小的,把阿苑从货郎担子前带走时,阿苑都快哭了。

没办法,温情那个母老虎只给了我那么一点点钱,我还想请这个好看的哥哥吃顿饭,这样才能和他多呆一会儿,阿苑你就支持一下魏哥哥这点小小的心愿吧!

被他看穿我的窘迫,给阿苑买了一大堆玩具。抬头仰望着他俊雅的面庞,眼角眉梢平添了几分似水柔情。心里似有什么东西像野草蔓延般,疯狂缠绕,把胸腔里堵得满满当当。

竟有些羡慕阿苑,可以抱着他的腿,粘在他身上,而我只能坐在地上,说着笑话:“蓝湛,恭喜你,他喜欢上你了,他喜欢谁就会抱谁的大腿。”

咬咬牙,鼓起勇气,终于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我看你也别夜猎什么的了,我们一起吃顿饭。我请客。”看着他古井无波的眼睛,好怕他直接说出拒绝的话,打定主意,厚着脸皮也要缠住他。

一顿饭,拖他一个时辰,哪怕半个时辰也好。我想多看看他,这样在乱葬岗上伏魔洞中,我能回忆的东西可以多些再多些。

直到菜上来,我才发现几乎全是辛辣的菜,红红的一片,耀眼灼心。他什么时候改换口味了?还是,专门为......不敢再深想,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辣嗓辣心,压下胸中不明所以的翻涌。

直到他再次开口,我才明白他为何这个时候赶来见我。师姐马上要大婚了,他知道我肯定会很难过,所以过来陪我。

可你来陪我,就不能说几句安慰我的话吗?就一声“嗯”,你嗯什么,反正我又看不到了,反正你也不会关心这种事情。一直是我自己幻想着不肯退出他们的生活,幻想着有一天还可以再回到他们中间,幻想着还可以荡舟莲花湖给你摘莲蓬......可幻想总是用来破灭的。

他坐在对面,看着我的笑容消失,看着我的悲伤满面,看着我的无奈无助。我知道,他一定又在心里默默说:“我在”。可我害怕,我最终连这仅有的一点慰藉也会失去。

深深的挫败感涌上心头,蜇的伤口一片血肉模糊。我没有力量给师姐办一场一百年内都无法超越的婚礼,我没有力量辅助江澄将云梦江氏发扬光大,我没有力量再去握住他的手。

我甚至没有力量去悲伤。乱葬岗有变,符咒示警,那个世界还有一群人在等着我。把他面前那个软弱的我藏起来,硬着头皮,咬紧牙关,继续前行。

与他一起联手制服了发狂的温宁,我终于实现了当初对温情许下的诺言,温宁成为拥有神智的高阶凶尸。尽管身体已经死了,但却拥有活人的意识和情感,而且强大无敌。

至少这是一件前无古人的事情吧,我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兴奋又骄傲地看着他:“我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做到。”彼时,少年的狂傲占据了上风,我没有看出他眼里深深的忧虑。除了阴虎符,我又有了一把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宝刀”,又给了那些人眼红我的理由,又给了那些人攻击我的借口。

犹豫再三,小心翼翼地问他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心里却是不敢期待他的“仙足”会踏上乱葬岗的土地。他点头的瞬间,我竟自喜出望外。

领他进到伏魔洞中,我竟有些后悔。这是他第一次进我的“卧室”,可洞里乱七八糟,狼藉一片,纸张、法器、符篆,桌上、地下,壁上,没一处干净的地方。额,我能解释一下,我在莲花坞的房间还是很整齐的吗?尽管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了。

看他摸了摸和干草一起堆在“床上”的薄毯,脸沉得能滴出水来,真怕他一生气扭头就走掉。可是,他为什么要生气啊,是我睡,又没让他睡?

后来,他给乱葬岗送了很多干净舒适的被褥来,温情把最与众不同的一套拿给了我。独有的蓝氏卷云纹,独有的专属于他的檀香气,独有的专属于我的梦中人。我问温情为什么专门把这一套给我,她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我,一脸嫌弃。白痴的我,是想从旁人嘴里证实什么吗?

从此,冷冰冰的伏魔洞里,有了一个温暖的角落。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他终于还是问出了我一直逃避的问题,“你当真控制得住?”“如何保证?”“从今以后你打算一直如此吗?”一个连着一个,箭无虚发,全中要害,我差点丢盔弃甲、抱头鼠窜。这个人真是绝了,我都已经把它绕开了,他又把它拉回来!真想把他的嘴堵上!用啥堵呢?

只好自己上了,几声咳嗽终于让他变了脸色,抓着我的手就要输送灵力。怕他发现我身体的异样,忙甩开他的手,“免了,我这点小伤费什么灵力啊,坐一会儿自己就好了。”

可他洞若观火的目光让我无处遁形,甚至不敢直视他的脸,无言地扭头看向旁边。胸口有血气翻涌,喉间有一丝腥甜,这身体,还真是大不如前了!

被温情打了一掌竟有些头晕目眩,其实勉强还能站住,可眼角瞥到旁边那人已经自觉张开的手臂,在我意识过来时,身体已经本能地倒在了他怀中。果然身体比心灵更诚实。

好像长途跋涉的旅人,找到了归宿;浪迹天涯的游子,找到了家园;漂泊尘世的孤魂,找到了人间。就想这样沉沦下去,任他带我去到山南水北。

可惜温情拿出几根针就戳破了我的美梦,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现实里我依然只能用自己的左手温暖右手。

有些尴尬有些心虚,我只好和温情温宁说着笑着闹着,不让空气安静下来。可他突然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身便向外走去,留下面面相觑的我们仨。

他还跟以前一样,莫名其妙就生气。我不敢去想深藏心底的那个答案,快步追上了他。至少下山还有一段可以同行的路,以后怕是没什么机会一起走了。晚饭还是算了,谁敢随便吃乱葬岗的东西,只有我们这些饿极了还想活下去的人。

夕阳西下,微霞满天,人言落日是天涯,可惜望极天涯不见家。再一次把我的软弱展露给他,也只想给他看。不求他帮我,只求他能懂我。

蓝湛,如果我不能这样,还能怎样?难道要弃诡道术法不修,交出阴虎符吗?这山上的人怎么办?让我放弃他们吗,我做不到,但我相信换了你,你也做不到。有没有人可以给我一条好走的阳关道?有没有一条就算不用修诡道术法,不用阴虎符,也可以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好的人的路?

我知道,没有;你也知道,没有。那就,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吧!终究,自己的选择,自己的道路,自己的责任,自己承担吧!

抱起阿苑,定定凝视着他英挺的背影,落日晕染出一圈模糊的黑白轮廓,生生压下几欲破唇而出的呼唤,那个名字,自此以后,只在心间。

夜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从此,忘掉一切,空空如初。

告诉阿苑有钱哥哥应该不会再来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我放弃了那条有他在的熙熙攘攘阳关道,走上了一条黑天昏地的独木桥。

回到伏魔洞,他用过的茶杯静静放在桌面上。从毯子下找出他塞在里面的钱袋,这个家伙,装了这么大一包银子,还说来夜猎,是准备用钱收买妖邪投降吗?

腾空钱袋,将那个茶杯装了进去,小心地系好。我床头旁边的石壁上有个小洞,那里面刻着一个名字,连通着我心上最脆弱的那根神经。用钱袋遮住那个名字,封好洞口,自欺欺人地说不要再见了。可我忘了,一起吹过晚风的人,是会记很久很久的......

黄昏慢慢西去,黑夜随风来临,乱葬岗上第一次如此热闹。粗茶淡饭,素菜糙酒,也是一段人间烟火。

我真没用,喝了几瓶酒就醉了;我真没用,只敢在温情面前叫他的名字;我真没用,不能帮师姐风风光光地出嫁,我真没用,还是想喝那醇厚绵软的姑苏天子笑!

我把一段岁月,一程期许,一世相思都埋在了这里,却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藏起了一个人,那个曾经情到深处,却终究不可能得到的人。

本文由船长二兔原创,欢迎关注,共同成长!

70 评论: 32 阅读:1996
评论列表
  • 2020-07-07 13:56

    魏婴的泪……

  • 2020-07-05 01:15

    看了二兔的文章再看剧,突然明白了许多以前没看明白的

  • 2020-07-02 16:43

  • 2020-07-02 10:22

    最后一张图太美了[点赞]

  • 2020-07-02 10:12

    他真成了魏婴!希望蓝湛可以守护他

    黑戈壁 回复:
    emmm,他没家人吗?,一群粉丝说好心疼她,好心疼啊!,捐钱去吧,买他代言去,别光说不动
  • 2020-07-02 00:16

    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眼肿了

  • 2020-07-01 23:19

    不要伤心,笑着支持他,传播正能量。

  • 127w 5
    2020-07-01 22:26

    哇最后那张神仙落泪击中我了,太爱了

  • 2020-07-01 20:26

    每看一次你的文章,就会再刷一遍剧情,从去年掉坑后到现在还没爬起来,现在坑底等余生早点播出,不然我会溺死在陈情令里了。

  • 2020-07-01 19:37

    感觉有点,中二

    船长二兔 回复: UC网友19xxxx9512
    开玩笑的,他说我中二,我就开玩笑说初二,不要当真哈。
    UC网友19xxxx9512 回复:
    你不是电视台编辑吗……怎么初二……
    UC网友19xxxx9512 回复:
    什么?你是初二? 你不会是盗号吧……(是真的吗……)
  • 2020-07-01 12:59

    看完船长写的,还想再刷一遍电视剧,仔细的看,仔细的回味一下

  • 2020-06-30 23:40

    [哭哭][哭哭]船长,本来是不哭的,但你的文字真的太能共情了!每读一句心口就酸一重!真的太虐[哭哭][哭哭]

  • 2020-06-30 23:39

    还有倒下蓝湛怀里那张,甜死了,原谅我今天分神了,不光看了船长的文字还看了我想看的人[呲牙笑]

  • 2020-06-30 23:37

    喜欢最后那张神仙落泪,可能汪、程二位专家欣赏不了[呲牙笑]

  • 2020-06-30 22:58

    其实一直都觉得他就是魏无羡本尊,一直过得比谁都努力,一直都想要去温暖身边所有人,可是却总是莫名被伤害。尽管他不说,尽管他依旧在笑,可是心还是会痛啊!魏婴有看蓝湛,可他……难过的时候有谁陪呢?

    黑戈壁 回复:
    恭喜你,成功把我恶心到了
    黑戈壁 回复:
    额😓,他没妈吗?
  • 2020-06-30 22:54

    终于找到了一个不那么喧嚣的地方,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的品品…[点赞]

  • 城主 17
    2020-06-30 22:24

    原来在乱葬岗上最温暖的力量是魏婴心里的蓝湛,心上有个人,人生才圆满!后来的后来,蓝湛知道魏婴的百转千回肠旖旎温柔心吗?一定知道的,魏婴和蓝湛不就是他们用心寻找的另一个自己吗?!船长怎么这么棒!每天期待,一遍又一遍的看,好温暖的文章,在这个乱七八糟的2020年,船长让我心安静!谢谢!

    城主 回复: 船长二兔
    被船长掀牌子了,太幸运了!哈哈哈
    船长二兔 回复:
    谢谢你!
  • 叶子 24
    2020-06-30 22:22

    船长,这两天太难过了,看到他又被推上风口浪尖,太心疼他了,我做不到去回骂那些人,只能心里憋闷得难受,我不明白那些人哪来的滔天恨,肖战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这个世界怎么了

    蝴颜乱羽 回复:
    那麻烦宁别浪费时间来管我,多心疼你的父母去。
    mind916 回复:
    正义总会到来
    船长二兔 回复:
    别难过,也不要去理那些人,喜欢他,要让自己配得上这份喜欢,和他一起坚强同行!晚安,好好休息!
  • 2020-06-30 22:07

    前排哦,抢不到沙发,板凳也不错呢[鼓掌]

  • 2020-06-30 21:40

    先赞 再看[点赞]

  • 2020-06-30 21:32

    哈哈哈哈,如果温情听到了那句母老虎的话,羡羡又该被扎多少针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