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写歌挣百元,刘胡轶版税收入60.3元,来看看音乐人的辛酸往事

科财小官 2021-06-08 19:44:19

说起音乐人,我们往往会想到发歌必被抢热搜的汪峰,贯穿80、90后青春的周杰伦、林俊杰,毋庸置疑像这类一流歌手,几乎都是年入上亿,生活富裕,甚至都完成了向资本的转化。

可是每个行业都保持了二八定律,赚钱的始终是少部分人,还有很多独立音乐人,同样心怀音乐梦想,也有好的作品,却因为各种原因,终日要和柴米油盐做争斗,甚至混到连自己都养不起的境地。

中国传媒大学发布过一份关于音乐人生存现状的调查报告,首次公布了一个惊人结论:有近三成音乐人的纯音乐收入为0,而音乐人的兼职率竟然高达70%。

独立音乐人为何这么穷?

从一些采访中,我们不难看出,排除个人内在因素,与音乐人收入密切相关的版权问题依然是最核心的问题之一。

高晓松在电视采访中说:“我通过《同桌的你》挣了800块,老狼挣了800万。”话中有戏谑的成份,但不难看出词曲作者和台前歌手收入差距颇大。

在音乐圈颇有知名度的刘胡轶也面临了同样的问题,他创作的《从前慢》曾红遍网络,尤其是通过第二季《中国好歌曲》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深受大众的喜爱。

令人震惊的是,这首歌仅给刘胡轶带来一年60.3元的版税收入。虽然音乐人可以从其他方面获取收益,但是版税不应该是音乐人最主要收入吗?

面对复杂的版权问题,国内还有不少音乐人都异常愤怒,著名音乐人张亚东在接受某媒体专访时表示,有人用几十年才写那么一两首歌,耗尽了年华,结果一毛钱没有,你让他怎么活?

一些知名音乐人郑钧、何勇、高志远等纷纷发言力挺张亚东,痛斥盗版行径,对音乐版权保护不力感到愤怒。

让人郁闷的是,在大众版权意识尚未完全建立的当下,不少独立音乐人在面临被侵权时,往往会放弃维权,或者仅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信息进行声讨。

极少数音乐人会通过法律程序进行维权,但是时间漫长、费用极高、各种证据不明确,再加上各种情感因素的掺杂,结果往往不尽人意。

音乐平台责任重大

近年来,随着音乐流媒体平台话语权日渐提升,平台正在承担起更多责任,尤其是从增加音乐人收益和促进行业发展来看,独家授权加转授权模式虽有争议,但仍是当下促进音乐行业良性发展的主要模式。

中国社科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曾表示,独家许可这一模式,有其内在的商业逻辑和合理性。

在国内,腾讯音乐等平台为免明珠蒙尘,给很多独立音乐人提供了创作和收益的平台。

据《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中数据显示,腾讯音乐人已经成为64.4%的音乐人的主要数字音乐收益来源。

为了帮助音乐人改善收入状况,腾讯音乐人在2020年初推出了亿元激励计划1.0,今年升级又启动亿元激励计划3.0。

而激励计划中最为核心的一点就是面向词曲创作者正式开放,词曲作者可以从作品的播放、翻唱中明确得到收入分配,音乐创作者可以更好的享受到数字音乐平台的红利。

音乐人穆哲熙的独家歌曲《与你有关》加入腾讯音乐人亿元激励计划后,单曲收入增长4倍以上,播放量提升近6倍,日峰值超过36万次。

与此同时,亿元激励计划的意义并局限于收益激励,还伴随着更进一步的权益、流量扶持。

从某种意义上说,收入分配只是表面的问题,背后伴随着相应权益、曝光度的缺失,比如,词曲作者相比歌手曝光有限、作品被免费使用后维权困难等。

特别是针对创作者维权难题,包括词曲作者在内的腾讯音乐人平台所有音乐人,都可享受歌曲版权监控并有机会享受免费一对一的涉及音乐版权领域的法务咨询等多重权益。

如今,国家开始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平台也在尽力保护创作者权益,创作者也有了物质回报和创作热情。丛林渐褪,秩序回归,市场竞争开始变得公平有序,音乐创作者所期待的共同繁荣或在不远的将来实现。

0 评论: 1 阅读:43
评论列表
  • 2021-06-09 23:18

    自媒体标配模式,一惊一乍唬死人最好的标题,随便敷衍了事几条复制粘贴,软文汹涌澎湃,齐活[呲牙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