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翻唱,打破偏见,《我是唱作人2》能否再造华语音乐原创力?

音乐先声 2020-04-17 21:51:44

作者|柳成枝 编辑 | 范志辉

近日,一首《惊雷》在音乐圈引发了巨大争议,"音乐有无好坏"、"喊麦到底算不算音乐"、"华语乐坛已死"等话题刷爆了各大社交平台。让人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惊雷》这类作品会成为华语乐坛的爆款?它何曾代表华语乐坛的真正实力?

4月16日,爱奇艺自制综艺《我是唱作人2》正式上线。作为一档聚焦华语唱作人生态挑战的音乐综艺,从开播前的首发阵容到节目中首唱的原创歌曲,一上线便在朋友圈刷屏,社交媒体收获了超高热度和好评。

而《我是唱作人2》与《惊雷》形成的话题对比,某种程度上也正好映射了期待好作品但输出渠道有限的市场现状。对于大部分音乐人来说,一首新歌刚发出去就石沉大海是常态,几乎没有机会进入到主流视野。显然,这个现象对于行业发展来说并不是好事,而我们不得不思考,怎样为原创音乐提供更有价值的舞台和出口。

音综也有鄙视链,原创音乐看哪边?

一般认为,原创音乐的走红路径有音乐综艺、短视频、影视剧等渠道,因平台属性、推广方式的不同,覆盖受众和传播效果也会有所差异。

以音乐综艺来看,这些主打素人歌手、网络歌手、独立音乐、偶像选秀的音乐综艺遍地开花,也推动了当下国内音乐市场的繁荣。譬如,说唱、电音、嘻哈、摇滚(主要为乐队)的出圈基本通过音乐综艺来完成,但另一面,音乐综艺并不能无差别地适合所有的音乐人。

以《歌手2020》为例,毛不易和隔壁老樊都先后登上了《歌手》的舞台,但两人非竞技型的音乐表达方式并不适用于更重视高音技巧和舞台效果张力的《歌手》舞台;在《天赐的声音》舞台上,以纯净而有温度的嗓音著称的胡夏也被乐评人评为"商演";陈粒在去年担任《这!就是原创》的导师,但在节目收官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出圈作品。换句话说,对于以作品取胜的唱作人来说,可能这都不是最理想的舞台。

国内音乐综艺市场来看,因为各家定位方向和目标市场的不同,甚至形成了从《歌手》《中国好声音》等国民音综到《我是唱作人》《乐队的夏天》《中国新说唱》垂直音综,再到《创造营》《青春有你》等偶像选秀等构成的音乐综艺鄙视链。相比其他合家欢式的音乐综艺,《我是唱作人》却坚持选择更聚焦于原创音乐,为新歌提供舞台。

那么,为什么唱作人需要《我是唱作人》这样的舞台呢?

首先,市场疲翻唱已久。制作方常常为了保险起见,导致各种各样的经典歌曲改编版本成为常态,长此以往则会流于对旧曲新唱模式的审美疲劳,也让高质量的爆款歌曲难以推出。即便是《歌手》《中国好声音》这类顶级国民综艺,仍然难以跳出"旧曲新唱"的泥潭。

其次,则在于华语乐坛音乐人、音乐作品低频率的流动性。虽然华语乐坛并不缺唱作人,诸如周杰伦、林俊杰、王力宏、陶喆、邓紫棋等都是流行音乐市场上唱作俱佳的大IP。但十余年来,这一格局几乎没有变过,除了邓紫棋几乎没有一个是在流媒体时代出道的唱作人,导致几代人听一个歌单,新唱作人难出圈也是市场共识。

以《我是唱作人2》为例,首发歌手郑钧、陈粒、GAI周延、霍尊等都拥有自己的代表作,但距离主流市场仍有一段距离;张艺兴、隔壁老樊则属于长期横踞各大榜单,但却因偏见,导致话语权在某种程度上被大众"压制";有创作功底但缺少资源的唱作人刘思鉴,也坦诚来上节目就是为了"刷脸",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音乐。

可以看到,无论是摇滚老炮、流量歌手还是独立大咖,看似数字音乐时代的入行门槛降低了,但实际上反而提高唱作人打破圈层壁垒的难度。而《我是唱作人2》恰恰是在主打原创音乐的基础上,让这些处于各个圈层的唱作人齐聚一堂。从这些唱作人的角度出发,是为了打破大众对自己的刻板印象,成为了打开多元曲风的另一个窗口。

《我是唱作人2》还值得再追一季吗?

公开信息显示,《我是唱作人2》首发唱作人共有八位,分别为张艺兴、郑钧、陈粒、GAI周延、霍尊、隔壁老樊、马頔、刘思鉴。阵容来看,依然延续了上一季的艺人选择逻辑,既包括说唱、国风、摇滚等多元曲风,也兼顾了顶级流量、新生代和老牌唱作人等身份属性。

在赛制上,《我是唱作人2》以"初音不改,新声未来"为主题全新回归,取消了第一季上下半季的设置,采用了首发唱作人"一战到底"的对抗模式。比赛期间,节目还将引入了全新赛制,让节目更具竞技性,最大程度刺激唱作人们不断释放音乐创作才能,也向大众传达了"什么是好音乐"。

节目首期播出后,当晚便登上爱奇艺总飙升榜TOP1,拿下8个微博热搜,张艺兴《Joker》、陈粒《抱歉抱歉》、GAI《烈火战马》等作品也在社交媒体引发热议,且同时登上微博热搜,#张艺兴 小丑妆#也登陆抖音热搜第24位,这足以说明,当好的作品遇到对的平台,其实也是不缺话题度的,甚至节目也能靠作品出圈,具备搅动全网的能量。

在第一期的对战中,最终张艺兴选择了GAI周延、刘思鉴选择了霍尊、郑钧选择了陈粒、隔壁老樊选择了马頔,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悬念十足、神仙打架般的同场竞技。

其中,张艺兴的《Joker》是一首带有张艺兴自传色彩的歌曲,与其说讲的是小丑的百态和心路历程,倒不如说是张艺兴作为偶像和顶流的复杂心境。陈粒的《抱歉抱歉》也是一首很成熟的作品,被乐评人丁太升评价称"结构清晰、编曲分明、有记忆点";GAI的《烈火战马》依然是GAI擅长的新华流说唱,"上马龙/下马虎/头顶天/踩黄土"勾勒出豪情万丈的气势,被霍尊形容有大刀阔斧中国魂的画面感,而GAI这种始终不变的生命力也得到了乐评人的一致好评。

总体而言,《我是唱作人2》仍旧给人一种"会唱的还是那么会唱,好作品还是不少"的视听体验。而在《开饭吧唱作人》环节中,话题变得更为开放,八位唱作人在觥筹交错间畅谈自己对音乐、创作的理解,也创造了一个让不同音乐风格的唱作人可以真诚交流音乐的平台。

《我是唱作人2》:打破偏见,作品说话

当下音乐传播市场被流量挟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数字专辑销售数据(不含虾米音乐和咪咕音乐数据)显示,2019年排名前20的专辑中,流量歌手达15位,其中华语乐坛老牌歌手仅有李宇春、周杰伦、林俊杰入围。而《我是唱作人2》首发唱作人张艺兴则是不折不扣的高流量,其在2016年至2019年间发行5张专辑均收获了超高的销售量。

但高流量背后,或许也代表了偏见。目前,无论是大众还是音乐人,对于张艺兴Idol身份的认知远远高于他的音乐作品。正如他在节目上自己说的,"我估计我不参加这个节目,一辈子没人知道我是自己做音乐吧"。这种刻板印象也发生在隔壁老樊的身上。即便其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我曾》《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获得了网易云榜单认可和大众的喜爱,但他的标签却始终是"网络歌手"。

在注意力普遍稀缺的困境下,几乎所有音乐人都有这种撕标签的诉求。比如"霍尊很仙,他应该是会弹古筝或者琵琶什么的。"这是GAI周延对霍尊的印象,但实际上霍尊并不会弹古筝;陈粒是独立音乐人出身,其他人就直接把她划拨到民谣、小众的类别,但实际上陈粒做主流音乐也可以做得很好。

其实,这些偏见、误解也是内地音乐行业困境的缩影。无论是创作者、受众、宣发渠道,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割裂的。所以,即便张艺兴的专辑有那么高的销量,但在唱作人的圈内依然鲜为人知,郑钧、GAI周延、陈粒、霍尊等也不知道张艺兴会写歌、会编曲;同时,陈粒、马頔、郑钧、霍尊、GAI等这些在各自圈层内都具有高知名度的音乐人,但当跨到其他圈层中,却可能根本找不到他们的名字。这种因身份认知、圈层壁垒导致的割裂,也导致原创作品在分众化的趋势下很难突破圈层,难以被大众所认知。

而《我是唱作人2》为代表的音乐综艺,实际上正在打破这种僵局,促成了各个圈层之间的交流,树立了原创作品出圈的标杆。而只有让所有人都围绕"作品"去讨论,才能实现让音乐回归音乐,立正音乐作品的主角地位,让流量、出圈成为音乐的配角。同时,也让所有人在同一维度去交流,甚至是理解对方,而不再被标签吓退。

目前,《我是唱作人2》已于4月16日开播,并将于每周四20:00点播出。其中,爱奇艺VIP会员可以抢先一天观看,第二天转免费用户。作为2020年最期待的音乐综艺节目,必须实名安利,千万不要错过。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3 评论: 4 阅读:630
评论列表
  • 2020-04-18 14:22

    看看呗,反正我还挺喜欢唱歌类的节目的,总会遇到还不错的歌

  • 2020-04-18 12:51

    2018的时候我和我堂哥代表举办方去找窦唯老师讨论参加草莓音乐节的事,主办的意思是如果窦老师唱黑梦时期的有声歌曲给100万出场费,但窦老师拒绝了,我表示不理解,我说;窦哥你为啥拒绝,你现在的生活也不富裕。窦老师说;我是不富裕,但我不愁吃穿,我每年有几万场版权费,我对生活品质要求不高,我只想做自己的音乐,我希望大家喜欢我的音乐,但我不敢强求大家会接受我的音乐。

  • 2020-04-17 23:23

    没有一首金曲是硬伤

    莲Lii 回复:
    比赛才开始,希望之后会有吧[红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