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淮上《提灯看刺刀》,笃定楚慈所爱,并非韩越,而是另有其人

汉韵芳菲 2021-02-22 00:44:09

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看过《破云》里的楚慈,才明白为什么他选择韩越终生厮守,文中有这么一段

有人说:楚慈不会爱韩越,在一起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我同意第一句,不同意第二句。

留言区里,一些朋友各种力争,认为楚慈最终和韩越在一起,就是爱韩越。

春节假期,重温了《提灯看刺刀》,我可以更加确定地说——楚慈不爱韩越。

如果不是韩越,楚慈爱的是谁?

提灯看刺刀》的番外里,楚慈奇谋百出,就是不刷碗。

开始,以为是个人偏好,楚慈仅仅是不喜欢刷碗罢了。重读刺刀,才发现楚慈也有一次,主动要求洗碗,对象是裴志。

(在楚慈家)裴志吃了四十来个饺子,吃完一抹嘴说:“我去洗碗。”

裴志走进厨房的时候,楚慈正往水里加洗洁精,看到他端着碗进来,一声不吭地甩下胶皮手套往外走。

……

裴志忍不住转头目送他离开,只见楚慈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把碗放在那里,我来洗。”

裴志已经主动请缨刷碗了,楚慈截胡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洗碗,在淮上书中,不仅仅是一项家务,还是一种两情相悦的印证,也是口腹之欲满足后,不消极怠惰。对二人世界,依然是努力维护、无私付出的象征。

想想停停和山牙子,一个洗碗一个擦干收纳,配合默契;想想葱花跑到小鱼家,抢着刷碗,说我家就是妈妈做饭,爸爸洗碗。何曾相互推诿过?

报复韩强之前,楚慈说过我不是不……,只是不对你……。

空格内容可以是洗碗,可以是温柔以待。

楚慈是个细腻温暖的人,给解救他的警察们,送好吃的零食和高级的水果。如果楚慈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他一定是一位贴心温柔的爱人。他会像停停一样,摆好餐具,温着汤,等着加班的爱人回家,直到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他会像小鱼一样,献宝一样端出自己的厨艺,期待爱人的认可。

当然,说楚慈爱的人是裴志,不仅仅是因为楚慈和他抢着刷碗。

看书中,手术前裴志给楚慈带来器官捐献材料,两人的交流:

楚慈偏过头来望着裴志,阳光越过病房的玻璃窗,洒在雪白的病床和他苍白的脸上,恍惚有些温暖的色泽。 如果手术结果不好的话,那么这也许就是他们最后一次彼此注视。

他们之间的每一个凝视都是那样短暂和慌乱,一如记忆中的吉光片羽,被湮没在灯红酒绿与世事沉浮中,往往除了自己以外便没有第二个人发觉。

书都快结尾了,淮上大大才挑明楚慈和裴志的感情线——“他们之间的每一个凝视都是那样短暂和慌乱,一如记忆中的吉光片羽”。

作者用了“吉光片羽”,用描述珍贵文物的唯美成语,来形容这份文字里深藏的情感。

回想,书中草灰蛇线,早有布局。

这是司令寿宴前,楚慈和龙处在茶楼的对话:

楚慈静默半晌,说:“我想确认裴志的安全。”

“我还以为你对他没什么心思呢。”龙纪威十分悠闲地给自己倒了杯茶。

通过龙纪威之口,挑明楚慈与裴志的感情线。

通过侯瑜之口,解释了开篇以来,裴志的各种迷操作——变着法儿的让楚慈出现,各种打圆场和维护,还有厨房里的对峙,特别韩强被报复前,那段令人疑窦丛生的对话:

楚慈问:“裴志,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你愿意这样保我,又是为什么呢?”

裴志一下子语塞,半晌说:“我……你不用管。”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我都感谢你。”楚慈顿了顿,声音竟然出于意料的温和。

短暂慌乱的凝视,执着坚定的保护,裴志是能力有限,但是他已经竭尽全力了。

“裴志,你是我来北京以后见过的最好的人。如果以后有谁跟你在一起的话,一定会非常幸福的。”楚慈顿了顿,又笑起来说:“如果我明天手术失败了,那这辈子最后的心愿就是你能长命百岁、子孙满堂,我觉得你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

看到这句话,我特别难过,楚慈应该肖想过,和裴志在一起的话,可能的、非常幸福的生活。

生严峫的气,为什么不早点找楚慈,去协助禁毒工作,没准能躲过那碗螃蟹面。

生裴志的气,明明和韩越同时见到楚慈,为什么动作慢半拍?

裴志出身幸福家庭,父母自由恋爱,自身温文尔雅,性格低调沉稳,挺合适文静儒雅、心思细腻的楚慈。如果和裴志在一起,敬畏法律的楚慈一定不会铤而走险,手染鲜血。就是不能修成正果,楚慈也不会抑郁成疾,早早患上胃癌。

有一句话是骗你的

(术前检查)韩越陪在边上看着,但是突然手机响了,竟然是司令夫人的号码。

韩越迟疑了一下,楚慈问:“裴志吗?”

“……不是。”

……

(进手术室之前)最后楚慈望向韩越,张了张口,韩越以为他想对自己说什么,正有点激动的时候,就只听他道:“那电话……真的不是裴志?”

是裴志吗?真的不是裴志?楚慈在进入手术室前的最后时间,两连问。

楚慈很少主动索取什么、询问什么。连续问起,必是心头所念。

然而,白月光力不从心,只能远远照耀。他何尝不想来,然而为了楚慈的安全,自己家族的周全,上一次他交出了纸条,这一次他没有出现。

来了,也许会不一样吧。

没来,也是一种答案。

成年人的世界,即使撕心裂肺的抉择,也表现得波澜不惊。就像江停褪下戒指放在一边,严峫默默收起来,继续有说有笑的共进大餐。

这是被很多网友作为爱的证据的——“我对你说过的一句话是骗你的!”

这是指哪句话呢?

韩越沉默地站在那里,半晌才点头道:“是,我问你……有没有曾经爱过什么人。”

楚慈慢慢抬起手,将刀尖对准自己心脏的位置,抬头对韩越笑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了,我的回答是——不,没有。我楚慈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爱上过任何人。”

这段对话,简而言之:韩越别别扭扭,就是想问,楚慈有木有爱自己。

而楚慈回答的清晰明白——不爱!

我楚慈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爱上过任何人,包括你韩越。

实际上,他只是不爱韩越,未必没有爱过其他人,说是骗人的话,也没错。

一度,我也很迷惑。一边惦记裴志,一边带上韩越的戒指,这是什么操作?

楚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什么东西带在左手无名指上,紧接着把手向韩越挥了挥:“要是我活着出来了,就告诉你实话!”

《玉观音》中说,人如果同时遇到想自杀和被杀的情况,一定暂时放弃自杀的念头,转而先抗争与求生。日常生活中,两种情况很难同时出现。剧中主角安心碰到了——万念俱灰想自杀的时候,遇到了前来寻仇灭门的毒贩,她带着襁褓中的孩子,艰难迎战,终于跳河逃脱。

楚慈也是自杀过的,咬断血管、很认真的寻短。后来确诊胃癌,无论日子再难熬,还是一路挺住了,也是在与命运一搏。没有自裁,未必是为了韩越。

如果楚慈想活继续下去,健康欠佳原因和手染鲜血的问题,决定他必须有所依仗——或者裴志,或者韩越。

就楚慈个人而言,若能自由选择,应该是裴志。

然而,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裴志没有来。毕竟,接手楚慈这个人,附加带来的,无论世家的敌意,还是韩越的疯狂,都是从商的裴志吃不消、顶不住的。

当然,楚慈也没得自由选择,韩越野兽般狠狠咬住、决不放手、不死不休。

楚慈面前,龙纪威多次提及韩越的付出,诸如前途尽毁、差点吃枪子之类,就楚慈感情归宿而言,龙处明显站在韩越一边。

楚慈说 “你在外边睡觉的时候,我跟龙纪威谈了很多事情。这几年来我跟你的事情闹得太大,根本瞒不住人。为了维护一个情人而闹出这么大风波,这感情用事的名声对你以后的仕途和升迁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说句难听话,以后前程很难再有什么大的作为了。

韩越,你已经为我做到这个地步,老实说,再推三阻四的话,就是矫情了。如果我刚才打开窗子跳下去的话,说真的,对你也很不公平吧。”

楚慈顿了顿,有些不确定的补充了一句:“也许……会伤害到你也说不定。”

看到“对你不公平”、“伤害到你”,善良慈悲的楚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楚慈,戴上韩越的戒指,就好理解了。

若就此天人永隔,令人遐想、模棱两可的话,是给韩越最后的安慰。

若能涅槃重生,那就戴好戒指,顺了韩越的心意,一起生活吧。毕竟,这样的选择,对自己、对所有在乎他的人来说,都是最好的。

楚慈的安全

胃癌被龙纪威治好了,楚慈就可以高枕无忧、岁月静好地活下去吗?

不是的。

《提灯照河山》有描述:

楚慈对叶真说“后来被人寻仇,堵在巷子里刺了两刀。人家说了,如果挨这两刀之后我还能活下来,那以前的仇怨就既往不咎。事实如你所见,我活下来了。”

结合龙纪威之前提到的,“连高良庆他弟弟两刀都没捅死你,说明你命不该绝。”

楚慈手上鲜血——韩强、高良庆和侯宏昌的性命,韩越爸爸和富商赵廷的伤。

逃脱法律制裁,血债也要血偿。侯家内讧,侯宏昌父母入狱,暂时无闲暇顾及楚慈。赵廷依附韩家,司令宽恕了楚慈,韩越代表的韩家放过了楚慈。

高良庆呢?人家出于义气帮了韩强,又因此在司令寿宴上死于非命。是非暂且放一下,这事是韩家欠高家的人情啊。别说什么连升三级,人家的因掺和进韩家的破事,而命丧黄泉的亏欠,是怎么也无法弥补的。

网友说,楚慈不爱韩越,可以逃开。

九处处长龙纪威和韩越双重保护下,高家人依然寻仇上门,如果不是忌讳龙韩二人,一定不止两刀,取他小命易如反掌。

我想问,怎么逃?

楚慈说“我身份证上姓李,叫做楚慈的人,两年前因为胃癌晚期,救治无效死亡。我在这里只是借用了别人的身份,而那个虚构出来的身份是如此脆弱并容易揭穿,以至于我不能用自己的名义买房,出国,应聘,开公司签合同……很多常人能做的事情我都不能做。”

一个几乎被禁锢起来的人——叶真心里突然闪过这个想法。

幸亏他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如果被楚慈听见的话,想必是一句很残忍的话。

一个几乎被禁锢起来的人——是这句话残忍,还是现实更残忍呢?

还好,残忍的世界里,还有个可以相依为命的人。

韩越前期渣的没法洗,后来,赌上了身家性命、放弃了前途、背叛了阶层,只为了楚慈能活下来。这样的付出,令人无法不感动、不得不动容。

重新相爱,也未必不行。前提是:一方一笔勾销旧账,一方彻底冰释前嫌。隔着那么多至亲的鲜血,谈何容易?

是非对错怎么辩,恩多怨多怎么算?

楚慈说的谎是什么,真相又是什么,他到底爱没爱过,爱的人是谁,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戴上了韩越的戒指,手术成功后,也和韩越一起生活了。

也许对他们两人而言,你是我的依靠,我是你的解药。爱与不爱,无论两人是爱情、亲情、亦或友情,就这么慢慢地相互搀扶、相互温暖地走下去吧。

永恒的白月光楚慈,我只希望他能过得安全、平静、健康。

2 评论: 1 阅读:271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