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爬灰”的鹿冷氏:亲爹不作为,女儿多吃亏

花欲燃吖 2020-09-14 09:23:50

文丨花欲燃吖

剧版《白鹿原

鹿冷氏,鹿子霖的大儿媳妇,鹿兆鹏的发妻,白灵插足的原配,原上“德高望重”冷先生的大女儿。

这个女人有如此多的身份,其中牵扯的关系复杂,在书中的地位极其尴尬,却在原著中连个姓名都没有。

白鹿原》剧版给了她一个名号,名为冷秋月,想来是可怜她一轮明月当空挂,无人欣赏只剩肃杀,她是孤寂的,清冷的,寂寞的,也是悲哀的。

她的死比田小娥更耻辱。

原上人人说她和鹿子霖“爬灰”,她疯言疯语的也将自己名声毁了干净,死后穿寿衣的时候竟腐臭糟烂,更是应了“不规矩”的名声。

(具体细节请看原著,脖子以下部位不让写)

白鹿原 陈忠实无删减¥38购买

鹿冷氏的悲剧可以说是封建社会的荼毒,也可以是重男轻女留下的祸患,但,实际上她的人生走到这步她爹冷先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冷先生推女入火坑的第一宗罪——识人不清

她是风风光光嫁入鹿家的,鹿子霖为巴结冷先生,有意结这门亲事,白嘉轩做媒,冷先生首肯,也没征求新郎官的同意,新娘子就娶进门了。

这一娶,就断送了鹿冷氏的一辈子。

鹿兆鹏是新时期的新人物,具有反抗精神,敢于革命的典型,尤其是在婚姻大事上自然不肯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不是鹿子霖几巴掌,生逼着他回屋睡了一夜,他连新娘子一面都不肯见。

自那以后,鹿冷氏就一直独守空房,直到鹿兆鹏娶了白灵,闹了革命,常年在外奔波几乎就更不着家了。

鹿家是个什么糟烂的家庭,已经不需要遮掩了,原上远近闻名,原外也是臭名昭著,鹿子霖儿子满天下,是个女人就不放过,他这一生硬要说有什么“君子”所为,那就是当真没碰过儿媳妇鹿冷氏,但这没碰是没碰,却不是出自本心不碰,而是碰而不得又添了新仇,这是后话,我们一会再讲。

就单说鹿家这名声,若不是过不下活不起,谁家好姑娘都不带嫁鹿家的。

这冷先生深知鹿子霖的习性,对鹿家这桩亲事竟然也不反对,还乐得和鹿子霖结了这亲家,这便是他的第一宗罪,是非不辨,识人不清,将冷秋月推入火坑。

鹿子霖要攀上冷先生,这是他唯一能和白嘉轩抗衡的机会,白嘉轩有朱先生做姐夫,他唯有找一个和朱先生同样德高望重的冷先生,才能扳回一城,这桩姻亲就是带着目的不纯。

得知鹿冷氏不受鹿兆鹏待见,他不为鹿冷氏要个公道反而还和鹿子霖和颜悦色地聊天,刻意表现的自己大度宽容,善解人意,冷先生这人我是不太喜欢,他和朱先生的真性情不一样,他更多时候是一种假清高。

鹿子霖知道自己理亏来的时候已然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他责难,就连鹿子霖这样的混账都知道姑娘受了轻视,当爹的肯定是要出面追责的,结果冷先生只是说了句不行就休了,没事。

大概语气和意思就是娘家人知道姑娘受冷落了没闹没作,和欺负人的说了句,你们要不喜欢我姑娘就让两人离婚吧,没事,我们不计较。

那个封建年代女人被休是一件十分不体面的事,若真要将姑娘领回来也得是冷秋月大大方方的提出来,怎么能让鹿家给休回来。

鹿子霖自然不肯,只说让冷先生放心,自己一定给兆鹏找回来。

冷先生推女入火坑第二宗罪——亲疏不分

原本守着活寡的鹿冷氏并没有觉得日子多么清苦,鹿兆鹏在新婚夜就是和她有个简单的肌肤之亲,也没怎么深入交流,她不懂这些,所以并不像田小娥那般寂寞难耐。

直到鹿子霖喝多了,借着酒劲和色胆对鹿冷氏就上下其手轻薄了一番,这一下子就刺激了鹿冷氏的空房之心,一开始她觉得这是莫大的羞耻还给鹿子霖一个警告,讽刺他是吃草的畜生。

也就是这个举动让鹿子霖恼羞成怒记恨了她,在鹿冷氏长夜漫漫回想起公公当日所作所为的时候莫名的就起了歪心,她便开始勾引鹿子霖,其实按照鹿子霖这老头的德行,要不是记仇,多半是被冷秋月拿下了。

鹿子霖为了报复她,又顾忌和冷先生的关系,也用同样的方式讥讽了冷秋月,说她是才是吃草的畜生。

这一番呛白让鹿冷氏又羞又臊,落了心病,于是积郁成疾就疯了。

整天把公公和她的事四处宣扬,说兆鹏不喜欢她但是兆鹏爸喜欢她之类的,越说越离谱,越说越让鹿子霖心惊。

他生怕冷先生信以为真追究他的责任,又一次硬着头皮去解释,结果冷先生这次依旧是表现的“高风亮节”,不仅没恼没怒,反而还淡淡地说“英雄败在儿女手”。

就因为这句话鹿子霖心里的愧疚感消失,也可以不再为这等事向冷先生道歉,还能继续保持友好往来。

一个将人命枉顾,一个冷血无情,这二人谁称得上是“英雄”,也就呵呵了。

冷先生在姑娘这桩亲事上一直置身事外的态度,表现的云淡风轻,鹿冷氏疯了以后,他也只是开了药方没做其他的努力,这时他哪怕将鹿冷氏接回家中好生调养都不至于让她死的那么悲惨,死后还要遭受那么多的非议。

这便是冷先生的第二宗罪,亲疏不分。

亲小人而远骨肉,果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竟然没一点留恋。

人生在世,功名利禄都是浮名,有许多人占了个名声就将自己束缚住,比如冷先生和白嘉轩都曾为了一个虚名和面子弃自己的儿女于不顾。

鹿冷氏跳进鹿家的火坑有一半的责任来自她的“德高望重”的父亲,因父亲之名,被人惦记上,又因父亲之面,大好年华熬到颓败。

14 评论: 22 阅读:15777
评论列表
  • 2020-09-17 01:27

    要是没有《白鹿原》这本书,我们怎知道在当时当地发生过的事情呢!

  • 2020-09-15 17:19

    非常讨厌姓陆的一家,尤其是鹿兆鹏

  • 2020-09-15 09:05

    鹿兆鹏也是一大推手

  • 2020-09-15 06:22

    浪费

  • 2020-09-15 01:18

    现在的女人鼻子朝天

  • 2020-09-15 00:58

    印象最深的是给她公公盛饭,饭底下是草,说她公公是畜生,鹿子霖闷着头吃没说话[笑着哭]当时感觉我擦,这货好厉害!后来反手就是一将,感觉不是不上,而是怕被她拿住手脚!

  • 2020-09-14 21:59

    白瞎了[笑着哭]

  • 2020-09-14 21:44

    很早以前看过,记不清是白家还是鹿家,有个媳妇不怀孕,婆婆最后让小叔子去陪床,好像是说"摸牛"什么的?忘了

    十一月 回复:
    白家,老大媳妇
    攻城狮 回复:
    兔娃
    UC网友10xxxx5423 回复:
    棒槌会
  • 2020-09-14 19:46

    一邦混蛋

  • 2020-09-14 17:11

    这本书,我在2002年看过!具体情节忘了,但,只有一句话:切勿划地为牢!

    UC网友19xxxx4408 回复:
    这几本书都不喜欢看。
  • 2020-09-14 16:52

    书中体现了女子在封建社会不平等没有地位只能依附男人而活,惨。

  • 2020-09-14 15:26

    这种烂书有啥好看的,看了给自己添堵

    guluba 回复:
    你文盲吗?烂书?你估计只能看漫画。
  • 2020-09-14 15:18

    冷先生,对自己的女儿的悲剧一生,负有重大责任。 仅次于 她的丈夫!

  • 2020-09-14 13:02

    可怜,冷秋月多好的媳妇

  • 2020-09-14 10:25

    感觉鹿兆鹏是基,原著介绍冷秋月姿色很美的,原著也说过,鹿兆鹏已经进入过冷秋月身体一次了,那么后来回来当校长了,常年在原上了,再不回家和妻子同房,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怎么的也说不过去了,所以在陈忠实心目中,鹿兆鹏是基

    爱的神迹 回复:
    ..∧:‘. -
    爱的神迹 回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