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华裔网红最让国际时尚圈生畏,战辱华大牌而爆红!

你好吴所畏 2021-01-26 23:10:26

长期以来,快消时尚(fast fashion)品牌对年轻设计师的抄袭常有发生。受制于资源有限,面对巨头们的律师团队,年轻设计师似乎很难打赢维权官司,巨头们似乎可以继续将他们的成果占为己有、大规模生产,然后低价出售。

如今,年轻设计师找到了自己的维权渠道:社交网络。《泰晤士报》报道:英国新锐内衣品牌Fruity Booty的创办人Hattie Tennant和Minna Bunting在阿里巴巴全球速卖(AliExpress)发现有商家不但抄袭了他们售价60英镑的吊带式平胸女背心(vest top),还只卖5英镑一件。

他们曾经联系AliExpress要求下架,但没有结果,不得不将情况曝光在Instagram上,终于引起平台重视,后者主动联系了两人,确认了实施,处理了抄袭设计的来自中国香港的网店。

《泰晤士报》表示,这种通过社交媒体曝光、引起公愤和媒体跟进报道、然后不得不公关处理的维权模式,其实源于一个Instagram上的大V——Diet Prada。

由华裔时尚界人士Tony Liu和前同事Lindsey Schuyler创立的账号及网站从2014年开始就致力于反抄袭。他们的做法很简单:将原设计和抄袭设计两幅图对比,一目了然。

这么多年来,他们开战过的大牌和名家有Victoria’s Secret、Bottega Veneta,LV设计师Virgil Abloh等等。靠着打假,他们如今已经积累了248万粉丝。

当然,不少人知道Diet Prada,还因为这件事:3年前的D&G辱华广告,就是Diet Prada曝光的,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最新的统计是D&G已经失去98%的中国市场。Diet Prada自此也从关注点拓展到曝光大品牌种族歧视、文化挪用等问题。

不过,帮助被抄袭的设计师维权,一直是他们的根。最近,他们也将注意力放到了时兴的网红带货,曝光网红品牌的抄袭情况。

Diet Prada创造的模式,启发了很多人。去年,CNN就报道,Balenciaga涉嫌抄袭德国越南裔设计学生Tra My Nguyen的作品。受Diet Prada启发,她在网络上曝光了Balenciaga的行为,网友愤怒地跑到对方的社交媒体账号下洗版,逼得他们不得不回应。

Diet Prada的模式的确帮助了很多年轻设计师,有的人获得品牌补偿。Tony Liu还透露,即便无法让大牌道歉、下架抄袭作品,也会引起很多人认识到被抄袭的年轻设计师和小众品牌,增加销售量。不过,商业杂志《创业家》提醒:光依赖社交媒体维权并非坦途,可能还有很多法律上的陷阱,在等待着年轻的设计师……

01

反抄侦探 VS 大牌&网红

六年内,Diet Prada开战的品牌众多。要说“辉煌战绩”,还得数和维秘——Victoria’s Secret的两次大战。

2019年,Diet Prada公布称,Victoria’s Secret抄袭了小众内衣品牌Fleur du Mal的设计:

他指出,Victoria’s Secret采购部的人买下Fleur du Mal一批内衣,价值12656美元,不久后就上架了自己的作品。

去年,非裔设计师Naomi De Haan的品牌Edge O’Beyond指自己设计的弹出式内裤(panty style pop up)被Victoria’s Secret抄袭。

De Hann搜索了自己公司被订购的历史,发现一名顾客的名字和Victoria’s Secret的创意运营部总监的名字一模一样!他买了Edge O’Beyond品牌一批价值1506美元的内衣。

De Hann联系了Diet Prada,将自己设计和Victoria’s Secret设计的对比图、对方采购部和自己公司员工的对话、还有对方的领英页面都截图发给了Diet Prada。

Diet Prada公布了Victoria’s Secret上述被指抄袭的情况,引发网友的围观,曝出更多Victoria’s Secret“抄袭”往事。

2019年,Diet Prada杠上意大利品牌Bottega Veneta,放出对比图,指该品牌的珠宝设计抄袭了David Webb品牌的珠宝1973 Juno系列。

在曝光的帖子里,Diet Prada写道:“不知道Bottega Veneta深谙艺术的精髓,就是无为。他们的鞋子和包包被誉为新鲜空气、匠心独运,但不知道他们的珠宝,尤其是这副手镯居然是抄袭作品。你们能看出不同吗?……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设计师认为经典款珠宝就能抄袭,就不会有后果。David Webb影响力很大,Rihanna也是他的粉丝……”

直观的对比、辛辣的言辞,典型Diet Prada的风格,让意大利大牌的窘状暴露于无形。

去年,Diet Prada指Kanye West好友、LV男装首席设计师、和Nike联名出过球鞋的网红设计师Virgil Abloh抄袭德国设计师Punkzec品牌Colrs作品。

根据Punkzec提供给Diet Prada的说法,Virgil Abloh在2017年巴黎时装周曾经和他有一面之缘,当时他还是一个小粉丝。“Virgil看上去喜欢抄袭自己见过的粉丝的设计,有些粉丝自己也是设计师……你们觉得他们在巴黎的时候聊过设计吗?”

此事一经曝光,《纽约客》等杂志都去采访Abloh希望他回应。最后Abloh不得不出来表示:两个设计唯一共同点就是都用了黄色面料。

真的是这样吗?一切见仁见智,反正网友是不买账的。

时尚的风气在不断变化中,如今网红带货的吸金能力不差于大牌,但他们也沾染了抄袭的恶习,因此成为了Diet Prada的曝光对象。

Instagram账号@weworewhat从做内容起家,最后成功变身网红,拥有自家服装系列。Diet Prada指称,他们出的口罩,抄袭了另一个小众品牌@bysecondwind。

网友表示:“这完全不OK,这些人抄袭总是没有后果。没想到你来到时尚圈第一件事就是抄袭。”

另一个网友表示:“讽刺的是,在Danielle的自我介绍里,她还强调反对不公、支持少数族裔女性创业。”

看来,在网友心目中自由结论,对于流量为王的网红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

02

Diet Prada的发家史

2014年,珠宝品牌Eugenia Kim的两名员工、同时是好朋友Tony Liu和Lindsey Schuyler有感抄袭泛滥,决定给自己找点乐子:为什么不在社交网站上把他们认为的抄袭和原作品放在一起进行对比,让网友自行决定是不是抄袭呢?就连这个账号的名字,也像是一个玩笑。

渐渐地,他们收到很多年轻设计师的求助。他们意识到抄袭、被剥削的情况是如此普遍,设计师的确无力对抗大品牌,对方有充裕的宣传、公关和法务资源。

根据他们接受网站Fast Company的访问,两位创办人表示,Diet Prada已经成为一个论坛,成了年轻设计师的传声筒。“这个账号是我们个人的志趣,但它已经发展为一个公关论坛……很多人(借助我们)想要谈论他们谈论的事情,能够让他们的声音和意见让人听到。”

在谈到为什么抄袭之风如此普遍时,Schuyler表示,人人都希望拥有成本能接受的时尚单品,因此逼迫快消品牌迅速发展,结果创意不够用就走上歧途。Tony Liu则表示社交媒体的崛起,也让很多大品牌的设计师通过滑手机就能发现很多年轻设计师的点子,然后就动了歪心思。

有趣的是,Diet Prada的理念可以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大牌的设计师通过社交媒体发现创意、无耻挪用的同时,他们通过社交媒体曝光这种行为,交给网友评价。

Schuyler和Liu都承认:年轻设计师没有上法庭维权的本钱,即便是他们维权的方式也不是完美的,但至少,通过他们的帮助,被抄袭的原创设计师得到了流量,很多正义的粉丝就会去消费原创设计师的作品,抵制抄袭品。

虽然靠着反抄袭起家,但真正让Diet Prada声名鹊起的,还要数他们揭露D&G文化挪用、歧视华人的行为。Tony Liu表示这绝对是他们发展的里程碑,“当我们决定曝光D&G的行为时,我们想,好吧,可能某些模特可能会退出(抵制),参与观众会很低;但是,正常秀都取消了——我们意识到,我们真的可以做到一些什么。”

后来,他们开始涉足曝光大牌的文化挪用、种族剥削现象,比如曝光了品牌Marni的“丛林心情”系列歧视非洲裔群体,等等。他们收获了更多的粉丝(如今达到248万)、也更受到业界的肯定。网站“The Business of Fashion”称Diet Prada是“最令人生畏的社交媒体账号”。

如今的Diet Prada不但收获良好的名声,实践了社会责任,也找到了自己的运营模式,自己的联名产品也卖得很好。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开创了一种模式,影响了后来者。

03

受Diet Prada影响,

亚裔设计师杠上Balenciaga

去年,CNN报道,德国籍越南裔设计师Tra My Nguyen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秀出两份设计,一份是自己的毕业设计作品,一份是Balenciaga的作品。

显然,这两份作品非常类似。Tra My Nguyen指责Balenciaga“盗用、挪用以及剥削有色人种设计师”。

Tra My Nguyen表示,当她看到Balenciaga在Instagram上展示的设计师,她感到“愤怒、无语”。她的毕业设计作品灵感来源于越南为了家庭艰苦奋斗的女性骑着摩托车上下班的传统,另外还有近年来越南兴起的“摩托忍者”文化。

Tra My Nguyen作品

她表示,自己的母亲当年卖了一部摩托车,凑钱移民到德国寻找更好的生活,这段经历促使她创作了这个作品,用来自越南的防紫外线摩托车头蓬拼贴在摩托车上,创造了“可穿戴的雕塑”。

Nguyen表示,不久前,在柏林艺术大学毕业展上,她的作品曾经展出,当时Balenciaga的人力资源团队曾经联系了她,要求看看她的作品集,希望可以招募她当实习生。这一幕还被她的朋友拍下来。

当Nyguyen将作品集发给对方之后(包括这个作品的照片),Nguyen表示这件事就没了下文,Balenciaga也没有征求她允许使用她的创意。

她发文怒吼:“我不是你们的素材库!”她的Instagram很快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们显然都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抄袭、对亚裔文化的挪用和盈利,以及欺负一个刚毕业的学生。

在舆论压力之下,Balenciaga不得不在Instagram上回应,表示他们的作品没有抄袭任何艺术家的作品,还表示自己的人力资源团队和社交媒体团队不会分享人才库信息,意思就是即便人力资源要了Nyguyen的资料,也不是他们盗用她作品的证据。

对于这个回应显然Nyguyen不满意,她向CNN表示她要求Balenciaga道歉。Balenciaga的回应在社交媒体上遭到群嘲,很多粉丝留言洗版,都是嘲讽Balenciaga的话。

虽然社交媒体时代,通过网上曝光大牌恶行,从“不是办法的办法”到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维权手段,能够造成大牌的公关危机,有的人能够获得大牌补偿、道歉,至少能够帮助原创作者增加曝光度、提升收入——然而,这种维权模式也有很大缺陷。

杂志《创业者》文章引述知识产权律师Joseph Gloconda的说法,维权者在社交媒体上曝光之前,要注意自己是不是已经注册登记了相关知识产权保护,否则法律不但保护对方,对方还可能告你的诽谤,因此还是需要从知识产权角度做好保护。

0 评论: 0 阅读: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