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代世界冠军,晚年为不麻烦儿女进养老院,却在春节孤独离世

映真 2021-11-23 17:29:40

2017年1月27日,除夕之夜,南国广州一派辞旧迎新的喜庆气氛。前男兵国手李富荣家中却丝毫没有过节喜庆气氛,他已经三天没有联系上好友梁丽珍了,李富荣焦急地在房间里踱着步,还时不时看看手机。

突然,手机响了,他接起来,电话那边响起妻子带着哭腔的声音,“老李,梁大姐,没了。”

李富荣愣怔了半响,颓然坐在沙发上,泪如泉涌。

一代世界冠军,国乒风云人物,就此陨落,她孤独地死在养老院,令人嗟叹。

梁心争上游

1945年,梁丽珍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市的一个曲艺之家,她的父亲是一名在当地颇负盛名的粤剧表演艺术家,但他并不强迫女儿学粤剧,而是让她跟随自己的心意自由选择兴趣爱好。

上小学后,梁丽珍所在学校的校长是一位游泳健将,在他的带动下,学校组建了游泳队。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泳池中,孩子们一个个跳入水中,身姿健美。梁丽珍羡慕极了,她也想像他们一样在水中畅游,但在报名加入游泳队之后,她后悔了。

她每次都是第一个入水,却总是最后一个上岸,不管是队内比赛还是校际比赛,她一直都是“老末”。为了提高成绩,梁丽珍苦练技能,恨不得整天泡在泳池里,但她的游泳的速度就是提高不上去。

有一天,游泳队的其他孩子们都回家了,梁丽珍还在水里埋着头一遍遍地游,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梁丽珍,别游了,上来。”她抬头,是教体育的王远征老师。

梁丽珍上岸,换好衣服,王老师问:“你知道为什么你每次都是第一个入水,却最后一个上岸吗?”梁丽珍红着脸小声回应道,“因为,我游得慢。”王老师笑了,“不对,这恰好证明你反应快,这样吧,我会打乒乓球,以后你每天到我家来练球。”

梁丽珍退出了游泳队,推开了王老师家的门,也开启了她一生的乒乓之路。

王老师耐心地教给她最基础的乒乓球技术,从如何握拍到如何发球,老师教的认真,学生学得努力,梁丽珍的球技日益提高。

到了她12岁那年的一天,王老师在和她打了几局球之后,欣慰地笑道:“我输了,你也马上小学毕业了,以后我当不了你的老师了。”

在王老师的推荐下,梁丽珍进入了广州市业余体校乒乓球队,体校的老师在试过梁丽珍的球技后,连连摇头,分给她一张乒乓球桌,从这天开始,梁丽珍开始了和她的对手——墙,对打。

没有对手的练习很枯燥,但少女明白,能够留在乒乓球队,这已经是一种肯定,她只要刻苦练习,总有一天,她会有真正的对手。

每天一放学,梁丽珍就骑上自行车,准时来到体校,对着墙练球,日复一日,无论寒暑,从不间断。

这一年的年底,梁丽珍的老乡,从广东走出去的乒乓国手庄家富来到她所在体校挑选运动员,孩子们都很激动,他们认真备战,在评选当天都拿出了最好的状态。

最终,梁丽珍的队友范正光光荣入选,小范要跟随庄家富赴京参加训练,以后极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的乒乓国手。

看着小范胸前带着大红花兴奋地对着大家挥手告别,梁丽珍年轻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目标,“羡慕死了,我以后也要像他一样去北京训练。”从此以后,梁丽珍训练起来更认真努力,在练球的过程中,她也在不断地向老师求教,不断地精进球技。

到了1958年,进入体校不过一年多的梁丽珍球技突飞猛进,原本每天对着墙练球的她,成了打遍体校无敌手的高手。

当广东省省队的教练来体校挑选球员时,体校的老师带着梁丽珍走到教练身边,“别紧张,就按你平时训练的打。”

几局过后,教练眼前一亮,次日,梁丽珍正式加入广东省集训队,成为了省队的成员。在省队打了两年后,1960年初,梁丽珍入选中南五省集训区,这个集训区是专门为备战世兵赛而成立的,共有50多人,他们每次比赛后都要排名,梁丽珍经常排在末尾几名。

几次比赛下来,她对比赛有了心理阴影,“每逢比赛,我只求自己不要排在最后一名。”在来参训的人中,有一位来自湖北的师姐徐瑞琴对15岁的梁丽珍十分亲切,每次比赛前都很有耐心地开导她,缓解她的紧张。

对此梁丽珍十分感激,在一次比赛后,看到自己仍然排在倒数,梁丽珍自嘲地苦笑,“师姐,你看我这成绩,白瞎了你的鼓励。”徐瑞琴认真地回应道,“从今晚开始,我陪你练球。”

当天晚上,在大家都休息了以后,乒乓球训练场上,两个年轻的女孩子依然在挥拍练习。

梁丽珍十分感激徐瑞琴肯舍弃休息时间热心帮她,因此打得十分卖力。次日早上5点钟,在徐瑞琴的催促下,梁丽珍再次跟随她来到训练场继续练球。经过两个月起早贪黑的刻苦训练,梁丽珍的成绩有了显著提高,她终于摆脱了比赛名次排在倒数的阴影。

到了第三个月,她竟然奇迹般地进入了前八名,那一天,梁丽珍高兴地抱着徐瑞琴,连声道谢。

多年以后,每每提及此事梁丽珍还感慨地说:“别人都说我那个时候的成绩像是坐了火箭一样突飞猛进,其实,师姐才是帮我点火的那个人。”

丽影动世乒

他人的帮助可贵,更难得的是梁丽珍肯吃苦,肯挥汗如雨的磨砺球技。

有付出才有回报,1960年底,她成功入选国家乒乓球女子集训队,实现了国手梦。

那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但国家还是将所能提供的最好条件给了他们,梁丽珍和她的队友们感激于祖国的大力培养,通过高强度的训练努力提高球技回报祖国。

他们迎着朝阳昂首阔步地走上训练场,沐浴着月光腰酸背痛地回到宿舍,国家队的训练异常艰苦,超高强度的肌肉训练是每个人都面临的一道槛,一天下来,肌肉发紧,晚上睡觉连翻身都困难。

进入国家队一年后,梁丽珍搭档韩玉珍走上了第26届北京世兵赛的赛场,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举行的第一次世界大赛。作为“国乒108将”中的小将,她们克服大赛前的紧张情绪,战胜强敌日本组合,勇夺女双季军。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乒乓球运动队成为了中国的“国民运动”,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球”。

年轻的梁丽珍欣喜于乒乓球运动的普及,训练起来更加刻苦,但赛场瞬息万变,在两年后世乒赛上,女队竟然“剃了个光头”,女单、女双、女团无一进决赛。

姑娘们眼巴巴地看着男队拿着全部三块金牌,自己却一无所获,都忍不住哭了。

全中国的球迷和观众纷纷来信,呼吁女子乒乓球队强势崛起,国家队在开会研究后,决定模仿国外,采取“男帮女”的训练方式,由男子乒乓球运动员模拟国外选手的打法与女队员对打。

面对不在力量远甚于自己的男队员,梁丽珍她们一场球打下来,时常胳膊都疼得抬不起来,但她们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姑娘们心里都憋了一口气,知耻而后勇,她们一定要在下一届世乒赛打一场翻身仗。

对此,领导也了然于胸,1964年,我国体育史上首位世界冠军容国团被任命为女队教练。

27岁的容国团是梁丽珍的偶像,他不光拥有超一流的球技,外貌也十分英俊。而今她的偶像成为了每天指导她训练的教练,她内心的能量被激发了出来,激励着她、鼓舞着她。

在容国团的指导下,梁丽珍不但弥补了球技上的短板,心理上也更加成熟,在比赛中她更加沉稳、霸气,不会因一时失球而陷入慌乱,她会分析对手的弱点,将比分一分一分地追回来,将压力转嫁给对手,从而赢得胜利。

很快到了1965年4月,梁丽珍随中国队来到了南斯拉夫,参加第28届世乒赛。

此一役,中国女队一雪前耻,勇夺女子团体、女双两块金牌,在女团比赛中,身为主力的梁丽珍带领姑娘们,为祖国夺得第一个女子乒乓球团体冠军。

颁奖仪式上,姑娘们在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下,共同举起象征集体荣誉的女子团体冠军杯马赛尔·考比伦杯。这一年,梁丽珍只有20岁,距离她第一次在王远征老师家里接触乒乓球,仅仅过去了7年。

从入门到成为世界冠军,她只用7年,但只有她知道,这7年时间里,她流了多少汗,身上又有多少伤痛。

珍爱永不灭

1973年,梁丽珍宣布退役,这一年,她28岁。这以后,她将主要精力放在了乒乓球运动的普及、推广和年轻选手的选拔上。

1980年,她出任广东省体委副主任,在任期间,她不仅为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同时还不遗余力地推广其他各项体育运动和赛事,她和一众体育人促成了中国足球少年赴巴西留学。

在我国重返奥运大家庭之后,梁丽珍曾遗憾于当年自己未能参加奥运会,但更多的是对年轻一代能参加奥运的欣慰和欢喜。

1984年的美国洛杉矶奥运会,新中国的奥运代表团首次站在了世界观众面前,电视剧屏幕前的梁丽珍流着泪鼓掌,她太高兴了。

奥运会期间,她四处奔走,筹措经费,只为了可以出版一本有关奥运会的宣传画册。

在当年经济条件并不富有的条件下,老一辈体育人为了祖国的体育事业正可谓殚精竭虑。

2005年,梁丽珍退休了,但她那颗热爱体育的心却不允许她就此颐养天年。

这一年,由她领导组织的以“中国乒乓球50年”为主题的巡回展览在国内各大城市展开,中国乒乓50年,长盛不衰,人才辈出,梁丽珍在这其中并不是“大魔王”级别,但她作为老一代乒乓人,为我国的乒乓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功不可没。

但当年的艰苦训练也给梁丽珍的身体带来了严重的影响,60岁之后,她的身体日渐孱弱,丈夫去世后,她不愿给工作繁忙的儿女增加负累,住进了养老院。

从此,养老院的活动中心热闹了起来,乒乓球世界冠军的到来让这里的乒乓球桌成了老人们最向往的地方,每个人都想和梁丽珍“打几下子”,梁丽珍看大家热情很高,干脆在养老院里举办了几场老年乒乓球赛。

大家打球的时候,她还会拿出相机拍摄下这难忘的场景,梁丽珍喜欢上摄影还是从1962年开始的。那一年,她和队友们赴日本参赛,一位华侨听说祖国的乒乓球队来了,十分高兴,特意来看他们,还给每一位队员赠送了一台佳能相机。

通过小小的镜头,梁丽珍欣赏着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留住转瞬即逝的绚烂。

迈入老年之后,她更加珍惜所能捕捉到的绝妙图像,“我最喜欢听朋友们介绍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一有时间,我就去拍下来,我要抓紧机会欣赏。”

在梁丽珍眼中,看不到老人生命日渐流失的悲苦,她热爱体育,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她的双眸始终明亮动人。

就在去世的前一年,她还曾在里约奥运会期间公开亮相,和无数体育迷一起在广东省体育中心观看了国乒女队的团体比赛。

甚至在她去世前,她还心系故乡的体育事业,她约了李富荣夫妇,要在春节期间一起去东莞的李永波羽毛球学校参加活动。

为此,她在2017年1月20日已经向养老院请好了假,可到了1月24日,李富荣却联系不上梁丽珍,在失联两天后,心急如焚李富荣请自己的妻子去广州探望梁丽珍,这才得知梁丽珍已经病逝于养老院的卫生间。

一代乒乓世界冠军,就这样,在她72岁的春节期间猝然离开了这个世界,身边,空无一人。

0 评论: 1 阅读:719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