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帆当年这么红,为何还做第三者,插足别人的婚姻?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2-01-13 13:45:31

2016年,徐帆做客金星秀。

一个敢问,一个播出后引起了激烈争议。

金星开场就直入主题:

冯小刚的太太,著名演员徐帆,你更喜欢哪个角色?”

徐帆毫不犹豫:“冯小刚老婆。”

然后她解释:

“这样让我有安全感,我家里有人,咱是有主的。”

一股浓郁的“娘道”味儿,扑面而来。

怎么会有人上赶着物化自己?

紧接着徐帆更是语出惊人。

金星旁敲侧击:“冯导有才华有地位,往上扑的人可多吧?”

她洋洋自得地比划道:“一浪接一浪。”

不仅为此骄傲,她还大方得很,丝毫不介意。

“我就是护犊子,我们家人反正是男的,你让他占便宜就占呗。”

而且这不是徐帆第一次说类似言论。

早在2008年,她就在采访中大谈:

“有一个算一个,倒在我们家枪底下,我不吃亏。”

这逻辑属实让人迷惑。

男人出轨是占便宜,自家不吃亏。妻子不仅不生气,还要护着。

怎么,这是要复辟“夫唱妇随,三从四德”那一套?

这话虽然离谱,但从徐帆口中说出来,倒也不意外。

因为她和冯小刚的婚姻模式就是这样的。

婚后这些年,徐帆一心扑在家庭上。

偶尔拍戏,演的也多是絮絮叨叨、愁怨苦情的角色。

设定和她本人高度统一:

为丈夫孩子奉献一生,心甘情愿牺牲自己,完全丢掉了自我。

图源:《我和我妈的一切》

一如徐帆本人。

大多数中国式母亲尚且心有不甘。

但她已经完全缴械投降,温顺地走进了冯小刚设置的囚笼。

她将他视为恩人,将他当大爷供着。

甚至羡慕旧时代女性能冠夫姓,希望自己叫“冯徐氏”。

或许“有主”让她心安。

只是不知道,当徐帆任劳任怨伺候冯导时,是否会想起自己的20岁。

那时她还是她自己,不是谁的妻子。

她司职中戏的大青衣,人艺的台柱子,在舞台上光芒万丈。

徐帆是天生的角儿。

她从小苦练京剧戏曲,基本功扎实。

20岁那年,她考上著名的中戏87级表演班。

徐帆:前排左三

从中戏毕业后,徐帆进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

她长相大气,气质端庄典雅。

初出茅庐便搭档濮存昕、杨立新,担任大青衣。

《阮玲玉》获得国内戏剧最高奖梅花奖。

《不见不散》获得中国电影华表奖。

《青衣》更是被誉为她的演艺巅峰之作。

和许多演员不一样。

徐帆从不“人戏合一”。

甚至恰好相反。

戏里,她哀怨婉转,眉目间永远凝聚着一团愁云。

戏外,她却是典型的京圈“大飒蜜”。

什么是大飒蜜呢?

就是漂亮潇洒的女孩。

当然还要听话,懂眼色,给足男人面子。

用高晓松的话说,就是“打架给你递板砖;你被打成植物人,我养你一辈子;你越大男子主义我越爱。”

本质上还是男人的附庸。

徐帆的爱情观也是如此。

即使事业节节攀升,她依然没有安全感。

她将全身心寄托于爱情上。

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要去爱,要被爱,渴望爱情的甘露。

一旦进入一段恋情,她就化身八爪鱼,牢牢吸附于对方。

冯小刚如此。

王志文也是。

在中戏读书时,徐帆迷上了王志文

当时王志文在中戏任教。

年轻,风流倜傥,常骑着自行车飞快穿过校园。

风鼓起他的风衣。

徐帆的心也跟着砰砰直跳。

那时她正娇俏动人,是中戏有名的大美女。

加上她热烈胆大,主动追求,一来二去,两人就在一起了。

徐帆甚至不顾流言,搬出校外与王志文同居。

恋爱期间,她任劳任怨地为王志文做饭、洗衣、打扫房间。

俨然一副小媳妇的姿态。

直到有一次,两人爆发了剧烈争吵。

徐帆又哭又闹。

王志文心生烦躁,干脆将她连人带行李扔出了房门。

两人就这么分手了。

突然被抛弃,徐帆感觉天塌了,天天以泪洗面。

人在脆弱时,最容易被攻陷,随便一点安慰都像是拯救。

冯小刚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冯小刚知道徐帆刚分手。

他乘虚而入,一上来就热烈追求。

嘘寒问暖,约出门玩,哄她开心。

而且很无赖地,自顾自地对圈内人介绍:“这是我女朋友。”

徐帆几乎立刻就投降了。

后来她形容:

“当时我觉得我像是一个弃婴,他领养了我的心灵。”

最后得出结论:“他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如何报恩呢?

嫁给他。

不巧的是,当时冯小刚已有妻女。

妻子张娣也没有离婚的打算。

冯小刚苦恼极了:

“她不想拆散这个家,我这边跟徐帆又交往得不错,我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他们开始比耐心。

熬到第六年,张娣终于同意签字。

冯小刚如获大赦。

那边一离婚,他就迫不及待地和徐帆领证。

1999年,徐帆如愿成为“冯太太”。

但结婚后,她就像一只被拔了气门的气球,缓慢地泄气。

在舞台上那股劲逐渐消损,最终几乎不可见。

婚姻对于秦海璐、贾静雯等女演员来说,是锦上添花。

徐帆,却成为生命的全部。

她把姿态放得极低,卑微供养着家庭。

甚至多次说:“冯小刚就是我的命。”

冯小刚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他秉持着不折不扣的大男子主义。

曾经公开表示:

“女人谈恋爱智商有限,别和男人斗心眼。”

他对女性总是高高在上的姿态,鲜少平视。

从心底看不起,更谈不上尊重。

冯小刚作品里的女人也几乎是一个模子:

贤良淑德,无私奉献。

看得出,这也是他对妻子的期待。

徐帆恰好满足了这些要求。

正如冯小刚所说,“咱家徐老师属于贤妻良母。”

徐帆就像冯小刚的“小妈”。

情感上,她填补了冯小刚对母亲的心理需求。

冯小刚与母亲关系极密,母亲去世后,他悲痛万分,一度无法提及。

徐帆温柔地陪着他,给了他极大安慰。

在生活上,徐帆也将冯小刚当儿子一样照顾,事无巨细安排妥当。

冯小刚不想洗头,她就哄着帮他洗;

每天都把他里里外外的衣服烫好,摆整齐;

冯小刚挑食,她投其所好学做菜;

包揽了家里做饭、收拾、带孩子等所有家务……

这样一来,冯小刚回到家什么都不用干。

往沙发一躺,徐帆就会递上一杯温水。

冯小刚心安理得享受着这一切:

“她让我找到了一点做人的尊严。”

更让他称心的是,徐帆十分“识大体顾大局”。

翻译一下,就是容忍他在外面彩旗飘飘。

她宠溺地将冯小刚的绯闻,归为“淘气”的行为。

不仅不闹,甚至还替他说话。

2009年,“夜宿门”曝出。

冯小刚被拍下疑似与女主持人沈星一起过夜。

两位当事人当然否认。

但照片摆在这儿,吃瓜群众都盯着徐帆,等着看好戏。

不得不说,徐帆的段位是真高。

沈星在那边逼宫,急着要冯小刚表态。

徐帆一琢磨,咱得反着来。

于是她以退为进,采取了怀柔政策。

对外,她力挺丈夫,澄清“根本没这事儿”。

对内,她善解人意,不吵不闹。

一边是咄咄逼人的情人。

一边是温柔大度的妻子。

两相对比,冯小刚几乎没多挣扎,就选择了回归家庭。

平日里各种莺莺燕燕,徐帆更是不管。

“既然看死了没用,那就不看。”

为了保婚姻,她主动选择了睁只眼闭着眼。

冯小刚对她的懂事很满意。

他在微博上谆谆教导,恨不得推而广之:

“两口子不能较真,糊涂点就白头到老了,真相没有那么重要。”

在他的教育下,徐帆成功被同化。

也理所当然地默认了这套诡秘的逻辑。

徐帆当真不介意吗?

作为妻子,很难吧。

与其说她大度,倒不如说她能忍。

电影《只有芸知道》里,徐帆饰演的林太说了一句话:

“不要相信白雪公主的童话,婚姻就是在熬,在忍。”

这何尝不是她自己婚姻的写照。

徐帆假意豁达,或许更多是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量。

她是个聪明人。

冯小刚是一只好股票,只要牢牢攥在手里,大概率稳赚不赔。

至于偶尔下跌,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采访里,她说:

“只要达到目的,用什么方式都可以。”

这其中自然包括了忠诚度。

这是徐帆经营婚姻的方式。

但这个模式值得学习吗?

我们普通人能学习吗?

不建议。

这是一条险路。

将自己的命运押在一个男人身上,风险系数太大了。

良心素来靠不住。

而自己即便貌美如花,忍功了得,也难保不会出现更强劲的对手。

在这个层面上,徐帆是幸运的。

她撑到了现在,而且大有延续到终之势。

但不代表这可以效仿。

前妻张娣当初也忍了6年,最后还是落得一场空。

徐帆,也没有赢了全局。

如今谈起她,大家最大的记忆点只是“冯小刚的妻子”,以及各种雷人言论。

她没有自己的生活。

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唯一的成就只是伺候丈夫孩子。

徐帆原本的可能性,和能抵达的高度,远不止此。

或许已经很少人记得。

她也曾是令人惊艳的大青衣。

一颦一笑。

一招一式。

缱绻柔美,无不摄人心魄。

在经典电视剧《青衣》里,徐帆饰演筱燕秋。

筱燕秋曾是戏中的嫦娥,无奈嫁人生子。

此后余生在柴米油盐中,日日思念舞台上的广寒宫。

徐帆曾叹息:

“筱燕秋就是我,这部戏我是本色出演。”

她们的确是相像的。

有着同样的天赋,同样的经历。

剧中的名角儿对筱燕秋说过一句话:

“从今天起,你就是角儿,到死都不要忘了这些。”

可惜,徐帆到底是忘了这句嘱咐。

她不再执着于戏曲表演。

也早已忘了心中的广寒宫。

1 评论: 0 阅读: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