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4分,女孩们的外貌焦虑该怎么打破?

慢慢来的脚步 2020-11-22 21:47:36

1

朋友推荐我看赵薇最近执导的系列片《听见她说》,因为是“她”,一开始就知道是为女性发声的电影。但第一集《魔镜》的表演者齐溪还是带给我很大的震撼力。

一个从小同学眼里的小透明,为了参加一场同学聚会花了三个小时化妆,然后如她所愿成为那一晚上的主角,她暗恋的男生来搭讪,夸赞她就像女明星一样,曾经无视她的班花跟着她来卫生间补妆,然后问她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

她说那一晚上她仿佛拥有了人生最高光的时刻。可是等她回到家后,她发现自己其中一只眼睫毛掉了下来,无限丑态,然后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的梦境轰然坍塌。

这是《魔镜》的前半段,一个女孩如何装饰着自己,变成朋友圈里,聚会上,别人眼里的形象。

这种时刻存在的凝视,输出了一系列被大众点评和认可的高考标准,高白美,高鼻梁,大眼睛。

网络上有很多教女孩画仿妆的视频,视频外面在学习的女孩,买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想把自己变成不一样的人,除了自己。

然后齐溪坐在镜子前面卸妆,这种独白剧的冲击力很大。她在镜子面前摘掉假睫毛,去掉做成高鼻梁的道具,擦掉粉底,说自己有天走进整容科想要做手术。医生捧着她的脸,郑重地跟她说:孩子我做了30年的整容医师,我觉得你很漂亮,不需要整容

“可是我不好看啊!”

"在我看来你很漂亮,不需要整容,你只是不太自信,相信我,自信的女孩才最漂亮。"

“可是,难道不是漂亮的女孩最自信吗?医生”。

《魔镜》讲述的是女性的容貌焦虑,而当浓妆艳抹的齐溪出现在镜头前的时候,是网友的评论为这部30分钟的剧完成了后半段。

弹幕里写的都是:她的皮肤真的不好啊。眼睛这么大也太吓人了吧。

齐溪说:我质疑的不是美,而是一定。是谁定义了美的标准。

美本来应该是自由又广阔的,但在网络的“A4腰”'九头身“的渲染下,美是狭窄的,单调的。

一定要是巴掌脸吗?

一定要是九头身吗?

一定得是筷子腿吗?

一定得高吗?

一定得瘦吗?

一定得又白又高,还瘦吗?

现实是:当我在表达我质疑某种固化的美的标准时,很多人就如弹幕里的路人一般,疯狂输入不满和评判。

焦虑无孔不入。

2

大概因为我从小也不是好看的女孩,甚至不是有魅力的女孩,对于故事里的女生特别有共鸣。

不是高白瘦,甚至也不够美。

普通女孩的前半生,大部分都是跟自我意识的对抗。我应该怎么样才能得到关注,怎么样才能被自己喜欢的人爱,怎么样才能活得很酷很与众不同,而不需要时刻注意别人的目光。

在大学的一个男朋友,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学到了ayawawa的评分制,然后把里面的价值观跟我大书特书,怎么样才能得到更高的分数,怎么平衡自己的MV和PU。

那种把自己套在某个标准里拼命靠近男性利益标准的风格,我真是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

这半个小时浓缩的纠结和迷茫,散落在好多个女孩的一生里。

当然这部剧还有很多不够成熟的地方。比如深度依旧有限,独白稍显突兀,毕竟由一个有女神气质的演员来讲述外貌焦虑这件事,不怎么有说服力。

可是,允许一些缺陷,才能让更多的表达浮出水面。

3

为了感受更多的细节,我去看了BBC的原版《她说》,一共8个故事,由不同的女性讲述了真实经历改编的故事。

有的女性走进了导演的房间然后被潜规则,有的女性因为发生了夜晚陌生女性被杀的时间而要到9点实时宵禁而反抗,有的女性因为连续三个孩子死亡被直接判定在杀害孩子的凶手,还有的女性持续遭受婚内强暴,在英国1991年之前,这一行为一直被视为合法的。

印象最深的是第四集,也就是讲述因为有女性被杀,而实施9点之后对女性的宵禁。

这个故事取材于真实历史: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一个被称为“约克郡开膛手”的连环杀手在英国频频作案,被害者皆为女性。

警方的应对措施之一是,对当地女性实行宵禁政策——要求女性九点之后不能出门,如果出门必须有男性陪伴。

女孩表达了对宵禁令的不满,警察反问她:如果你是警察,那你会怎么做。

女孩说:我在人行道上不应该遇到任何没有女性陪伴,没有女性担保其品质的男性。

当街上过了九点还有在街上晃荡的男性,为什么不被贴上潜在杀手的标签呢?

这就是悖论,当有女性被杀害时,总会说谁让你穿的这么暴露,谁让你这么晚还在街上走。可是没有人会说,既然有女性晚上被杀害,那为什么不限制潜在行凶者的自由呢?

而当法令要求女性晚上9点之后都呆在家里,家里真的是比外面更安全的地方吗?这世界的无数个深夜里,有多少女人在遭受着来自家庭的暴力和挣扎呢?

"如果我有女儿,我希望她可以安全地走在每一个街道上。她不会注意到脚下混凝土的裂痕,因为她的头会高高扬起,尽情感受这个世界。

一个为她奋斗而来的世界。

我希望她的夜晚九点是美丽的,没有恐惧。

如果夜晚出门看星星都做不到,那教她们追逐星辰还有什么意义。"

0 评论: 0 阅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