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哎呀好身材》制片人陈杳:破题者的沉思录

传媒1号 2020-11-21 22:32:27

从第一季起,《哎呀好身材》就以一个「破题者」的身份入局。

不管业内还是观众,人们惊讶「竟然一档关于减肥的、健康的节目可以这样做!」既有赞美、也有争议,求新者乐见破题,保守者略有不适,但是不管如何,这样的破题确实是让这类节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破圈了,有热度了。

今天,正值第二季收官,1号独家专访芒果TV自制健康生活体验真人秀《哎呀好身材》两季节目制片人陈杳,跟她一起探讨破题中真实的苦与乐,反思破题在破与收之间的分寸。

哎呀好身材》制片人陈杳

从第一季到第二季,破了多少个题?

第一季的破题很大胆,因为直接破了类型的题。

当时摆在团队面前的,是这样一种类型节目状态——

减肥类、健康类节目似乎一直半温不火,好像找不到它的受众。它往往把一群体重超标的人拉到一个封闭环境下进行魔鬼式减肥,真正想减肥的人很难通过这种形式找到支撑,不关注减肥的人更不会收看这种内容。

所以,传统健康减肥节目既打入不了圈层受众,又辐射不了普通观众。

于是,《哎呀好身材》找到一个独特切入点,主攻大众市场、普通观众——

生活观察+健康减肥。

让观察对象在生活场景之下进行健康减肥,一来生活场景更贴生活,这才是更加大众向的人们真实减肥的环境,能够引起共鸣;二来生活观察更有看点,在节目过程中植入健康减肥理念、技巧,也更容易让观众吸收、接受。

这一破题,让节目在第一季时,就取得全网85次热搜,9次TOP1,仅微博热搜就有3次TOP1,这对于一档健康减肥节目而言,几乎是创纪录式的高热度。

而从第一季到第二季,破题更加大胆,接着破自己的题。

一是理念破题。

第一季主题是在身材言身材的「好身材」,而第二季要做的则是解放概念,打破好身材仅仅是身材本身的局限。

「定义我们的,不完全是我们的外表,而是我们的所作所为」,陈杳表示,「每个人的身材其实是映射了它的生活的,身材与生活是一组互为因果的关系」。

因此,第二季主题就由「健康减肥」升级成了「健康生活」。

由此也带来了选取嘉宾维度的变化,第一季选择嘉宾的维度紧密扣着身材展开,选择了三个身材不够理想(乔杉、王菊、凌潇肃)、一个身材作为标杆(张天爱)的嘉宾组合;第二季选择嘉宾辐射了亚健康的生活习惯带来身材问题的四个案例:

李湘夫妇是婚后幸福肥造成身材管理问题,这其实辐射很多婚后家庭健康问题,而在节目中两人相互监督减肥,这种互签减肥「对赌合约」的方式其实也给很多普通夫妻提供既有趣又有用的相互督促方式;

程潇在工作之外完全宅家不出门,宅是一种与运动相反的静止状生活方式,自称「没有事情,打『死』都不会出门的人」,在家里要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要么躺在沙发打游戏,即使去了外地也要宅在酒店绝不出门,被封「朋友圈熬夜懒宅冠军」,这给她带来28%超高体脂率,高于25%就属于肥胖。专家表示,「程潇就是典型的瘦胖子,体重是很重要指标,但是更重要的指标是体脂率,高血脂会带来冠心病、心绞痛、脑中风等一系列问题」。于是,节目刚刚开播,#程潇体脂#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尤其引起年轻群体关注,可见程潇这样的「瘦胖子」在宅文化盛行的年轻群体间,非常具有典型意义。

杨迪是典型的工作压力大、作息不规律,带来一系列亚健康问题,#杨迪睑板腺消失#引发全网对杨迪本人、对亚健康的关注。其实,这一案例反映了现实生活中非常普遍的「打工人」现状,小病拖成大病,身体年龄甚至大于实际年龄。

李伯恩则是不健康饮食结构,尤其偏好碳水、高热量食物,带来的肥胖问题。这也成为赵奕欢唯一对他不满之处,因此定下减肥30斤才能结婚的目标。

二是人物关系升级。

第二季中,人物关系是非常有章法的——

李湘与王岳伦的夫妻关系,赵奕欢与李伯恩的恋人关系、程潇的朋友关系、杨迪的母子关系。

其实,第一季就有人物关系,只是没有强规则,没有从头到尾的监督与被监督的概念,「但实际上这个动力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是一个慢生活的观察真人秀,如果在生活本来没有强规则的情况之下,完全要靠自己快速形成健康生活方式比较困难」,陈杳表示,所以,第二季便提出了「一人孤单苦练,不如两人相伴监督」的升级理念。

这个理念,在本季中,被赵奕欢、李伯恩这对小情侣最有力的执行,赵奕欢被网友们称作「现实版顾佳」,既硬核地跟男友在饮食问题上约法三章,在他贪嘴想喝汤时往碗里扔纸巾粗暴阻止;又柔软地在男友暴饮暴食之时难过落泪。不仅监督,她也身体力行,陪着他一起运动、一起节食,所以#赵奕欢李伯恩相处模式#也被网友送上热搜,可见,这种热恋男女共同监督、共同进步,也是击中了一类观众群心理需求的。

于是,在有一个「住家陪练」的帮助下,李湘成功减肥8斤、李伯恩成功减肥30+斤,杨迪养成了早起习惯,程潇改变了宅家习惯。

三是叙事结构优化。

在第一季中,因为是在生活观察下的减肥节目,所以主要如实记录嘉宾本真状态,但是执行下来,团队发现,如果只靠嘉宾自己规划,还是会缺乏科学健身依据。

因此,第二季四组嘉宾要与各自监督人签订三个月改造计划,包含节目录制中不可触碰的「雷区」和自立惩罚,如果累计获得两次惩罚,嘉宾将要去往与自己生活差异巨大的地方,进行变形改造。

所以,在第二季中,一旦发现嘉宾状态不如理想预计,就会触发变形赛制,把他们从原来生活场景中抽离出来,去到一个跟他们生活习惯截然不同的地方,强制体验健康生活。

于是,我们看到了从第5期到第7期,减肥效果不太理想的李湘、王岳伦夫妇,就被强制送到农场进行变形体验,捞垃圾、挖芋头、放山羊……事实上,肥胖是一种城市病,随着生活越来越便利、越来越舒适,肥胖率也越来越高。环境与角色的变形,则能起到一种身与心的重启。

这一系列破题,又让第二季的热度超过第一季,开播至今共收获95个热搜,同比第一季增长12%,其中微博热搜15个,5次登顶TOP1,再次刷新这一品类热度峰值。

破题之后,不再悬浮、不再小众

而破题的意义,就是让人们看到一种全新的可能。

于是,两季下来,它破了同类节目「悬浮」的本质问题。

减肥节目,不再是一种悬浮地把人隔绝到一个完全脱离实际生活的封闭环境,进行枯燥的、反人性的、高强度的瘦身训练。

相反,它就发生在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当中,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下,在亲密的人际关系中,同时,它所呈现的健康减肥方式并没有那么难以企及——

比如宅生活代表人物程潇,网友评价#程潇像极了宅在家的我本人#。但正如她所说,「我现在的生活方式按理来说不健康,但是大多数年轻人都是我这样的生活吧?」她既是一个代表,也是一个榜样,她在节目进程中改变的生活方式也在改变年轻人的既定认知,对于宅生活的年轻人们,只要愿意出门、走到户外,不管跳舞、旅游、玩滑板,都是对他们而言的简单却又改变极大的健康生活方式。

又比如像杨迪在海边打沙滩排球,像李湘、王岳伦去郊外射箭,这些都是既有游戏性又很健康的户外运动方式,不但可以在轻松愉悦的状态下减肥,还可以与朋友、亲人、爱人一起挑战新事物。

它在塑造一种全新的减肥节目认知模式,如果说,以往观念之中,「减肥节目=封闭式训练」,那么,《哎呀好身材》则是「减肥节目=开放式挑战」;

如果说,以往观念之中,「减肥节目=特殊案例的减肥」,那么,《哎呀好身材》则是「减肥节目=普通人的瘦身」,甚至能拥有#我和女明星的共同点#的同款瘦身方式。其实,艺人瘦身也未必都是极端的、魔鬼的,也可能是普通的、日常的,这才是应该倡导的正确理念。

由此,两季下来,它才能破了同类节目「难出圈」的衍生问题。

在心理层面,对于需要身材管理的观众而言,最难的就是「身材管理=痛苦」的刻板认知,这让人天然想要回避身材管理,然而,破题之后,当「身材管理=愉快」的全新认知成立,它让人们心理层面不再抗拒,才能真正影响到更多人。

在创作层面,《哎呀好身材》之所以让第一次此类节目成为热点,就是因为它的形式有观众缘,在生活观察类节目大受欢迎之际,用这样一种综艺手法切入生活健康品类,让更多观众愿意收看此类节目。

陈杳说,「你想要倡导健康生活也好,想要倡导减肥方式也好,首先要有人看,节目才有意义,否则就是自说自话了,对吧?」

这当然是对的。

没有流量、没有热度,即使没有任何问题,也不是好节目;反之,如果有流量、有热度,即使难免有些争议,也是有价值的。

破题者的沉思录

在与陈杳对话过程中,笔者可以感受得到,这是一支始终希望能够THINK OUT OF THE BOX的团队,他们有一种抓着破题不放的执拗。

陈杳团队《哎呀好身材2》杀青合影

但是,创新是要反刍的,甚至要一遍一遍反刍,咂摸其中滋味。

在接连两季的破题实战中,陈杳团队不仅给自己也给行业留下了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第一, 破题是否有边界?

「对于我们,最难的就是破圈和题材之间的关系。如何做到兼得?这不容易」,陈杳表示。

对于健康、减肥这样一个既刻板又传统的题材,大家会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认为这类节目就该天天健身,否则就是偏题,但如若不破题,这类节目始终无法打开大众市场。这就陷入一个死循环中。

尤其第二季中,破的力度更大,是在一个健康生活概念下的「好身材」,但是可能乍一看,人们会觉得宅也好、晚起也好,跟好身材没什么关系,但在主创理念之中,普通观众认为的「好身材」往往对应的是THIN(瘦的),然而更加科学的理念应该是FIT(健康的)。

乍一看,人们会觉得杨迪母子关系、赵奕欢情侣关系的日常记录,也跟好身材没什么关系,但是主创理念之中,一个人的人际关系尤其是亲密关系,是会直接影响他的身心健康,间接体现在她的身材之上。

「我们团队虽然想的很清楚,但是可能健康生活与好身材的关系,观众要转几个弯才能理解,如果说这一季有什么遗憾,就是这个理念还没有被大家更更广泛地理解和接收到」,陈杳非常坦诚地自我剖析。

笔者认为,一方面,的确存在如何通过节目更好传达观众创作理念的问题;另一方面,这种对好身材从THIN到FIT的集体观念转变,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漫长而费力的,需要市场教育的历程。而这,也并不只是一个综艺节目能够独立完成的破题,甚至需要整个健康行业、社会舆论。

第二,真人观察类节目是否可以介入?

无论是真人秀,还是观察类,观众默认的是,节目需要完全真实,所以每每爆出有剧本、有干预,就会受到观众非议。

但是,一档关于健康生活习惯养成的真人观察类节目呢?也要保持这样的距离吗?这是陈杳团队反思提出的问题。

「其实湘姐可以减掉更多,我们当时应该更强有力地去帮助她,但是因为我们之前太尊重每个嘉宾的真实生活状态。如果我们在节目录制之外,可以给她多一些的帮助和约束,也许前后更大反差的视觉效果,既能更好传达我们节目理念,也能帮助到更多人」,陈杳说。

以上两个问题,不仅对于这个项目,也对每一个想要破题的创作团队,都有一定借鉴价值。

采访下来,笔者认真感受到,一个破题者的另一面必然是一个反思者。

越想超前,越要顾后。越是有酒神般热烈的创作欲,越要兼备大海般深沉的反思力。

没有一档节目是完美的,但是它能在不断破题与不断反思中不断进步。

不只是自己的进步,也会是行业的进步。

0 评论: 0 阅读: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