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披哥”到《追光吧》,“哥系选秀”之路真的被打通了吗?

香茗史馆聊 2021-11-24 17:58:49

离《披荆斩棘的哥哥》收官还不到一个月,优酷的《追光吧》就迫不及待的上线了,在第一期节目中,21位“追光者”们已经有一半的人完成了自己的“初舞台”展示,如果说,去年网友看《追光吧!哥哥》是一边笑一边吐槽,那么这一次大家对“哥哥”们的评价,几乎都是以正面为主,但话题和热度却难以像去年那样,通过“黑红”直冲云霄,难道比起“油腻”,对“哥系综艺”来说,更可怕的是平淡?

“哥哥”们彻底“去油”,但奈何珠玉在前

去年,《追光吧!哥哥》在“浪姐”之后借“东风”上线,却没想到以“蛋饺肉丝”、“地板臀桥”、“做作wink”等千奇百怪的油腻,“逆向”出圈了一把,热度有了,口碑却“一泻千里”。

这次《追光吧!哥哥》的第二季《追光吧》卷土从来,显然是吸取了之前很多教训,在阵容上就明显比上一季有看头不少。“实力唱将组”有杨宗纬、陈楚生、沙宝亮、周晓鸥,“专业舞者组”有韩宇、张傲月,“rapper组”有杨和苏、那吾克热,“活力唱跳组”有吴建豪、刘也、徐志贤,还有两位“定海神针”级的港圈“大佬”吴镇宇和张卫健。

这套配置可以说国民度与业务能力都算得上可圈可点,节目组也放弃了像上一季一样,让“哥哥”们一上来就进行他们完全消化不了的不和谐表演,换成走“吃老本”路线,尽量发挥自己优势的部分,整体“去油”效果十分不错。

同时,主打“熟龄艺人”的竞演类综艺,必然要打出“回忆杀”这张王牌,当张卫健拿出粉丝为他精心制作的“经典角色”盘点时,儿时追剧的各种回忆想必已经在观众脑海中翻涌;吴镇宇更是以一首《无间道》中的插曲《被遗忘的时光》,勾起了观众对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怀念,唱的好不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秀了一把影帝的“眼技”;连“吴建豪否认美作是离子烫”都冲上了微博热搜。

总的来看,如果只是和上一季对比,《追光吧》的“进步”还是十分明显的,但无奈的是,聚焦同一主题,阵容更强劲的《披荆斩棘的哥哥》刚刚收官还没多久,网友们在这种情况下难免要将两者进行对比,这样一来,《追光吧》无论是“初舞台”还是“真人秀”的部分就都显得不太够看了。

舞台缺质感,互动缺话题

首先,竞演类综艺要想抓人眼球,“舞台好看”是极为重要的因素,在《披荆斩棘的哥哥》中,芒果TV可以说呈现了自己沉淀多年的舞台审美体系,打光、运镜、置景、服化道之间配合的非常成熟,例如一公的《凄美地》舞台,节目组用草皮、灌木和树搭建了一个童话般的森林,辅以灯光烘托出了一种极具艺术美感的氛围。

反观《追光吧》的舞台,“哥哥”们的表现确实不“油腻”了,但舞台的整体设计水准跟之前相比却并没有提升多少,无论是打光、造型还是舞台背景、运镜设计,都不太能为“哥哥”们的质感加分,这就造成了虽然嘉宾们大部分都具备一定的实力,却给人一种看了一场普通的“拼盘演唱会”的感觉,不能说“拉胯”,但也没有让人记忆特别深刻的亮点。

其次,“真人秀”的部分,《追光吧》在话题营造、选手特点刻画还有人物关系的挖掘上,也和《披荆斩棘的哥哥》有一定的距离。在开播前,节目组把所有金星出场的画面“一剪没”,似乎已经隐隐预示了,《追光吧》这一季希望不再“黑红”,不依赖“吐槽”的决心。但“金姐”犀利的吐槽不见了之后,演播厅里就剩下了“哥哥”之间尴尬又恭敬的互动,大家要么完全不熟,要么熟的很无聊,平静如水,毫无涟漪。再配上七零八碎,连宋雨琦这个主要嘉宾都能毫无铺垫突然出现的剪辑,节目的趣味性和观赏性难免大打折扣。

而《披荆斩棘的哥哥》在第一期就铺垫好了,“大湾区港圈五人组”欢乐又松弛的“友情线”,gai为了“撑兄弟”找陈小春要说法,林志炫和李响对舞台追求有分歧,所产生的“撕逼线”,这两条观众喜闻乐见的剧情线让节目刚开播不久就迅速出圈,甚至没看过的人都能够随时参与讨论,奠定了其“爆款”的地位。

不过对于选秀类节目来说,一直有“一公定生死”的说法,因为“初舞台”一结束,哥哥们就要走出当下的舒适圈,能不能激发出不为人知的潜力,把个人优势最大化的整合到团队中,还是个未知数。另外,《追光吧》接下来还会在竞演的间隙加入一些室外真人秀内容,嘉宾们将会到运动场、军队等地亲身体验运动员或人民子弟兵的生活,更加深度的塑造并展现人物“群像”。

所以,目前来看,“初舞台”还没放完的《追光吧》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哥系选秀”方法论:顶级舞台+人设打造

2020年,《乘风破浪的姐姐》横空出世,成为了毫无争议的年度“现象级”综艺,一时间,各大平台都迅速认准了“熟龄艺人成团”这个“财富密码”,“姐姐”之后,“哥系综艺”开始顺势而上,却由于“油腻”、“爹味”、“缺乏质感”等原因招来了不少观众的diss。

直到《披荆斩棘的哥哥》在一片不看好的声音中顺利跑出,证明了“哥系选秀”虽然难做,却仍有正面出圈的可能性。

回顾“浪姐”,它的核心立意是非常明确的,“姐姐”们在不够友好的大环境中,甚至是缺憾与焦虑中,绽放出了一种不惧年龄、不惧风浪的自信与生命力,是社会中所有背水一战的“熟龄女性”的缩影。这种性别议题的聚焦可以让节目轻易引发大量观众的共情与代入,为热度发酵建立了良好的基础。

但“哥哥”就不能“以此类推”了,男艺人“花期长”,竞争环境更宽松是不争的事实,这就让“哥系选秀”必须面对一个重要的问题,它没有“浪姐”那样贯穿始终的主旨,嘉宾们来到这档节目的驱动力也各不相同,难免让观众们生出一些迷茫之感。

性别视角上不了怎么办?“披哥”给出解题方法是,放弃这部分,专注打造舞台和挖掘人格魅力,让观众们为具备艺术价值的硬核舞台所震撼,再让功成名就的资深艺人以自己未曾展露过的反差魅力感染观众,例如,既能一本正经唱“流星雨”,也能绣花的“硬汉”赵文卓,就让不少网友直呼“卓哥还有这样的一面”。

“披哥”这种“打法”,意味着节目的成功是建立在艺人国民度够高、业务能力够强、性格足够讨喜之上的,而《追光吧》之所以首播就相形见绌,也是因为上一季的低口碑,让它这一季很难“攒”到一个比现在更好的阵容。

但值得思考的是,宝藏嘉宾毕竟是有限的,如果只有“食材足够好”,才能做出“大餐”,“哥哥”类IP必将会马上面临无人可用、难以为继的困境,毕竟,在综艺市场里,红利永远落在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手中。是推陈出新,另辟蹊径,还是从盛到衰,偃旗息鼓?“哥系综艺”的未来,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0 评论: 0 阅读: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