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摘字天团,砸挂师父小达人,唯一不怕摘字的就是烧饼

小黑马看娱乐 2021-11-25 17:37:24

岳龙刚、张立民、孟祥辉、张剑宇、秦凯旋,这些名字听着是不是有那么些耳熟?

来,我们一起看一下他们更被广大观众熟知的名字:岳云鹏、张鹤伦、孟鹤堂、张九南、秦霄贤。

哈哈,原来是德云社的一帮老爷们。

话说,他们在师父郭德纲面前作死的场面可多了,拿师父砸挂、爆师父黑料,大胆狂徒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尤其是张鹤伦,被粉丝们戏称为德云社“坟王”。我们来一起看看他们的作死行为吧。

张鹤伦

“德云新坟换旧坟,坟坟挨着张鹤伦。”

张鹤伦不管是大场合还是小场合,拿师父砸挂简直是信手拈来。最著名的言论“德云社里流氓多,流氓头子他姓郭”就是出自张鹤伦的手笔,他能够在德云社活着,并且活得还不错,实在是郭德纲这个师父大人大量。

记得德云斗笑社某一期大伙坐在一起聊天,郭德纲说让张鹤伦到家里说活,还说你别看不起我,我也是说相声的。结果张鹤伦的回答实在出人意料,他竟然说“我尽量”。把老郭气得直接给他摘了字,管他叫张立民。

要不说张鹤伦胆子大呢,虽然被老郭踢屁股、摘字警告了好几次,但是他一点都不长记性,该调侃师父的时候丝毫不怵,而且完全无视警告,该怎么砸挂还怎么砸挂。

尤其是封箱之类的场合,只要张鹤伦到前面唱歌什么的,那必然饶不了自己师父,必然得在歌词里埋汰师父一番,最后光荣地被师父踢一脚。

【岳云鹏】

宠徒毕竟不一样,和师父相处时的状态都比其他师兄弟要自然。不过宠徒也不是完全放心的主儿,调侃起师父来也是丝毫不手软。师父个子低啦、师父又黑又胖啦、师父干坏事啦,等等,只要岳云鹏想到了那就必须给师父安排上。

岳云鹏本身说相声又比较火,开专场也比其他师兄弟多,他埋汰师父的时候被记录下来的场面就更多了,哪怕搭档拦着都拦不住他秃噜了的嘴。

背地里埋汰师父也就罢了,毕竟郭德纲也不能因为台上的包袱和徒弟们计较,关键是岳云鹏还敢当着郭德纲的面埋汰他,打球时直接调侃个儿矮的才需要架杆,把郭德纲给气得。爱徒儿徒都轮不上岳云鹏,干脆送了他个宠徒。只不过岳云鹏认为是宠爱的宠,郭德纲却说的是愚蠢的蠢。

【孟鹤堂】

德云社弟子里面胆子最大的就是孟鹤堂了,同时他也是挨郭德纲踢最多的一个。

孟鹤堂应该是德云弟子里最早学郭德纲唱太平歌词时踢大褂的,还因此光荣地挨过一脚。之后,其他徒弟就都学会了,每当到了趟风冒雪那句歌词的时候,这家伙一帮老爷们都忙着踢大褂。

除了这些调皮的之外,孟鹤堂在相声中也经常调侃自己的师父,穿个小孩的衣服说是师父的大褂、说师父打篮球磕到别人膝盖等等,他是把老郭埋汰得一无是处。

孟鹤堂私底下也属于比较敢说话的,连烧饼在师父面前都没他那么大胆子,就他敢跟师父要西瓜吃,师父不给就撒娇,然后师父一秒钟就投降。

【张九南】

“我叫张剑宇,不叫张九南。师父管我叫张剑宇,他什么时候想管我叫张九南了我再叫。”

其实张九南面对师父时还是挺紧张的,但是架不住师父不在的时候他就敢嘚瑟了。虽然在师父面前紧张到说话都哆嗦,但是私底下的张九南可是恨不得反了天,别说德云社了,全地球他最大。

张九南小园子里说相声跟师父叫板可凶了,但是到了师父面前立马就怂了。不管怂了也不管用,丝毫不耽误郭德纲直接把他的字给摘了。

【秦霄贤】

论到怂了这件事,秦霄贤比张九南还不如。秦霄贤在师父面前更紧张,紧张到语无伦次的地步。但是,没了师父在场的秦霄贤立马就精神焕发了,夜店小王子走起。

秦霄贤被摘字的时候比较少,我记忆里好像只有一次,但是我还忘了具体的场合。如果大家记得,麻烦大家提醒我一下吧。

【烧饼】

最后来说这个德云社最不怕摘字的主儿,作为儿徒烧饼拿师父砸挂的时候更多,而且更加无所畏惧。郭德纲说摘字也吓唬不住他,烧字你拿走,饼字也给你。摘字,我用过吗?

作为德云社为数不多的云字科弟子,烧饼朱云峰的艺名就没有用过,如果不是偶尔有人提起,估计大家都忘了烧饼还有个云字科的艺名了。

不怕摘字的烧饼从小就敢拿师父开涮,师父小气、师父怕师娘、师父这个师父那个,很多师父的事情都是他给抖搂出来的。

烧饼是德云社唯一一个在摘字的边缘疯狂试探,可是却永远可以全身而退的人。

0 评论: 1 阅读:283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