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姑妈姐姐是真好哭,开放式结局才是悲剧的开始!

盘它娱乐 2021-04-06 15:58:34

我的姐姐》一上线,小盘就迫不及待买票观影!

作为张子枫的演技粉,在预告片中张子枫呈现出一个倔强清冷,带着刺行走世界的孤傲少女。这和张子枫本枫的形象大相径庭。

却又不得不感叹一张恬静娃娃脸的她,可塑性如此强。《向往的生活》中岁月静好,笑的眉眼弯弯的妹妹。

《唐探系列》中阴郁腹黑,看的人后背发寒的思诺。

所以,《我的姐姐》中那个全程冷漠,眼神疏离的短发子枫,第一次独挑大梁,更令人加大了期待值。而电影本身所表述的现实问题:重男轻女、“扶弟魔”、二胎家庭等被残忍冷静的剖析,鲜血淋漓展现在观众眼前,宛如切肤之痛。

我的姐姐》画面表现形式上,切近景直拍演员,尤其是张子枫饰演的安然、朱媛媛饰演的姑妈的镜头,被条框束缚住的人生,新老一代的姐姐,看得人非常压抑。

电影内容很简单:一个失去双亲的女孩,突然要面临抚养五岁弟弟,是坚守自我人生将弟弟寄养,还是遵从血亲至上抚养弟弟长大成人。

但其中的亲情伦理却非常窒息——长姐如母,首要任务就是把弟弟好好养大。

我是姐姐,从出生就是。我只有你了。

电影中有两位姐姐,老一代的姑妈,新一代的安然。姑妈是典型的付出型,介于时代背景,在资源贫瘠重男轻女盛行的年代,被母亲从小告知一切以儿子为先。西瓜没得吃,因为弟弟要吃;大学没得上,只能供弟弟读;生意没得做,要回家帮弟弟带孩子。

除了母亲自己,姐姐的一切也要服务于弟弟。这不是命令,而是刻在姑妈骨子里的咒。在安然父母死去的那一刻,她首先就提出让安然抚养弟弟。

可又因为是姐姐,她又无比理解安然。朱媛媛将川渝市井麻利,嘴硬心软的妇女形象演绎得太真实,尤其是和切西瓜时将中间最甜的部分挖给安然。她不是不懂安然的困境,或许她自己也无解此题。

在安然走后,她用俄语念出单词,脱离世俗羁绊第一次面对自我,绝对是本片催泪高潮之一。再看新一代的姐姐安然,时代的组合拳几乎都打在了她身上——强制一胎,从小被父亲要求装瘸子(有残疾孩子的家庭可生二胎);在姑妈家寄养时期,被表哥当沙包打,被姑父偷看洗澡。

上大学后提倡二胎,父母在未经她同意情况下,生下二胎弟弟。她冰冷坚硬,遭到攻击如一头小兽般反扑撕咬。

最要命的是,在和弟弟短暂相处的日子里,渐渐滋生出感情。一个可爱顽皮的弟弟,若是父母健在,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的模样。再紧密的姐弟情,却掩盖不了这是安然一生的拖累的事实。卖房子,参加研究生考试,坚定的要去过想要的生活,但安然在去寄养家庭见协议时,将弟弟一把带走。

两姐弟在街头踢球,不知去处,也毫无归处。开放式的结局,安然又当回了姐姐,向亲情血脉低头的她,尽管和弟弟脸上带笑,却殊不知是悲剧的真正开始。

卖了房子,是带着弟弟上北京一边考试一边谋生?为了弟弟,留在家乡继续开始厌恶的护士生涯?

弟弟有了人照顾,但安然的人生又将何去何从,被驯化的她,成为人人眼中的真善美的天使,却把自己推向新的地狱。

在《我的姐姐》中的大结局中,浓重的悲戚感深深将人裹住,即便走向是符合大部分观众的内心设定。但我依旧不喜欢。用一句网友的话总结:它本可以是《何以为家》,但它选择了《以家人之名》。【免责声明: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删】

0 评论: 0 阅读: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