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姐说》不如改成“听咖位说”,没有名气,连后期剪辑都欺负人

娱小北 2021-03-29 23:41:33

2020年11月,由赵薇担任发起人、监制的女性独白剧《听见她说》播出。

这档节目将目光与重点聚焦到女性身上,从女性视角去谈论原生家庭、重男轻女、容貌焦虑、大龄单身、全职主妇、家庭暴力、中年危机、物化女性等当代女性生存痛点,从而听到女性最真实的声音。

节目邀请圈内具有代表性的女性演员,如郝蕾、奚美娟、杨紫、咏梅、杨幂等,面对镜头她们讲述了内心的声音,以及对生活的态度。

她们用一个又一个故事去启发女性,不要被所谓的统一审美束缚,不要被物化,要向家暴说不,要拒绝中年危机。

节目新颖,形式独特,意义深远,一经播出就引来不少关注。本就是女性的赵薇,用故事感染每一位女性,去帮助处在迷茫中的女性,去给女性们敲响警钟。

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敢于发表意见,敢于说出内心的声音,也有越来越多的节目将镜头对准女性的自我表达与观点输出上,除了赵薇的《听见她说》外,《听姐说》也是其中一档。

与《听见她说》的独白剧相比,《听姐说》是脱口秀,通过喜剧形式传达女性态度。节目中的18位女嘉宾,从年龄、爱情、工作、家庭、自我等方方面面去探讨与发表观点,从中展示出当代社会女性真实的生活态度。

不同年龄、不同身份、不同地位、不同的女性视角,表达出的生活态度自然不同。有人充满个性,有人心酸苦楚。

从《听姐说》的节目内容、形式、立意上可知,它对标两档节目。

一档是《听见她说》,将焦点聚焦在女性视角上。另一档就是《吐槽大会》,以脱口秀的形式将态度表达出来。

综合起来,《听她说》就是:大型女性脱口秀节目。

可以让女性表达态度,抒发情感,同时又是脱口秀的形式,《听姐说》立意很新颖,形式很独特。但本以为是个看点十足的节目,不料尿点太多,甚至尴尬到飞起。

18位姐姐们没有说脱口秀的经验,当着台下观众的面表演起来甚是吃力,节奏混乱、台词不熟、“笑”果不够。

首个登场的玲花,开场整个垮掉,节奏太慢,台词记不熟,包袱的设计没有达到脱口秀节目的效果,场面一度尴尬。

第二个登场的应采儿相比玲花的紧张,她更显得自如与自信,但总是用力过猛,夸张的表情频繁出现。瞪眼睛、撇着嘴、插着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山鸡哥”派来砸场子的。

除了用力过猛,应采儿还频繁踩到节目雷区。

作为女性视角的节目,应采儿并没有谈论到自己,而是张嘴闭嘴全都是老公与孩子。这样一来,既与节目立意相悖,又引起不适。

难道除了老公陈小春与儿子Jasper外,就没有其他可以讲的?每次录制节目都会提到老公与孩子,应采儿给观众带来的惊喜太少。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了《听姐说》,也能理解《吐槽大会》为什么会有提词器了,而李诞是有多么的成功。

脱口秀并非谁都能说,许多站上台的脱口秀演员都是经过多场训练的,练出了节奏感,也练出来临场发挥能力。所以当《吐槽大会》邀请明星嘉宾时,都会考虑到明星嘉宾没有脱口秀表演经验,对此会做出各种准备。

比如,稿子是由经验丰富的脱口秀编剧所写,现场会有巨型提词器,现场观众笑点变低烘托气氛,这些看似“见不得人”的操作,其实早已是脱口秀节目的“神器”,也是公开的秘密。

因为只有这样,没有经验的明星嘉宾们才能表现得淋漓尽致,站在舞台上也会自信满满,说出的段子也会好笑,能带动全场。

回头看《听姐说》,姐姐们都是没有脱口秀经验的小白,没有专业的编剧写段子,在现场又没有提词器,即便是站在大舞台具有多年舞台经验的歌手,即便是拍摄过上千场影视剧的演员,站在脱口秀的舞台上也依旧是发抖的,也是不自信的。

此前,《吐槽大会》因提词器的事情被骂,现如今再看,提词器确实是个好东西。《听姐说》的舞台翻车,也从侧面证实了提词器的重要性,以及《吐槽大会》的成功。

吐槽大会》的导演曾在采访中说过,如果没有提词器与专业的编剧,嘉宾们站在舞台上凭本事说脱口秀只有难堪与尴尬。

这都是“血”的教训!

当然,尴尬到飞起并不是《听姐说》的唯一“特点”,还有一个是太现实。

在这档节目中,咖位大、热度大的嘉宾才受欢迎,也能受到节目组的青睐。但相反的,咖位小,热度小的嘉宾,连后期剪辑都欺负人。

其他姐姐都挨个表演,每个人都有几分钟的solo镜头,但是到了没有名气的金铭、毛俊杰时,画面变了。

按照挨个出场的顺序,金铭与毛俊杰是先后出场,且每个人都有几分钟的solo秀,可是当播到她们的镜头时,两个人被后期混剪,总表演时长仅仅是其他姐姐的个人solo时长。

也就是说,金铭与毛俊杰连完整版的节目都没有。

要说她们表演的不好,哪有阚清子更尴尬?

阚清子有完整版的表演,但全程离不开恋情的话题,与纪凌尘分手多年仍旧将“你喜欢大海,我爱过你”当成包袱。提前任是唯一看点,也是提到烂掉的梗。

整场表演节奏尴尬,现场几乎没有观众笑,主持人王自健更是甩出一句话:不好笑但特别心酸。

这场表演,阚清子倒数第一,可见效果有多差。但即便这样,阚清子依旧有solo的镜头,而金铭与毛俊杰根本没有这样的待遇。

这就是热度,阚清子提到前任是节目需要的看点,就连单个节目的名称都叫“阚清子谈前任”。可见,这档节目是有多么喜欢话题与热度。

在话题与热度面前,舞台表演的效果不值一提。

除了金铭与毛俊杰没有完整版的节目外,鄂靖文、莫小棋、倪虹洁三个人也是被后期剪在一起,三个人平分一个人的表演时间。

热依扎将脱口秀变成了演讲,全程讲述当妈妈的前后变化,没笑点没嗨点却有完整版节目;张凯丽的脱口秀像闹着玩,没有把观众逗乐,反而把自己感动哭了,就这样还有完整版。

没有名气的嘉宾,连完整的节目都没有,连后期剪辑都欺负人,《听姐说》何不将名字改成“听咖位说”或“听流量说”?

每个人都为了这个舞台付出许多,可得到的却是不同的待遇,说好的从女性视角出发、聆听女性想法,却最后还是败在流量与话题之下。

吐槽大会》从不会为了赶时间将没咖位的嘉宾放在一起播出,《听见她说》更不会打着聆听女性的旗号,去做这样的事情。

听姐说》还需不断学习,而并不是将镜头都给了名气的大嘉宾,也不是逮着王子文一个劲给镜头。

主动公布有孩子,还与男嘉宾闹绯闻的王子文,自带热度与话题,节目组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在节目中,王子文镜头最多,无论在台下与沈梦辰聊天,还是在幕后练习,亦或是在台上表演,都给足了镜头。

因为她自带热度,除此之外就是她的2G网冲浪。

与身旁5G网冲浪的沈梦辰相比,王子文像从另一个星球而来,不知道曾毅是谁,不知道什么是《无价之姐》,不知道“留下来”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你喜欢大海,我爱过你”是什么梗。

这样的反差确实给节目带来看点与笑点,但未免镜头太多,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听姐说》的剪辑太现实,也违背了节目初衷。节目初衷是听见每一位女性说,而不是听大咖说,奈何,没有名气的嘉宾只能当背景板。

0 评论: 0 阅读: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