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拍出了日本仅存的良心……

电影头条 2021-04-02 11:06:21

由于历史原因,日本电影向来关注战争,反战其重要题材之一。

但,日本的反战电影,绝大多数是“虚伪的反省”,他们关心的是战争给日本国民所带来的创伤,对“自己才是战争始作俑者”的事实只字不提,选择性地规避了战争给他国带来的伤害。

此前反战动画《在这世界的角落》摘得第40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日本奥斯卡)最佳动画奖、最佳配乐奖;入围2018年美国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入围《旬报》十佳,成为继1988年《龙猫》之后,第二部荣获日本旬报十佳电影之首的动画电影,被誉为本世纪最好的“日本动画电影”。

诚然,这是一部优秀的反战电影,它以平民的视角,控诉战争的残酷,传达着和平的祈愿。但是,整部影片视日本为受害者,于中国观众乃至遭受日本战争侵害的所有国家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在这部影片控诉战争给日本平民带来巨大痛苦的时候,这些伤痛早已成百上千倍地发生在中国,刽子手正是日本!

片中,当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时候,女主铃气愤地起身,声泪俱下地说:要战斗到最后,即使自己已经失去了右手也要继续战斗,不能屈服于他国对日本的“暴力”。可见,日本的平民,并非全然无辜,他们在内心里是渴望获得战争胜利的,所以日本影片中的反战,是“反思战败”。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黑泽清的《间谍之妻》更弥足珍贵、勇气可嘉。它真实勇敢地直面战争,将日本军国主义和疯狂的平民摆在了历史的批判台上……

故事开始于1940年的神户生丝检查所,宪兵正在抓捕间谍,一名英国商人落网。

镜头一转,公司内,名叫泰治的宪兵队长正在和社长优作聊天,被捕的英国人是优作的客户,而泰治是优作夫人聪子的发小。

他警告优作要小心行事,不要和间谍有关联,要照顾好聪子,但优作不以为然,两人不欢而散。

此时聪子和优作的侄子文雄正在库房拍电影,他们不是专业的电影演员,只是富人间的消遣罢了。

英国商人德拉蒙德被优作保释,来到府上拜谢,留下了贵重的布料。德拉蒙德打算前往上海,聪子认为那里是共同租界,是个好地方。但优作认为靠战争征服领地,并不是好事。

优作打算前往当时的日占区伪满洲考察药品,侄子文雄一同前往。在车站,文雄为感谢叔叔的照顾,敬了一个军礼,被优作制止。

优作走后,聪子遇到泰治,邀请他来家里喝酒,期间两人不断说着暧昧的话。当泰治看到聪子家中都是西洋装饰的时候,担心聪子会被认为是间谍,而惹上口舌是非……

优作回来,聪子前去接站,在两人深情相拥时,一名女子从他们身旁走过,意味深长地与优作对视了一眼……

公司的忘年会上,文雄辞去了职务,打算写小说。众人离开后,优作和聪子单独留下来聊天,两人想要去美国,畅想着未来的旅行。

码头上,渔民们发现了一具女性浮尸。

死去的正是和优作对视的女人,名叫草壁弘子。聪子被宪兵队传唤,队长泰治告诉聪子,草壁弘子是被丈夫优作从伪满洲带回来的。泰治警告聪子不要和间谍有牵连,并宣称将会监视他们夫妻。

回到家里,聪子质问优作,而优作倒也坦然,“我没有对不起你,我不会对你撒谎,但这件事也不能告诉你,我只能保持沉默”,之后反问聪子是否相信自己。虽然委屈和不甘,但是聪子依旧选择相信。

夜晚,聪子做了个噩梦,先是梦见丈夫发现了自己和泰治的暧昧,又梦到弘子没有死,她是丈夫的情人……

天亮了,聪子满心疑惑地来到了文雄所在的酒店,想要问个明白。文雄却只说弘子是个可怜的女人,便把她带了回来。然后斥责聪子不了解丈夫优作,之后交给了她一份文件。他告诉聪子,自己被宪兵队监视,不能出去,一定要把文件交给优作。

聪子来到了优作的公司,二人在仓库对质。聪子为了查明真相,打开文件翻阅了起来,优作也决定将一切和盘托出。

在这个段落里,聪子站在阴暗的角落,优作在阳光下。这个镜头充满了诗意和隐喻,一方面聪子代表着日本的“无知”百姓,活在阴霾中,不得真相;优作则是知道一切的人,是活在阳光之下的。讽刺的是,从优作知晓真相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为了无法活在阳光里的间谍。二人身份和认知的错位深化了这个镜头的表达体系,更加强了影片的讽刺力。

优作说:他在满洲里看到了成片的由尸体堆成的尸山,日本关东军(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在利用战俘做人体实验。草壁弘子在军医的帮助下拿到了日军做人体实验的关键证据,这也是优作带她回日本的原因。

目睹日军在中国作恶后,他无法原谅这种做法,决心要揭发那些如同恶魔一般的“军人同胞”,让美国加入战争,击溃日本。为此,宁愿做叛国贼在所不惜。

而聪子却只想和优作过二人的小幸福。

这是一段让中国观众悲愤交加的剧情,不由得让人敬佩黑泽清拍摄这部影片的勇气,也无法想象他将面对的、来自日本国内的争议和斥责。但,这是事实,不可辩驳、铁证如山的事实,相比较于其他日本电影虚假的“反思战败”,《间谍之妻》的反战是真诚的。这才是面对历史的正确态度,黑泽清拍出了日本人面对70年前的那场战争时,最后的一点良知。

又一日,优作出门,聪子偷走了重要的证据,并把材料交给了宪兵队。

文雄被捕,在宪兵队的严刑拷打下他承认了自己就是间谍。优作被传唤协助调查,但文雄并没有供出优作,最后因证据不足他被释放。不过,变态的宪兵队拔掉了文雄的牙齿和指甲,放在了优作的手上以示威胁。

回到家中,优作气汹汹地质问聪子为何出卖他们,原来聪子自有打算。

在偷走证据时,聪子看到了记录日本关东军人体实验罪行的胶片,她和丈夫站在了同一战线上。为保全丈夫,她举报了文雄,并将重要证据备份后上交。(聪子的操作确实有争议,算是影片的剧情瑕疵,但是条姐依然想为这部影片的勇气点赞。)

冰释前嫌后,二人计划着如何才能把证据带到美国。最后决定兵分两路,聪子乘货船偷渡进入美国,优作前往上海,拿到另一部胶片后,与聪子汇合。

在筹备阶段,优作在街上遇到了军人队伍,他转过身去,视而不见,而街上的居民却高呼“万岁”,这怎么能让人相信日本的平民是无辜的?

万事俱备,聪子坐进了货船的木箱中,却被宪兵队抓个正着。泰治说有人举报偷渡,以为是优作,没想到却抓到了聪子。她想把真相告诉泰治,却遭到掌掴。

“你也是卖国贼,罪该万死!”

宪兵队要鉴定胶片里的内容,当众人观看的时候,却发现这只是一盘普通的电影胶片,是此前聪子他们找乐子时拍的影片。聪子的表情由惴惴不安到松了口气,最后甚至忍不住笑了出来,然而又失望于没能让这些宪兵知道真相。苍井优贡献了富有层次的表演。

那一刻聪子明白了,是丈夫举报的自己。他让聪子带着假胶片出发,之后举报,即使被捕,聪子也会因证据不足被释放,而没了宪兵队的纠缠,优作也能顺利去往上海。既保全了聪子的安全,也能将证据带出去……

五年后,战争接近尾声,聪子被当做是精神病关押在医院。熟人野崎前来探望,想要接聪子出去,被聪子拒绝了。聪子告诉野崎,自己是装疯的,因为在这样的国家里,她必须是疯的。这是黑泽清的最辛辣的嘲讽,他无情的痛斥当时的日本,举国上下都是疯子。

而优作,依然杳无音信,很可能早已葬身海上……

随着美国的加入,战火烧到了日本本土。聪子所在的城市遭遇空袭,病人被疏散,她跑了出来。聪子走进一片废墟,嘴里呢喃着,“日本战败了,真棒啊”。而此时耳边却回响着战争的哀嚎、婴儿的哭泣,尖叫声、呼救声不绝于耳,战争所带来的可怖,犹在耳畔。战争,哪里有“好”一说呢……

这与多年前《哆啦A梦》中欢呼“日本战败了”如出一辙。

这,才是反战的态度!

1 评论: 0 阅读: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