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情书。

爱旷课的阿烂 2021-03-02 23:11:11

老陈死了后,再没有新的邮递员,邮筒也开始看不见,人们很少用钢笔写字。无论谁摊开一张信纸,写上三个字,我爱你,都或许是二十一世纪最后一封情书。

刘十三也写过一封,四年级暑假补习,夹在女同学程霜的语文课本中,字不多:我觉得你比罗老师好看,吃话梅吗?罗老师是班主任,二十多岁的青年女性,程霜的小姨。次日上课,她拧着刘十三的耳朵拖进办公室,和颜悦色地问:“你觉得我好看吗?”

刘十三斩钉截铁地说:“丑到爆胎。”

办公室哄堂大笑,教数学的于老师凑过来问:“那我呢?”

刘十三犹豫了一会儿,说:“罗老师可能要打我了,帮帮我。”

于老师说:“她打你是必然,现在就看我要不要打你。”

刘十三说:“你比她年轻,丑得有限。”

于老师说:“去走廊,贴着墙,站到放学。”

摘自《云边有个小卖部》——张嘉佳。

小时候的感情是最简单,最单纯的,回忆自己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情书或许只有短短的几句话,却是自己最真情的告白。

30 评论: 8 阅读:12266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