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张子枫演“扶弟魔”,妹妹变姐姐,预告虐的肝疼

盘它娱乐 2021-03-04 12:22:43

扶弟魔”三个字成为大众最避之不及的词之一。

它背后预示着大部分女性背负本不属于她们的社会责任和情感绑架,直接影响生活和感情。

《独生子》中,姐姐林小音为给弟弟林小苏卖房,将多年积蓄背着丈夫转交,最终婚姻破裂。

《安家》中房似锦挣得每一分钱,都要被母亲剥削给弟弟买房成家。

《奇葩说》辩题——“伴侣是‘扶弟魔’,你该不该分手”中,冉高鸣和姜振宇在辩论中,站反方的姜振宇的观点——

“不是哪个女爱生来就是‘扶弟魔’的,还不是原生家庭逼迫的?她根本别无选择,小心翼翼的长大,多么委屈……”

社会新闻中更屡屡爆出此种新闻……

女性或许被逼迫,或许被轻视,或许被洗脑,让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气不到一处来。

如何刻画出女性成长困境,这一次,张子枫妹妹首次挑大梁,出演4月2日上映的女性现实题材电影《我的姐姐》。

电影内容很简单,一个女孩,父母双亡,面对稚气年幼的弟弟,站在追求个人独立的生活,还是抚养弟弟的人生岔路口。一个选择,人生都将翻天覆地。

短短的简介,却让人心口发闷。

在大多数人看来,这甚至都不是一个选择。

这一次,子枫妹妹饰演姐姐,念大学时父母生下弟弟,见面不多年龄代沟,两姐弟几乎不会发现在对方的生活中。

姐姐甚至会对男朋友撒谎,自己是家中独女。

排斥,隔阂,远走,是姐姐与家渐行渐远的目的。

在北京上学的姐姐,准备着研究生考试,幻想脱离原生家庭开始美好生活。

但出车祸双亡的父母,让人生变得一塌糊涂。

“长姐如母,你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把你弟弟好好养大。”

亲戚们看似苦口婆心的劝导,无异都是姐姐心口的一把刀子。

预告片前段,小盘心中冒出三个字:凭什么?

明明姐姐还长着一张娃娃脸,消瘦娇小,

为什么就要承担父母的担子,放弃一切被迫养育弟弟。

为什么表达出不愿的意思,就要被大加指责,仿佛大逆不道?

为什么生下他的时候你们没考虑过她,继续去世后为什么成为她的社会义务?

没有那么多答案,电影中姐姐挣扎矛盾,歇斯底里,支离破碎,毫无出路。

她不愿成为“扶弟魔”,却被命运安排,宿命的错落和残忍让观众也难以排解。

从某种意义上,姐姐也是小孩,到底是坚持自我回归生活,还是心有不忍接过养育的接力棒。相信换做任何人,都是手足无措的状态。

但电影中的弟弟,和姐姐相处中,从疏远到依赖,从吐姐姐口水的顽皮男孩,到意味到父母不在,轻轻说出:“我只有你了。”时的催泪童言。

他怕,怕姐姐一走了之,自己再无亲人孤苦无依。

她怕,怕弟弟受人欺侮,而自己迈不过内心的坎儿。

相拥时的垂泪,熟睡后的抚摸,这对孤儿姐弟,情感共鸣后生出的亲情羁绊,是现实生活最暖也暗的底色。

我的姐姐》中,子枫妹妹将少女对家庭的疏离感演的入目三木,面无表情的叛逆,大声嘶吼着的绝望,默默流泪的辛酸……

仅仅是预告片,表演共情感就把小盘虐的肝疼。

当妹妹成为姐姐,女性现实题材相信会引起更多的社会话题。这一次,一定要支持姐姐啊~

【免责声明: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删】

0 评论: 0 阅读: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