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朵小红花》:剧本难度大,但演员演技无可挑剔!

瞭望无极 2021-04-07 17:48:25

剧本当然有它显而易见的问题,最难的地方在于“变迁仪式死亡阶段“的主题已经被人所熟知,如何在旧的的框架内写出新的东西,这是比登天还要难得事情。编剧显然没有找到那个新的世界。相反,他所写的世界都在观众的预料之中,甚至比预料还要低一点,你不能说它错,但的确你可以负责地说一句:它很平庸。

除了平庸之外,在逻辑上也会有牵强之处,即人物的行动选择会令人产生疑问,一个人处在这样的情况而作出这样的行为的真实概率是多少?这样的疑问很难去求证得到,但是凭借常识,观众可以显然地发现这种事的概率很低。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就说明这一段的情节值得商榷。该剧本就存在很多这样的瞬间。

比如易烊千玺在被安排和旅行达人见面后与刘浩存闹翻,这就显得莫名其妙,从常识上来看,此情节显得不真实,令人坐立难安。两人在雨中那段也充满了槽点,网友吐槽刘浩存信手拈来的身边的不幸人的坚持显得突兀。这样零碎的不真实拼凑起来,使得整个剧本充满了一股虚假的气息。我愿意相信剧本中一切看上去虚假的情况都真实存在。可是被编剧这样一组织,真实的东西就变得虚假了。

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写架空的虚假世界,但他将虚假之物写成了真实之物,两者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究其本质,是编剧不懂得讲故事需要节奏,镜头语言的确能够快速地曝光某些事实,但它不能超越真实去曝光,而要符合现实的时间,顺序,场景,节奏。

就拿槽点最大的雨中场景来说,大雨天,两人在雨中交谈,这是很可能的事,某种意义上也是很浪漫的事,可是这时候,刘浩存举例论证“人即使身处困境也要迎难而上”时,左手边正好是老奶奶在雨中等着被拐卖的孙女能奇迹般地回来,右手边正好是聋哑人在雨中“身残志坚”,这种巧合完全为了叙事的方便而进行了不知廉耻的偷懒。

我承认,侧面人物不应该赋予太多的笔墨,可是换一个角度来讲,好的侧面人物可以帮助完成故事的世界观,也可以很好地增进主要人物的立体性,所以最不可以草草带过的正是侧面人物,他不宜写得过多,但一定不能只是口头上提一提,镜头上潦草地带一遍即可。

甚至可以说,如果一个主角具有立体性,那他一定不是由于主角自身具有立体性,而是因为那些侧面人物,侧面的客观事件赋予了人物的立体性。这部分的节奏需要编剧去好好把握与经营。一直在忽略这一点可以直接让我感觉到剧本并没有太大诚意。

最终,我凭借对刘浩存易烊千玺的个人魅力而快进地看完了这部片段式的电影,一方面我为自己觉得可惜,不应该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这部作品,另一方面又有廉价的庆幸,刘浩存真的美,剃了光头也美。

0 评论: 0 阅读: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