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还是没有饶过33岁的刘亦菲

你好吴所畏 2020-11-20 22:08:37

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对自己外貌完全满意的女孩子吗?

也许,采访一下范冰冰刘亦菲才能得出答案。但,范冰冰也被嘲骨相差,死亡侧脸。

神仙姐姐也被诟病溜肩、发腮、笑露牙龈。

她们俩要追求完美,一颗玻璃心也能被网友踩碎。完全无可挑剔的颜,也许只存在于日漫和精修图里。生活中没有滤镜,我们只能面对自己不够完美的外貌。

01

这是个人人都有“外貌焦虑”的年代

赵薇执导的《听见她说》第一集就火了。

主题是魔镜。聚焦女孩子的“外貌焦虑”。主角是一个自认为长相普通的女孩,每天要花两个多小时照镜子,化妆打扮。对自己的塌鼻梁、薄嘴唇、宽眼距乃至略微稀疏的头发,统统不满意。只有花大量时间,涂上厚厚的粉底,打上重重的阴影和高光,贴上浓密的假睫毛,画上鲜艳的口红,她才会觉得自己没那么丑了,心满意足地出门。

对她来说,精心画上几个小时的妆,再多角度自拍几百张,选出几张发朋友圈,得到一些赞,就是一整天的力量。但她有时也会疑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了朋友圈里微商、不熟的朋友那些言不由衷的赞吗”“为了男朋友的欣赏吗”“为了路人甲的眼光吗”“你到底在取悦谁啊”这个问题,也藏在每个女孩心里。我们花上半个月的工资买贵妇护肤品和大牌化妆品,每天再花至少一个小时坐在镜子前,捯饬那张脸,到底在取悦谁啊。自己?也许是。但这样回答,S会觉得心虚。你呢?只为自己变美,是一种极其理想的状态。事实上,”看起来美“几乎是女孩子的刚需,恐怕我们自己也很难分清,几分是主动,几分是被动。“外貌焦虑“和body shame一样,从来不是个新鲜的话题。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年代“,几乎所有女生都有外貌焦虑。长得不美的,也许小时候就为此自卑,甚至受过伤害,一直耿耿于怀,觉得生活因此黯淡无光,把自己归类为“普通女孩“,或者小透明。长得还不错的,也大多不完美。也许太矮也许太高、也许不够瘦、也许大腿、胳膊局部不够瘦。运气好,身高刚好,胖瘦合适。你以为就没事了吗?还可能脸型不完美、无官存在小缺陷,发际线高、甚至是颅顶低。就算基因逆天,一切完美,到了二十七八,眼尾出现细纹、脸部出现法令纹、颈部长了颈纹,又开始衰老焦虑。这些不完美,也许只有自己最清楚,别人甚至注意不到。但,自己一旦发现了,就会盯住这些地方,一遍又一遍地自我嫌弃。S就真的很讨厌自己的方脸、粗粗的胳膊和大腿,以及脖子上越来越深的颈纹……算了,数不胜数。每次照镜子,总会盯着这些有缺陷的地方。每多看一次,对自己的不满意就加深一点,自信就减少一点。每个爱美的女孩子,似乎都逃不过”外貌焦虑“的控制。或早或晚,或多或少。累吗?累。咱能不这样吗?不能。

02

那些被外貌羞辱的人,活该吗?

虽然每个女孩都或多或少体会过“外貌焦虑”,但没有人真正拿这种焦虑当回事。也许,我们都默认了这种焦虑存在的合理。所以,即便同是“外貌焦虑”的受害者,也常常互相伤害。同学、好朋友之间互相评价外貌缺点,那都不能算恶意,顶多就是“说实话你别生气”,有了这句护身符,生气只会显得你开不起玩笑。朋友或真或假地对你说“说真的,你小腿挺粗的”,你只能笑着回答“对啊我也很讨厌。”然后默默地记住这句话,每次穿裤子都会讨厌一次自己粗粗的小腿。作为痘肌,每次我长痘了,都会有无数人提醒我,“啊你怎么又长这么多痘”,我只能笑着说“我也没办法”。我不瞎,我长痘了我能不知道?我变丑了我能不伤心?即使这个缺点已经伴随我十几年,但每一次还是会被刺痛,永远无法免疫。能怎么办?人家也没有恶意,说的只是实话。前几天,张庭和女儿林家菱喜提热搜”张庭女儿回应长相争议“。林家菱因为没有继承妈妈的优良基因,被网友嘲笑长相十余年。在短视频里,女儿和张庭进行了如下对话:”你们不要再评论我的长相了,我又不是靠脸吃饭的“”那你靠啥“”靠嘴呗,还用问吗“俩人看起来逗趣,回应得幽默得体。但张庭女儿心里,有没有留下些什么?

因为做了微商,张庭在大众心里的形象非常负面,恰好她女儿长得”对不起“妈妈,就借机攻击她。妈妈做微商,女儿有错吗?也许她家做微商赚了不少钱,富可敌国,但有钱并不能抵消”长得丑“的痛苦。还记得《请回答1988》中的张美玉吗,德善他们叫她张曼玉。

她家在剧里是首尔一个区的首富,住着大别墅,吃穿不愁。但她戴着钢牙套,是学生时代颜值底端的”牙套妹“,即便家庭条件优越,还是非常自卑,在男生面前笑起来会用手捂住嘴巴”遮丑“。有时候,”丑“比”穷“更可怕。网友们动辄不饶人:“丑还不让人说了?”昨天,周扬青脖子短的话题在热搜挂了很久,网友们都很开心地在玩梗。

本人也略带调侃很大气地回应了这件事。

她很聪明,巧妙地化解了“脖子短”的黑点,借妈妈之口解释“因为帽子往后拽”,似乎也没有很在意这件事。

但我想,她以后的妆发穿搭,想必少不了避免显脖子短这项,怎么可能真的不介意?只是在网友看来,外貌缺点被评论是理所应当的,并无任何不妥。甚至,他们都没有“恶意”。那么多评论,热评我没有看到认为这样评价别人不妥而抗议的。换作自己呢?愿意被说脖子短吗?评价女性胖瘦已经成了政治不正确,评价外貌呢,什么时候能停止。长得不够美、脖子短、爱长痘、腿粗,有错吗?所有人,都算活该?

03

我们既是受害者,也是施暴者

”外貌焦虑“当然不是与生俱来,离不开大环境作用。广告上趋于完美的模特,媒体的审美标准轰炸。一会儿”A4腰“一会儿”筷子腿“,还有”鹅蛋脸“,现在甚至看到有人在说”高颅顶“。

怎么,以前的那些标准已经不够PUA我们了是吗,还得再加个颅顶?罢了,这些洗脑术我们见多了,见怪不怪。都是社会人,冲浪小能手,也看了不少”网红生图“”明星翻车现场”。谁还不知道,完美都是假象?网红们精致的五官、丝毫没有毛孔的皮肤,包括女明星永远不变的“少女感“,都是精修、角度、滤镜加持。外部环境已经无法彻底PUA我们。可怕的是周围无孔不入的“审美警察”。你发现没有,评价我们外貌最多的不是异性,而是同性。她们有的善意,有的恶意,有的为了秀优越,有的为了自我弥补。轻飘飘的一句“无恶意“的话,却可能让我们记了半辈子。在这些人眼里,外貌存在缺陷,就应该被评价,这么多年我们不都这样过来的吗。于是,用自己的审美标准肆意评价他人,仿佛容不下“丑“女孩的存在。长得“丑”的星二代,活该从小带着自卑长大。这些“审美警察”,审判别人的同时,会不会也在审判自己?骂完别人的“丑”,回到镜子前,又会忍不住开始挑剔自己。把恶意宣泄在别人身上,自卑种到自己心里。何必呢?他们到底是施暴者,还是受害者?明明自己也很讨厌被评价,却总喜欢把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更可怕的是,这些“他们”中,可能也包含着我和你。最大的问题是,没人觉得这是个问题。我们很难改变这个看脸的世界,至少可以改变自己。停止评价别人的“外貌缺陷”,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再熟的人说出来,也会让人又刺痛一下。放过别人,更是放过自己。

2 评论: 0 阅读:2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