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中的这场戏,比汤唯和梁朝伟的“情戏”更精彩!

娱有理 2021-10-12 16:25:18

在世界电影史上,凭借“情欲戏”名垂影史的影片,不多。

除了《巴黎最后的探戈》《爱你九周半》和《本能》这些少数的经典情色片。

李安导演的《色,戒》,绝对榜上有名。

从2007年的首次面世,到2021年的光影流转。

过去的14年间,《色,戒》斩获台湾金马奖,香港金像奖...诸多大奖。

是无数影评人最爱的探讨的电影之一。

张艺谋说:我觉得《色,戒》是我看过,最完美,最完整的影片,没有任何争议。

窦文涛在《锵锵三人行》中,足足聊了5期节目,才罢休。

豆瓣上,有近90万人打下了8.5的高分。

《色,戒》为什么能够做到如此的惊世骇俗?

当然,和那三场被删减的大尺度床戏脱不了关系。

李安曾坦白地说:“没有那7分钟床戏,《色戒》就不是《色戒》了。”

但如果你只把《色,戒》当做刺杀走狗的间谍片,或者充满视觉快感的情色片。

那么就很难参透电影,绝不要低估李安的障眼法。

因为相比床戏,电影中草蛇灰线,马迹蛛丝的隐喻,符号,双关...才是《色,戒》的点睛之笔。

李安用一场麻将戏,全部容纳进去,诠释的淋漓尽致,精彩至极。

这段开场的麻将戏,只有短短5分半钟,看似极为平淡,但蕴含的信息量爆炸,人物关系错综复杂...

实则,麻将桌下,藏着的是权力的暗流涌动。

解读之前,先介绍下主要人物角色:

易默成,汪伪政府情报机关首脑

易太太,易默成之妻

马太太,汪伪政府运输局局长之妻

梁太太,汪伪政府粮管局局长之妻

麦太太/王佳芝,在香港与易太太结识,来上海跑单帮,被易太太留宿。实则岭南大学学生,奉组织之命,暗杀易默成

故事发生在易先生的府邸,易太太相约马、梁、麦太太打麻将。

镜头切入的时候,四人已经打完了几圈,易太太与马太太搬风换座。

此时的王佳芝表情十分愉悦,露出了笑容。

梁太太:“搬到西天,要吃西北风咧”

同时望了一眼对面的马太太,这句话实际上是在暗讽王佳芝故意喂牌想讨好易太太。

搬风落座后,镜头落在了四位太太搓麻将的手上,每人手上都戴着戒指,在强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扎眼。

其实,戒指,就象征着地位。

王佳芝的戒指最小,易太太的最大,梁,马太太,次之。

毋庸置疑,王佳芝作为外来人,无论家境与背景都比不过与其他三位太太。

她唯一的牌桌筹码,就是年轻优势,这是其他三位太太所不具备的。

再过分解读一下,佳芝和戒指的读音用上海话是相同读音,也就是告诉我们,王佳芝自己本身就是这场赌局上的王牌。

换座后,马太太说:“说到搬风,忘了恭喜你...梁先生升官了。”

梁太太笑着回答:“什么了不起的官啰,就是个管大米的。”

马太太说:“现在连印度米托人都还买不到,管粮食可比管金库厉害,你听易太太的就对了。”

牌桌上马、梁太太两人的聊天内容。

便撇明女人背后的权力高低与暗藏的微妙关系。

梁太太的丈夫是掌管粮食的,电影的故事背景是1942年,那正属于战事最焦灼年代。

粮食是民众生存之本,战争时期,粮仓也比金库要值钱,暗喻梁先生地位之高。

同时,话里也有对易太太的奉承,加上梁太太对易太太的投望眼神。

说明易先生的地位要高于梁先生,能够升官,也是在易先生的帮助下。

而下面,易太太和马太太的对话,则是这段戏的隐藏的重头戏——“偷情”。

易太太说:“听我的?我可不是活菩萨。倒是你们老马该听听我的,接个管运输的,三天两头不在家,把你都放野了。”

马先生不在家,马太太经常出去玩耍,实际上就是暗指马太太风流。

马太太也是聪明人,一听便察觉出易太太意有所指,立刻反驳狡辩。

紧接着,有一处细节。

马太太出牌,易太太立刻吃牌,但眼神却紧盯着马太太。

马太太语气瞬间缓和下来,并且眼神躲闪,点火抽烟,表明马太太的紧张与心虚。

而“吃牌”则暗指“偷吃”。

马太太偷吃的对象,就是易太太的丈夫,特务首脑易默成。

易太太的潜台词是:你和易默成偷情的事,我全都知道,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马太太紧忙说:“我这管后勤的还没薪饷可拿”。

意思是说,我和你丈夫偷情啥没捞到好处,我只是个小三,你才是正室。

梁太太也随声附和:“就是。”

可以推断梁太太和易先生也有染。

这场牌局的目的,主要是易太太与马太太的暗下较量,或者说是易太太借此牌局教训马太太的。

划分的阵营很明显,马与梁一派,但梁对易有所忌惮害怕,算是中立。

于是,王佳芝便成了易太太最佳的帮手。

下面,梁太太开了几句玩笑,但气氛并没有缓和下来。

易太太笑着请吃太太们馄饨,这看似是客套,实则是命令。

马太太和梁太太都借口推辞不吃,只有王佳芝毫不犹豫端起馄饨,这一举动便是对易太太的服从。

不讨好的马太太,随即话锋一转:“听说你们昨天去了蜀腴(川菜馆)呀?”

实则是在质问:“你们故意排挤我”?

易太太接茬:“去了,一帮子人,麦太太没去过。”

潜台词是:“没错,就是不带你,排挤你,而且是为王佳芝去小菜馆吃饭”。

对话中,牌局继续。

王佳芝出牌,马太太想碰牌,却被易太太抢先碰掉了,搞的马太十分不开心,当场啐了一口。

易太太无论“吃牌”,还是“碰牌”,都是对马太太的故意打压,同时保护王佳芝。

而王佳芝与易先生偷情的事,老谋深算的易太太自然也知道。

为什么易太太要排挤同为小三的马太太,而拥护王佳芝?

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保全自己。

王佳芝本是岭南大学学生,气质和谈吐,无论再怎么伪装,都透露着稚嫩气息,怎能逃过城府极深的易太太眼睛。

易先生偷情,养小三,不是一天两天了,易太太知道但没有办法,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全力保住自己的地位。

和马太太相比较,王佳芝的威胁是最小的。

镜头也在易太太碰牌后,给了王佳芝的牌一个特写。

她自摸到了暗杠红中,即暗示她和马太太的较量中,占了上风。

牌局进行到一半,易先生回到了家中。

四人的话题转向了手上的钻戒。

易太太夸赞马太太的钻戒好。

马太太眼神望向易先生回答说:“我这只好吗?我还嫌它样子老了。”

其实是在质问易先生,会不会嫌弃自己人老珠黄。

电影中,交代过一个细节,易先生偷情后,就会送给情人钻戒当礼物。

随后几人的谈话中,易太太埋怨丈夫没有买火油钻给她。

易先生解释说:“你那只火油钻十几克拉,又不是鸽子蛋。”

这段话,实际是引出钻石在易先生心中的价值排名,“鸽子蛋”位居榜首,也为后来送给王佳芝“鸽子蛋”埋下伏笔。

话说完,梁太太胡牌。

在这个节骨眼,易先生在与众人谈话中,对王佳芝使了个眼色,示意离开。

王佳芝随即借口脱身,通过马太的眼神与表情,以及易太和梁太的生气埋怨,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她要与易先生去幽会。

但谁都不敢真正阻拦,哪怕是易太太也知道自身的处境。

表面上自己位高权重,受人恭维。实则只是易默成的政治工具,表面夫妻,逢场作戏。

至此,这场暗流涌动权力之争,以王佳芝的离开收尾。

这一场麻将戏中,毫无疑问,易太太是最大的掌舵人,把控着整场麻将桌上的局势与风向。

尽管与马太太处于对立状态,但她仍然游刃有余的掌控全局,是牌局上的赢家。

而梁太太与王佳芝较为被动,成为易太太抵抗马太太的帮手或者傀儡。

李安将这场麻将戏,拍的面面俱到,十分精彩。

麻将是中国国粹,有独特的游戏规则,想要赢牌,就必须看住上家,盯住下家,防住对家。

仔细揣度其他人手中牌势,知己知彼,判断形势利弊,才是取得胜利的关键。

而《色,戒》中四位太太们,张弛有度的把握着麻将的游戏规则。

以牌代枪,分帮划派,暗自较量,打的是牌,争的是权力。

0 评论: 0 阅读: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