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顶级排面,终究也难逃一垮

小柒育儿 2022-06-22 14:12:56

港片里最大的黄金配角,今天彻底告别了。

昨天下午,曾经在香港仔避风塘停泊近46年的海上餐厅“珍宝海鲜舫”,在南海遇到风浪。尽管拖船公司试图救援,但最终还是入水翻转、逐渐沉没。五天前,它刚刚在无数市民的注目下被领航船拖离香港,前往东南亚。

日媒当时的报道。当时有人接受采访时说“好像一个亲人离开我们,希望它能早日回来。”

没想到短短几天,大船就以让人想不到的速度和方式说了永别。尽管官方尚未明说要放弃打捞,但在声明中表示“事发地点水深超过1000米,打捞工程非常困难”。不少网友因此猜测,长眠海底或许将成为这艘大船的最终命运。

虽然今年被看作是娱乐圈的怀旧之年,但这无疑是最让人心酸的一次。作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珍宝海鲜舫是香港电影的“黄金背景板”,也是那个时代所有金光灿灿事物的凝结。就像是光芒璀璨的大楼上,从来都不可缺少的霓虹灯。如今它在离开香港的途中沉没,戏剧化到如同小说里的剧情。仿佛命运的手猛然显现,拎出了这个“楼起楼塌”故事中横跨世纪的草蛇灰线。有人引用《后会无期》歌词,表达自己对它沉没的唏嘘:“当一艘船沉入海底……你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一句。”对于没去过香港的人来说,珍宝海鲜坊的名字或许还有点陌生。直到看到它的夜景照片才会恍然大悟,“这船原来我曾经见过的。”

红墙绿瓦、雕龙画凤的船上“宫殿”,在海水映衬下显得光彩夺目。堪称对灯红酒绿的最佳注脚,也让它一度颇受港片的青睐。

还记得《食神》结尾的超级食神大赛吗?

让头发花白的史蒂芬周踏浪而上的那艘船,正是珍宝海鲜舫。

在这里,他做出了让人欲罢不能又忍不住流泪的“黯然销魂饭”。而女评委当时就坐在船中最标志性打卡景点——“龙椅”上。

《无间道2》中,吴镇宇饰演的倪永孝试图让家族重振旗鼓。作为转折点的回归晚宴刚好开在珍宝海鲜舫上——那也是他父亲生前最常光顾的餐厅。去之前他说出了那句著名台词:“搞定这次,我们倪家以后就可以抬起头来做人。”然而最终他死在弟弟怀里,终究没能看见家族扬眉吐气的那天。

除了港片,很多国外大片也喜欢在珍宝海鲜舫取景。

最离谱的是1995年上映的《哥斯拉之世纪必杀阵》。

这个大怪兽来到香港时,第一件事就是来到避风塘“参观”。

冒着浓烟的身影,配着船上颇具辨识度的大灯牌“欢迎光临”,还真有几分黑色幽默的味道。

《中华小当家》中,刘昴星对战黑暗料理界首领。

对方的大本营“楼麟舰”,同样是以珍宝海鲜舫为原型。

当刘昴星摘下眼罩,一片漆黑中船上的灯光突然依次亮起,显出大船全貌。

在一片柔光中,楼麟舰仿佛是飘浮在水上的庞大城堡。

前几天珍宝海鲜舫被拖走的视频中,弹幕里有网友觉得“这装修配色好土”。但往回倒数几十年,说它是“海上浮宫”一点不为过。

珍宝海鲜舫是赌王何鸿燊的产业。1972年,何鸿燊跟“珠宝大王”郑裕彤合资,从王老吉手中买下了这艘船。

因为建造过程中发生火灾,王老吉无力维修,当时它已经荒废了2年。

为了把这艘“破船”翻修成高档水上食府,何鸿燊花了大约3000万港币。

当时避风塘里还有另外两个类似的海上食府:太白海鲜舫和海角皇宫。后来何鸿燊将它们统统收购,整合成了“珍宝王国”。

在2013年何鸿燊病重之前,几乎每个生日都是在这艘船上度过的。

1976年开业时,珍宝海鲜舫的豪华程度确实让人震惊。

装修整体仿皇家风格,门上、墙上处处装饰着涂金浮雕和彩石图案。

四周设着龙头喷泉,宴会厅更是以“金銮”和“太和”等宫殿名称命名。

还精心打造了一把“龙椅”,供宾客拍照。

尽管70年代就开业了,但在很多香港市民的印象中,珍宝海鲜坊名气最大的时候其实是90年代。

那也是香港文化在全亚洲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最繁荣的一个时期。

游客从世界各地而来,一到晚上,岸边的停车位上永远停满了车。

据说甚至连送顾客上船的摆渡船夫都忙到七手八脚,月收入能达到2万港币。

这座灯火辉煌的“海上宫殿”,曾是世界眼中香港繁华的象征之一。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1994年邓丽君在日本TBS电视台最后一次的公开演出,就是以珍宝海鲜舫为背景。她深情地唱起日语版的《我只在乎你》,背后船上灯火影影绰绰。只是辉煌总是很难留住的——一年之后,邓丽君因突发疾病在泰国清迈去世。

今天有不少网友,谈起自己当年在珍宝海鲜吃饭、游玩的经历。

其中特别唏嘘的那部分人,他们的回忆也大多也集中在90年代初期。

内地的经济刚刚开始起步,而当时香港的娱乐业、消费业在全亚洲都是出类拔萃的。

作为其“繁华”符号的集大成者,珍宝海鲜舫带给我们的情绪冲击更加强烈。

由于海鲜舫停泊在避风塘的中间,顾客需要先乘坐接驳船。

在黑夜中慢慢靠近灯火阑珊的大船——很多网友都对这个场景印象深刻。

“夜幕中摇着小船向光辉华彩的舫间驶去的时候,仿佛坠入一个千年之前绮丽的梦。”“漆黑的夜里仿佛飞过无数色彩绚丽的灯带,伴随着汽笛的轰鸣飞快汇入海洋。”

这些感慨现在看来可能会有点夸张。

比如2018年韩综《新西游记》里这个“登舫画面”,看起来甚至跟普通景点的灯光秀没什么两样。

但放在90年代,这就是所有“灯红酒绿”幻想的具象化表达。

由于珍宝海鲜舫一直以来走得都是高端定位,又加了一层豪华buff。

除了“坐小船”外,另一个被网友频频提到的特点是“贵”。餐厅有“粗到吓人的濑尿虾”,以及更吓人的高昂价格。“92年毕业参加公司欢迎宴会,一桌海鲜7000港币,对当时的我来说犹如天方夜谭。”“我不记得当时吃了什么菜肴,只记得在龙椅上扮皇帝。”在珍宝海鲜舫沉没之后,人们开始重看它的没落。通常会把时间拨回到2013年——从当时到疫情前夕,珍宝海鲜舫已累计亏损了1亿港币。但其实在更早的时候,这艘海上皇宫已经开始走向衰退。

几乎是它在新闻里、荧幕上大放异彩的同时。

开头提到了那些化用、取景于珍宝海鲜舫的影视作品,很多都拍摄于2000年之后。但这些热闹的表象,更像是一种延时的倒影——反映的不再是繁荣本身,而是人们对所谓宫廷风、豪华餐厅羡慕的余晖。

2003年,珍宝海鲜舫出现了《无间道2》里,还有不少重头剧情。

但在现实中,它同年亏了980万港币。

这艘船上的很多名人故事,都出自2000年之后。《碟中谍2》到香港宣传,周润发请汤姆·克鲁斯来吃海鲜。

篮球明星麦迪的“第一口鱼翅”,据说同样是在这里品尝的。但名人效应也无法掩盖这座豪华饭店的不合时宜。比如当我在网上搜索麦迪吃鱼翅的新闻时,映入眼帘的第一个标题是——

高端的食材、豪华的装修,曾经让珍宝海鲜舫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但随着光环的消失,每个曾经让它备受赞誉的元素,又都变成了“过时的玩意”。“珍宝王国”中的另一艘舫船海角皇宫,1999年被卖到菲律宾。2011年因为经营不善,又被运到青岛停泊。原本按照设想,它依然会成为一个海上高端餐饮场所。然而直到今日,这艘船未能投入运营。珍宝海鲜舫的陨落没它姐妹这么快,但尴尬的境遇是类似的。前几年有当地博主去做“探店”,毫不留情地点评那些龙凤纹、雕梁画栋:“有点too much,有点土。”

主厅提供的龙袍合照,90年代曾是必须打卡的时髦项目。而后来,照片上标注的50港币连带旁边的皇宫戏服,统统成了掉价的笑话。

这次珍宝海鲜舫在南海倾翻,网上有不少声音怀疑是“故意的”。一是对它承受海浪的能力存疑。

有人指出,要想在开阔海面保持平稳,船舶中部满载吃水线到甲板上缘需要保持一段相当的距离。

而珍宝海鲜舫的船身几乎完全浸入水下,仿佛一栋楼飘在水上,“本质上就是个大号竹筏,离开港口基本就等于要翻船”。

二是珍宝海鲜舫确实已经变成了“砸在手里的生意”。原本就只有游客冲着那点港片情怀去打卡,疫情以来游客减少,又给了这座食府重重一击。2020年1月,珍宝海鲜舫将130多名工作人员裁减至60人。3月宣布停业,直到今天。母公司曾在声明中提到,他们一直试图跟各个企业和机构沟通无偿捐赠事宜,也就是白送。但因为每年都要耗费600万港元维修保养,营业又遥遥无期,始终没人接这烫手山芋。期间,香港海洋公园曾经试图将其改造为一处文化旅游景点。然而去年年底又拒绝了捐赠,因为“没有找到停泊点和第三方运营公司。”

离开香港,是因为牌照到期。

找不到可供海鲜舫停放的船厂泊位,才计划把它送到东南亚,以降低存放成本。

珍宝海鲜舫的母公司至今都没有公布,他们原来计划将这艘大船拖到哪个国家、哪个港口。

但这似乎也已经不重要了,它已经寻到了自己的去处。

昨天听说沉船的消息,大多数人都在惋惜。

但也有人庆幸——它曾经如此辉煌过,与其在遗忘中腐烂,还不如就这样轰轰烈烈地沉入海底。

但我却止不住想起,5天之前翡翠台报道珍宝海鲜舫被拖离香港的新闻。

一位香港市民来岸边目送这艘船。提到“看着它来,又看着它走”时,不禁捂住了嘴哽咽。

离开了灯火的点缀,珍宝海鲜舫顶部的绿瓦显得尤为破败,霓虹灯也旧旧的。

它的厨房船在之前就已经意外倾翻,静静躺在主船的侧面。所有的细节,好像在预示着一场梦境的终结。

在这条新闻快结束时,主持人提出了一个当时还没有人知道答案的问题:“这座曾经被称作最大海上食府的珍宝海鲜舫,最终会遗落何处呢?”画面里的大船没有回答。只是在一声响亮的汽笛鸣声后,缓缓驶向远方。“筑得起,人应该接受,都有日倒下。”“就似这一区,曾经称得上美满甲天下。”

0 评论: 0 阅读: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