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情节是真的蛮俗套,但真的能让人难过

T计划说事 2021-02-22 18:36:04

最近才看了《悲伤逆流成河》这部电影 ,不喜欢齐铭,因为他和易遥不是一类人,他所认为处理别人的霸凌是不理会、沉默,当易遥拿药挤在唐小米脸上时,他不会过问什么原因,只看到一个结果,狠狠地盯着易遥;当易遥拿着水管惩罚一个肆意妄为的男生时,他很生气而且觉得意外,为什么易遥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他根本不明白易遥的世界是怎样的,他的世界是充满阳光,满是温暖,他以为别人的世界也是这样的。

电影不像小说一样,电影中的齐铭好像不是喜欢易遥的,至于为什么对她好,我觉得只是出于一种怜悯之情吧,但是小说中,明显看得出来他喜欢她。电影中和小说中的齐铭都有一个特征:懦弱或者说不够爱。他不会像顾森西一样,为易遥挺身而出,只会责怪易遥的放肆。或许他和顾森湘在一起才是对的!都是温暖的人就去享受温暖,我没有温暖怎么不可以过活。幻想一个时代,只要人按一个按钮,所有带来欺凌和不适的人的名单,都能自动生成。

等到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以自己的财富,来根据能充分反应历史行为的名单,进行社会允许烈度的惩罚。带来回馈意愿的名单也能自动生成,等到不缺钱的时代,遗产就自动打到这些人的名下。比如。私人财富战争。我愿意用我名下的财富,冲抵谁谁名下的财富。如果实名,1:1冲抵,如果匿名2:1冲抵。冲抵的财富可以拿来帮助老人和小孩,有木有。这样,这个姑娘就不用跳河了。不知道愿意留下终身财富的多少,用于报复呢?

不同时间段或许不一样。认真严肃脸。如果可以,当自己40-50岁时,愿意拿全部财富的10-20%来买这个名单。只要名单有理有据,不是瞎编的。这个名单行为的定义权,归于自己。只要让自己不舒服,都可以。比如,小时候曾曾经打碎我家窗户的小孩,都能找得到。因为宣战不需要对方认可,而且是一种变相慈善。真希望多啦A梦降临,实现这个功能。这样,生活就有了目标,不至于等有钱实现心愿了,还不知道名单上都有谁。

易遥在海边痛苦地朝齐铭嘶吼的时候,我疯狂流泪。易遥的妈妈扇自己一巴掌,拉着易遥去看医生的时候,我疯狂流泪。易遥和林森西红着眼对望时,我疯狂流泪。出奇的忧伤,但也出奇的愤怒。我爆粗口表达自己的不爽,怒易遥的脆弱,怒齐铭的“暖男”行为,怒那一张张恶心的嘴脸。平凡的我们总扮演着跟随者的角色,附和,为了那份不孤独的安全感,不管不顾,主观偏见。我和好友说,要是易遥死了,那这个剧就烂尾了。但,谁说不可能呢?现实中,存在着的。你无暇的冷漠都会是一份催化剂。

注意到里面一个角色,要给被泼水的易遥一张纸巾而被拉回的,在大巴上痛苦地看着易遥却无所为,最后她扇了“坏女生”一巴掌,但,她难道不是帮凶吗?我天真地想,要是我,我绝对会坚强抵抗,但我这个时常因思考“人生意义”而颓废不堪的人,说这个真是笑话!我无法明白那些霸凌者的心思,恶心,垃圾。虽然说情节是真的蛮俗套,但真的能让人难过。为什么一堆人觉得女主矫情呢?难道所有都忘了游泳池事件里的安医生了吗?安医生死于网络暴力,全世界的键盘侠们都在喷她和她老公。而易遥死于校园暴力,全校的八婆们,都在对她冷暴力。对于一个没有网络时代的高中生,学校就是她的世界了吧。

希望说易遥矫情,剧情做作的人,不会觉得安医生矫情,也不会觉得你们身边那些敏感自卑的人矫情做作。这个电影最触动我的细节是易遥跳河后,一个八婆说我们什么也没做啊,另一个八婆(或者说她是个冷漠大众,一个细节是她曾想去安慰易遥,但被一个八婆拦了下来)给了她一个嘴巴子,弹幕一片叫好,我想这个耳光扇的是多么的无力,多么的苍白。这个耳光,像极了安医生迫于舆论自杀后,逆转的舆论中那些新的键盘侠们。最后这部电影分低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郭敬明是原罪吧。隔壁的你好之华,之所以好评如潮,只是因为情书的导演吧。如果郭敬明和落落拍的你好之华,那个日本导演拍的悲伤逆流成河,分数会倒过来吧。

0 评论: 1 阅读:157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