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劝周轶君来讲脱口秀实录|带她来看脱口秀

笑果脱口秀 2021-07-20 12:40:04

这里是「带他/她来看脱口秀」栏目。

每一期我们都会带各行各业的朋友,来山羊 GOAT 看一场开放麦,看完后在打烊的小酒馆里随便聊聊。想让更多外面的人真正走进来,聊聊脱口秀,聊聊幽默文化。

这一期我们请来的是战地记者、纪录片导演、《锵锵三人行》常驻女嘉宾:周轶君。

周轶君,2002年出任新华社驻巴以地区记者,成为唯一常驻加沙的国际记者。曾多次参与《锵锵三人行》、《开卷8分钟》、《圆桌派》、《锵锵行天下》等访谈节目。

House非常崇拜周轶君老师,听说她要来山羊听脱口秀,铆足了劲报名,可惜当天遇到 Tight5 的选手们太强劲,失去了在周老师面前展现幽默的机会,只能在演出结束后进行一番畅谈。整个聊天过程里,本期栏目差点变成「劝她来讲脱口秀」。

House说,这是因为光是年轻人讲脱口秀是不够的,有魅力和阅历的中年人好笑,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希望他们都来。

Talk📹

周轶君:我今天没来之前,觉得还挺有信心的,我也可以讲,来完觉得算了吧,他们水平好高,我被他们吓到了。

House:千万别被他们吓到,他们刚开始可不好笑了。您等我们淡季的时候来。今天来的他们都是老演员,讲的基本都是准备比赛的东西。这里边有的人挺厉害的。

周轶君:但为什么有的人好像特别好笑,有的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好笑?

House:我觉得这是一个 deliver 的问题,喜剧它的时机很重要,讲这个梗的时机如果不恰当的话,就会漏,观众听了也会有点莫名其妙。还有我感觉有的人的铺垫写的不太好。你铺垫的方向,有的时候是需要误导观众,有的时候是把气氛烘托到一个非常恰到好处的火候。

周轶君:太有意思了。我今天看有个女生(鸭绒)说的就挺好玩的。一开始我会觉得她起的话题真有那么多可说吗?但是她越说越好。

House:现在开发出了很多新的技巧。

周轶君:由技巧推动的?

House:很多时候就是叙事有技巧,就是我大概误导到一个方向,然后再走、往回说一下。

周轶君:等于是让他的思路进入那个轨道,但你就不要去那个轨道。

House:要骗过他。我有的时候觉得这玩意儿像写诗一样。

周轶君:所以李诞是写诗的,是吗?

House:对,他是诗人。我们的语言不完备,我们的语言,好多时候如果能发现一个全新的组合,就很有意思。

周轶君:那他们都有培训过吗?你说的这些技巧,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吗?

House:我们有训练营,会大概教一些技巧,但是我们好像具体教的时候没有说这个技巧名字、定义,让他们去背,这样是写不出好东西来的,一般都是服从自己的审美,不光是喜剧的审美,还有看电影、看小说的审美。调动各种你在别的地方看到的不同元素,往上堆,就可能堆出一个好东西。

周轶君:你要用什么来养你的这些东西呢?

House:我以前看书挺多的,我最近写的东西都是靠以前的书养出来的。现在没咋看书了,也很焦虑。

周轶君:看书能养?

House:能养,很养,我觉得这东西最终还是一种文学……就是在拓展语言吧。或者是发现一个大家可能忽视的事,你怎么给它讲得生动,又让大家想听下去。这个都跟文学关系很大。

周轶君:我有一次看美国的一个脱口秀演员,意思是说脱口秀的工作就是 being bad on stage,在舞台上讲自己的糗事,但你又不能 too bad,就是你又不能太坏了,意思就是说这种分寸感吧,在台上。

House:可能第一个坏就是人性本身的那种诚实一点儿,面对自己的不完美。脱口秀就是你可以把漏洞展示出来,但你千万不要说自己是完美的。

周轶君:可你们也只展示部分。

周轶君:你们都是又做演员又做编剧?

House:对,编剧就是你得为公司做点贡献嘛,得发你工资了。

周轶君:我自己就会觉得说笑话可能挺爽的,但是打磨一个段子会不会很折磨人?

House:对某些人来说是很折磨,但是何广智和张博洋是很喜欢磨段子的。他俩有个好段之后就一个字一个字改,我很受不了改好几遍,虽然好的也是改出来的, 但是我想先爽爽,有一个好梗的时候,我先讲讲,让我爽一个月,然后我再改。但是现在好像大家改的越来越多了,大家也都知道,好段子得改。

周轶君:我记得《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里面也讲一个段子怎么磨,好像是说一个男的去一个珠宝店,最后磨出来一个伊丽莎白泰勒的梗。

House:就是在一堆词里找一个最准的,那些经验丰富的人,就是找多了,大致方向就了解了,所以每次找的范围就变小了。我觉得可能这就是新手和高手的区别。新手感觉 360 度的词儿都得找,高手基本上就找大概 10 度左右的角度里头的东西,所以我们会有读稿会嘛,给节目写稿的时候,大家一起让自己的方向对准一个地方,就改的很快。

周轶君:写段子不会让人觉得很憋吗?你得 365 天都想着怎么逗人笑。像周星驰不就是私底下不太快乐。

House:其实我们好像还是比较快乐,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全中国幸福感比较高的一群人。周星驰可能没有那么多跟他同样水平的人跟他一起讨论这些东西,互相碰撞,所以他很孤独。我们有各个水平的。我这个阶段就很幸福,上有老下有小,大家可以一起碰撞。

周轶君:你会觉得笑声是有配方的吗?

House:有,有很多方法,类似一种配方的效果。

周轶君:那你不会觉得无聊?我问的很门外,就是你已经告诉嘉宾每个点要怎么说,每个气口怎么说。

House:嘉宾自己会很爽。因为没有经历过这种,嘉宾如果自己能在那儿讲炸,跟我们第一次在开放麦讲成这个效果,兴奋感差不多,哇,我也这么幽默吗?我居然这么有魅力。我觉得可能是整个文化圈都有点低估幽默。大家觉得好笑的人就是个 Joker,矮化自己的那种感觉,其实好笑我觉得挺高级的,是种美德。

周轶君:特别高级。美国有那个天才班,天才班的条件之一是幽默,这个很重要。我之前拍一个教育纪录片,在芬兰他们的人格教育已经不太强调竞争了。他们会贴出各种各样的美德、优点,让孩子觉得,就算我什么都不会,我还有乐于助人啊……其中有一个就是幽默。有幽默感是很重要的事情。

House:我从小也觉得它很重要,因为它能化解很多危机,好像很多演员都是从小通过幽默感来化解危机的,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这么一种人格。

周轶君:你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很幽默吗?

House:我知道这个方法会能让气氛轻松下来。我记得高中的时候老师压力也大,高三,老师经常跟我们生气,我们几个男的就逗老师玩儿,然后气氛就轻松下来,那会儿就感觉印象挺深的。

周轶君:那你觉得观众怎么样,总体上你对观众有观察吗?

House:现在的观众比以前口味要叼一点,最明显的其实还是女性视角崛起地很快。前两天有一个朋友在 Tight5 比的时候,他有一个很刻板的吐槽女性,大概几年前小品里还会用这个角度去讽刺女性,当时底下就有几个女观众嘘他了,他也不是有恶意,就是有一些误差的判断。但是整体上这是一个好事。这是一种观众审美上来的趋势。

周轶君:那一个女生如果有幽默感,她有魅力吗?

House:国内传统喜剧好像特别贬损女性幽默的魅力。好像一个男的看到一个女的比他还好笑的时候,他瞬间就失去兴致了。

周轶君:你怎么看女生说脱口秀?

House:其实国内传统喜剧之前的视角是一个男性主导的视角,女性如果服从男性视角、顺着男性视角写段子,就怪怪的,现在大家也不爱听这种了。但如果你以女性视角讲段子,有的东西得解释清楚,就是女性为什么有这样的困境?可能解释困境的时候,两分钟已经过去了。那种社会学角度的,就更难讲了。颜怡颜悦做得比较好,我很崇拜她们。

周轶君:其实我小时候第一个梦想是做相声演员。但我小时候,没有什么女的喜剧演员。非常非常少,一两个,那些女性形象也是那种丑角,要么就嘲笑你自己。那你一个女的,嘲笑你自己,就特别难。

House:自己心里也不接受,不好接纳这种,何必呢,已经这么难了,还要嘲笑自己。

周轶君:我小时候有段时间觉得自己是挺搞笑的,开始上学念那种正儿八经的专业,就变得很正儿八经。我自己都跟朋友说,有段时间我都不会说笑话了。

House:您现在依然搞笑,我也经历过很严肃的阶段,脑子里都是二次函数、回归模型,可严肃了,但是还是能回到好笑的。您的事情特别适合写成段子。

袁袁:素材太多了,我之前就听你说第一次去中东的时候,当天就遇到了轰炸,然后你还吐槽说不会这么倒霉吧?还有在战场上,两边激战完,一个士兵拿出饼来吃,还问你要不要。

周轶君:这好笑吗?我当时都没感觉到这些事情好笑,看来我幽默感不够。

House:你跟脱口秀演员说,大家都会笑,我们虽然人好,但是不讲礼貌。很冒犯的事情也很容易好笑,您那个经历就有点适合这个方向,都是爆梗。尤其是到越大的舞台,构建画面感就越困难,画面感越强烈,观众冲击就越大。

周轶君:不会让人觉得它没有共鸣吗?说生活就会共鸣。

House:共鸣有时候来自于合理,不是非得要每个人都经历。只要大家觉得这东西虽然我没经历过,但它一定是这样子的。而且您如果站在上面讲那些事,观众已经知道结局了,您活着回来了,观众觉得很安全。基本上就是选择一件事,把自己再代入进去,选择一个你面对它时候的态度,不管是恐惧、生气、高兴、逃避、都可以有好笑的角度。

周轶君:但是我想知道,让人笑是个终点吗?你觉得你所有写的东西,最后你想达到的地方就是让人笑吗?

House:目前阶段是的。国内的很多喜剧,包括我们搞的这些脱口秀大会都是,让人笑是终点。

周轶君:我的经历当时可能是觉得有点意外,但是没有觉得这种事情的好笑是能够让大家都觉得好笑的。

House:其实好笑就是荒诞,我理解的最好笑的东西都是荒诞的东西。荒诞就是大家在那儿你死我活,他也得吃饭啊,他也饿。

周轶君:那我又想起来挺多可以笑的故事。有一次有人带我逃逃逃,带我去一个什么地儿,门一开有个小密室,待里头,我以为他要指路给我出去,我说现在干嘛,他说祈祷吧,Pray。

House:我们再聊两小时,周老师就参赛了。

周轶君:我原来以为我过着一种可敬的生活,原来我过着可笑的生活。

House:可笑的生活同时也是可敬的生活。基本上这稿子已经出了,你整理一下,顺一顺。我们大概是 6 月 29 号开始录制。您记者的这段撑一季就绰绰有余了。下一季把窦文涛请过来炒CP,我们这个节目蒸蒸日上了。不知道为什么就聊到了这个方向,原来这个栏目叫劝人来讲脱口秀。

0 评论: 0 阅读: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