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00后小花」选片真牛,妥妥又是国产黑马

独立鱼电影 2021-04-02 09:04:28

说到近些年的演技派小花,不得不提张子枫

被称为「国民妹妹」的她,已经有13年的戏龄。

8岁,凭借《唐山大地震》小方登一角崭露头角,让观众哭成趵突泉。

14岁,凭借《唐人街探案》那诡魅一笑,至今让人背脊发凉。

17岁,凭借《你好,之华》脆弱又坚强的少女之华,提名金马奖最佳女配。

同年,以《快把我哥带走》的时秒又圈了一波粉,被选为「新生代四小花旦」之一。

可甜可盐,戏路极广,深受导演青睐。

今年,称得上是张子枫年。

除了年初的《唐探3》,还有《岁月忽已暮》《再见,少年》《秘密访客》《盛夏未来》等片在待映的路上。

而打头阵的,是这部女性题材现实主义电影——

《我的姐姐

本片主创,全员女性。

编剧游晓颖,上一部作品《相爱相亲》,凭此斩获香港金像奖最佳编剧。

导演殷若昕,业界新锐,早已在话剧界出圈,敢于直击深刻的议题。

主演张子枫,首次独挑大梁。剪了利落短发,学了四川方言,气质大变,从国民妹妹变成国民姐姐

女导演+女编剧+女演员,一起聚焦女性现实困境。

从剧照来看就充满了浓浓的「故事感」,令人充满期待。

故事围绕着一对姐弟展开。

张子枫扮演姐姐,安然。

她刚刚大学毕业,就迎来了一场家庭变故。

因为一场车祸,父母双双离世。

安然木讷地参加完葬礼,全程不知所措。

一方面,她不受父母疼爱,长期在外生活,与之关系疏远。

另一方面,还等不及悲痛,她的眼前就摆着一个巨大的麻烦。

原来,随着二胎政策放开,父母在安然快成年的时候,生下了一个弟弟。

姐弟俩素未谋面。

如今父母不在了,谁来照顾6岁的弟弟?

这时候,七大姑八大姨都认为,弟弟应该交给姐姐抚养。

为了说服安然,他们尝尽各种办法,可谓软硬皆施。

先动之以情。

姑妈说弟弟很乖,不哭不闹很好带。

再晓之以理。

姐姐的身份是天生的,理应照顾年幼的弟弟。

情理都说不通,就只能严厉地训斥:

姐姐不养弟弟,就是不孝,愧对爹妈的养育之恩。

还有大发封建言论的:

只有男孩才能传宗接代,不能给家里断了香火。

更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火上浇油。

说他们父亲出事前,给安然打了十几通电话她都没接,结果心脏病突发导致车祸。

一定是她克死了爹妈。

回溯过往,安然从没受到过父母的关爱。

小时候,父母为了生二胎,强行说她是个瘸子。

等计生委的人发现真相后,她却被父亲打了一顿。

后来,她被丢给姑妈抚养,在第二个家,被表哥当沙包练拳,被姑父偷窥洗澡。

上大学,她填报北京临床医学的志愿,却被父母偷改为川内的护理专业,因为他们认为,女孩子不要跑太远。

大学四年,家里没有给予半点支持,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勤工俭学坚持下来的。

如今,她想远离这里的一切,去北京念书深造,考研当医生。

却被弟弟绊住了脚步。

刚出社会,微薄的工资养活自己已经不易,怎么抚养弟弟。

再加上她和男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带上一个拖油瓶,势必会有影响。

是扛起姐姐的责任,还是勇敢追求自己的生活?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

「我要是养他的话,我这辈子都完了!」

她力排众议,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卖房子,给弟弟找领养家庭。

但在被领养之前,弟弟还是得自己先照顾。

于是,姐弟俩开始了一段相亲相杀的新生活......

这个剧情并不陌生,在网上经常能看到类似的社会新闻或故事。

比如在天涯的这个帖子,就讲了一个相似的事:

女孩的父母有两套房产,因为他们早年间想离婚,把房产转移到了女儿名下。

后来他们没有离婚,还给女儿添了一个弟弟。

父亲意外去世后,姐姐把房产卖了,搬去一线城市,又把弟弟送养给一个农村人家。

底下掀开了一张激烈的骂战。

反对派说:

「这女人恬不知耻,冷血无情,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我怀疑她把弟弟打发到农村,是怕她弟弟长大了跟她争遗产。」

支持派说:

「送养也好,她给不了孩子好的教育,自己的人生也会难以维系。」

「亲情本就不是靠血缘维系的,没有感情基础的亲情就是扯淡。」

养与不养,都是巨大的争议。

电影的议题非常犀利——重男轻女。

偏爱,都给了儿子;

付出,都来自女儿。

这是二胎家庭中存在的普遍现象。

在很多地方,都被视为天经地义。

电影开场不久是安然父母的葬礼,有一幕就对比非常明显。

身为姐姐的姑妈,要操持各种琐碎事务。

一边招呼客人喝茶,一边照顾瘫痪丈夫,还要忙祭典的事。

身为弟弟的舅舅(肖央 饰),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整场丧事仿佛与他无关,只要轻松地打麻将、嗑瓜子就可以了。

这里不得不提下肖央的演技。

尽管戏份不多,却非常出彩。凭借几个镜头,就表现出了角色的复杂性。

一方面,他喜逸恶劳,贪财好利。

说是想帮安然告撞死她父母的肇事司机,实际上是为了自己分一些好处;说是想帮安然抚养弟弟,实际上是为了自己以后有人给他养老送终。

另一方面,他良知未泯,心生怜爱。

当安然想要选择自己的人生,旁人横加阻扰时,只有舅舅鼎力支持。某种意义上他们如父如女。

话说回来,从葬礼这个序幕开始,电影已经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两代「姐姐」不同的家庭观念。

在姑妈眼中,姐姐意味着「牺牲」。

小时候,她半夜醒来看到母亲给弟弟吃西瓜,虽然很委屈,但只能假装看不见。

长大了,她把上学的机会让给弟弟,自己每个月工资45块,还要分给念中专的弟弟15块生活费。

再后来,她想去俄罗斯做生意,没想到弟弟生了一个女儿,想扔给她照顾。

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事业,回来帮弟弟带孩子。

姑妈一辈子都在为家庭付出,牺牲自己的梦想和未来。

在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下,男孩不但不成器,还被宠溺成个废人。

由肖央扮演的舅舅,年纪不小却一事无成。

五年婚姻走向失败,如今孤家寡人,女儿也不想跟他见面。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像我这样的儿子,屁用都没有」。

历史的脚本在不断地重演。

曾经的姐姐变成了姑妈。

姑妈对安然的境况是表示理解的。

但这么多年来只是默默认命的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

「这有什么办法?我们从生下来就是姐姐啊」。

但是,安然不愿再被「姐姐」这层身份绑架。

她不想认命,而是试图去反抗,将命运攥紧在自己手中。

很多人都说,长女如母。

并将其奉为一种美德。

「你是姐姐,你得让着弟弟。」

可凭什么姐姐就要委屈求全,明明她们也是爹妈的孩子。

每个女孩成为一个姐姐之前,她首先得成为自己。

面对如此尖锐的议题。

导演的做法十分巧妙。

她没有一味地占据女性立场,持续开炮。

而是选择了一个更温柔的视角,揭开了问题的两面性。

女性,只是她其中一个身份,而另一个,则是亲人。

一开始,安然对弟弟的存在的确感到不适。

不满意早餐口味,就随意撕烂面包、倒掉牛奶,还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

姐姐不理自己,不陪自己玩,就直接上脚踩她工作的电脑。

更过分的是,戳安然的伤疤。

「爸爸说,这个家里一切都是我的,所以你要听我的话。」

安然生气地拿出房产证,指出上面是她的名字。

弟弟更来劲了,直接朝她脸上吐唾沫,活脱脱的一个熊孩子。

看到这里,任谁都会被这个宠坏了的弟弟气到不行。

然而,就在一点一滴的相处中,姐弟俩从最开始的陌生与敌对,渐渐转变为接纳和理解。

姐姐背弟弟回家,弟弟为了亲近姐姐,说「你身上有妈妈的味道」。

姐姐试着悄悄躲起来,没想到弟弟满地铁哭着喊姐姐

弟弟的爱逐渐温暖了姐姐,让她内心的锋芒也变得柔软起来。

姐姐开始意识到,自己没错,弟弟也没有错,错的是重男轻女的封建观念。

原本坚决与家庭割席的姐姐,态度变得暧昧模糊起来。

至此,两人之间产生了无形的纽带。

一方面,姐姐为弟弟找领养家庭的时候,变得挑剔。

有的家庭经历丧子之痛,看弟弟和他们的孩子长得像,所以想领养。

有的家庭喜欢养各种稀奇动物,这回想养一个人类幼崽,看是什么感觉。

这些人统统被姐姐划入了黑名单,因为他们根本不是真心想要抚养一个孩子。

另一方面,弟弟越来越依赖姐姐,变得不想被别人领养。

姐姐,你能不能不去北京,能不能等等我。」

「我只有你了。」

如何不辜负自己,同时也不放弃对亲人的责任?

这个问题看似普通,却是一个永恒的难解之题。

几乎贯穿了每一个时代每一个个体,让银幕外的观众产生了情感的共振。

电影既没有迂腐地劝诫女性回归家庭,也没有口号式地鼓励女性独立。

而是给了一个开放式结局,把选择权交给观众。

如果是你,会怎么选?

无论如何选择,终是有得有失。

但只要终于自己的内心,就不必理会旁人的非议。

最后,香玉想再说下张子枫

安然这个角色其实并不好拿捏。

她表面上坚强、执拗,不撞南墙不回头。

家人让她抚养弟弟,她坚持要去北京念书。

同事挤兑她,她不管对方在上头有没有关系,也要硬刚回去。

男朋友不愿一起去北京念书,她果断选择分手。

好像充满防备的刺猬,用全身的刺去对外攻击,试图以此保护自己。

但她的另一面,又是那么的脆弱、敏感。

在深夜,她会拿出父  母的遗照。

在墓地,她会一个人喃喃自语,说她如何想念妈妈以前给她做的花椒馅肉包子。

她恨父母,却又想力图证明自己,让父母看到,生女儿也不错。

她真正想要的不是房子,不是金钱,是爱。

刚强与脆弱,两种极端的情绪,完美地杂糅在一个角色的身体里。

小小年纪的张子枫,竟然把控得不过不少,火力刚刚好。

实在让人佩服不已。

香玉在此大胆预言,这个角色必定为她挣得一个影后提名。

子枫妹妹的未来,还将会有更广阔的天地!

3 评论: 2 阅读:657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