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小说家》人物对照关系:一则有关信念的寓言

迷影灯灯 2021-02-16 15:26:00

导演路阳谈改编思路时提到,他要呈现给观众看的是小说中提炼出来的最打动人的点:信念和希望。

“一介凡人,竟敢弑神?”

一开始看到预告片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个类似好莱坞科幻片的脑洞打开方式,小说家拿着“上帝之笔”创作虚拟世界,而现实中相对应的人物角色被展开的情节召唤回了虚拟世界,要完成这个世界里给自己的使命才能回到现实……

对不起我的脑洞打开过大,让我收缩一下。

虚实结合确实是本片在剧情和视效上的一大亮点。一开始,李沐以小说中“赤发鬼”的命运影响他的病情这一玄幻理由,请关宁杀人。在这个前提下,似乎作家路空文成了上帝之手,他的情节走向影响着李沐的性命。小说的情节和现实的人物命运之间产生了奇妙的互文关系,究竟哪个才是主导?

但随着关宁与路空文相识,两人开始惺惺相惜,关宁对女儿小橘子6年的苦苦追寻,不仅与路空文6年创作小说的执念互相映照,更是影响了路空文对小说中人物的安排,启发了他创作了化身红甲军的小橘子父亲这一形象,反倒使得赤发鬼被“弑神”的情节完成度更高了。这时,现实世界开始向虚拟世界施加影响,试图阻止命运进程的人反倒弄巧成拙。

至此,两个平行世界的人物命运开始重叠。我们看到了两边对应的人物角色在信念上的相似之处,那么殊途同归,小说情节与现实选择都有意无意地开始往同一个剧情走向进发。小说家的笔不再起到决定性作用,人物的性格决定命运。

小说与现实对照的人物关系

关宁 & 变成红甲军的小橘子父亲

路空文 & 弟弟空文

关宁的女儿小橘子 & 白翰坊里的小女孩小橘子

老板李沐 & 赤发鬼

女助手屠灵 & 黑甲

两个世界里,其实都是有关小人物弑“神”的故事。

关宁是个凡人。他一个人紧追拐走女儿的犯罪集团6年,失去了工作、卖了房子、离了婚,几乎每晚梦到女儿的呼唤。好不容易凭借蛛丝马迹和一些特殊的投球技能追到罪犯,却又被警方误认为人贩子而追缉。他的敌人,面目模糊,黑暗而强大,这是他的“弑神”。

路空文是个凡人。因为一本精彩的小说,从此沉迷虚拟世界的创作。不管有没有人出版他的小说、看他的直播,他不问结果,一心创作。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放弃学业、失去女友、没有工作只能靠母亲的退休金啃老,每天除了写作、看书就是和孩子踢球,几乎没有社交和正常人的青春,也饱受冷眼。他的敌人,是孤独的失败感,是世俗价值对他的否定,无形而无处不在。坚持创作,对抗这一切,这是他的“弑神”。

杨幂饰演的女助手屠灵,与小说中的寄生怪黑甲相对应。虽然两者外形性格上差异最大,但看到最后会发现这两者的共同点。屠灵童年遭父母遗弃,所以痛恨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也痛恨弄丢自己女儿的关宁。像黑甲一样,他们都是自身能力强大,黑甲需要寄生在宿主身上受人控制,屠灵不知自己身世,也不明自己活着的价值,表面上在李沐集团身居要职,但只是他人的一个工具,不听话时也会被除掉。最终,黑甲与屠灵都完成了自我觉醒,与主角化敌为友,同仇敌忾。这是她的“弑神”。

“神”就是每个人自己的心魔,受制于它、难以抵抗。要“弑神”,需要找到每个人心中的答案,坚持信念。关宁的信念是保护所爱的人不抛弃,路空文的信念是创作和表达自己的感受,杨幂的信念是重新相信无私的爱;李沐的信念,或许应该称之为“执念”,是贪婪,窃取别人的权利据为己有,控制一切。

刺杀小说家》中虚拟与现实的互相映照,就是两边世界的人物开始转变觉醒、并逐渐统一命运轨迹的过程。所以大家不必纠结哪边世界才是主世界,重要的是人物是否能坚持内心信念,完成自己的人物使命。如果说剧情永远掌握在小说家的笔下,那么命运就掌握在人物的信念中。就像电影海报上的这句话:只要相信,就能实现。

0 评论: 1 阅读:23
评论列表
  • 2021-02-18 22:44

    图灵是黑甲?我咋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