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变形计》走出来的明星网红?那些被“交换”的农村孩子怎样了

浮世人物志 2021-02-23 19:00:39

2006年,湖南卫视播出了一档节目,名字叫做《变形计》。

这档节目旨在让两位条件极为悬殊的孩子互换家庭,去体验彼此的生活。

农村的孩子勤劳孝顺,待人诚恳,城市少年往往纨绔固执,品行低下。

每期节目的最后总会是这样的结局,一个涨了见识,另一个受到了感化。

变形计》至今已经播出了十九季,它饱受赞誉,也深受质疑。

节目中的孩子有的成为了网红,有的当上了演员,甚至走过戛纳红毯。

有去到工厂流水线当工人的,也有的孩子早已悄然离世。

变形计》节目恰如其名,它改变了一代人的想法,也记录着这个时代的变迁。

1、交换贫富人生

2006年9月,当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热播之际,电视台另辟蹊径,推出了《变形计》。

节目的灵感来自于一档英国真人秀《Wife Swap》,从“换伴侣”改成了“换孩子”。

变形计》的播出创造了收视奇迹,在《超级女声》之后实现了CSM收视率第一的成绩。

第一季的第一期节目,主题叫做《网变》,直击当时的社会问题——网瘾。

主人公一个是来自长沙的网瘾少年魏程,初中辍学,每天待得最久的地方就是网吧。

另一个孩子是在青海山区的贫苦少年高占喜,父亲失明,他和母亲撑起了整个家。

在节目组的安排之下,魏程和高占喜互换了家庭,前者干起了农活,后者游历了城市风景。

来到农村的魏程打算去看黄河,高占喜的父亲就掏出了20块钱零零散散的纸币递给了他。

在家中骄纵惯了的魏程看着高父,沉默了许久。在拒绝多次后还是将钱收到了口袋中。

“我握着这20块钱,心中就像在滴血。”这是魏程在日记中写下的一段话。

在第七天节目即将结束之际,魏程自愿做了一天劳力,将20块钱还给了高爸爸。

高占喜来到都市后并不适应,他从未看过这么多高楼大厦,也从未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

好在魏程的父母极为热情,带着他到处游历,给予他温暖和信心。

高占喜坐在魏父的车中,看着窗外的飞驰而过的风景,趁人没注意偷偷抹掉了眼泪。

他并没有贪恋美好的生活,看过世界的风景之后,他更加坚定了要考大学走出大山的梦想。

七天时间,两个互换生活,走向正途的孩子引来了各方的注目,口碑一路走高。

播出当年不仅获得了湖南广电的嘉奖,还被中宣部和公安部联名表扬。

作为一档真人秀节目,《变形计》的成功是后来的真人秀和综艺节目所难以超越的。

获得喝彩的《变形计》还得到了许多人的追捧,比如林依轮和经纪人杜华。

他们在看到节目大火以后,都曾经打算将自己的孩子送往大山,体验艰苦生活。

这档节目把握住了观众的心理,也抓住了时代的脉搏。

无论是网瘾、D博,还是贫富差距和人生殊途,《变形计》都准确地戳中了社会热点。

在这些基础之上,《变形计》还将视角对准了青少年群体,令人更为感慨。

有人未经世事便散尽千金只图玩乐,有人横渡万千艰辛但仍为三餐奔走。

他们都没有踏入社会,但社会残酷的一面都已经显现。

2、《变形计》“变形”

即便收获众多嘉奖,节目组也不得不在各大选秀、相亲节目的流量争斗下考虑收视率的问题。

互换生活的宗旨自此结束,而一段段具有戏剧性的故事铺天盖地地向前冲来。

按照剧本,城市的少年往往都是性格恶劣的,骂人、抽烟、打架,几乎是个小混混。

这种做法按照节目的主题来看,是为了凸显在节目中“变形”成功的效果。

往后几季的《变形计》,城市主人公越打越凶,观众看得也津津有味。

节目最后,城市主人公的善良往往会被乡村主人公的双亲唤醒,结局喜大普奔。

伴随着煽情的音乐和节目左下角的解说词,节目以温馨而又美好的结局结束。

变形计》成功了,但是节目的剧情也开始陷入了这种僵化的套路。

对于农村孩子来说,这档节目过于城市视角,大家更关心的是城市少年的转变。

就连《北京青年报》也讽刺过,“这是一档给城里人看的节目。”

节目组曾经到访过的丽江新庄村,当地的校长就曾对《变形计》提出过批评。

拍摄节目不仅耽误孩子们干农活,也缩短了本就紧张的学习时间。

在体验完城市生活的农村少年,回到农村后也往往会被人指着鼻子批评。

第一期节目的高占喜,因为拿着城市父母的20块钱买零食,没有存下来给父母,便被人吐槽:

“这个农村孩子太膨胀了,没有孝心,将来一点会变坏!”

至于城市青年,大多数观众往往会给予他们更多的同情和关心。

节目的最后,大家都看到了他们痛哭流涕,貌似改头换面的状态。

但他们是否真正“变形”成功,则鲜少有人关心。

第七季《母爱的呼唤》,施宁杰回到城市后只有一个感慨:自己投对胎了。

在GQ的采访中,他说自己在农村的十五天几乎都被节目组所操纵,像是在演戏。

去《变形计》能够改变命运吗?施宁杰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这档真人秀节目对于他们而言更像是一个作品,城市主人公可以带着这个标签走进娱乐圈。

变形计》的“变形”去除了感化人性的作用,更加注重节目的戏剧性和冲突。

第七季节目中的王红林,被节目组要求回家后需要吵闹,要睡公主床,要用沐浴露。

结果网友们就给他贴上了一个公主病的标签,话语极尽刻薄。

2019年第十九期,内蒙古少年由于节目组设置的没收足球的剧情感到生气,想要结束变形。

网友们马上指责他不懂事,任性。直到节目最后,人们才知道他爸妈都去世了。

每期节目过后,城市的孩子并没有多大改变,但农村的孩子却成为了牺牲品。

3、城市少年的造星运动

每期节目播出以后,几乎鲜少有人关心农村孩子们的生活。

他们有的南下去到广东打工,有的仍没有走出大山,有的早早离世。

节目组对乡村孩子进行的二度重访,仿佛是一把尖刀,刺穿了现实和记忆的界限。

但大家更多地将注意力投向了城市的主人公身上,毕竟他们是节目的主体。

只不过伴随着网络的走红,《变形计》已将城市少年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网红明星。

在《变形计》中,最有名的一位城市少年莫过于王境泽。

到农村后扬言不吃东西的他最后兴致勃勃地吃完了整碗饭,说了那句“真香”。

后来王境泽成为了网红,关于他的表情包和鬼畜视频,至今依旧在网络上热传。

如今的他,某平台粉丝已经达到了207万,接商演、上综艺,成了一代网红。

同为城市主人公的李宏毅,由于在节目中凸显了颜值,当年便被签约成为演员。

他拍了电视剧和电影,人气极高,在某平台上的粉丝已经达到了1338万。

第十季的城市主人公杨桐,节目第二年便出了个人单曲。

后来他还在《以团之名》中成功出道,成为爱豆。

前几个月在某短视频平台很火的韩安冉,在《变形计》中广为人知,随即走上了演艺道路。

后来的她因为整容为人所熟知,如今成为了一名网红带货主播,只不过饱受舆论争议。

走到2019年戛然而止的《变形计》,早已失去了十多年前质朴的模样。

如今的它更像是一档网红制造机,作为一个跳板,不断让想要成名的城市少年成为偶像。

作为一档真人秀节目,《变形计》早就已经失去了真实感。

节目还没开始,观众便已经知道了城市孩子会走上明星道路,乡村孩子继续停滞不前的结局。

当真实生活的多元被抹去,《变形计》所固化的模式便只能被观众所抛弃。

播出15年的节目虽然将城乡的两个孩子互换了人生,但无法改变命运。

在利益的裹挟下,《变形计》的宗旨也已经荡然无存,沦为没有价值的躯壳。

变形计》“变形”了,它最终变成了一个网红制造机。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无法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作者:白子阳

0 评论: 0 阅读: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