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于刘诗诗,逊于周冬雨”,倪妮的尴尬哪里来?

听娱干饭 2021-01-11 18:27:55
“强于刘诗诗,逊于周冬雨”,倪妮的尴尬哪里来?

01

最近追《流金岁月》。

剧,远没有预期火;但剧中的两位女主,流量热度兼顾,挺有意思。

今天先说说倪妮

在此之前,作为演员的倪妮,在新一排小花中的地位着实尴尬:

论市场和流量,她不是杨幂、赵丽颖的对手;比作品和奖项,也敌不过周冬雨和杨紫。

Angelababy和唐嫣,靠演技被诟病保持高话题度,这条“地气流量”之路,同样不适合气质清冷、“谋女郎”出道的倪妮

很长一段时间,演员倪妮等于街拍、大片、红毯。

自范爷退出江湖后,倪妮与“冯女郎”钟楚曦成了红毯界的两大定海神针。

一个起点很高的演员,甘心成为“平面模特”?很难。倪妮自己也表示,出道10年,做演员的心不死。

吓人啊,一转眼倪妮都出道10年了。这10年,她作为演员的答卷几乎不及格。“缺角色、缺作品”,离人们期待的“谋女郎”渐行渐远。

还好,她今年等来了《流金岁月》的“朱锁锁”。

《流金岁月》,无论对于倪妮还是刘诗诗,都是“大饼”。

一来,它改编自亦舒的同名小说。

师太的作品自带光环。改得好,名利双收,改不好,也能赚个盆满钵满。电影《喜宝》,都拍成翻版“小时代”了,在滔天的骂声中,上映12天票房过亿。

第二,张曼玉与钟楚红依靠这个IP的电影版一战封神。

虽然影片的豆瓣评分不高,仅好于54%的爱情片。

但即使没看过电影,不太关心黄金时代港片的小朋友,只要看到剧照,都能顺嘴说出演员的名字以及如雷贯耳的片名:《流金岁月》。

如今翻拍,角色的表演难度不大,反倒对于女演员的养眼指数要求较高。

刘诗诗倪妮,恰好代表了当下女明星颜值的高低。一个文艺乖巧,人淡如菊、自带贵气;一个美艳浓烈,以妓女的角色出道,拥有刀锋般的美。

刘诗诗的“蒋南孙”与倪妮的“朱锁锁”,从官宣开始,就被预定了黑白天鹅的高贵人设。

第三,很难想象,85花中还有谁比倪妮刘诗诗更渴望《流金岁月》的机会。

刘诗诗出道16年,虽然戏拍得不算少,但这么多年主要靠《步步惊心》撑着。

倪妮更是出道即巅峰。

电影《金陵十三钗》之后,“演员运”不怎么好。大制作古装剧《宸汐缘》和《天盛长歌》,她演得都不差,但剧集扑得无声无息。

这两位转型期的女演员,在电视剧领域都有一场翻身仗要打。

加上这部剧由打造17年大爆款《我的前半生》的金牌团队操刀,“双女主”题材这两年又在热点风口上,怎么看,这部作品都应该是两位女主的高光时刻。

《流金岁月》如今已经更新过半,豆瓣7.1分无功无过。

刘诗诗的衬托下,倪妮的确成了这部剧最大的赢家。很多观众之前get不到她的演技,如今发现倪妮的演技真好。

豆瓣上,低分评价主要集中在吐槽刘诗诗的演技。

其实,“朱锁锁”不好演。

师太笔下这个拥有“无比的美貌、无比的生命力”的女子,在原著中是犹如曼陀罗一般妖冶魅惑的存在。

小说里写蒋南孙初识朱锁锁,“忍不住回头望,她看到一张雪白的鹅蛋脸,五官精致,嘴角有一粒痣,果然是有点风骚。”

到了电视剧里,考虑到观众对“骚”的接受程度,编剧把朱锁锁的关键词换成了“妖”。

能演出妖气但不油腻,倪妮确实是同龄女演员中的第一选择。

首先她的形象是吻合的。

倪妮是典型的“鲶鱼系”脸,方下颌角,眼睛狭长,眼尾上挑。

这样的成熟脸天生妩媚,自带撩人风情,是活脱脱的“朱锁锁”脸。

除了剧情略显浮夸,倪妮对人物性格、情感的捕捉和处理,也配得上这张脸。

在电视剧中,她的官配集齐了老中青三代影帝:陈道明、田雨和董子健。神奇的是,无论和谁搭戏,倪妮都演出了CP感。

跟相差33岁的陈道明同框,倪妮既没露怯也没被“老干部”带偏,四两拔千斤地做自己,一个少女情态藏不住的偷瞄就很灵~

最重要的是,到《流金岁月》为止,倪妮终于找对了自己在电视剧领域的正确打开方式。

若能吃好这块“饼”,倪妮也许有望走出“穿衣打扮上热搜”的困境。

02

说起来,和出身有云泥之别的“朱锁锁”和“蒋南孙”不同,倪妮刘诗诗都是高起点。

出道就当女主角;二十出头拥有了代表作;公司力捧,奖项加身。2013年,她们都被评为内地新“四小花旦”。

十年后,为什么在一部剧中,两人的对比这么明显;或者换句话说,倪妮的演技究竟比刘诗诗强在了哪里?

刘诗诗的成名,几乎是天时结合地利的结果,人为因素占比不大。

毕业于北舞的刘诗诗,不是表演科班出身,19岁就签了唐人。她真正开始积累原始的表演经验,是在片场、在唐人马不停蹄地推出的仙侠剧或古装剧中。

没有系统学习,也没有拍戏之外的沉淀和锤炼,刘诗诗对于真实生活的“人”其实是不熟悉的,她更熟悉仙女与格格。

张颂文老师在访谈中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他曾在一部电影中做林志玲的表演指导,在一个练习后,张忍不住责备林志玲说:“你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而林只能承认:“老师我确实这方面缺乏生活常识”。

张疑惑地问:“你生活中走在街上,没有观察过这些吗?”

志玲姐姐说:“因为生活中不能走在街上”。

这可能就是属于过早进入行业、被捧上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女之路的“诗诗和志玲”们的困惑。

倪妮呢,值得庆幸的是,她在85花中既算是“半路出家”,又被张艺谋导演亲自调教了3年。

倪妮就读于中传南广学院,学播音主持。她成绩一般,但多才多艺,特长是游泳和舞蹈,大学期间拿过江苏省国际标准舞冠军。

在被“十三钗”的剧组通知面试时,20出头的倪妮已经在一家外企开始做实习生了。她当时的理想,是毕业后能去做个朝九晚五的白领,所以苦练英语。

这些看似琐碎庸常的经历,在她做演员后,成了表演上的养分。

《流金岁月》中倪妮一出场,迎来送往,职场感肉眼可见地比刘诗诗好,容易让观众相信,这样的工作她是真的做过。

当年“十三钗”选角时,竞争“玉墨”的女演员有两万多,张艺谋提了3个硬性要求:个子高,英语好,会讲南京话。

这是属于倪妮的优势和机会。但非科班出身的她,没有受过任何表演训练。

于是,有了接下来近3年的张艺谋亲自督阵、手把手调教的秘密培训。倪妮需要学抽烟、打麻将、唱评弹;一颦一笑、腔调身姿;以及穿着旗袍如何走出旧时青楼女子的婀娜多姿……

张艺谋把导演训练演员的过程,比作“复杂、但科学的心理学”。

张艺谋对倪妮的磨和严,不仅成就了“玉墨”这个眉梢眼角皆风情的角色,也将新人倪妮的演技,天然地拔高到了一定程度。

按最近章子怡在综艺中所说,它“塑造了谋女郎们扎实的功底和良好的表演习惯”。

《金陵十三钗》,让24岁的倪妮拿到了第六届亚洲电影大奖的最佳新演员奖。

当时很多人赞她是巩俐和章子怡的继承人,前途无量。

出人意料的是,走出秦淮河后,倪妮之后几年的作品步步是下坡。

曾经大家说“倪妮之后,再无玉墨”,到后来这句话变成了“玉墨之后,再无倪妮”。

知乎上的热门讨论是:倪妮,她是“最差谋女郎”吗?

最近几年,这个问题更加直白了,有人提问:如何看待周冬雨获得第3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下方的高赞回答是:倪妮现在有点慌。

03

92年出生的周冬雨倪妮小四岁,但早一步电影出道的她,是倪妮的“同门师姐”。

两位“谋女郎”的成名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段,但论起成名作的含金量,倪妮周冬雨高。

《山楂树之恋》和《金陵十三钗》虽然都出自张艺谋,上映时间也只间隔1年。但前者,定位是针对内地市场推出的纯爱片;后者则在筹拍开始就已经放话,“影片将代表中国角逐第84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金陵十三钗》不仅是当时中国影史上投资最高的电影,还特地找来了好莱坞的特效班底,制作团队的野心可见一斑。从两部电影的海报风格,主攻市场也可窥见一二。

两部电影虽然都启用了新人,花费的心思却不同。按张艺谋的话说:“周冬雨是定了以后就来演了,倪妮是训练了将近有三年的时间。”

10年前,倪妮的发展更被看好,几乎顺理成章。

然而十年后,周冬雨却成了继章子怡和周迅之后最年轻的“三金影后”,毫无争议的“谋女郎”之光,命运的吊诡就这样出现了。

让人不禁想问:倪妮比之周冬雨,究竟差在了哪一步?

看似怯懦文弱的周冬雨,实际上心很定、步子稳,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跟劣势,说过自己没办法演大美女,因为不可信。

恩师张艺谋评价她“哭戏一流,流泪的时候内心有丰富的层次,天生就是为大银幕而生”,周冬雨于是在哭戏上狠下功夫,场场哭成“教科书”。

在搭档金城武的爱情片《喜欢你》后,演起小妞电影得心应手的周冬雨得到制片人许月珍的赏识。许把她推荐给了导演曾国祥,后续同类型电影《七月与安生》和《少年的你》的合作水到渠成。

正是这两部作品,让周冬雨扬名影坛、拿奖到手软。

世间努力的人很多,而所谓成功,则是在自己与目标之间画直线。

周冬雨很快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直路,倪妮似乎什么都想要,却什么都得不到。

复盘倪妮成名之后的道路,并非在演技上落了下风,而是接的角色混乱,始终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错过了在某一类型角色上,大成的机会。

《金陵十三钗》后的3-5年,是公认的黄金发展期,倪妮却放弃了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风情美人”路线。

这一时期她接拍的电影,囊括了当时市场最流行的类型:校园怀旧片《匆匆那年》、爱情悬疑片《杀戒》、都市治愈片《等风来》,以及纯商业片《新娘大作战》……

这些作品的豆瓣评分,集中在4.1—5.6之间。

国内市场卖不动片,倪妮也动过国际化路线的念头。

2016年,她主演了吕克·贝松担任编剧及监制的中法合拍电影《勇士之门》。然而,这部被吐槽是“一盘难吃的中西大杂烩”的电影,不仅没让她扬名国际,还创下了她个人作品在豆瓣的最低分,3.5分。

这一通乱拳下来,倪妮不仅没打死“老师傅”,还逐渐消磨了自己在主流电影圈的被认可度。

2018年后,当倪妮开始从大银幕“下凡”接拍电视剧,已然有了几分不得已的意味。

这个妥协的选择,其实也欠考虑。

她挑选的两部作品,权谋剧《天盛长歌》、玄幻剧《宸汐缘》,这些古装类型剧,在倪妮入场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而且在古偶剧市场,往往“演员干不过流量”。

幼稚的剧情适合搭配面瘫的演技,演技太好,反倒会让角色出现割裂——你看上去如此聪明,根本配不上低龄的剧情。

兜兜转转中,蹉跎了10年。观众知道倪妮漂亮,演技不差,但除了“玉墨”,大多数人说不上倪妮还演了什么。

不止观众叹息,倪妮自己也清楚这个困境。

19年金鸡奖的颁奖现场,周冬雨凭文艺片《最好的我们》二提“最佳女主角”。

在红毯上以“黑天鹅”造型艳压四方的倪妮,却婉拒了所有采访。

被经纪人叫回来时,她的落寞挂在脸上,向记者解释:“我没有作品,真的没有底气接受你们采访,你们等我哪天提名了给你们做。”

这个小插曲在当时上了热搜,给我留下的印象,远比她在那场活动中穿了什么裙子要深刻:演员终究还是要靠作品说话,漂亮只是演技之外的加分项。

倪妮曾在一次采访中谈起自己的入行经历,她说:“平台高有时候就是一个空架子,它只是把你放到了这个位置,没有一层层的石头堆砌,根基很容易就垮掉了。”

道理很早就懂,但这个职业诱惑满满,一不留神,就会在弯路上狂奔,停不下来。

今年,33岁的倪妮似乎定下心来,花心思筛本子,也花了成倍的时间去磨一个角色。

功不唐捐。凭着最近相继奉上的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和一部舞台剧,终于把她从5分烂片档,重新拽回到了7分档。

而无论是在赖声川导演的话剧中她分饰两角,还是被沈严导演邀请出演“朱锁锁”,这两个角色,多多少少都有“玉墨”的影子。

▲左电影《金陵十三钗》,右话剧《幺幺洞捌》。

媚而不俗,韵味十足,终于将倪妮的路线再次稳在了“成熟美人”的正途。

2021年倪妮手上还有一部电影待播,《扶桑》。

这部作品和《金陵十三钗》一样,改编自严歌苓的小说。导演是陈冲,目前已公布的另一位女主是巩俐。

两位谋女郎的演技碰撞,加上我对导演陈冲的喜爱,这部电影在2021年必看影单里,希望倪妮可以摘掉“最拉垮谋女郎”的帽子。

“谋女郎”是一块名利场的绝佳敲门砖,它不仅意味着超高的起点,也意味着更多的选择。

而更多的选择,既是自由,也是负累。

那些起点很高的人,一手好牌打烂,绝地逢生反倒有了不一样的力量,原因很简单——看似机会很多的时候,最容易迷失自己。

我们终究不是神,可以all in所有的运气与机遇。人生漫长,成就一个人的,往往不是每天向你招手的机会,而是在一条路上埋头走下去的日日夜夜。

我们常常以为的优势,未必是真的优势,而劣势,也未必是真的劣势。

你有很多的选择,意味着你五心不定,常常后悔、常常回头,恨不得一脚踏上两条路;

你没有选择,真好,这意味着你终于可以全心全意地走好眼前的路了。

你瞧,人生就是这么奇怪。我们聊八卦的时候,转头看看自己,有些东西可能更明确,有些沮丧可能好一点。

6 评论: 7 阅读:9908
评论列表
  • 2021-01-18 22:29

    周东雨是个什么东西!

  • 2021-01-18 11:16

    这穿的什么鬼东西像出来卖的说她和老叶是纯洁的友谊也就你自己信吧

  • 2021-01-17 23:18

    强于刘诗诗有什么好说的?她一电影出身的,比也是跟电影的比啊,不如说强于卑鄙之流

  • 2021-01-15 21:06

    1

  • 2021-01-15 12:39

    之前接的剧定位不好,走什么傻白甜,走御姐!再不济,走绿茶都行,反正就是亮眼

  • 2021-01-15 09:35

    周冬雨最好的我们?

  • 2021-01-14 08:55

    挺好的,其实她那两部古装剧真的演的挺好,但是没水花,大概是她和男主都没什么号召力吧,张震有点老,陈坤帅但是现在还是小鲜肉的粉丝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