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童星退出娱乐圈考上清华:苦行僧式的女孩有多可怕?

胡鸿振 2021-09-13 08:13:54

前段时间CCTV电视剧考古,细数了那些“退圈当学霸”的顶流童星

有肩任中科院博士的“红孩儿”,和远赴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留学的《快乐星球》男主“丁凯乐”,看到名单中饰演《春天后母心》“陈妞”一角的叶子,不少人眼前一亮。

作为昔日风靡一时的琼瑶苦情剧,剧里被卖进妓院做苦役的姑娘,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凭此剧一炮而红的童星叶子,履历表丰厚。

她演过两部电影,十多部电视连续剧,参加过三四次四川电视台春晚的演出,还是两个电视台栏目的主持人……

然而,彼时年仅11岁就家喻户晓的叶子,却在三年后宣布退出娱乐圈

再听到她的消息时,已是十年之后,她从清华毕业。

看了叶子在博客中自曝的原因和经过,我才发觉,当一个女孩认真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高一那年,叶子翘了学校电视台的活动,去上物理竞赛。

老师把她抓回来,恶狠狠地问话:

“你要发挥自己的特长,不去电视台工作,成都7中要你来干嘛!”

所有人都觉得叶子既然童星出道,身在演艺圈,又有无数作品加持,那么自然该呆在舒适圈里。

然而这个95年的姑娘偏不,她毅然决然断掉了自己的星途。

“我就是想证明学校要我是干什么的。

我不是只会穿着戏服演绎他人的风花雪月,我可以很专注很拼命地去学习,去让学校记住我,以骄人的成绩。”

一心向着目标前进的人,全世界都会给她让路。

高三那年,叶子把自己变成了个“书呆子”。

她辞掉校团委副书记、学生电视台台长的职务,丢掉校内外各种艺术类奖项的光环,把自己反锁在题海里。

一整学年,她没看过一场电影,没下载过一首新歌,没打过手机游戏,没吃过火锅,没有周末的休息。

家里的墙壁上贴满了单词语法,就连啃馒头的时候,都要面壁背上几句。

她的日常,就是起床后翻完单词本,灌上一杯咖啡后赶去学校。

每一科的笔记,都记得密密麻麻,辅导书成摞叠起。

她笑自己,“在老师和我身上安装磁铁了正负极,没事就吸过去问问题”。

学习坐久了腰疼,她在家里备了几个垫子,累了疼了就跪着学。

妈妈怕女儿压力大,便调侃着安慰女儿:“你一定会考好的,因为你给书本跪了那么久。”

学校老师开动员大会,说高三前半段水深火热,后半段才会春暖花开。

叶子默默记下,在博客写下这句话:

“我不知道什么算是水深火热,但把古人的十年寒窗,压缩进一年去悬梁刺股未必不可。”

她的目标,是考上清华。

在荧幕上彻底消失,叶子很清楚自己的选择。

离开光鲜亮丽的演艺圈是背水一战,她买了个小本子,记下各种鼓励自己的话。

“问题不是现在有多人知道你,而是十年后,还有没有人会记得你。”

努力了三个月,叶子似乎终于得到幸运女神的垂怜。

她通过了清华大学自主招生“拔尖计划”的初审,还通过层层选拔被推荐为“四川省优秀学生”,一旦选上,就会获得10分高考加分。

然而教育局公布名单的时候,省优生里没有叶子的名字。

她落榜了,还是成都七中近十年来,唯一一次推选的学生落榜。

叶子内心崩溃了,公示栏上自己输得一败涂地的消息,像巴掌一样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扇在她的脸上。

那段时间很黑暗,高考还没来临,等着叶子的还有最后一条自主招生的路。

但是自招不仅题目很难,高三学生因为自招耽误高考复习最后惨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有经验的老师都劝叶子放弃。

叶子却觉得,是时候再战一场了。

她郑重在笔记本上签下“生死状”:

生命是往前走的,我们要走一辈子。坚持下去不是因为我很坚强,而是因为我别无选择。

有人拿走属于你的东西是因为你还不够强大,要把自己变得足够强大,去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

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能让我们豁出命去。我们留着命,就是等着把它豁出去的那一天。

带着被同学嘲讽的耻辱,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叶子开始了她的自招路。

繁杂的《古文观止》,叶子拆成一页一页全文翻译。早读时,她想象自己站在故宫的太和殿中央,高声朗读。

一篇六章的科技文阅读,她逼自己在一目十行下,找出得分点,每天不间断练习。以至于后来同学做完一篇时,她已经可以刷三篇了。

最难关卡数学,叶子买了一包辅导资料,两天攻克一本。

看不懂就背,背完了再理解,理解了再刷题运用,近几年高校自招数学题她刷了个遍。

她觉得,既然去赌,就要赌得漂亮。

当年通过清华“拔尖计划”笔试的孩子,整个四川只有4人,叶子名在其列。

回忆走出笔试考场的那一刻,叶子说,“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灵魂被抽去一半的感觉。”

紧接而来的面试,叶子又砸下大功夫。

每天晚上9点半到凌晨1点,她用小时候背台词的功夫,背下可能会涉及的时事政治、清华思想和名家评论。

还经常把自己锁在无人的教室,找小伙伴一刻不落地一对一练习。

终于不负光阴,叶子凭实力拿到了清华40分的加分。

然而忙于自主招生的叶子,已经耽搁了日常学习的进度。一次次的模拟考试,她从年级前100,跌到150、200……自由落体似的退步。

清华招生办的老师飞到成都,狠狠痛批了她一顿:

“你真是个大问题!不许胡思乱想,把分数搞上去!”

自恼夹杂着羞愤,某一刻,叶子甚至想到了沉塘自杀。

好在理智战胜了冲动。

总归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叶子抱着“绝处逢生”的勇气,怀着“起死回生”的期许,拦截掉所有的退路,打算绝地反击。

叶子把睡觉时间再往后推迟两小时,厚厚的错题集一页页地巩固,三年的数学试卷再看一遍。

她把获得复旦大学一本录取资格的同桌当作劲敌。

只要同桌不休息,叶子下课就绝不起身;

他刷完一章,叶子就要把整本书做掉;

一场历时一个月的沉默竞争,像是两个神经病的较量……

直到高考前一周,叶子得了细菌性重感冒。

妈妈宽慰叶子:“高考前你活成了半条命,因为生病把你的另外半条命存起来了,在高考考场上,你就有1.5条命去拼。”

在历经了前几次大起大落,叶子已经十分从容。

马云说得好,生命的惊喜不一定落到你头上,但失败、痛苦、折磨是一定会落到你头上的。

面对它们你只要轻轻说一声:“哦,你来啦。”

2014年高考应声落幕,叶子以633分的好成绩,被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录取。

回忆起高三经历的一切,她深有感触:

“那是一段如江河流淌的时光,表面的平静掩盖不住河底的汹涌激烈。

从北大体验营到清华自招,从艺术特长生考试到优秀新生夏令营。

那条长长的机场路,最终剩下一个人的孤身只影。

一年的起起跌跌在脑海里风起云涌,这条路走了多远,还要走多远。

所谓的成长,所谓的毕业,不过是我们跨离了一个时代,以短暂的痛苦或欢乐过度,然后跨向另一个时代和另一个自己。”

后来转到经管学院,叶子又获得了花旗银行的暑期实习资格。

2015年暑假

大二那年,她以记者的身份参加世锦赛,为新华网供稿。

大三那年,她获得去斯坦福游学的资格。

后来,还在英国的投资银行实习。

这个女孩一直向前奔跑,挑战不断升级,追梦之路从未停歇。

清华本科毕业后,叶子又解锁了新成就。

去年十月,她正式以清华硕士研究生的身份,礼成毕业。

一如高三结束,她踏上北京征程伊始,在博客中写下的那句话:

生活是不断经历,不断创造记忆的过程。这过程里,有我们的失意与觉醒,有我们的孤独与张扬。

无论如何,请你爱自己,爱生活。

到一群最优秀的人中间去,把你的头抬起来。这是高三教给我的东西。

昔日的顶流童星,终于如其所愿,在另一个赛道让所有人再次记住了她的名字。

这一段苦行僧式的经历,映照出了一个少女的通透和本心。

而这也应该是这个时代的孩子们,都该有的清醒:

一个人最大的武器,就是豁出去的决心。

价值观,决定输赢。

什么浮名虚利,都抵不过细水长流的自我沉淀。

还是那句话,一切都还不晚,不如先踏出第一步:

抬起头来,把自己逼到最优秀的人中间去。

0 评论: 1 阅读:335
评论列表
  • 2021-09-14 12:15

    [点赞]就是她前面遇到挫折的时候,想到沉塘好可怕,这样的人赌的想法太多,遇到挫折怕走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