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要玩这样的艺术,要让孩子明白,那不是平白接受,是有原因的

娯乐健解 2020-11-27 20:36:25

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家庭教育,给自己家孩子多少压岁钱容易掌握,但是给别人家孩子,或别人给你家孩子的红包,就不容易拿捏,也不容易掌握了。很多文化我们可参考先进国家,偏偏红包文化只有中国社会才有。日本人给孩子压岁钱,叔叔伯伯、姑姑、阿姨都不用给侄辈小孩儿,普通朋友家的孩子当然更不用给了。西洋人过圣诞节,给孩子圣诞礼物,没有人给钱的。

我个人怎样定标准呢?从教育的观点,我绝对不赞成给太多,尤其给小学阶段的儿童,我都说“让你买一本喜欢的书",而以一本精装图书的一般价格为标准,赏给普通朋友家的小孩子。这个数字跟买一盒水果或蛋糕差不多。问题就出在有人利用给孩子红包,进行变相的巴结。装大钞的红包虽然是送给孩子的,但是实际上是要给孩子的家长。我很担心,收的一方要怎样向孩子解释?怎样向孩子讨回红包?恐怕再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吧?

令人担忧的是,不清不楚的“红包”印象,会给孩子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最怕的是长大成人以后,对于授或受贿赂红包,都不会有罪恶感,甚至身败名裂,吃上官司呢!当然,“大红包”也有只代表谢意,而不含巴结之意的。例如开诊所的医生,平日给亲朋好友看病,不好意思收钱,受惠者苦无机会表达谢意,减轻人情负债,趁着过年,给孩子大红包。这不只是中国人的智慧,简直是艺术了。不过,大人要玩这样的艺术,也要让孩子明白,那不是平白接受,而是有原因的。钱当然要交给父母。

0 评论: 0 阅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