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爆!他才是中国脱口秀之光

独立鱼电影 2021-02-20 13:48:41

过去的一年,鱼叔真真切切地感觉到:

脱口秀火了。

或许是因为糟心事太多,大家更需要找点乐子。

光是《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就上了70多次热搜,堪称年度现象级网综。

年底的《脱口秀反跨年》,又一次热搜屠榜。

李诞、杨笠、池子,相继火出了圈。

各路明星网红,也纷纷尝试跨界。

罗翔老师在《脱口秀反跨年》

妙语连珠,大胆讽刺,引人深思。

不得不说,这脱口秀还真是越看越上头。

最近,鱼叔就沉迷于一档宝藏脱口秀。

它可不只有段子。

更把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讲得妙趣横生——

《观复嘟嘟2020》

海报上的这位主角,相信不少人都认识。

他就是著名文化学者、收藏家马未都

他曾做客《百家讲坛》,讲解文物。

之后又在《圆桌派》《锵锵三人行》等谈话节目当过嘉宾。

为人幽默风趣,知识渊博。

不过,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马先生也是名「影视人」。

他曾经和王朔、刘震云一起创立了「海马影视创作室」。

三人合力写出了一代神剧《编辑部的故事》。

马未都最重要的身份,还是古董收藏家。

1996年,他创办了新中国首个私人博物馆——观复博物馆

「观复」,取自「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寓意以平常心探察事物的发展规律。

而脱口秀《观复嘟嘟》,延续了博物馆之名。

旨在由马未都亲口讲述文化趣事,博古通今。

节目口碑颇丰,豆瓣评分稳定在9分上下,现在已经出到第三季。

如果说高晓松的《晓说》,还有一些主观臆断。

马未都的脱口秀,则是引经据典,准备充足。听他的节目,绝对涨知识、涨阅历。

节目一开始,马先生就抛出了一个普世问题——

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后,人类的情绪普遍低落,就连各类网红动物也被折磨得不轻。

他提到峨眉山的猴子和奈良的鹿,以前它们不愁口粮,对人爱搭不理。

而现在但凡逮着一个活人,都是一拥而上,热情似火。

其实生活一直不易,只是疫情放大了这种矛盾。

马未都坦言,现代人已经够幸福了,至少没什么沟通成本。

在他年轻那会儿,和家里人打电话跟医院挂号似的,要老长的排队。

话费还特贵,不少人只能拜托别人捎口信,一封信要传好久才能到手。

这还是赶上了和平年代,而他的上一代人过得才叫真的苦。

想当年,辛亥革命后,清政府被推翻。

当时北京至少有10万,领官银的世家子弟,他们没有生存技能,又被断了经济来源,过得非常悲惨。

例如,三格格就顶着爱新觉罗家的名头,在大街上摆摊。

一块毛巾,上面摊开一盒散烟。一支一支地卖,一共20支。

钱少,卖不掉的就自己抽,到了晚年她已经烟不离手。

真是造化弄人。

马未都还拿自己举例,他从小在军区长大,生活条件优越,也算手不能提,肩不能扛。

后来他曾两度下乡,远离父母和农民同吃同住,社会地位彻底转变。

14-16岁,他呆在东北的五七干校。

18-20岁,他回到北京郊区的农场。

他们那一代知青,为响应国家号召,改变了自己一生的轨迹。

作为北京人,他们最常被分配到云南、陕西、内蒙、东北,走的时候连户口也要一同迁走。

很多人在当地结婚生子,一辈子都没有迁回原籍。

是好是坏?

没人能说得清楚。

转眼半个世纪过去,马未都感慨:「生活中最难预测的就是未来,但未来一定会有风雨。」

然而这些都不是人类悲观的理由。

10年,20年,50年后,我们这代人一定会回顾2020年,把这场疫情当作宝贵的经验。

我们在封闭的时间、空间里,耐下性子和家人朝夕相伴。

学会开源节流,学会利用空闲期提升技能,也提高了自己战胜苦难的决心。

没什么震撼人心的大道理,但这是花钱也买不到的情感体验。

正如马先生所说:「生活是你还能感受到喜怒哀乐地活着。」

聊人生感悟,是《观复嘟嘟》的开胃前菜。马未都的拿手好戏,还是诗词歌赋、历史文化。

他讲的唐诗系列,是鱼叔的本季最爱。

马未都在节目中着重讨论了三位伟大诗人: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魔白居易。

《全唐诗》收录了5万多首诗,大约2200名诗人。而这三人的诗作,独占12%的篇幅。

李白杜甫,白居易

李白年少时已经锋芒毕现,恃才傲物。

他夜游渝州见李邕之时,对方既是当地刺史,又是大书法家,很瞧不上这个高谈阔论的后生。

临走的时候,李白冷笑一声,留下了传颂千古的名句: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那年的他,或许20岁,或许25岁。

总之年轻气盛。

之后,李白开始游览名山大川,足迹遍布200多个州县,80多座名山,60多条大江大河。

真可谓资深驴友。

除了旅行,他还喜好剑术,崇尚侠客精神。在传世的诗中,有十分之一都提到了剑。

其中最出名的应该是:「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都说字如其人,如今,日本还藏着一幅书法作品,经专家考证疑似李白真迹。

现在提起李杜,大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然而在唐朝,他俩的知名度并不高,直到文坛领袖韩愈慧眼识珠,主张「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他们的文学地位才一飞冲天,成为文人楷模。

可惜那时,两人已逝去多年。

当时,真正的大红人是贺知章、张九龄、元稹、上官仪、韦庄,他们都曾官至宰相。

还有一位文化名人,是状元王维。

就是写「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那个。

唐朝状元很稀少,考题也难。

我们都知道的大孝子孟郊,直到46岁才进士及第,放榜后欣喜若狂地写下了:「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杜甫的考运更差,直接落选。

李白则根本就没有考试资格。

因为当时的法律规定,犯过罪的人、手工业者和商人之子严禁科考。

李白的身世扑朔迷离,他本人也闭口不谈。就连唐史,也对他的家谱记载模糊。

有人说他的祖上犯过罪;

有人说他以前曾经杀过人;

有人说他爸李客是富商;

还有一种最震撼人心的说法,李白乃皇室后裔,唐高祖李渊的五世孙,太子李建成的玄孙。

李世民为夺权,杀掉了自己的亲兄弟,将其从家谱除名。所以李白不能追根溯源,也是人之常情。

反正无论哪一种解释,他都没能通过政审。

虽然李白自比天之骄子,不屑与凡人争名逐利。然而,他还是想做官的。

当时除了科考,还有一种入仕的方式就是向皇帝献赋。于是李白去了洛阳,向唐玄宗进献了《明堂赋》《大猎赋》。

然而全都石沉大海。

最后,在玉真公主和文坛领袖贺知章的引荐下,才得以入宫。

这一年李白已经41岁。

然而入职三年,他还是一事无成,于是愤而请辞。

唐玄宗

直到天宝元年,皇帝真读了他的诗赋之后,大喜过望,又重将他请进宫,甚至降辇步迎,亲手调羹。

随即令他供奉翰林,陪侍皇帝左右,随时作诗。

然而,李白落拓无羁的性格,显然不适应御用文人的生活。

他开始放浪形骸,对酒当歌;

天子呼来不上船,让杨贵妃捧墨,高力士脱靴。

这无疑触到了皇帝的底线,李白最后只能黯然离宫。

李白一样仕途坎坷的,还有杜甫

虽然他的家中世代为官,但到了他这辈的官阶已经轻如鸿毛。大概类似于秘书的秘书,一个负责善后的闲差。

他的幼子,就死于饥寒交迫。

三人中,日子过得最顺畅的白居易,晚年也是疾病缠身。

总之,不论是仙、圣、魔,活在这人间都有各自的不易。

而历史的有趣之处,就是通过典籍,尽量还原一个古人的喜怒哀乐。

马未都的脱口秀内容丰富。

对文物无感的,可以听他聊聊几十年的见闻。

破烂张、北岛、古代文人,现代活跃的知识分子.......东西方的文化融会贯通,旁征博引。

一集的体量很大,即使不能全部记住,也总有能触动你的细节。

不必担心太过枯燥,演播室里还有好几只观复猫,随时随地卖萌。

这些猫都是被人遗弃的中华田园猫。

马未都将它们养在观复博物馆中,任命它们为「馆长」,还以它们为蓝本出了不少故事绘本。

马未都曾公开表示:「我要将所有的东西全部捐赠,一件不留。」

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收藏家,他所拥有的文物保守估值超百亿。这都能说捐就捐,充分显示出了一个知识分子胸怀天下的情怀。

他一向乐于分享,通过自己的讲述,让更多人领略中华文化的魅力。

上节目、开博物馆、做脱口秀,都是如此。

而《观复嘟嘟》,则是马未都拥抱时代的一次创新。

如今,人们比从前有了更多选择,能够随时随地接触到各种各样的知识。但却越来越缺乏耐心深入学习,困在互联网的信息茧房当中。

知识传播的碎片化、快餐化,已经是大势所趋。

马未都抛弃佶屈聱牙的长篇大论,抛弃晦涩难懂的深奥命题。转而选择用脱口秀的形式,像拉家常般地说历史,聊文化。

至少,这能让一部分年轻人停下过快的脚步,回过头来看一看,历史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

这样的脱口秀,才是国产之光。

13 评论: 11 阅读:7853
评论列表
  • 马爷[点赞]

  • 2021-02-25 05:56

    相对于高晓松来说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穿人字拖鞋的许知远!

  • 三四年前根本没听说过这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炒作推出来了

    全国花式服毒大赛季军 回复:
    你没听说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你不关心文化历史类的节目,第二是这类节目本来也不多。马爷知识渊博,你听听他谈汉字那期,充满爱国情怀
  • 2021-02-23 22:37

    这个老头不是什么好人啊

  • 2021-02-23 18:22

    脱口秀之光,末日之光呀?

  • 2021-02-23 17:27

    垃圾公知,爬

    天刀 回复:
    哈哈 别丢人显眼
  • 2021-02-21 19:41

    群众喜闻乐见的脱口秀,秀的是知识,是文化,是底蕴,那些秀智商,秀下限,秀糟粕的滚蛋。

  • 2021-02-21 08:53

    老头还经常开车[笑着哭]

  • 2021-02-20 15:17

    胡八一同志是不是那个年的的[呲牙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