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有一个作品,改动一个地方,完全符合春晚的要求

天天叶小钗 2021-11-25 18:04:19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节目,形式还是非常多样的,有素描喜剧,有默剧,还有漫才。当然,也有传统小品味很浓的作品。如果我们对标春晚,那么喜剧大赛中的哪些作品,比较符合春晚的要求呢?

首先,目前的春晚是不太可能接受素描喜剧和漫才的。素描喜剧围绕着一件事不断地往上翻,很难满足大年三十观众想看一个完整故事的要求。而漫才在国内的受众面太窄,还没有形成气候,所以更无法登上春晚的舞台。

至于默剧,80年代的春晚还真有,当年王景愚老师曾在83年春晚表演哑剧《吃鸡》,年长的观众肯定有印象。但是在如今的语境下,这种节奏的节目很难被广泛地接受了。

所以,还是那些有完整故事结构的传统小品,在春晚有亮相的机会。

但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中,有一些作品虽然有完整的故事结构,但主创者想表达的东西过于晦涩,这种复杂的创作思路也不符合如今的春晚。比如《笑吧,皮奥莱维奇》《网暴清除者》等等,前提给得太多,会让观众难以第一时间接受和消化。

相比之下,有一个节目,最接近春晚的气质——《世上最美的女人》。

这个作品的故事很简单,讲述的是一个失恋的女人,向一个陌生的网约车司机倾诉心事的故事,最后通过一系列变故和司机的安慰,逐渐和自己和解。

首先,这个故事并不沉重,不会因为题材把观众压得太难受。甚至可以说,题材有点小清新。春晚的喜剧作品可以讽刺,但一定要注意度,用力过猛会出事,而隔靴搔痒又没什么意思。所以,很多作品宁可放弃这一诉求,转向情感按摩的方向。

大过年的,老百姓其实都有类似的情感诉求,什么小两口吵架和好啦,邻里之间的小摩擦解除啦,等等。总之,最后给一个合家欢,大团圆的结局,是最舒服的。这就是情感按摩。

春晚历史上,这种作品非常多,比如冯巩和牛莉就表演过很多这样的作品。再比如李小冉和邵峰表演的那个作品,和老公吵架的女人被一个陌生人劝说,最后内心得到安慰。其实,《世上最美的女人》,走的就是这个路子。

当王皓扮演的司机决定送史策回家时,现场响起了掌声和叫好声,春晚,同样需要这种温暖的氛围。

当然,这个作品如果直接搬上春晚是绝对不行的。因为作品中有一个细节,是有一定争议的。女主接到电话,才知道前男友真正的取向。这个细节是整个作品的转折点,之后的剧情就顺水推舟了。但是这种细节如果放到春晚上,就不那么合适了。

为了避免争议,关于这一点就不展开说了。大家都明白。

所以,如果主创能找到一个其他的动机,来代替这个细节点,那么这个作品还真的有上春晚的气质。首先,色调温暖,而且还有点小俏皮。其次,包袱非常巧妙,设计得也好。然后,演员的表演也非常松弛,一点也不做作。

虽然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和春晚没什么关联,但如果这个节目在改动之后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也毫无违和感。最重要的,王皓史策这对CP,的确很适合春晚的舞台。

0 评论: 2 阅读:684
评论列表
  • 2021-11-28 20:16

    他俩赶紧在一起吧,我受不了了

  • 2021-11-28 13:58

    都2021年了,笑果的脱口秀大会,米未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都是爆款的喜剧平台。相比而言,春晚早就不是喜剧的最高舞台了。这两人的节目就算上了春晚,大家都看过了,还要把这么一个情节阉割掉,请问还有什么看点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