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闭幕:易烊千玺帮影展“续命”,黄渤首谈疫情焦虑

第一导演 2020-08-04 16:18:21

剧组开工了,电影院开业了,电影《八佰》也定档了,中国电影算彻底回归了吗?

还不够,还差一步。

差一个能开奖的电影节。

11个大奖,12位获奖电影人,18名角大咖和众多电影人,就在今晚(8月3日),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颁奖礼在西宁落幕。

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获奖名单:

最佳剧情长片:《情诗》王晓振

最佳导演:肖一凡《龙门相》

评委会大奖:宝音格西格《哈日夫》

最佳演员奖:周青《情诗》、王学兵《罪业搭档》

最佳艺术探索·视觉呈现:《歌声缘何慢半拍》董性以及全体工作成员

最佳电影文本:《花这样红》周州、池韵

最佳纪录片:许慧晶《棒!少年》

一种立场:周圣崴《艺术死了》

最佳短片:包亦凡《修容镇》

最佳实验短片:宋思琪《硬币》

年度面孔荣誉奖:电影工作者

任何一个突发事件,甚至为防止突发事件而放出的警惕信号,都会截断这里的活动。这是一场完全没有“叫停备案”的电影节。

还行,FIRST影展有个“逢颁奖礼必下雨”的传统,从当天中午开始,西宁雨量不断,直到颁奖礼红毯,所有明星名导都撑伞前行。

从27号到8月3日这8天,今年FIRST仅比去年“迟到”半周,损失忽略不计。

中国电影,算真正回到正轨。

节点时刻,第一导演注视着颁奖礼全程,并与本次影展“一号人物”黄渤聊了聊他对当前中国电影乃至中国青年导演的看法。

来吧,落幕即启程。

*关于神作《情诗》的深度专访,我们将在本周内推出,敬请关注第一导演推文。

01.全场亮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1、周一围觉得没人把他当电影

周一围被王传君问第一次来FIRST的感觉,周一围说:“回到电影学院的感觉。”

王传君问为什么这次才来,周一围说:“可能我电视剧拍的太多了,大家没当我是电影人。”王传君神补刀:“常来FIRST的优点是解腻。”

2、齐溪觉得自己特别红

齐溪是第一次来FIRST,说“FIRST来到FIRST,我不适应,也不习惯,很懵,每天特多志愿者围着,一会给我采访,一会给我拍照,老是cue我,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自己特别红,跟黄轩似的。”

齐溪(右)

3、王传君喝白酒,有人喊:牛逼!

王传君来了三年FIRST了,说自己“不能光来喝酒不干事”,然后拿着赞助方的酒,举起喝了一口!现场有人大喊:牛逼!

4、陈可辛穿着短裤找信号

因疫情影响,有些竞赛单元评委未到影展现场,黄轩说:“这次打不起架来,他们网上讨论,还经常掉线。有位导演拿着电脑找信号,上身穿得很整齐,下身穿着短裤,而且我们还知道了他家的装修风格,这位导演是陈可辛!”

5、王学兵唱起写给孩子的歌

最佳演员下了双黄蛋,王学兵领奖说:“我是个很好搞的演员,昨天看了《情诗》,演得非常好。作为职业演员,每一次演都想成为素人,成为FIRST,就像那首诗里说的,“ 我找到了爱你的秘诀,永远当做第一次。”

随后,他感谢了家人,说到孩子,他写了一首歌,是写给孩子的,也是写给自己的,王学兵就唱了起来:“我们不在乎别人比自己跑的快,哎呀我的宝贝我的宝贝,赢了自己就足够精彩,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6、四字弟弟不要钱还花钱

黄渤说:“FIRST没钱也能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比如易烊千玺,机票、酒店都不让组委会负责,还资助了纪录片实验室。李子为那乐的,每年来十个八个这样的演员,我们FIRST啊……”后浪长志气了,黄渤夸易烊千玺:“弟弟比哥哥做的好,哥哥们估计都忙着看《乘风破浪的姐姐》。”

7、郝蕾、段奕宏为自己是最难搞的演员击掌

郝蕾、段奕宏颁发最佳演员奖,调侃不是颁最难搞的演员奖么。郝蕾说段奕宏是难搞的演员,段奕宏说郝蕾也是,郝蕾说:“我也有这份荣誉 !”两人击掌,抓爪爪!

接着,两人聊起了什么是难搞。

段奕宏:“合作者定义了难搞,他们第一时间感受到难搞之处,那怎么难搞?”

郝蕾:“那肯定是在现场跟导演、对手演员、编剧进行一些探讨吧。”

段奕宏:“别人不觉得这是探讨,还是老老实实听从合作者,是不是听话就是一个牛掰的演员、做到一个高纬度的演员?”

郝蕾:“我觉得那个是提线木偶,那个不是演员。难搞的不是人,是电影,是作品!”

8、黄渤不让曹保平跌落神坛

黄渤cue到台下的曹保平导演:“曹保平是影帝收割机,但我已经拿过影帝了,我为什跟他合作?”还直接问台下的曹保平“你知道吗”,曹保平当然不知道,黄渤说:“为了保持住你不从神坛上跌落下来。”

9、文牧野给所有电影工作者颁发年度荣誉面孔

颁奖礼最后文牧野登台,颁发年度荣誉面孔,结果镜头对着他,文牧野说:“摄像大哥你对准我干什么?是我吗,不是吧?”

镜头随后对着台下的观众,文牧野说:“年度荣誉面孔是在座的各位,是把目光投向这里的每一个人,是电影工作者们,默默坚守,默默等待,他们就是今年的荣誉面孔。”

满脑子想的都是恋爱

1、黄轩因爱情大“便”

祖峰说黄轩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刚看他在上面主持口若悬河,发问“什么能让一个人这样大变?”

黄轩:“ 大便?大变化?”

祖峰:“后来我明白了,是爱情的力量。”

两个好男人拍完戏在酒店睡一屋,晚上给另一半打视频,告诉对方自己旁边另一半是哥们,“看,我旁边是祖峰”,“看,我旁边是黄轩”。

祖峰、黄轩

2、黄渤当导演是为了跟舒淇谈恋爱

马伊琍、黄渤、曹保平同台颁奖。

马伊琍:“你们为什么当导演?”

曹保平:“我很简单,不当导演没饭吃。”

黄渤:“不当导演的话很难跟舒淇谈恋爱。”

渤哥你够了!

3、《恋爱的犀牛》重登舞台

郝蕾和段奕宏一上台,台下一名观众大喊:“恋爱的犀牛!”

段奕宏突然反应过来,介绍郝蕾“明明”,郝蕾介绍段奕宏“马路”。

2015年上影节晚宴后一直没见,两人都生疏了,但他们说的台词“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擦身而过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哭,我觉得你和我一样孤单……”永不生疏吧。

好委屈!你们竟然坑我

1、姚晨忽悠黄轩来西宁喝大酒

今晚黄轩作为主持人开场,介绍自己“我是不紧张”,上来就cue大姚。

没来西宁之前,姚晨跟黄轩说:“你赶紧来吧,来了请你吃烧烤、喝大酒。”结果,黄轩来了,大姚干完活先走了,黄轩发出灵魂拷问:“ 人呢,忽悠我?”

黄轩没了大姚,也没闲着,cue了这两天喝大酒的人,“连喝了好几天,到现在酒都没醒。是吧,曹保平导演,是吧渤哥。”

2、还以为是黄渤主持呢

黄轩得知自己要做颁奖礼开场,懵了:“找我开场?听错了吧,是黄渤还是黄轩?工作人员说是我,因为你的出场费比较便宜。”心疼黄轩一秒钟。

3、《我不是主持人》,文牧野导演,黄轩主演

说了一堆青年的我,少年的你,cue了一些披荆斩棘的中年后,黄轩绕蒙了,说:“我有点凌乱,我今天这个糟糕的主持,文牧野一定有了灵感,拍《我不是主持人》,让我来演。”

4、黄轩给娄烨演了个寂寞

黄轩说自己以前时运不佳,是一个动不动被换掉的演员。终于有次接到一个导演的戏,辛辛苦苦一个多月拍完了。后来片子入围了戛纳,黄轩请了5天假,结果看片那天没通知他,其他演员的经纪人都去看。黄轩让他们看完跟他说,结果那些看过片的人三天没联系他。黄轩绷不住了,就去问是不是没有我,他们说:“有!有一个背影”。那部电影叫《春风沉醉的夜晚》。

但现在黄轩硬气了,“我还在这,我档期都排到明年夏天了。”

5、黄渤是来精准扶贫的

黄渤再次来到FIRST,说“这样一个口罩电影节,来了又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是穷啊!天呐,是真穷啊!我是来参加电影节的,还是来精准扶贫的。”

6、黄轩cue曹保平《她杀》啥时上

黄轩看完《情诗》,说这导演拍电影太容易了,两个镜头完成了一部电影。话锋一转cue台下曹保平:“曹保平导演太坎坷了,而且拍摄了还不一定上映,导演咱那部片(《她杀》)什么时候上映?”

后台纪实:

1、郝蕾:我遇见对手了!

《情诗》全场最大赢家,这是完全意义的夫妻档电影,导演王晓振和妻子周青扮演电影里的夫妻。

现场,女主角周青先拿到最佳演员奖,在颁奖人段奕宏和郝蕾的陪同下,他们来到后台接受数十家媒体群访。

段奕宏和郝蕾先后盛赞周青,尤其郝蕾很严肃地表态:“如果今后周青还会有其她角色的塑造,那我要小心她了,她将会是我的对手。”

周青(中)

在超实力演员中夹着,周青亢奋中有点紧张,她坦言,与其自己拿奖,真的不如老公拿大奖,因为她在戏中所有的发挥,都是在老公指导下完成的,“演得好其实是导的好”。

就在这个时候,电视机里传来现场颁发了最佳剧情长片奖——还是《情诗》,获奖者王晓振。

周青当场笑到裂开!!

段奕宏、王学兵、郝蕾以及全场记者一起为周青欢呼鼓掌。

2、快乐的夫妻档!

最后一个接受媒体群访的获奖者,王晓振。

有媒体问,妻子这下火了,什么感受?

王晓振:“我希望妻子再红一点,这样就可以帮我赚钱了。”

《情诗》剧照

又有媒体问,这部涉及到两位真实人物的真实性格的实验电影,会影响到夫妻俩在电影拍完后的关系吗?(电影中两人要闹离婚)

王晓振:“这部电影让我两个更加亲密了。”

今晚,这对电影人,到底得多快乐。

02.专访黄渤:FIRST什么情绪都有,它年轻

第一导演:渤哥现在也是FIRST常客了,这都是第三次来了,还是子为姐找的你?

黄渤:是的。

第一导演:怎么和你联系的?

黄渤:她那三板斧,哈哈哈。

第一导演:又榨鸡血了。

黄渤:对,鸡血小公主。

李子为,FIRST青年电影展执行官

第一导演:这回就是想找你来一个脱口秀是吧。

黄渤:没有,一开始想介入更深一点,想是不是可以做评审,本来时间还行,后来一复工,我自己监制的戏要上,还有上海电影节的事儿,时间就有点儿紧,就没法儿那么深度参与。

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得过来一趟,回想起来还有自己的身影,曾经再次出现过。

挺好的。

我觉得FIRST是一个心灵的小乐园,青年导演的乌托邦,总是听李子为说FIRST濒临绝境,好像到这里来每次都能看到痛哭流涕,看到各种激动人心的场面,各种情绪都有,特别浮夸,哈哈哈!这就是FIRST的特点,因为它年轻。

第一导演:有想过在这里挖一些新导演么,有这小私心吗?

黄渤:有啊,之前和李子为也聊过,后来发现从这里走出来的导演都很抢手,好的导演,其它公司早就过来找了。

第一导演:疫情对你现在的项目有影响吗?

黄渤:有,本来都定好了资方,因为疫情,有的撤掉了,有的是再观望吧。

第一导演:我不知道你作为一个演员,尤其是头部演员,疫情对于你真正的影响,对你的心理冲击是什么?

黄渤:会焦虑,整个市场的未来你完全不知道,它的影响有多深、多广,你都不知道后面会有多大改变。

你眼睁睁的看到有几千家电影院永久性的关了,这个很可怕啊,而且现在面临着还没有显示出来的困难。

第一导演:即便你有很多资源也依然会焦虑的吗?

黄渤:这个东西牵一发动全身,你本身就是这个行业的一分子,整个行业有难,你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我接下来要做的,有一些偏文艺向,开始大家觉得OK,你来弄应该差不多,我投的也不会太小,但是疫情到了,大家就开始犹豫了。

这也是和制作量有关,比如说你要投到一亿以上的片子。

第一导演:一亿以上的文艺片?

黄渤:嗯,类似偏情怀一点的,只有在市场好一点的时候,你才敢做这样的设想和打算,现在是得考虑考虑了。

第一导演:复工之后你有去电影院看电影吗?

黄渤:《风平浪静》首映。

第一导演:普通电影院呢,不是咱们上影节竞赛的。

黄渤:还没有呢。不过,做首映的时候,整个大厅挂的都是春节时期的海报,《囧妈》《夺冠》《紧急救援》,大年初一迎难而上,我坐在《风平浪静》易拉宝的旁边,感觉有点儿魔幻。

第一导演:我想问一个感受性的问题,我昨天啊无意翻看到以前你出席各个场合,做的一些脱口秀段子,抖音、B站上把你以前的视频剪辑起来,“黄渤情商”什么的,我就在想,这么多年,你在表演上的能量持续这么久,就没有衰竭的时候?

黄渤:有过类似的疲劳感,尤其是当你一部接一部的时候。其实我自己做导演做监制,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希望找到不同的点来持续自己的能量。

以前我听到一些老演员马上要上戏的时候说,“一想就头疼,又要去了”,表演是多么开心的事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后来工作密度太大的时候,我几年来一张纸都插不进去,就变成了谁一问你“后面有没有时间”你就特别的排斥,下意识的生理反应。

有时候,现在正拍着呢,一想后面两部戏都签了,你感觉真的有点儿像30年的有期徒刑才做了七八年,还有20多年的感受。

所以前两年就停下来了,慢慢的,那些没有意义的声音也少了,比如说多少亿影帝,让你感觉到没什么必要的,不管怎么样那些压力都带给你了,我觉得需要停一下,要往后撤一撤。

第一导演:停下来效果好吗?

黄渤:当然好了,你有时间思考这个事儿了,干自己喜欢的事儿,弄自己的电影。要不然,你每天都在那,吐的干干净净的。

第一导演:《一出好戏》过去两年了,当时可能是把你积累的一些观点一下全释放出来,那现在还有导演表达上的东西吗?

黄渤:挺多的。做一个纯商业类的片子也OK,或者做一个人物传记类的,都有可能,就看哪个可以早一点长熟。

第一导演:还要以演员身份参与吗?

黄渤:那都没定呢,什么时候弄,弄不弄都没定呢。

第一导演:那你目前手头上的工作呢,比如说《涉过愤怒的海》是不是要配音了。

黄渤:是的,按部就班都开始做了。

第一导演:《封神》怎么样了,也开始配音了吧?

黄渤:没有,《封神》还有一些要拍呢,零散还有一些小东西。因为《封神》是一个世界性的片子,很多后期都在国外做,但国外也都停了。

第一导演:对了,差点忘问了,昨天《八佰》突然出来了。

黄渤:太好了,真不容易,不管怎么样,能够上映就是好事儿。不知道这个市场恢复的状况,这个时候上是不是真的是最好的时候。

第一导演:你之前有听到这个消息吗?

黄渤:没有,真不知道,我不是内部人士,哈哈。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采访/法兰西胶片,撰文/第一导演编辑部

0 评论: 0 阅读: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