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预测超5亿,《我的姐姐》带给观众的不止是感动

光影新天地 2021-04-02 13:16:50

2015年开放二胎之后,不少已经有了一个女儿的家庭,会选择再要一个孩子。

于是,姐姐或多或少都要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父母往往不太会征求或听从女儿的意见,也不会考虑到女儿的生活状态是否会因此受到困扰,父母有生二胎的自由,但两个孩子却没有选择或接受与否的权利。

在这样的现状下,《我的姐姐》上映正逢其时,电影通过一个极端家庭的塑造,直面二胎家庭能遭遇到的各种矛盾、真实还原出中国家庭里女性共通的现实困境,同时用复杂的主题引发观众的感动以及多重思考。

4月2日,电影上映首日,截止到下午1点,票房就已经接近3000万,而专业票务软件给出的票房预测已经超过5亿,这部聚焦家庭的文艺片无论口碑还是票房都注定成为爆款。

姐弟情真挚感人,治愈了姐姐也治愈了我们自己

我的姐姐》前几轮点映中,很多观众哭成泪人,不分年龄、不分性别,每一位观众都会得到属于自己的感触和感动。

张子枫饰演的安然在父母意外离世后,和尚未建立起情感的弟弟朝夕相处,期间经历了一系列风波,自己规划好的人生路径被打乱,在抚养弟弟和自己的求学梦之间艰难抉择。

最大的感动来自于姐弟间情感的建立和关系的变化。家庭是构建社会的最小单元,有父母、有家人的事实客观存在,但我们对家人往往疏于表达情感,甚至在宣泄个人情绪的时候,往往伤害的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久而久之忽略了亲情需要维系和经营。

二胎家庭的成长环境让姐姐安然背负着亲情的缺失和伤痛,原本计划逃离家庭的她,却被父母意外离世硬生生拉了回来,并且不得不面对那个整天和自己唱反调的陌生弟弟。

影片用大量生活细节完成姐弟之间关系的变化,一步步重塑亲情。

最初姐姐准备了早餐,弟弟会揉碎然后嫌弃的丢掉;姐姐讲道理,换回弟弟吐到脸上的口水;

姐姐打开电脑,弟弟会凑过来捣乱,这和现实中的姐弟相处如出一辙。

但亲情是一条无法割裂的纽带,安然一边下决心要将弟弟送养,一边被动的和弟弟相处,当她慢慢习惯了姐姐这个身份,开始走进并理解弟弟的处境,心态也慢慢有了变化,同时银幕外的观众也收获了多处泪点。

地铁站里,姐姐故意躲进卫生间,弟弟在外面寻找她的身影,他的幼小和脆弱特别揪心。这一段是姐弟情感一次重要的转折点,成年人都习惯于用自己的思维、站在自己的立场去和一个孩子沟通,但姐姐和弟弟年龄上的差距,注定两个人不可能平等对话,安然明白了自己对于弟弟来说有多么重要,也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里并不多余。

弟弟那句“我的世界只有你了”戳中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卸掉表面的任性,弟弟其实是不会掩饰情感、温暖又可爱的男孩儿。

弟弟受伤后姐姐背着她回家,趴在背上的弟弟,让安然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也让银幕外的观众感受到了亲情独具的温暖和感动。

姐弟之间的相处没有戏剧性的大起大落,而是用一系列让观众共情的生活细节,逐步完成情感递进,绝对的真实带来强大的情感共鸣,后面弟弟自己找领养家庭成全姐姐去北京,再一次让人潸然泪下,也让我意识到不计回报的付出,以及牺牲自己成全对方,其实就是亲情本来的样子。

构建中国家庭图鉴,每个观众都能收获共鸣

电影用两个小时的篇幅,囊括了现实家庭中各种典型人物形象和人物关系,影片中每个人物都极其生动,代表中国式家庭中的典型面貌,它精准洞察中国式家庭特色,构建出了丰富、完整的中国家庭图鉴。

因此电影的受众群不分性别、不分年龄,每个人都能从中获得共鸣。

安然是新生代的性格独立女性,她不接受自己的命运被他人摆布,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弟弟是家庭中儿子被溺爱的典型代表;安然的姑妈也是姐姐,代表了家庭中牺牲奉献的女性形象;安然的男友则是被呵护宠爱的独生子;安然的舅舅则是在宠爱中长大,养成了看起来麻木、没有担当的人格。每个角色的性格和命运的形成,都受制于父母的意识形态,以及不同年代的成长背景。

这些角色会聚到一起,所有的冲突和矛盾都顺理成章,“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银幕外的观众?影片的摄影带来极其有力的情绪美学,刻画出了典型中国式家庭中亲情的复杂,在冲突、理解、共情中彰显出亲情内核,让观众收获人生况味。

感动与思考并存,女性应得到更多的尊重和关爱

电影带来的力量超越了电影本身,观众站在上帝视角,会觉得每个人都是错的,但站在每一个人的立场,又会发现每个角色都没错。进而会反思自己的家庭、以及自己在这个家庭中所承担的角色,这正是电影具备的现实力量。

电影中安然和弟弟、姑妈和舅舅是一个家庭中不同年代的姐弟。两组姐弟的互相投射,展现了现实生活中女性的共同困境。

如果安然接受家人的安排,放弃自己的梦想照顾弟弟,姑妈不就是几十年后的自己吗?姑妈小时候牺牲自己,把上学名额让给弟弟,结婚后依旧牺牲自己,照顾生意、照顾老公、照顾自己的孩子和亲戚的孩子,承担着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

姑妈的这种牺牲和奉献正是现实家庭中的普遍写照,并且逐渐的这种牺牲奉献从被动变得“理所当然”,如果安然不去抗争,那么历史就会再次上演。

受传统思想影响,一般家庭里儿子会得到更多偏爱,女儿的付出被视作理所当然,由此产生的二胎家庭矛盾被电影充分展现,安然的父母毫不犹豫的打算将房产证留给弟弟、安然的姑妈一辈子都在为家庭奔波付出,医院里的孕妇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家人还是要坚持在孕妇高危的情况下生儿子。

电影一方面能让男性观众对家庭中的女性成员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尊重。这让我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在那个可以“接班”的年代,她接替了外公的工作,并因此一直对弟弟感到心怀愧疚,离异后没想过改写自己的命运,一直被生活牵着走,在家里忙里忙外,独自将我抚养长大,电影让我再次深刻意识到母亲的伟大和不易,她值得家人回馈更多的爱和关心;

另一方面,影片能唤醒家庭中的女性成员的自我认知,去反思自己在家庭中的角色,每个人都承担家庭责任,但同时也有追求自己理想的权利。

电影选择了开放式的结局,这样的处理非常棒,毕竟家庭矛盾没有标准答案,电影能够带给观众酣畅淋漓的情感体验,以及深度的感动和思考已经足够,《我的姐姐》是我在春节后看到的最好的电影,并为之奉上了一包纸巾的眼泪,从方方面面都值回票价。

0 评论: 3 阅读:1259
评论列表
  • 2021-04-03 13:41

    垃圾,一直在炒作,恶心

  • 2021-04-03 08:12

    又是煽情片,博同情的电影很反感

  • 2021-04-02 20:38

    剧情不怎么样 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