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译:炸鸡排、送道具、转行做编剧,小人物有大梦想

文彧说娱乐 2021-11-22 16:28:52

张译:炸鸡排、送道具、转行做编剧,小人物有大梦想

张译7岁那年救了全家人的命,那天本来家人要坐船过松花江,但张译突然心血来潮要去看大马猴,不给看就打滚,于是全家人改道去了动物园。那天发生了818松花江特大沉船事故,张译晚上躺在炕上对自己佩服的五体投地,天命之子不过如此了吧,他不知道的是这次逆天改命用光了他后来十几年的运气。

张译出生在哈尔滨,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家里还有个姐姐,母亲说张译出生前一天她梦见有一匹长着翅膀的马从天上冲下来,他拼命跑,马拼命追,一下子钻进她的肚子里,然后儿子出生,张译长大后听说了这件事情,为了验证传说的真实性,他跑到一匹马面前学人家叫,如此对阵数十声,驳的马儿哑口无言,他洋洋得意,觉得此事靠谱,从小张译就有了个光辉的梦想当播音员,他每天早上6:30都能听见收音机里传来庄严的播音声,一整条街都有回荡,于是觉得播音员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圣的职业了。上初中时他喜欢拿着报纸对着镜子念播报,有一次上课老师点他起来念课文,他读的那叫一个字正腔圆,老师惊喜的说你可以去考北京广播学院了,同桌也说你一定要考,你就是未来的罗京,张译顿时信心百倍。

上了高二,张译第一次报考北京广播学院专业课过了,但没想到高三,学校不让他参加高考,好不容易熬到了高三,张译的高考志愿只填了北广一个,其余全部空白,后来过了录取线,但被一个同分的人,因为少数民族项加分挤了下去,张译人都傻了,怀疑自己衰神附体,再后来他衰到底,所有待过的地方都倒闭了,两个小学都没有了,初中学校改名字了,高中学校换地址了,战友话剧团的番号也被取消了,开过的车无一例外的报废,不是他干的,只是因为他开过,于是剧组有了条不成文的规定,防火、防盗、防张译

高三那年张译和一个小妹妹谈恋爱,学校是不准早恋的,但是越是不让,张译就越开心,两人在松花江上约会,张译穿的不多,女孩裹得和毛熊似的,她一把抱住张译,发现他一直在抖,女孩说不要怕我们是真爱,张译心想我这是冻的,后来这件事情被张译妈妈知道了,于是棒打鸳鸯,张译写了封绝交信,自此一别两宽,但张译心里憋屈,在松花江上家溜达,看见一座冰雕一脚踹倒了,回到家中越想越觉得那个冰雕像菩萨,心里害怕,跑回去把他扶正了,回到家又一想堂堂唯物主义的新青年还能信这个,于是又去把人家踹倒了。后来高考通知下来,张译没考上,他在家一躺就是小半个月,又不想复读,也没有一技之长,父亲想让他学做菜,推着他进厨房,张译不想。

一天居委会大妈喊他下去,发给了他一个绿油油的小本子,待业青年证几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张译心中和猫抓一样难受,后来父母借钱把它塞进哈尔滨话剧院学表演,学表演的第一堂课就是解放天性,张译看一群人躺在地上学猫学狗,心想我是一个播音员,这么端庄肃穆的人物,哪能干这个。直到后来张译百无聊赖的看了两场话剧,看的眼泪直不住流,灵魂都被震撼到了,于是表演变成了他一生的追求。1997年春,张译19岁,又一次来到了北京去中戏面试没考上,不甘心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家乡,于是赖在北京不走了,租了一个18层顶楼的小房间,兜里没钱,三天就吃了点方便面,饿了就睡觉,直到一个大妈敲门进来,端给他一碗饺子,让他帮忙尝尝咸淡,话一说完放下碗就走,由不得他拒绝,吃完饺子张译心想是时候回去了,就在这时一个朋友告诉他,北京战友话剧社在招生,你不如去试试,张译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一路颠的他七荤八素,下车的时候一嘴的土,万幸这一次他终于考上了。

2015年第30届界金鸡奖颁奖台上,张译拿到了最佳男配,刚准备发表获奖感言,一只蝴蝶飞了过来,停在他的领结上,一时之间全场沸腾。2005年张译在剧组跑龙套,一个前辈问他你今年多大了?张译说27了,前辈说一个演员要是28岁还混不出头,就可以回家洗洗睡了,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张译在文工团的第10年,明年他就28了,在文工团张译一直都是跑龙套,他的第一次上台演出太紧张了忘词了,从此落了个不会演戏的印象,即使他后来拼命学习,也少有表演的机会,他跑龙套做配角,当场记送道具,甚至炸鸡排,只要能赖在剧组,张译什么都肯干,但时间一久张译想转行了,他用了小半年的时间写了一部18集的剧本,结果被拒,张译一下子垮了。

年底的时候,他打听到原战友话剧社解散前最后的一部作品,《爱尔纳.突击》要改编成电视剧,这部话剧张译太熟悉了,他当过这部话剧的群演,不管哪个人物的台词,他能倒背如流,就连灯光道具音乐也都熟练于心,于是他写了封长长的自荐信给导演康洪,雷后来他拿到了剧中史今一角,拍杀青的那场戏,张译也刚刚复员,在部队待过的人都能明白那种深入骨髓的感情,张译在车中哭得撕心裂肺,丰富的情感,感动了无数的观众,张译从此一飞冲天,成为与黄渤、徐峥等人并列的中生代顶尖演员。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他是《鸡毛飞上天》的陈江河,是《温州一家人》里的周麦狗,《绣春刀》里的陆文昭,每一个角色都如此深入人心,现在张译已经是第6位累计票房破百亿的男演员,也是大家心中当之无愧的影帝,视帝,外界的赞誉铺天盖地,纷至沓来。很多人说张译离老戏骨只差了一个老字,而当别人问张译如何评价自己的演技,他万分诚恳的说还凑合。

0 评论: 0 阅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