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传奇尼姑:喝酒吃肉、偷情写“黄书”,却成了全民偶像?!

英国报姐 2020-05-28 10:45:37

在日本,有着一位备受争议,却又堪称传奇的尼姑。

她今年98岁,前半生风流无比,曾出轨丈夫的学生,并狠心抛夫弃女和情夫私奔,之后又和另一位已经成家的知名男作家同居过八年。

沉迷男色,无法自拔,但没想到,她却在51岁时突然出家,不过却照样喝酒吃肉,还喜欢购买豪宅,背名牌包,像个“花尼姑”。

不过,这些经历都远无法概括她的一生,因为除了丰富的私生活,她还是一位获奖无数的知名作家。

她反对战争,热爱中国,教导女性独立,还给了无数人重拾生活的希望。

爱她的人称她是“活佛”,而恨她的人则称她是荡妇,她就是——

濑户内寂听

1922年5月15日,濑户内寂听(原名晴美,出家后法号“寂听”)出生在日本德岛市,家里经营佛坛店。

小时候的寂听身体不好,别的小朋友在玩的时候,她就一直埋头看书,或许在这个时候,文学的种子就已经埋下。

时间一晃到了1943年,寂听在就读于东京女子大学时,和研究中国古代音乐史的丈夫相识并结婚。婚后不久,丈夫就被公派到北京,还留任于北京师范大学和北大任教,自然而然,寂听也随夫来到了北京,并在1944年于北京生下一个女儿,也是她这辈子唯一一个孩子。

日本战败后,埋首研究的丈夫不肯返回家乡,希望能一直在中国生活并死后埋骨于此,一家三口因此悄悄在北京住着。

直到1946年6月,他们被发现并被驱逐出境,于是只好返回老家德岛。

后来,丈夫为了工作前往东京,可没想到,他这一走,寂听竟然和他的学生、小寂听4岁的木下音彦产生了暧昧之情,丈夫知道后,愤怒地打了她。

1948年,26岁的寂听跟着木下私奔,两人远走京都,她抛夫弃女、遭人诟病,父亲也因听到关于女儿不好的言论而生病,变得家都不想回……

但她的这一决定,很快就遭到了“报应”,才私奔没多久,木下马上就抛弃她,跟一位酒吧老板娘在一起了。

但生活还要继续,为了糊口,寂听于是开始了自己的写作生涯,并因此遇见了她人生中第三个重要的男人——作家小田仁二郎。

寂听与这位有妇之夫开始了长达八年的婚外恋,同时,在小田的帮助下,她渐渐迈向了一流女作家之路。

1956年,她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痛い靴」,同年,还凭借以女同为主题的小说《女大学生・曲爱玲(女子大生、曲爱玲)》斩获新潮同人杂志奖,从此,正式以作家身份出道。

但她的写作之路同样不是一帆风顺,她的小说《花芯》因描写了太多露骨的性爱场面而被评为色情小说,她本人也被冠上了“子宫作家”的称号。

在那个年代,女作家的性爱描写被视为“不雅”、是“有问题的”,她因此被日本文学界“封杀”5年,还有男性嘲讽她说,她的书一定是一边自慰一边写的。

图源:b站泽尻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写作之路不顺,感情也再掀波澜,寂听没想到,在和当年背叛自己的木下分别后的第14年,她会和他再次相遇。

而这次,她再度义无反顾投入了木下的怀抱……

一边是小田,一边是木下,她就这样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只不过终究还是更倾向于木下一些,寂听于是主动和小田分手,还把自己辛苦赚到的稿费都拿去养木下。

在1963年,她发表的小说《夏日终焉(夏の终り)》描写的就是这段时间自己的不伦经历,该书获得了女流文学奖,再次确立了她做为作家的地位。

然而没想到,木下再次背叛了寂听,不但花她的钱发展事业,还和自己公司年轻的女员工好上了。

但离开寂听后,不会赚钱的木下很快被女员工抛弃,为了拿钱,木下只好又双叒跑回来找寂听,但是寂听这次彻底顿悟,万念俱灰的她将木下赶走了。

经历太多男女之事,已经对男人深感厌倦,于是寂听决定斩断男色,出家了……

最开始,寂听是想成为天主教的修女,但却因她过去的“失足”行为,被天主教教会所拒绝。

倍感绝望的她后来在今东光的帮助下皈依佛门,1973年11月14日,51岁的她在岩手県平泉町的天台宗中尊寺削发为尼,引起了巨大的社会轰动。

取代了原名晴美,今东光赐她法号“寂听”,“寂”之意取自“出离者寂,然听梵音”,并非寂寞,而是寂静之意。

从此,她斩断情丝,开始过上信仰生活。

图源:朝日新闻

而她曾经的两个情夫,小田在1977年时因舌癌去世,木下则在1991年时因生意失败而上吊自杀……

出家后,寂听仍旧坚持自己的写作事业,而且发展地越来越好。

1992年,她的作品《问花(花に問え)》获得了重量级的谷崎润一郎奖。

她花费十年时间翻译的《源氏物语》白话译本也让她声名远扬。

她曾被评为日本文化功劳者,还被授予日本国家级最高荣誉认证的文化勋章。

图源:b站泽尻会

日本女性平均69岁就会停止工作,但寂听今年已经98岁了,却还在坚持写作,每天工作满满。

“虽然工作是为了自己,但说不定也会为陌生人带去笑容”,所以她即便身体每况愈下,却依旧不断创作。

她出版过的书有400册以上,重量级的文学奖拿了个遍,就连90岁以后才开始的俳句也得了奖,文学功底,可见一斑。

很多人可能觉得,寂听出家后会开始谨慎言行,然而事实上,除了不碰男色,她依旧还是那个她。

面对过去坦然,大方谈及性和爱,从不遮遮掩掩,而且永远直言不讳。

不仅如此,还会尽情地吃肉喝酒,并说这就是自己长寿的秘诀。

胃口超好,酒量超大,还曾在录制节目的前一天放肆喝酒,导致第二天工作时宿醉。

而面对质疑,她表示,吃肉的时候把袈裟脱下来就好了。

不过不知何时起,慢慢地连袈裟也忘记摘了,就这样挂着在电视上吃肉,还被上面的人打电话来批评:“吃肉已经没办法阻止了,但是吃的时候请小心,至少请把袈裟摘掉!”

而除了吃肉喝酒,她还经常就“爱情”发表一些冲击人们普遍观念的言论。

比如她曾开玩笑说:爱的美妙,就在于偷情。

图源:b站泽尻会

还对一夫一妻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辈子只守着一个人,怎么可能啊,时间长了总会腻的。

图源:b站泽尻会

这类言论理所当然让她备受争议,讨厌她的人不少,但喜欢她的人也很多,尤其对于女性,她是“活佛”一样的存在,这当然不仅是因为她长寿,还是因为她的言论曾拯救过很多人。

比如说她的一位弟子,小林阳子。

在遇到寂听前,阳子正背负着1亿日元的债,身处绝望深渊的她曾想过自杀,但却被寂听的一句话点醒:

“所谓活着,就是在死亡来临前,不放弃地努力拓展自己的可能性”。

被激励到的阳子于是重新振作,并开始找工作慢慢还债,更令人惊喜的是,她还被寂听发掘出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写作才能,并在向《产经新闻》投稿后,获得了大奖。

除此之外,曾表示自己“做了主妇、有了家庭后就变得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了”的阳子,还在寂听的引导下找到了自己人生中最喜欢做的事。

“喜欢的事=才能。”

一位曾经背负巨债,几乎结束生命的女人,就这样在寂听的点化下,逆转了人生。

当然,不止阳子,寂听还是很多人的人生指南。

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她都会在自己的住所兼寺院——寂庵,举行法会。

大批人慕名而来,为了参加她的法会,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们必须提前两个月就写明信片申请,然后通过抽签筛选,差不多10个人里才有一个人能幸运地见到寂听。

寂庵从未沉寂,反而更加热闹,寂听还自我调侃“根本就是骚庵”。

图源:b站小黑兔字幕组

而除了在年长的人中拥有大批粉丝,在年轻人当中,寂听也相当有人气,

虽然年纪很大,但她却紧跟年轻人的文化,敷面膜、喝奶茶、模仿流行的拍照动作……还成为了日本开ins的年龄最高的人。

而她则一直努力想要传递给年轻人们反对战争的思想。

和其他各种回避日本侵华这一事实的人不同,寂听曾公开发言,称对日本给中国带来的战争感到羞愧。

“日本战败当天,我带着女儿在家里躲了一个晚上,我当时认为中国人即使杀了我也是应该的。可是第二天早上我开门出来,中国的邻居对我还是非常友好。”

她把中国当作她的第二故乡,后来又探访了中国十几次,并走了不少地方,还在上海结识了巴金,连巴金都说:你去过的地方比很多中国人都多。

因为亲历过战争的可怕,寂听四处演讲,宣传反战,她认为,自己这个时代的人,不能只守护自己小小的和平,而有义务传达给后世。

不仅如此,她还曾切实地帮助了很多在战争或灾害中遇到困境的儿童。

在伊拉克发生战争时,她努力为当地的孩子捐赠药品,在3.11日本大地震时,她又代表个人捐款1000万日元给灾区那些成为孤儿的孩子。

前不久,寂听刚刚过了98岁的生日。

虽然她依然面带笑容、喜欢开玩笑,但其实体力已大不如从前,心情也变得阴沉,感觉值得期待的事情越来越少,私下里常说“真想死”,“为什么比我年轻的人死了,我却还活着?”

她非常珍惜时间,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永远都在工作,不是看书就是写作。只不过,因为害怕自己随时会死去,所以不敢轻易动手写长篇。

现在的她,没有什么梦想,因为此生没留遗憾,想做的事都已经做过了,曾因为自己“不能经济独立,无法独自抚养”而抛下的女儿,也早已与她和解,最后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按照自己理想的方式,在伏案写作时,静静地、安详地死法。

图源:b站小黑兔字幕组

因为前半生的风流往事和各种大胆言论,寂听的一生都备受争议。

她做过错事,也行过善事,伤害过别人,也拯救过别人,对于这样一位经历丰富的女子,我们没办法用简单的“对或错”、“善或恶”去评判。

爱她的人很多,厌恶她的人也不少。

但即便重生,寂听表示,她也还是想做自己。她想继续写小说,因为真的热爱。

2 评论: 0 阅读: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