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的王俊凯,该用看待成年人的方式看待他了

第一制片人 2020-07-01 13:55:49

在这个不同寻常的2020,王俊凯成了“王总”。

这是王俊凯第一次以“市场总裁”的身份站上小众乐队节目的导师席点评,与谢霆锋萧敬腾两位乐坛前辈比肩而立。

21岁的他,合格了吗?

从最初“别人是否会因为我是王俊凯而不服?”、“大众印象中的王俊凯能否够格站在这个舞台上?”的质疑,到《我们的乐队》收官时,这个一路被全国人民看着长大的孩子收获到了一些来自“大人”的评价:

节目总导演说他:

——“成熟,有自己想法,甚至有一种坚韧的坚持在内心中的大人……尤其在热爱的音乐事业上,他对于坚持完美有着近乎洁癖的标准。”

音乐博主“vocal极致”夸赞他:

——“聪明、用功、包容、暖男。”

编曲家廖正星点评他:

——“王总与其说是‘编曲创意’不如说是制作人的角色,因为编曲修改、分词、定key、歌手怎么唱都是他定制的。”

大神级别鼓手郭翰龙对他肯定:

——“他的出现是一个助推器的作用,可以帮助小众音乐走进大众视野。”

音响设计总监张小年则戏称自己都快要失业了:

——“很多人以为小凯只是一个唱歌的少年偶像,但其是这些年他在努力地变成了一个能唱会弹可写的音乐少年。合作这么多年我才发现宝藏般的凯哥懂得调音知识、懂得编曲结构、懂得空间对声音的影响、懂得根据自己的感觉去要求混音师做出自己想要的品质,我感觉我快失业了!”

从这些评价中,我们可以读到对孩子转眼长大、可以独当一面的惊喜,也不乏可以找到真正对待“大人”才用的那些责任担当和行业、专业标准的形容用词。

说起王俊凯,可能有很多人还停留在他刚出道时的样子,但在《我们的乐队》中,兼任主持和音乐导师,能和谢霆锋萧敬腾等乐坛前辈比肩点评的这个少年,已经可以淡定地告诉选手遇到技术故障该怎么继续表演、会不客气地指正选手弹错音、遇到不公也会怼人“护犊子”、更会用舒服的言语对乐手进行专业点评和沟通、鼓励乐手要坚持自己的风格不放弃。他已然不是人们印象中那个十三四岁长着一张娃娃脸,唱着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的男孩了。

是时候,我们该以看待成年人的方式来看待这个国内初代顶流偶像了。

偶像的“成长”,该如何去证明?

流量带来资本,也带来桎梏。以颜值起家的流量明星们,总是被要求着不断“成长”,并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在不断“成长”。

放到王俊凯面前,需要证明的则是:

少年成名,如何证明自己德能配位?

斜杠青年,如何证明自己也有思想?

流量偶像,如何去用作品说话?

成名以来,虽然王俊凯一直以各种方式出现在大众眼中,但平心而论,对于自我评价低调且慢热的他,能够长时间展现自己个性和表达自己观点的场合却并不多。除了在《中餐厅》中被发现的成熟于同龄人的高情商、《演员的诞生》中被严格的章子怡都首肯的“合格”演技外,《我们的乐队》是第一个给足了时间让这个慢热且认真的男孩能够好好表达自己的舞台,去表达他对专业的认知理解和对音乐的态度。

所以在这个舞台上,我们看到了颜值和情商之外,更立体的王俊凯

他专业过硬,在舞台上展现了稳健的台风和不俗的唱功,得到众多专业人士肯定:首期开场王俊凯就展现了他的音乐可塑性,他与谢霆锋萧敬腾两位导师以一首《我说了算》燃爆全场,一段与萧敬腾合作的四手联弹,让人完全沉浸在这场表演之中,改编的摇滚版《树读》则一改往日温柔曲风,化身rock boy,个人solo炸翻全场。第二期中,他首次尝试Hard的Trap曲风单曲《流星》,自填的rap词“不管路途多少荆棘,我会勇敢继续前行,就像黑夜的那颗流星,划破了整个天际”,很少解释自己的他用音乐表达自我。总决赛第一回合,由他创意编曲的《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照顾到了每个乐手的特性,用古典四重奏对歌曲进行颠覆性的改编,不仅得到了市场顾问团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满分,还获得了线上品控团打出的168分的好成绩,顺利出圈,光在b站的播放量就突破百万。

他认真负责,对音乐市场和团队运作有自己的见解,不遗余力地帮助乐手们实现自我价值,并凝聚团魂:不仅像个敬业的上班族一样收集数据对音乐市场进行分析,然后自制成PPT做了工作汇报,让谢霆锋萧敬腾刮目相看;还在每个乐队成立初期就向乐手们提供了自己的意见,和自己考量的方向。私底下,他还加了所有乐手的微信,只要是关于音乐上的问题,“王总都是秒回”。与此同时,他还为选手和乐队争取更多资源,带着选手拍杂志上快本。甚至,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当乐评人因为乐队演唱过程中成员之间没有互动从而评判乐队没有乐队魂、没有理解到作品背后的故事时,一向腼腆温和的他现场直接发火,“怒怼”乐评人力挺参赛选手。而到最后一期散场时,王俊凯还把演出服都送给了乐手,这是这段日子一起上节目一起做乐队留下的最好纪念。

他幽默随和,善于抛梗接梗,善于抓重点,是现场调节气氛的小能手:这个温柔的少年,非常注意言行举止是否会伤害到其他人。在节目中,不管是提出意见,还是回答刁钻的问题,他都能用幽默化解,并且给所有人留足面子。在收官后的告别长文中,除了衷心地感谢每一个他所遇到的人之外,他还对乐手们表达了由衷的敬意“我知道大部分乐手的生存环境,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其实都在干着另一份和自己音乐不相关的工作,来支持这份热爱,在现实和理想之间选择,一直坚持梦想很难很可贵,但是大家为热爱的坚持的样子好酷,为了挚爱的一种音乐类型逆流而上的样子好帅,这就是乐队精神,Respect。希望每一个用心都可以被市场听到,且有回音。”这些文字戳中为梦想坚持着的人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经历一个冬夏,难怪所有选手也都被他圈粉“圈的死死的”。

“我觉得我,就像一只低速前进的蜗牛,闷闷的,爬得很慢,但没想过要停下。”王俊凯曾这样形容过自己,他不是天才,但却是个知道自己目标并且选择努力的人。在《我们的乐队》里,王俊凯向所有人证明了:成长这件事,无须刻意去证明。

因为所有的成长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但真正强大而成熟的人,会按着自己的步伐走,他们所走的人生路,没有一步会白费。

温柔向上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近几年,我们在众多综艺中看到很多流量明星的成长。《偶像练习生》里的张艺兴认真严肃,《青春有你2》里的蔡徐坤温柔可爱,《这就是街舞》里的易烊千玺在舞蹈方面越来越专业,《中国有嘻哈》也让吴亦凡成为中国嘻哈文化传播的大功臣。

在《我们的乐队》中,王俊凯随和、暖心、幽默、努力,像一个助推器,帮助小众音乐走进大众视野。而通过《我们的乐队》,发现这些品质并不是王俊凯人设,而是他的本色。“让一个不认可你的人认可你,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吧。”王俊凯的不同,在于比同龄人更通透的丰盛内心,他有着自己明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确切地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有一个乐队因为一票之差被淘汰了,他是这么说的:“我确切地知道,人生一定不会很圆满。”在提到孤独和玻璃心时,他说:“他们也会有孤单的时候,我们觉得,大家只要经历这些,就会有成长,只要你成长了,就一定会有新的风景。”在讲到音乐态度时,他说:“我们现在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就是音乐未来会成为的样子。”在鼓励乐手要自信时,他说:“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全是别人,只有一个自己,所以你要找到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在讨论网络暴力时,他说:“说语言暴力的人是不负责任的,因为他没有考虑到你听了这些话会意味着什么,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也不要说我回击,你不要想着去伤害别人。”

成为明星之前,先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这个道理王俊凯从小就懂。11岁成为练习生,14岁出道,以一首《青春修炼手册》火遍全国,16岁参演张艺谋导演的电影《长城》,17岁上春晚,19岁被任命为最年轻的联合国环境署亲善大使。王俊凯并不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他出生于重庆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他的爸爸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妈妈是理发师。在王俊凯的记忆里,他的爸爸每天都是下午4点就出门到凌晨2、3点才能回家。小的时候,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可以好好休息,不要去开车了。在班主任眼中,王俊凯并不是最优秀的,但却是最努力的。在练习生时期,王俊凯也不是最帅最有才华的一个,但却也是最努力的、坚持到最后的一个。

由于在TFboys中担任队长的经历,他对ACE这个乐队之魂的位置更有感悟,“有责任感的人都懂得,ACE需要什么品质,肯退让、善调节、懂牺牲、能补位。”而他所描述的这些品质,就是他所认可并坚持成为的自己。

ACE品质,大众偶像的常青潜质

流量明星们不仅担负着资本对商业价值的要求,也担负着对青少年三观的巨大影响作用。我们希望童星们长大后还能始终保持美好的品质,希望流量明星们都能德艺双馨,但在偶像市场的快速迭代和社会现实的重压下,每个在舆论浪尖的公众人物或多或少都与自己的内心在博弈,选择把自己的哪一面去面向公众。

在生活中获得“零差评人生”褒奖的王俊凯或许并不把这样的困扰放在心上,他认为“当我得到一些别人得不到的东西,我就会失去一些东西,这是很正常的。”在他16年发行的歌曲《树读》中,这样唱到:

“它往上 想明白那阳光 也往下 想守护着土壤

它曾 扶持过瓦墙 也为 孩子们遮阳

用呼吸让这世界 不再浑浊

责怪的话从不说 难过也只是静默

只懂对别人温柔

而我要 实现它的愿望”

他说,要做一个像树一样的男人,默默地扎根,一寸寸往下拓展,争取抓得更牢一点儿;然后往上延伸枝丫,触摸更高的天空。

有一些人,他们不是天才,却拥有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能力。他们身上拥有ACE的品质,能够凝聚人心,带领人们走向更美好的未来。一个《我们的乐队》让王俊凯收获了一众专业粉、大牌粉,节目收官后的告别长文又收获了一波路人粉,他身上的踏实稳重、认真专注、真诚善良地对待每一个人的品格,以及没有因为走红而丢失的纯真少年气,让人更觉得未来可期。

记得在二十岁的生日纪录片中,王俊凯曾经说过:“其实我也不太明白怎样才能让大家觉得我长大了,因为我觉得跟大家直接说我长大了,比之前要好了,其实也挺空的,挺虚的,还不如偶尔一次让大家看到你的表演,或者看到你的什么作品,会让人家觉得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吗,他真的长大了。”

如今,这个小小少年,已经成长为具有常青树潜质的“大家长”了。

2 评论: 0 阅读: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