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暴乱多地蔓延!“乱政”遇上“民怨”?到底该怎么收场

中荷商报 2021-11-24 23:32:49

上周五的鹿特丹暴动影响还未过去,

留下一片狼藉等待鹿特丹人收拾。上个周末荷兰多个城市的街道就再次出现骚动的迹象。恩斯赫德和格罗宁根等地都有暴徒对公共设施造成了破坏。

骚乱中,也不断有人故意燃放烟花以吸引注意。

如今不单单是鹿特丹,荷兰多个城市已发布紧急命令,这将为警方出场控制秩序提供了更多行动空间。

在罗森达尔,一所小学发生火灾。还有人燃放大量烟花,导致一辆汽车起火。当地警方称,有15人因扰乱公共秩序而被捕。警方甚至一度封锁了多个街道以维持秩序。

在恩斯赫德市中心,警察在接到骚乱的通知后迅速行动,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发布了紧急法令。该命令于晚上8点30分生效,有效期至第二天早上7点。

这将赋予警方“在必要时对暴徒采取行动,关闭街道和清理场所并禁止集会”的权力。据了解,警察已经在恩斯赫德逮捕了五人。而当地警方之所以能如此快速行动,或许是因为今年年初恩斯赫德在暴乱中损失惨重,所以当地市府不能让悲剧再次上演。

海牙也有骚乱发生,年轻人当街放火以示抗议。

公共设施被破坏

警方出动水炮车和骑警维护秩序

在格罗宁根,上述的紧急法令会持续到每天凌晨5点。在荷兰多地暴力示威发生之后,动乱也波及到了这个荷兰北部城市。据悉,当地网上有很多人开始串联试图在当地复制骚乱。原本应该是和平表达抗议的活动,被一些暴徒绑架而演变为暴乱。烟花再次扮演重要角色,燃放的烟花在市中心造成了破坏。

据格罗宁根市政府称,自行车停靠架被人扔进了店面。自行车被拖走,人们到处纵火。一个公共汽车候车亭也被摧毁。

周六晚上9点45分左右,大批警察在Grote Markt维持治安。截止目前消息,至少有三人被捕。

在蒂尔堡,数十名年轻人聚集在公园里燃放烟花,并焚烧了多个垃圾桶。

当地警方发言人告诉媒体,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年轻人参与其中。“我估计有三十到一百人参与其中”。据了解,在蒂尔堡目前还没有任何人被逮捕。

紧急法令也适用于斯坦因和鲁尔蒙德。两地市政当局正在进行预防性搜查。在上周五的骚乱发生后,这两个城市也宣布了紧急法令。目前至少有五人因持有毒品被捕。

足球场周围的骚乱

周五在荷甲的各种足球比赛中也发生了暴力事件。在鹿特丹,由于向警察和防暴警察投掷烟花,24人被捕。

在荷兰北部的吕伐登也有人在体育馆前燃放烟花。防暴警察随即被部署在体育馆周边。据称在场的警察曾掏出武器,但没有开枪。当晚有三人在行动中被捕。骚乱原因的探究

小编来荷也已几年,感觉疫情之后的荷兰变得有些许陌生了。因防疫措施而起的骚乱,上个周末并不是首次。或许有些读者还记得,今年年初,荷兰也多地上演了类似的骚乱。小编当时也是住在鹿特丹,

存取款机不能使用

附近的公交车站和商店的玻璃都被人砸碎了。

以至于许多商家都不得不用木板将店铺保护起来。

甚至警察局都不得不如此而当时荷兰的这一系列骚动也一度在国内成为热门新闻。

但是对于这次的骚乱,小编也有一些看法和各位读者探讨一下。固然部分暴徒的举动值得被谴责。但是荷兰政府的所谓“2G政策”也有被检讨的地方。荷兰政府希望提升疫苗接种率的动机能够被理解。可是,一刀切地只将健康码给予两类人群——接种疫苗的和痊愈的人群。而与此同时,各类活动场所都需要检查健康码方能进入。两者结合已经是在变相强迫逼迫民众在社交生活与疫苗之间二选一。这真的不是小编所熟悉的尊重自由和人权的荷兰社会了。

因此一些匪夷所思的现象在荷兰上演,对于未曾接种的年轻人而言,刻意感染新冠成了一种流行选择,甚至有感染新冠的派对出现。对于国内的读者或许很难理解。但是对于这些荷兰年轻人来说,感染新冠并痊愈是获得健康码的最快方式。接种两剂的新冠疫苗需要耗费一个半月才能产生抗体从而获得健康码。而感染新冠则只需要两周就能获得抗体。对于热爱社交的荷兰年轻人来说,如何选择已经不言自喻了。

而小编的年长荷兰同事对于“2G政策”都有颇多微词,更何况年轻人会积累如此多的怨气了。于是当“乱政”遇上了“怨气”,荷兰出现如此多的骚乱现象也就真的不奇怪了。以小编的浅见也许只有当荷兰政府的政策能够真正以人为本,在卫生和健康领域更多投入,做好社会教育和宣导,那个美丽熟悉的荷兰才能重新回来。

本文由中荷商报整理编译,转载需注明出处!

0 评论: 0 阅读: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