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玛·瑟曼的阴暗面离开昆汀·塔伦蒂诺的火车好莱坞之路完结

嘿man娱乐 2021-03-01 23:53:48

曾几何时,乌玛·瑟曼是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明星,1994年,主演的《低俗小说》赢得了影评人和观众的一致好评,乌玛·瑟曼也成为了90年代初的票房巨星,但近年来,这颗耀眼的明星开始黯然失色,让我们来看看她为什么再也得不到很多电影的邀请了

乘坐昆汀·塔伦蒂诺的火车

说出乌玛·瑟曼的两部电影,你最先想到的是昆汀·塔伦蒂诺编剧兼导演的《低俗小说》和《Kill Bill》,《低俗小说》让瑟曼一举成名,成功之后,她将自己的时间分为两部分,一是拍摄1998年的奥斯卡提名电影《悲惨世界》和2005年的《 金牌制作人》,二是在1996年拍摄更迎合观众的喜剧《爱情叩应》和2000年的《金碗》

这四部影片不但未给她的演艺事业添彩,反而逐渐被观众遗忘,当塔伦蒂诺再次与她在2003年和2004年合作《Kill Bill》系列后,才真正让瑟曼的明星地位飙升,看来瑟曼的事业是完全依赖于塔伦蒂诺的,而塔伦蒂诺在谈到瑟曼时也说:“我余生的电影里都会有她的身影”

暂时离开好莱坞的原因

瑟曼在《Kill Bill》中击退了成群结队挥剑的歹徒,但在现实生活中,她不得不面对更糟糕的事情,那就是抚养权之争,瑟曼的前男友阿帕德·布松是她最小孩子露娜的父亲,阿帕德·布松在2016年向她下了最后通牒,威胁说如果她拍电影,就再也看不到露娜了,2016年早些时候,布松还向法院提出请求,要求获得女儿更多监护权,为了女儿,难怪瑟曼没有太多机会面对镜头了

忙于慈善工作真的没时间投入拍摄

乌玛·瑟曼多年来一直是一系列慈善机构的成员,她不仅致力于帮助贫困儿童,还是USAID的发言人,该组织专注于帮助受饥荒和干旱影响的人,2016年初,这位女演员还在香港的一个艾滋病慈善活动上露面,做了这么多人道主义的工作,试问还有谁有时间拍摄影片呢

累积金酸莓奖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瑟曼至少获得过三次金酸莓奖提名,第一次是在1993年改编的同名小说电影《蓝调牛仔妹》,其二是在1997年的《蝙蝠侠与罗宾》中饰演的毒藤女,最后凭借在1998年的《复仇者》中获得金酸莓最差女主角,虽然瑟曼在那次失败之后有了一些反弹,但考虑到她家喻户晓的时间,她确实没有多少值得注意的角色

金酸莓奖是一回事,归根结底还是票房收入,乌玛·瑟曼并没有给公司带来丰厚的收益,她的电影生涯有几部在上映期间获得了大约1亿美元的收入,但大部分电影却回报率不高

天文数字

尽管乌玛·瑟曼的电影纪录参差不齐,但她在《Kill Bill》系列中还是拿到了1250万美元的片酬,大家觉得把赌注押在一位不能吸引观众的女演员身上,是一场冒险,而且也没有几家电影公司愿意合作,上映后,首周末的票房还不到5300万美元,也没有达到收支平衡,这必然会让制作公司在为瑟曼的服务买单时三思而后行

乌玛·瑟曼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

乌玛·瑟曼和伊桑·霍克是被公众遗忘的好莱坞情侣之一,他们的婚姻持续了七年,从1998年到2005年,这段时期也是两人职业生涯中硕果累累的时期,乌玛·瑟曼的作品包括《Kill Bill》,伊桑·霍克的作品则有《爱在日落黄昏时》,玛雅·霍克是他们两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在他们结婚几个月后出生在纽约,2002年,儿子莱文出生,现在和姐姐玛雅·霍克仍住在纽约

事实上,玛雅最早的一些记忆是在她父母工作时在片场闲逛留下的,她说,在拍摄《Kill Bill》第一部中,她会坐在那里,看着妈妈被踢出家门,而她却在角落里吃小熊软糖

做个好妈妈

不管那些官司和名人八卦,乌玛·瑟曼仍然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任何经历过这种情况的人都知道,不管你是不是百万富翁,独自抚养孩子都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尽管她和前夫伊桑·霍克的第一个孩子已经22岁了,但她还有一个18岁的儿子和一个8岁的女儿,据她自己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给自己腾出一点时间,重返荧幕,做回职业女性

这位非常讲究隐私的女星在幕后有很多连媒体都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乌玛·瑟曼的职业生涯还有时间复苏,如果昆汀·塔伦蒂诺真的拍了《Kill Bill》第三部,那么乌玛·瑟曼再坐一次塔伦蒂诺的火车,也许就能让她最后一次开启自己的电影之旅

15 评论: 6 阅读:44280
评论列表